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我们渔民是自作自受的人,到底安的什么心?

有关“台湾方面追逐大陆渔船,导致我两名渔民落海遇难”一事,最近我在网上看到了一篇奇文,它出自我们社交平台上的某位大V之手。它是这么说的:

“不谈政治,只陈述可见的事实。快艇被打捞上岸,证实是三无船只——无船名、无船舶证书、无船籍港登记,属于两岸都密切关注打击的非法捕鱼者和共同取缔对象。遇难的两名船员是在高速蛇行机动逃避停检时不慎翻覆,被扣在船底窒息而亡。整件事是一个悲剧。”

500

不知道大家看明白他的话没有,没明白的话我给大家翻译一下。他的这番话大概有四层意思:1.不谈政治;2.台湾那边没撞大陆的船,大陆的船是在逃避过程中自己翻的,是自作自受;3.大陆的渔船是三无船只,干的是非法捕捞的营生,是两岸都在打击的;4.这一整件事情就是个悲剧。

这叫什么?这就叫混淆视听、颠倒黑白、厚此薄彼、吃里扒外。

首先,讨论“台湾有关方面追逐大陆渔船,导致两名渔民落海遇难”一事,不谈政治你还能谈什么?海上执法权就是司法管辖权,司法管辖权是国家主权原则的一个重要体现,是国家权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海上执法权的实质就是国家主权的一部分。

虽然从现实来说,两岸至今尚未统一,台湾省处于特殊状态,但从政治上来说,从联合国决议来说,从法理上来说,台湾省毫无疑问就是中国的一部分。你不过是一个省而已,有什么资格在司法管辖这种涉及国家主权的领域越俎代庖?你连司法管辖的资格都没有,所谓的海上执法权又从何谈起呢?

我们退一万步说,就算这艘遇难的大陆船只是条“三无船只”,要管也应该是由大陆的执法机构来管,除非台湾省有关部门得到了我们的授权,否则对岸以所谓的“执法”为由撞船杀人,这就是在以“执法”之名,行非法之实。

其次,这位大V说:“两位遇难的船员是在高速蛇形机动逃避停检时不幸翻覆,然后被扣在船底窒息而亡的。”听他这意思,他这一整句话好像都在暗示,大陆的渔船是自己翻的,和台湾方面没有直接关系。这话说得好像这位大V就在现场似的,这件事情的经过都被他尽收眼底了。

但事实果真是这样的吗?

500

让我们来看看台湾方面自己的新闻报道好了。

2月21日,台媒报道称,金门地检署介入调查后,捅出了台当局那所谓的“海巡署”在“执法”过程中并无视频记录的尴尬事实。

这还没完。不久之后,“海巡署”又被人扒出平日里搞宣传时就爱作秀。大概是为了凸显自己的“师出有名”,所以一逮到机会,“海巡署”就总爱强调他们那所谓的“执法人员”是佩戴着执法记录仪执行公务的,而且这种做法早就成了一项规定了。

这就奇了怪了,佩戴执法记录仪不是你们自己的规定吗?这怎么捅出了这么大篓子了反而没有视频记录了呢?你们的人当时到底有没有佩戴执法记录仪呢?还是记录了视频但生怕理亏不敢放出来给人看呢?

不管怎么样,反正对岸直到现在也没有拿出有力的视频记录证明他们先前的说法。纸是包不住火的,面对大陆的汹汹民怨,台当局“海巡署后来终于改口承认,双方在追逐过程中船身“多有接触”。这个回应也被岛内质疑是“海巡署”刻意隐瞒了对大陆渔船的碰撞事实。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就连一些岛内人士都不得不开始怀疑,就算台当局自以为“海巡署”的所作所为是在“执法”,他们的行为也是“执法过当”了,而且是严重过当。

台湾方面自己都拿不出视频记录来,咱们的这位大V倒是对那所谓的“高速蛇形机动”的说法言之凿凿,说什么大陆的渔船是自己翻的。你家出海捕鱼的渔船没事在海上玩高速蛇形机动啊?你当这是秋名山呢?你是开了天眼了怎么着?“海巡署”自己都说了他们的船只和我们的渔船发生了“多次接触”了,其实就是撞上了。你当时要是真开了天眼看到现场发生的事情,又怎么会连最起码的口径都对不上对岸后来的说法呢?

咱们这位大V那所谓的“台湾有关方面追逐大陆渔船,导致两名渔民落海遇难”的说法,到底是蠢得出突破天际呢?还是坏得无以复加?你这么理中客,台湾当局知道吗?

这位大V上来就说什么“不谈政治”,这件事情就是标标准准的政治事件,不谈政治还能谈什么?

500

金门是什么地理位置?金门和大陆的关系如何?金门有多少人在厦门买房、在大陆工作的?这些事情就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

赖清德拿下台湾地区选举这才过去了多长时间?怎么最挨着大陆的金门地区突然就发生了这种事情?这难道只是单纯的巧合吗?

