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送我一万美国记者,我送你千万中国润人

最近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旗下的知名新闻杂志类节目《60分钟》聚焦中国润人,推出了一期题为《体制上的漏洞》的专题节目。虽然节目的时长不算太长,但是聊的东西还算是比较深入的。碍于篇幅的缘故,我这里就不逐一展开给大家介绍了,只挑其中我认为比较重要的信息展现给大家看看听听就行:

要点1:这两年走线美国的润人特别多,相较以往足足暴涨了50倍,这事美国直到现在才回过味儿来,特别震惊,也很好奇,所以才有了这么档节目。

500

要点2:很多润人都是通过加州那边的边境墙缺口钻到美国去的,而他们的走线攻略则是从抖音和小红书之类的社交媒体上学回来的。现在的社媒很发达,什么乱七八糟的信息你都能找到。从找蛇头到跑边境,从夺卫兵到钻漏洞,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找不着。

要点3:很多润去美国的润人精神面貌都不错,不仅衣着光鲜,而且还拎着个行李箱,你要不知道还以为他们是来美国旅游的。这帮人当中有不少曾经也是中国的所谓中产阶级,有老师,有白领。他们在润进美国之前就把自己的护照给撕了,完了一过去就乖乖站好等着美国移民局带走,不挣扎也不反抗,很有一种东亚人特有的纪律性和秩序感。

要点4:一旦走线成功,这帮润人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要申请庇护。去年申请庇护的中国移民人数是其他移民的足足122%。中国人不光在国内卷得厉害,去了国外也一样是卷王之王,甚至就连在走线这种事情上都不遑多让。

500

要点5:申请庇护的润人多,被遣返也不少。美国移民局说他们至少已经遣返了大约3.6万名中国移民了,无奈中国政府压根不收,这搞得美国政府也没了脾气。

要点6:大量走线入境的润人——包括但不限于中国润人,已经严重伤害到了美国居民,尤其是那些就住在美墨边境的美国居民的合法权益。《60分钟》采访了一个住在美墨边境线上的白人老汉,他抱怨说这群润人不讲武德,偷渡就算了,还在他的土地上乱砍浪费、烧柴取暖、乱丢垃圾、破坏环境。老汉气不过啊,于是鸣枪把这群润人给吓跑了。结果,警察来了,不由分说就把老汉给抓了。

要点7:老汉更来气了,去找移民局吐苦水,结果移民局那帮官僚打个哈哈就把他给糊弄过去了。《60分钟》的节目组得知情况后也去找了移民局,还是无果。移民局那帮人也很无奈:“你说你们没事老找我们伸什么冤啊?这事我们管不了知道吧,人家要进来咱没权阻止。至于给修补边境墙漏洞什么的,这事倒是在我们的任务列表上了,但国会不批钱我们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要点8:很多美国网民很迷惑:“我寻思这些中国人看上去经济条件也不差啊,穿得用的比我们的都好。身上带着的现金比我们银行户头上的还多,你说你没事跑我们这儿来干嘛啊?”

500

美国网民可能不知道他们是去美国干嘛的,但是我们中国人的心里却很清楚。什么“追寻民主自由”一类的托辞,那不过都是用来糊弄鬼的场面话。除了少数几个真的糊涂蛋之外,这帮人的身上大多都是背着点事儿的。要么是违纪犯法,要么是欠钱欠债。他们之所以有钱走线去美国,这些钱也未必就是他们自己卖房卖车攒出来的,也有可能是把自己的亲戚朋友全借(骗)了个遍,甚至还薅了好些个小贷平台的羊毛,东拼西凑才凑起来的。

所以我们不愿意从美国移民局的手里接收这群人也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情,他们愿意走线去美国本来就相当于帮我们主动出清了,这又不是过年打扫卫生,哪有把垃圾往家里扫的道理呢?

