一直以来,校园里的形式主义整治收效甚微是为啥?

全国政协委员、重庆市政协副主席陈贵云在湖北、湖南、河南、甘肃、贵州、重庆等中西部地区农村中小学校开展的专题调研发现,中小学教师不仅承担了教育系统内部的各种检查、评比、打卡,还承担了大量其他部门的反诈、反腐、信教情况统计等任务和一些创建类工作,门类可达10余种。“有老师反映现在的检查标准越来越细,要求越来越高,评价标准非常繁琐。准备的纸质资料堆积如山,因为每件工作都有留痕,导致有填不完的表格,写不完的材料。”

对此,陈贵云委员建议:

1、完善学校非教学任务准入机制,非教学事务进入校园必须经本地教育领导小组批准并向全社会公示;

2、健全监督机制,建立非教学事务进校园举报电话并向全社会公布,对查证属实情况的责任人进行处分;

3、开展学校非教学任务问题专项整治。一方面,整治校园形式主义问题,严格限制各类考评事项;另一方面,整治不合规定的摊派任务和责任人。

500

整治校园形式主义,切实减轻教师非教学负担的阻力到底在哪?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