对岸庙堂之上的那群蛇虫鼠蚁都是什么德性,我们心知肚明。赖清德这种人是靠什么上位的?他的那所谓的政治主张是个什么东西?我们心如澄镜。

所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无论是故意制造冲突事件来刺激我们触怒我们的肝火也好,还是弄出点动静来迎合赖清德们那扭曲的政治癖好也罢,总而言之,在这个节骨眼上,“海巡署”之流的此类做法都不应该被视作为单纯的“执法过当”,那就是“台独”势力对我们的一种挑衅行为,而且是性质极为恶劣的那种挑衅行为。你们的手上沾染了我两位无辜民众的鲜血,如果这都不叫挑衅,那还有什么能叫做挑衅?

没看到我们大陆海警一加强海上巡逻执法力度,美国政府那边蹦跶出来,就给台湾省、给赖清德撑腰打气了吗?赖清德粉墨登场了,小人得势了,“台独势力”的气焰更嚣张了。这种情形是美国乐见的,他们巴不得隔着太平洋观火。如果对岸的这次挑衅我们不能作出合情合理且强有力的回应,就美国那个尿性,他们以后打起“台湾牌”来一定会更加肆无忌惮。

有赖清德这种人在,在今后几年的时间里,类似今天这样的事情恐怕不会是最后一次。

面对这样的局面,我们要如何应对呢?

我的看法是,总的来说,我觉得咱们还是得在战略上表现得主动一点。

美西方每次一打“台湾牌”,我们这边就强调一下两岸必然统一。这个回应固然不错,但是光只用说的就显得太苍白了。在两岸问题上,我们不仅话要说,事更得做。过去我们就是让“台独”势力赚钱赚得太舒服了,我们得琢磨出一个真正能让他们感受到切肤之痛的法子来。即如何在尽可能不损伤大陆自身经济利益和产业链的情况下,斩断“台独”势力的财路,震慑这群宵小。

“台独”势力每对我们发起一次挑衅,制造一次冲突,我们这边就要让他们承担成千上万的巨额损失。

与此同时,我们也要继续加强我们海上武装力量和执法力量的队伍建设,不仅要让我们海军将士和执法人员有剑可亮,更要让他们敢于亮剑。让“台独”宵小在我们剑锋的寒光之下,惶惶不可终日。

对于台湾问题,我自始至终都是那句话,中美才是这场博弈的胜负手。

500

对美国来说最好的局面是什么?从俄乌和巴以问题中抽身,把力量全部集中部署到亚太,尤其是西太。把我们的台湾省,又或者是日韩菲等国,打造成第二个乌克兰,在东亚复制一场俄乌战争。这边的仗一打起来,打的时间一长,我们的经济和产业链就有可能方寸大乱,届时东亚的资金链和产业链都将转移到美国去,一如今天的欧洲。

完了美西方再演一出二人转,出台各种针对我们的制裁策略,给我们落井下石,让我们雪上加霜,一如现在的俄罗斯。

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在亚太地区构筑起我们的联合防线,拉住东盟、中东、中亚以及南亚,同时继续和俄罗斯搞好关系,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反对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势力进犯亚太,将美国妄图在亚洲复制第二个乌克兰的图谋扼杀在摇篮之中。

悲剧已经发生了,我们在悼念和愤慨之余,更重要的是思考这起悲剧的成因,以及如何才能防止其再次发生。厦金问题的背后是两岸问题,两岸问题的背后是中美问题。要想告慰逝者的在天之灵,最好的办法就是让那些有罪之人罪有应得。我们不能光只是顾着扑灭我们这边岸上的火,更要让海峡对岸那群给我们放火,还有大洋彼岸那群撺掇他们去放火的纵火犯,付出应有的代价。

火当然要扑灭,但是纵火的犯人也绝不能姑息。我们不能光只是满足于当一个哪儿有火情就往哪儿扑的救火队员啊,要是对面一个劲儿地给我们纵火滋事,我们早晚都会有顾不过来的一天。这件事情还得从源头上抓起,不把纵火犯给收拾了,我们永远也不可能获得真正的清静。

海警船上的水炮,该用的时候就得用,不然纵火犯们真以为咱们船上的大炮是泥捏的,谁都能上来撞俩下呢。

驱逐舰上的导弹也一样。我们没邀请过你们上我们家来杀人放火,哪只手放的火,就把哪只手留下来。不肯把放火的手留下来,那就整个人留下来。

不求连城壁,但求杀人剑。班超不是靠着嘴皮子平定的西域三十六国,既然他们好赖就是不肯听低眉菩萨的劝,那就让怒目金刚手里的降魔杵去他们讲道理吧!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