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解放三观

 

第一观,思想无需解放

思想一词被当成名词用时,它指的是某某人的著作、文章、讲话所表达的观点、理论、主义,指的是某某人的观念体系。比如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马克思主义,这里的思想、理论、主义是一回事,指的都是他们的观念体系,这里的思想已经不是思想,而是思想的产物。思想的产物,属于过去时态,归于客观存在范畴。对思想产物的褒扬、批判、禁锢,在历史上和今天的时代都是屡见不鲜的,都是根据统治者(权力者)的好恶,根据社会舆论的指向,对思想产物进行褒扬、批判、禁锢。思想产物是已经公之于众几乎人人知晓的东西,已经载于历史史册的东西,对其褒扬,无非是让更多的后来人知晓,对其批判、禁锢,无非是不想让更多的后来人知晓。褒扬可能会有一定的效果,批判和禁锢则不一定,很可能会产生相反的效果。因为对其批判和禁锢,会让更多人想知道批判和禁锢的内容,这时候,统治者不让公开传播,它便转入地下传播,不让国内传播,它便转入国外传播,反而扩大了传播的范围,让更多的人知晓。对思想产物的批判和禁锢,对思想产物的打压,统治者往往要背负历史的骂名。在我们国家,在清朝的时候,有人写诗“清风不识字,无意乱翻书”,被认定是讽刺朝庭,因此被治罪;在中华民国的时候,报人、民主人士李公朴因发表对国民党政府不敬的演说而被暗杀;在新中国,五七年反右,五九年反右倾,六六年文革,因思想言论治罪的不计其数。统治者以思想言论治人罪的行为都没有好名声。纵观世界历史上对思想产物的禁锢,基本没有干什么好事。对人文思想的原创,对科学的发明,只要不符合统治者的思想,只要被统治者认为是异端邪说,就要被打压,被治罪,甚至被处以极刑。比如两千多年前的哲学家苏格拉底,一个自喻为牛虻的哲学家,因自己思想言论刺痛了统治者的神经而被处死;比如16世纪、17世纪的科学家布鲁诺和伽利略,他们都是因为支持和宣传日心说,一位遭长期折磨后被活活烧死,一位被终身软禁;比如两千多年前孔丘诛杀少正卯,宣布五条罪名,“心达而险、行辟而坚、言伪而辩、记丑而博、顺非而泽”,其中“心达而险”是“腹非罪”,“言伪而辩、记丑而博、顺非而泽”都是思想言论罪,都是违背了当时的思想禁区,违背了“非礼勿听,非礼勿视,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四非的警戒。孔丘一生清廉,教授学生不收金钱(只收食品,少正卯也收学生,但他所收食品只有孔丘的一半,大受学生欢迎,因此,孔丘诛杀少正卯,有公报私仇,排除同行的嫌疑),只因当官七日,诛杀了少正卯,背负千秋污点;比如文革时期的遇罗克、张志新,都是因思想言论罪名被处以极刑。因思想言论不合上意而治人以罪是最不得人心的。思想理论是主观建构的,思想观点一定是多元的,多元的思想观点本无对错之分,当你符合统治者审美和认识的时候,他就会运用权力褒扬你,当你忤逆统治者思想观点时,他就要对你实施批判、禁锢或治罪。对于思想产物的禁锢,是有时效性的,时间长了,无论是被褒扬的,还是被禁锢的,最终有思想价值的自然会被人们传承下去,没有思想价值的文化糟粕,自然会被人们扬弃。在资本主义国家,在实行民主和法治的国家,思想产物,无论优与劣,都是受法律保护的,都是受民众包容的。社会主义的理论首先在资本主义国家发育成熟的,社会主义运动的领导人首先在资本主义国家组织活动,并最终取得成功。如果没有资本主义国家统治者对社会主义思想的包容,社会主义思想不可能表达出来,不可能变成思想产物广为传播。在资本主义国家,在实行民主和法治的国家,因为没有思想禁锢,所以也不需要思想解放。因此,思想一词当作名词用时,不在思想解放论域,思想无需解放。

