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鲸产品线单一:行业增速放缓时,如何与三大巨头竞赛?

500

《港湾商业观察》施子夫

随着近些年高速发展,扫地机的神秘光环如今已逐步黯淡,各大品牌层出不穷的清洁类电器一步步刷新大众眼球。曾经科技属性强及价格偏高的扫地机品牌已然面临着不小的竞争压力。​

扫地机吸住狗尾巴

2024年1月1日,一则“狗子被扫地机器人咬住尾巴半小时”的新闻上了热搜。

根据监控视频显示,山西太原的一户家中,正在工作的扫地机器人“云鲸J4”突然“咬住”狗狗萨摩耶的尾巴,狗狗吓到大叫站起想要脱身,但扫地机一直未松开,随后狗主人通过监控视频看到后回到家中才帮助狗狗脱困。

500

根据狗主人后续发布的内容显示,狗狗的尾巴没事,滚刷是硅胶的,不含刀片。同时,该款扫地机的售后也表示会换新。在机器人咬狗事件的后几天,该名狗主人还收到了扫地机器人官方寄来的给狗狗的道歉礼物。

在视频的下方,不少网友纷纷评论,“狗狗被夹尾巴很痛;家里有宠物的,尽量考虑避障功能的扫地机更好一点”。

据介绍,云鲸J4是云鲸品牌在2023年8月发布的新一代扫拖一体机器人,定价4299元,目前淘宝官方旗舰店售价3699元起。宣传页面显示,云鲸J4在清洁力、滚刷等方面都做了新升级。不过此次卷入小狗尾巴,还是让不少消费者质疑其“避碍”的功能性。

在黑猫投诉平台,有关云鲸扫地机的质量问题投诉不少。

有消费者投诉表示,其于2023年购买的云鲸J2扫地机在短短4个月的试用期内,出现了严重的质量问题。自首次使用以来,该设备在进行常规清洁工作时频繁出现故障,具体表现为无法正常运行、清扫效果不佳以及传感器功能失效等问题。购买后,2023年11月、12月曾两次将产品退回至云鲸授权的维修中心进行两次全面维修,不过依然在不久后出现了相同的问题。该消费者认为,这显然表明产品存在根本性的制造缺陷或设计瑕疵,严重影响了其正常使用功能和预期使用寿命。

针对两次维修故障依然存在,该名消费者提出退货退款的诉求,并要求云鲸公司能否对生产流程、产品质量进行全面自查与改进,以避免类似情况再次发生,切实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2月2日,有消费者投诉称,自己于2020年8月在天猫云鲸旗舰店购买的扫地机师傅价格为3791元,期间有一个月未使用,再次使用出现充不上电的情况,官方以电池闲置无法激活已过质保期为由要求返厂维修并收取维修费用。该名消费者认为,作为价格较高的扫地机器人不应出现此质量问题,望商家改进产品,妥善为消费者解决问题,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如口碑和售后都无法保障,相信品牌和产品也无法走的长远。

500

截至3月3日,搜索关键词“云鲸”共计有投诉量513条,其中478条已完成。消费者投诉问题主要集中在产品不合格、虚假宣传、严重质量问题、问题不断、多次返厂等。​

业务结构单一,直面竞品压力不小

有数据指出,在扫地机行业,科沃斯、石头科技、追觅及云鲸合计拥有90%以上的市场份额,这四家企业也通常被外界称为“扫地机的CR4”。科沃斯、石头科技分别于2018年5月、2020年2月先后登陆科创板,市值最高峰时一度超千亿。

在四家扫地机公司中,云鲸与追觅无疑显得“年轻”。云鲸创立于2016年,公司立足于家用机器人领域。2019年,云鲸推出投入三年时间开发的首款“免洗拖布”的扫地机云鲸J1。官方数据显示,上线后的第一年,云鲸的市场份额迅速提升至10.5%,并在扫地机市场中获得一席之地。随后于2021年9月、2022年8月,云鲸又相继发布J2、J3新品。

可以说凭借J1,云鲸迅速撬开了蓝海市场。不过仅凭此,想站稳脚跟却也远远不够。

仅从产品线来看,官网显示,云鲸的产品仅为扫地机器人和手持洗地机,产品线较为单一,扫地机为前述提到的J1-J4系列扫地机,洗地机两款产品分别为云鲸S1 MAX和S1。

而另外三家扫地机可比同行,产品线明显覆盖更全。科沃斯官网显示,旗下品牌包括家用扫地机地宝,擦窗窗宝、空气净化机器人沁宝及面向公共领域的“AI+服务机器人”等。石头科技的产品线包括扫地机、手持系列、洗烘一体机及配件等。晚于云鲸一年成立的追觅科技,除了拥有扫地机、洗地机、吸尘器、吹风机等产品外,也涉及商用机器人领域。

眼下更为棘手的是,云鲸所在的扫地机行业后来者不断涌入,行业竞争愈加白热化,市场增速较往年开始放缓,出现明显承压。

根据奥维云网数据显示,2023年国内扫地机器人销售额为137亿元,同比增长10%,销量为458万台,同比增长4%。

另外,在价格方面,目前云鲸J4在淘宝官旗的标配券后价格为3699元。科沃斯新品T30PRO 标配版3999元,自动上下水版4599元;石头科技2月18日发布的P10S系列双新品,P10S定价3299元,上下水版本定价3899元。

也就是说,在同一价格带上,云鲸需要直面同样针对高端的科沃斯、石头科技等竞品,其潜在压力无疑不小。

云鲸创始人张峻彬曾坦言:“这几年云鲸产品速度不够快,的确受到了不少质疑。我们也有过思考,问题并不出在创新上,而是出在开发体系上。”

他还认为,“理论上家电行业甚至所有行业最后基本都剩五家公司,前三家吃掉70%-80%的市场,我们希望云鲸是其中一家,也只有真正创新的公司才能留到最后。”

第二增长曲线未成,押注出海胜算几何?

自成立以来,云鲸进行了多轮融资,投资方不乏腾讯、字节等明星资本。

根据天眼查及企业预警通显示,成立第二年云鲸便获得天使轮融资;2017年-2020年,云鲸完成Pre-A轮、A轮及A+轮,其中Pre-A轮的交易金额达到了千万级人民币,A+轮融资由字节跳动领投;2020年4月、6月,先后完成B轮、C轮的近亿元融资,B轮融资方包括源码资本等,C轮融资由红杉中国基金领投,源码资本、高瓴创投、字节跳动跟投。

2021年11月、2022年8月,云鲸又分别完成Pre-D轮、D轮融资,D轮融资的投资方为腾讯投资。

或许是意识到了自身产品线较为单一,云鲸也尝试在其他领域有所突破。

2022年8月,也就是云鲸D轮融资之时,天眼查显示,云鲸智能科技(东莞)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新增股东广西腾讯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外界不少声音认为,腾讯的入局旨在布局家用机器人领域。

站在现在的角度看,云鲸的第二增长曲线尚未布局成功。不过同其他可比同行一样,云鲸也将目光瞄准了海外市场。据悉,云鲸的产品已在北美、欧洲、日韩等20余个国家和地区等服务近200万用户家庭。

2022年度报告显示,科沃斯境内外市场收入分别为101.39亿元、51.86亿元,分别占比66.16%、33.84%;石头科技境内外市场收入分别为31.46亿元、34.83亿元,分别占比47.46%、52.54%。

在其他同行早已争夺海外“蛋糕”之时,云鲸的出海之争又是否能有胜算?这位曾经扫地机行业的黑马还能否再次带给大众惊喜,一切都等待时间的检验。(港湾财经出品)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