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生恋能都像杨过和小龙女这么美好吗?

师生恋这事,在20世纪上半叶的新派人中并不少见。

鲁迅先生与许广平就足够传奇。虽然对普通大众,这还是挺让人犯嘀咕的。

1959年,金庸写了《神雕侠侣》。当时新思想正开枝散叶。浪漫爱情故事,冲破旧伦理局限,是当时流行的思潮。

此前《射雕英雄传》连载版中,已有黄药师和梅超风隐约的师生恋味道,但不明显。到《神雕》才破土而出。

当然没那么顺利:在《神雕侠侣》小说原著里,保守的南宋时代,龙杨之恋也一度大受非议:正统如郭靖就一度不理解,不羁如黄药师反而表示支持。

《神雕侠侣》连载完结后一年多,琼瑶写出了师生恋题材故事《窗外》,一举成名。

这是1960年代的时髦:浪漫爱情故事嘛,就是求个“真爱冲破一切旧有束缚”。

但后来,慢慢地,当师生恋日益普及,不再担负着“浪漫真爱突破旧有束缚”的光环后,与世上一切感情故事一样,问题也出来了。

小龙女和杨过是生活在古墓不问世事,所以杨过会觉得自己和姑姑相爱天经地义,碍着世人什么啦?——这话也的确言之有理。

但杨过小龙女这故事,也折射出一个问题:

当他俩离群索居时,这样的感情才会无碍旁人,只是他俩之间的事,在一起也天经地义,就像物理试验里所谓“理想条件”。

500

但大多数师生恋是在现实中进行的。这就势必会延伸出其他问题:

——是否会影响教学与学生生活?是否涉及不正当竞争与教学腐败,尤其是师长手握左右学生命运权力之时?

《老友记》里,有不止一个喜剧情节,折射出这个问题:有学生试图用师生恋为借口,让老师给自己给点好分数。而在NYU,师生恋也可能导致停职,于是哪怕是师生恋也得地下进行。

很显然,剧作者也明白师生恋的潜在问题,尤其是教师还在教导学生时:

为师的一方,多半有更高的社会地位,握有更多的力量来控制学生,于是难免会加以单方面控制

一直被认为被欠了个诺奖的美国大师菲利普·罗斯,有部名小说《垂死的肉身》。说一个六十岁的教授跟二十四岁的女学生有私情,他地位高年龄大,所以能掌握优势,迷恋少女身体无法自拔,而且越发没有自信;但之后女学生因为乳腺癌要做手术时,冲突出来了。

罗斯没得到诺奖,而另一个真得过诺奖的大师库切,在《耻》这小说里,让52岁的教授跟一个女学生搞私情。那个小说开头,极明白地描述了一个享受师生恋的中年男人心得:他认为“自己在性方面解决得相当不错”,认为那学生“完全令自己满意”,“在她身上得到乐趣,所以内心也生出了对她的感情”。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会让学生在第二天早上前走掉,因为睡完了学生后,他就会“冷淡、乖戾,迫不及待只想一个人待着”。

现实而丑陋,但这就是许多师生恋的真相。

回头看杨过和小龙女。

他俩离群索居,所以不涉及教学腐败。

小龙女只比杨过大四岁,而且比杨过还不谙世事,所以不涉及扭曲和控制。

设置了这些理想背景,才成就一段相对理想、顺理成章的师生恋。

然而相当多数的师生恋,尤其是单方面控制的师生恋,其实有美丽有丑陋。身在其中的人会享受真诚、热切,不拘泥于世俗的奔放

但另一面却可能是:冷酷现实,以及单方面的扭曲控制。

《老友记》中有一段师生恋,虽然排除万难但好歹延续了一段,而其前提,是那位女生跟她的教授强调:“我们这门课已经结束了,你不是我老师了”。

500

大概剧作者也明白:

哪怕是师生要相恋,也得过了“当时正是师生”这个阶段,才是一段相对平等的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