思想一词当作动词用时,它指的是人们对世界现象进行怀疑和认知的过程,指的是人们头脑中正在进行的尚未形成观念的思想活动,或者是将要进行的思想活动,它是现在进行时态或将来进行时态,属于主观存在范畴。如何对正在进行或将要进行的思想活动进行禁锢呢?比如权力者(统治者,以下用权力者替换统治者)发动强大的理论宣传攻势,宣传自己意识形态的正确性,希望民众接纳自己的意识形态,不要与自己的意识形态相悖,并且划定思想禁区。思想禁区禁止的课题,你想都不要去想,想了也不会让你表达。比如在网络上,网络入口有审查软件,软件里边有许多被禁止使用的“敏感词”,你的表达如果包含了敏感词,那么你的表达便不能通过,从而达到禁锢你的思想的目的。人的大脑皮层有滤波网络系统,根据对自己有利原则,会将有利的信息保留,将有害的信息过滤掉。人们为了保护自己不被伤害,会选择沉默,会选择说谎话,会选择不去触碰权力者设置的思想禁区,或自动地或被动地(帮助)实现了权力者对异端思想禁锢的目的。中国自上世纪五七年反右以后,知识分子提意见的人少了;五九年反右倾以后,党员、干部向上级提意见的人少了;六六年文革以后,人们说话十分小心了,“莫谈国事”是人们劝说朋友谨言慎行的最常见的一句话。从那以后,全国思想舆论千篇一律,全国形势一片大好,没有乌鸦报忧,只有喜鹊报喜,没有批评,只有歌功颂德。用吓阻的方法禁锢人们的思想的确收到了一定的效果,不过这效果是不好的效果。从此,没有人敢涉足思想的禁区,没有人敢表达不同的意见。没有人表达不同意见,就没有好的意见集中,就没有集思广益,就没有创新思想,遇到问题,或面临危机,就找不到良策。最近,某省官媒提出思想解放的倡议,是不是我们的社会遇到问题了,面临危机了,期望找到更多的解决办法,才想到要解放人们的思想?不管怎样,某省官媒提出思想解放的倡议动机是好的,但方法还有点欠妥,比如,一边提倡思想解放,一边又要求思想解放要统一在某某思想的基础上,给思想解放加了一道箍。给思想加一道箍,思想能解放出来吗?没有思想的人,偏偏喜欢提思想解放,提了也白提。实际上,人们的思想也无需你去解放。人们的思想本来就是自由的,因为人们的思想过程是在人们的脑袋里进行的,是没有人看得见的,权力者也没有透视眼,他也看不见,看不见,当然管不着,管不着,禁锢便没有效果。人们的思想如泉水般地不断涌出,世界上没有人能阻止思想的泉水涌出,所以,思想是自由的,思想无需解放。虽然思想是自由,但为什么又有人提出思想解放的倡议呢?我想是因为存在表达不自由的原因,是表达不自由,让思想“胎死腹中”,白白浪费了。当然,思想的泉水不能流在自己的田地时候,它便可能流向外人的田地,肥了外人的田地。人们常说的“墙内开花墙外香”,思想的花香终究不会被高墙所阻拦,它一定会飘向高墙之外。

结论:思想解放是一个假命题,思想是自由的,权力者对思想的禁锢也是没有多大用处的。思想一词作名词用的时候,思想是过去时,思想已成为思想的产物,思想无需解放;思想一词作动词用的时候,思想是现在进行时或将来进行时,思想是自由的,思想也无需解放(真正需要解放的是思想的表达)。

