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亿美元并购启示:中美CDM不再“萧规曹随”

整个春节期间,除了OpenAI Sora大模型火爆异常之外,一桩国际并购案也格外吸引人们的关注。

数据管理领域独角兽、CDM三驾马车之一的Cohesity宣布约以30亿美元收购老牌数据管理公司Veritas的数据保护业务,收获Veritas关键研发部门和多年积累的大量客户资源。此举对于数据管理领域意义重大,标志着以CDM(Copy Data Management)为代表的新势力完成了对传统备份为核心的旧势力一次重要兼并。

与Cohesity等国际CDM厂商在资本层面长袖善舞不同,国内CDM却走出一条以技术攻坚大客户的市场之路。两条路径的不同也让产业界进行了广泛的讨论,孰胜孰负,静待揭晓。

CDM的火爆成长之路

CDM无疑是此次收购最大的赢家。

众所周知,数据管理与数据保护的市场规模大、参与者众多,既有DELL EMC、华为、IBM等备份一体机厂商,也有Veritas这种横跨数十载的备份“上古巨兽”,还有以Cohesity、Rubrik和Actifio为代表的CDM新流派。

500

这其中,CDM的市场风头最为强劲。这是因为,CDM是以“原格式”(Disk Native Format)、“活跃黄金副本”(Live Golden Image)和虚拟副本服务(Virtual Copy Service)为特征的新兴数据管理技术。随着用户多云环境崛起、数据爆炸性增长以及数据价值挖掘的急迫,数据迁移和历史备份数据接管的需求越来越多,CDM技术对于兼容适配新型应用数据源、完善与简化数据管理、加速数据价值实现等均发挥着关键作用。

以国内金融行业为例,包括银行、保险等多种金融机构均在敏捷开发、DevOps、产品测试等场景中尝试使用CDM技术,来实现数据交付周期缩短、数据资源利用率提升7、人力投入成本下降、数据管控能力提升等。

事实上,CDM的火爆成长之路有迹可循。2010年,Actifio和Delphix从数据库虚拟化起家,开启CDM创新之路;2015年Veritas收购初创CDM公司Velocity,正式加入CDM阵营;2016年,权威咨询机构Gartner发文指出CDM技术对整个数据管理行业的巨大潜力,CDM三段论(数据备份-数据管理-数据服务)从此在市场中广为流传;2020年开始,Rubrik和Cohesity进入到Gartner备份魔力象限领导者,并且将老牌厂商IBM挤出领导者象限;2024年,Cohesity并购Veritas,完成历史性的兼并……

“前途”+“钱途”的双重标配,CDM已然在全球范围内获得了广泛认可。不过,中美市场的差异性,中国CDM厂商已经崛起,让中美CDM发展之路逐渐呈现出差异化特征。

中美CDM:不再“萧规曹随”

回顾中美信息技术发展历史,“萧规曹随”似乎是一个绕不开的定律。不过,这一定律预计要在CDM领域打破。

具体来看,美国中小企业云化普及率高,大型企业则相对保守,使得Veritas在大型企业依然有着深厚的基础。CDM三驾马车Rubrik、Cohesity、Actifio在中小企业市场表现活跃,但多年攻坚大型企业市场却并无显著成果,这也导致三家明星CDM企业在后来选择了不同的发展道路。

500

Actifio最先放弃独立发展的路线,选择被GoogleCloud收购,放弃中立第三方的CDM厂商道路,名字逐渐退出市场舞台;Rubrik选择绕道而行,转型为备份+安全类的厂商,不过依然聚焦在中小企业市场,正着手准备IPO;Cohesity则选择资本运作来“曲线救国”,并购Veritas实现进入大型企业市场的目标。

另一方面,中国公有云发展相对缓慢,像金融、政务、制造等核心行业的用户混合云环境中,普遍采取了私有云为主、公有云为辅的策略,数据中心规模与复杂性、应用需求等都无出其右;更加关键的是,中国构建自己的信息技术体系已是大势所趋,这一切让中国CDM必然需要走出一条新路。

以银行为例,在移动支付等技术的驱动下,中国银行业的用户量、业务复杂性、场景丰富程度均遥遥领先,并且正着手部署在各种业务场景中部署国产数据库,像建行甚至面临着9种国产数据库需要进行数据管理和数据保护的局面,满足大型企业需求且适配中国信息技术体系的数据管理与数据保护技术迫在眉睫。

所以,Rubrik在2018年进入中国市场,一年之后便暗淡退出。中国本土优秀的数据管理与数据保护厂商无一例外都是大客户优先战略,而非选择“萧规曹随”,并且在市场中初见成效,早期主打中小企业市场的厂商已经逐步掉队或者消失。

未来市场走向如何

过去十多年里,主流备份技术没有明显的技术突破,使用场景也仅仅局限在重大事故的恢复,企业采用传统备份技术很难让数据资产充分发挥价值。目前来看,CDM在数据管理与数据保护市场的价值会愈发突出。IDC就强调CDM技术作为数据复制与保护解决方案中的关键技术方向,在帮助企业组织机构重塑数据管理架构、提升副本数据价值利用率、加速数字化转型等方面具有重要作用。

显然,Cohesity并购Veritas对于数据管理与数据保护市场无疑具有标杆性的意义。Cohesity也借此机会囊括了Veritas多年积累的大型企业资源,完成了“CDM数据管理平台”+“大型企业资源”的两大杠铃式配置,在充满不确定性市场中占据了主动位置。

500

但Cohesity依然面临着不小挑战。首先,产品如何整合是不容忽视的挑战。Cohesity与Veritas终究是不同规模、发展历史的公司,在理念、基础底座、技术代际等存在着很大不同,未来产品整合绝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Veritas NBU和Cohesity CDM产品是简单拼搭还是深度融合,这是广大用户们极为关注的。

另一方面,随着数字化转型的深入,大型企业在数据管理与数据保护中面临的挑战愈发明显,海量历史备份数据如何有效管理、迁移和应用,固守备份领域的Veritas已显露出力不从心,后续则需要Cohesity这家初创企业去承接与满足。

目前来看,“CDM数据管理平台”+“大型企业”的模式在中国早已处于实践阶段。中国CDM公司选择了一条艰难之路,围绕金融、能源、高端制造、政务等大型企业的数据管理需求,通过复杂业务场景和技术创新来不断迭代产品、方案,有望走出一条拥有自主产权、且以大型企业为实践落地方向的可行之路。

总体而言,此次Cohesity收购Veritas的确是数据管理产业史一次重磅级事件。在中美科技树大环境走向分叉的大趋势,中美CDM各自发展的态势值得长期关注。中国CDM领域不需要类似Cohesity收购Veritas的资本长袖善舞,而是需要以技术为根基,围绕“CDM数据管理平台”+“大型企业”,在复杂场景和需求淬炼中走出的真金。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