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朗西斯·福山:扭转美国政治颓势为时未晚

提出“历史终结论”的美国政治经济学者弗朗西斯·福山3月2日在《金融时报》撰文,强调极右翼选民正让美国民主经历危机,民主党人应该让人们意识到特朗普对民主的危害,改革僵化的社会制度,扭转美国民主衰退。

500

以下内容来自凤凰网“天下事”的编译如下,对原文部分有删减:

据非营利组织“自由之家”称,过去18年里,世界各地自由民主国家的数量和质量不断下降。在这些倒退者中,没有比美国的情况更严重的了。

一段时间以来,美国民主一直在稳步衰败,现在则处于危急关头。近三分之一的选民相信拜登窃取了2020年大选结果的谎言。民意调查显示,选民准备再次选举特朗普,这位前总统为了保住权力在支持者中散布窃选谎言,导致2021年1月6日美国国会遭到袭击。同样,特朗普还拒绝支持乌克兰,最近还对俄罗斯发出邀请,让它攻击没有为美国支付“保护费”的北约盟友。特朗普已赢得五次初选胜利,在下周超级星期二预计还会取得更多胜利,他有望成为共和党候选人。如若11月特朗普再次当选总统,将影响全世界。

当一个社会的制度无法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时,就会发生政治衰退。这种情况已经在美国持续了一代人,将在未来8个月内的这场危机(美国大选)中达到顶峰。美国的体系是围绕一套复杂的制衡机构建立的,这些机构使政治少数派很容易阻挠多数派的意愿。当这些机构与极端政治结合在一起时,就会造成政府瘫痪,无法履行通过年度预算等基本职能。

一些僵化规定已写入美国宪法。选举人团过度代表了小州居民,参议院更是代表权不平等的根源。人口不足100万的怀俄明州有两名参议员,拥有近4000万居民的加利福尼亚州也是如此。常规立法需要绝对多数通过,这意味着100名参议员中有40名可以阻止他们不喜欢的任何事。

例如,对乌克兰的资助在国会陷入僵局,令人愤怒的是,众议院和参议院的大多数议员和大部分公众都支持这一措施。然而,他们无法让法案通过,因为共和党众议院中的顽固保守派坚决反对——不仅反对向乌克兰提供资金,而且反对任何涉及民主党的两党协议。

在当今两极分化的美国,顽固共和党人(Maga Republicans)常常为了削弱民主党而否定一切。几个月来,他们一直在推动在南部边境采取更强力的安全措施。拜登基本上已经屈服,以便为支持乌克兰、以色列和台湾获得资金,然而此时,仍只是候选人的特朗普介入否决(援乌法案),因为他不希望现任总统获得任何功劳。

美国政治秩序的其他方面也导致了两极分化:总统制将获胜者锁定为不可改变的四年任期,只能通过弹劾才能下台,这是极其困难的。如今,特朗普最大的优势之一就是拜登的年龄和普遍不受欢迎。在议会制中,政党精英可以采取行动,用更有选举能力的人取代失败的领导人,但这在美国不可能发生。

这又和美国漫长的政党候选人选举过程有关。简单多数票当选的投票制度与大众初选相结合,对任何极端的候选人都有利。由于最高法院的一项裁决将竞选支出与言论自由等同起来,金钱在美国选举中产生了巨大影响力。

这些问题都可以通过改革来解决。各州可以要求按比例分配选举人票。相对多数投票法可以被“排名优先排序”投票所取代(如果第一选择的候选人没有得到足够多选票,所投选票去往第二选择的候选人),这需要选民指定第二和第三位候选人,并促进第三方的出现。美国可以对竞选资金施加更严格的限制,并且可以废除参议院60票绝对多数的要求。这份改革清单甚至没有触及重大的宪法改革,例如废除选举人团或改变参议院权力。然而,目前为止,这些都还停留在幻想阶段。

尽管这些问题令人沮丧,但它们只是冰山一角。特朗普确实是一位有技巧的煽动者,但推动向极右翼转向的却是选民本身。有许多“正常”的共和党领导人明白民粹主义政策对国家不利,但仍然支持这些政策,因为他们生活在对选民的恐惧之中。

任何民主都依赖于见多识广且支持选举规范的选民,但大量美国人相信了离奇的阴谋论和另类的现实。民意调查显示,17%的人支持“匿名者Q”,(这一极右翼)理论包括民主党人在华盛顿地下隧道里喝儿童的血。超过一半的共和党人认为疫苗弊大于利,而许多福音派人士认为,疫情期间关闭教堂是自由派永久关闭教堂运动的第一枪。

过去十年美国社会发生的最大转变之一是对美国自身的道德评价。在美国历史中,人民一直相信某种形式的美国例外论,根据这种观点,美国成为鼓舞世界各地被压迫人民的存在。

过去,保守派尤其相信这种观念,但今天顽固共和党人认为美国普遍存在道德腐败。

共和党又回到了1941年之前的孤立主义,但这种孤立主义有所不同。当时,孤立主义者认为美国是纯洁的,不应该因与外国交往而受到玷污。今天,他们相信自己的国家需要净化。

不用说,这种反美主义从左翼到右翼的迁移对世界秩序有着巨大的影响。特朗普11月的胜利将意味着美国对乌克兰的支持彻底结束。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可能不得不亲眼目睹基辅被俄罗斯军队攻陷。但普京不会就此止步,特朗普也明确表示,他无意为保护北约盟友而战。普京在接受塔克·卡尔森采访时表示,他不会攻击波兰或立陶宛,但他没有提到爱沙尼亚,因为爱沙尼亚和乌克兰一样,也有讲俄语的少数民族。它将是下一个被攻击的国家。

然而,扭转这一衰退过程还为时不晚。大多数美国人不了解特朗普对民主威胁的深度,只认为他是一位政策偏好略有不同的普通政治家。认为特朗普第二个任期只会重复第一个任期的人都没有真正关注他的所言所行。

民主党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才能让人们认识到美国面临着多么严重的挑战。如果人们意识到(这种危险),民主党可能会取得决定性的胜利,而不是一次险胜。如果民主党取得胜利,他们可以开始考虑改革,扭转民主衰退的进程。古典自由主义美国的信徒需要降低政治少数派阻碍多数派的能力,并简化复杂的流程和程序,使政府更加高效。但首先,他们需要获胜。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