第二观,思想的结果不用害怕

思想是什么。

思想是人们对世界现象怀疑和认知的过程,思想是知识的来源。

思想是人们对世界现象怀疑和认知的过程,也是进行理论的主观建构过程,当思想建构成为理论,当理论通过实践检验被证明,理论便成为知识。因此,思想便成为知识的来源。

思想是哲学的第一支点。笛卡尔在《哲学原理》一书中,阐述了哲学原理。他有一句名言“我思,故我在”,其法文原意是:由于思考,才知存在。笛卡尔认为人的感觉是信不过的,因为看到的听到的感觉到的东西都不一定是真实的,现实与梦境,都让人怀疑,只有正在怀疑的怀疑者是确定的,正在思考的思考者是确定的,只有经过怀疑和思考的对象才是确定的,只有经过怀疑和思考产生的关于对象的知识才是确定的。没有怀疑,就没有思考,没有思考,就不会有知识,所以,怀疑和思考是知识的可靠来源。笛卡尔正是在厘清知识来源的基础上,从认识论的起点,构建自己哲学体系和科学体系。笛卡尔讲的“我思故我在”,由思而知存在,便成了哲学的原理。思即思想,思想包括顺思和反思。当代哲学家都认为反思是哲学原理。其实反思也属于思想的范畴,思想包括顺思和反思,包括顺思“”和反思“”,两者对于思想来说缺一不可,对于形成知识缺一不可。反思是在“是”的顺思基础上加一层“不”的思考,是指对“存在的存在”的思考,是指对“事物之所以成是”的思考,是在“”(who)“怎样”(how)基础上,再追问“为什么”(why),以获得事物的本质和成因,以获得事物的知识。人们所有的认知过程,都是“思”在主导,所有的认知过程的结果,都是“思”的结果,都是顺思和反思的结果,都是思想的结果。所以,思想是知识的来源,是哲学的原理。从亚里士多德哲学到黑格尔哲学,所有哲学都可以称之为知解哲学,即认知和解答问题的哲学。所有的知解哲学,都是建立在思想这一哲学原理基础上的。无论是理性主义哲学,还是经验主义哲学,其原理都离不开思想。就是今天的科学哲学,量子哲学,其观察和实验,观察和确定,也是离不开思想的。无论哲学和科学,都是建立在思想的基础上的,都是建立在“谁”、“怎样”、“为什么”的思想追问基础上。哲学原理就是思想追问,就这么简单。我们每个人只要勤于思想,勤于动脑,便会越来越聪明,越来越有智慧,我们就有可能成为哲学家的。欧洲人对哲学的定义是“爱智慧”,这个定义是不准确的,因为在欧洲人的心目中,智慧是属于上帝的,是上帝创造的,人们只能爱智慧,不能创造智慧。殊不知智慧是属于人们自己的,是人们思想的结晶,是人们“爱思想”“爱动脑”的结果。我们每个人都具有先天直观形式,先天范畴形式,先天自我意识,我们每个人都可以主导自己的思想,都可以获取知识和真理,都可以增长智慧,都可以成为哲学家。老子在《道德经》中说“知人者智,自知者明”,我们很大程度是不了解自己,不了解自己的思想,当我们明白了自己的思想原来是不受别人支配的时候,我们就能通过内外反思,最终看清自己,我们就不再盲目听从别人,我们就不会迷信权威,我们就有了独立的思想,我们就不再是思想的奴隶,我们便成为自己思想的主人。

思想的结果。

思想的结果是思想的多元化。思想的多元化,呈现的是不同的思想观点。不同的思想观点主要有下列几种情况:A,因为思想者本人概念不清或逻辑混乱,导致得出错误的结论;B,因为个人的需要和不需要,价值选择时偏向对自己有利的选择,导致得出的结论不客观;C,因为各人看问题的角度和方法不同,导致思想结论的多元,多解,包括哲学结论和科学结论的多解;D,因为思想者秉持客观的立场,看问题的角度和方法恰如其分,得出的结论相对正确。。。。。。种种不同的思想结果(思想观点),无论正确与错误,都是正常的,都是有益的。正确与错误是对立的,也是相辅相成的,没有正确,就不会有错误之分,没有错误,也不会有正确之分,人们认知事物的本质,都是通过对事物正反两方面的认知完成的。正确的结论,可以发扬光大;错误的结论,可以引以为戒;亦正亦错,不全对不全错的观点,通过交流,通过思想的碰撞,可以产生真理的火花。所有的思想结果,都不会是徒劳无功,所谓“愚者千虑,必有一得”,就是说明思想是一定有收获,一定有益处的。因为所有的思想结果,它都可能成为知识的来源,它都可能成为真理的来源,它都可能成为智慧的源泉,所以,思想结果,无论怎样,都是不用害怕的。世界上只有恶魔吃人,思想不是恶魔,思想是不会吃人的。勤于思想,人会变聪明;懒于思想,人会变傻。所以,对于思想的结果,人们不用害怕。

谁会害怕思想的结果

谁会害怕思想的结果?平庸的权力者会害怕思想的结果,会害怕不同的思想观点挑战自己的思想观点,会害怕不同的思想观点会否定自己的思想观点,会害怕不同的思想观点会影响到自己权力和地位。开明的权力者不会害怕思想的结果,他们能够正确对待不同的思想观点,他们能够包容不同的思想观点,他们主张广开言路,集思广益,他们能够择其善者而从之,择其不善者而弃之,择其恶者而除之,择其表扬者而勉之,择其批评者而戒之。他们从善如流,见贤思齐。他们是真正有知识的人,他们是真正聪明的人,他们是真正受民众欢迎的权力者。

结论:思想的结果会让人获得知识,知识会让人变得聪明,因此,对思想的结果不用害怕。好人不会害怕思想的结果,对思想的结果害怕的人,一定不是好人。

第三观,表达应该自由

表达应该自由,我们需要找一找逻辑关系。逻辑关系,是因果关系,也是先后关系

思想解放与思想禁锢是一对亲兄弟,没有思想禁锢的兄,就没有思想解放的弟;表达自由与思想自由是一对亲兄弟,没有表达自由的兄,就没有思想自由的弟。思想要解放,思想要自由,前提是解除思想禁锢,容许表达自由。

思想禁锢是愚蠢的,解除思想禁锢是聪明的。如果不存在思想禁锢,或者思想禁锢无效,思想也是无需解放的。因为,实际上思想是自由的。思想虽然是自由的,但如果限制你的表达,你没有表达自由,你的思想自由也是白搭,你思想的结果只有烂在肚子里,不为大众所知。所以,为了实现完全的思想自由,为了让思想的成果普惠天下,必须先实现表达自由。

表达自由的好处。

表达自由带来思想的自由,思想的自由带来不同的观念,带来创新的观念,带来人文理论的创新和科学的发明。

表达自由带来不同的观点的充分表达,带来集思广益。

表达自由带来对权力者的有效的舆论监督。

表达自由带来人的心情舒畅,带来社会和谐,带来和而不同

表达自由带来思想批评,带来社会的进步。

表达自由的好处,还有好多好多。。。。。。不胜言表。

表达自由的理由。

表达自由是宪法规定的人权。

何谓人权?人权是人在生存和发展过程中享有的自由平等身份地位

人权的内容:包括生命不可被他人剥夺、身体不可被他人侵犯、人格尊严不受他人侮辱、个人财产不受他人侵占等平等权力;还包括劳动自由、交换(贸易)自由、居住自由、迁徙自由、信仰自由通信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结社自由、游行示威自由、罢工自由、政治自由、选举和被选举自由等平等的权利;还包括对自己生命和器官的处置权,对压迫、侵占、欺侮的反抗的处置权,还包括对保卫国家、承担社会救助的责任和义务的处置权,还包括对遵守国家各项法律和道德规范的责任和义务的处置权,还包括放弃自己所有权利的处置权,比如躺平、自杀等处置权。

上述人权里边黑体字部分,包括信仰自由、通信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结社自由、游行示威自由、罢工自由,都属于表达自由范畴。有了表达自由,便有了思想自由,有了思想自由,便有了思想自由带来的诸多好处;有了表达自由,便有了思想上的真知灼见,一切疑难问题遇到思想的真知灼见都可以迎刃而解。

表达自由的底线。

表达自由当然不是为所欲为,表达自由是有底线的。表达自由的底线,是以不妨碍他人思想表达为前提的,是以互不妨碍思想表达为前提的。表达自由对于每一个人来说是平等的,不可增一分,不可少一分。无论出身高贵者和出身平民者,表达自由的权力是平等的,不能只许你表达,不许我表达,一言堂是没有道理的。表达自由的底线正是为了维护表达自由的平等权利,正是为了维护表达自由的正常秩序。

应畅通表达的渠道,保证下情上达。

不让人家表达,你便不知道人家想表达什么,是正确的建议或错误的建议你都不知道,是表扬或批评你都不知道;不让人家表达,群众的喜怒哀乐你都不知道,群众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你都不知道;不让人家表达,你将听不到批评的声音,你将闭目塞听故步自封自以为是,你将成为昏官、庸官、劣官。

“让人讲话,天不会塌下来”,这句话是谁说的?好像是毛泽东说的。

“不让人讲话,天真的会塌下来”这句话是谁说的?好像是群众说的。

“没有表达自由,就没有批评;没有批评,就没有社会的进步”这句话是谁说的?好像也是群众说的。

无论是谁说的,他们都说得很好,要是说的与做的一致那会更好。

让人讲话,让人表达,证明你虚怀若谷,虚心接受批评;让人讲话,让人表达,证明你“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让人讲话,让人表达,证明你从善如流,见贤思齐,是一位明君。所以,应该畅通表达的渠道,保证下情上达。下情上达,对权力者是有好处的,有百利而无一弊。

结论:表达自由是宪法规定的人权,表达自由有诸多好处,表达自由可以保障思想自由。表达自由有百利而无一弊,打压表达自由有百害而无一利。所以,应该畅通表达的渠道,实现表达自由。

李冀章2024/2/28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