而且,我们之所以拒绝接收这批润人,情感因素什么的尚在其次,更重要的是我们这么做那是有法理依据的。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2022年8月,在佩洛西窜台之后,我国外交部曾经发布一份针对佩洛西窜台的反制措施清单。这份清单上一共有8条措施,它们分别是:

500

1、取消安排中美两军战区领导通话。

2、取消中美国防部工作会晤。

3、取消中美海上军事安全磋商机制会议。

4、暂停中美非法移民遣返合作。

5、暂停中美刑事司法协助合作。

6、暂停中美打击跨国犯罪合作。

7、暂停中美禁毒合作。

8、暂停中美气候变化商谈。

我当时看到咱们这份清单的时候还有点纳闷:其他7条都是重量级,这“暂停中美非法移民遣返合作”何德何能能和它们放到一起,被列为针对佩洛西窜台的反制措施啊?

现在我算是明白了,我说怎么过去两年来走线美国的润人人数会暴涨呢,合着门道在这儿呢。我们不是不清楚美国的痛点在哪儿,我们是太清楚了,清楚到了要捏你的时候你指定会痛到眼泪都飙出来,但是又不敢喊疼。

当初有人还嚷嚷着要把佩洛西的座机给打下来呢,太小儿科了,这叫什么反制?我们真把佩洛西给打了,美国国内多的是人弹冠相庆的。真正的反制就得像我们外交部干的这样,不动声色就把事给办了,完了让你一直难受到今天。

杀人不重要,重要的是诛心。伐兵为下,不战而攻人心者,上之上也。

《60分钟》的这期节目,让我想起了美国和古巴历史上著名的“马列尔事件”。1980年4月1日,6名古巴人闯进秘鲁驻哈瓦那大使馆,以寻求政治避难为由赖着不走。秘鲁大使馆得到了来自美国的指示,因此拒绝将这些叛逃者交给古巴政府。

500

美国政府的小花招给菲德尔·卡斯特罗逗乐了,他随即决定放宽对古巴马列尔港的控制,允许古巴人乘船前往美国。卡斯特罗的这一决定导致了大量的古巴边缘人,主要是死刑犯、流氓地痞还有所谓的“精神病患者”,一次性全偷渡到美国的佛罗里达州。

因为这些古巴边缘人大多是从马列尔港润过去的,因此这一事件也被称之为“马列尔偷渡事件”。按照维基百科上的说法,马列尔事件是20世纪最大规模的移民事件之一。据不完全统计,从1980年4月到10月,一共有大约12.5万名古巴人通过马列尔港偷渡到了美国,另外还有2.5万个海地老乡也跟着沾了光,拜卡斯特罗的政策所赐,混在古巴润人的队伍里头也跑到了美国。

当时的美国是卡特在执政,了解卡特这个人的同志和朋友都知道,卡特素有“老好人”之称。马列尔事件会在他的任内发生不是没有原因的,这要换做是里根或尼克松这帮人,我估计这帮古巴润人就算能逃到美国,在赖下来的过程中,恐怕也免不了要被共和党政府扒掉一层皮。

事实证明,卡斯特罗的这份大礼包不是白送的。1985年,美国媒体《太阳哨兵报》(sun sentinel)曾经在一篇专栏文章中提到,卡斯特罗没有唬人,哪怕是按最保守的情况估计,在当初从马列尔港润到美国的大约12.5万名古巴润人中,起码也有1.6万至2万人是犯了事。佛州重镇迈阿密市的戴德县监狱里,有时候一天就能收押350至400名从马列尔跑过来的古巴犯人。

这些古巴润人带来的犯罪高潮在迈阿密当地延续了近两年,整个城市生存环境因此急剧恶化,迫使大量白人中产阶级不得不逃离迈阿密。在60年代初,当地传统美国白人比例是90%,这个比例稳定了差不多二十年。而在经历马列尔事件后,到了90年代,当地的传统白人数量已不足当年的十分之一。

500

从20世纪80年代到21世纪20年代,整整40年过去,迈阿密的犯罪率一直居高不下,而且贫富差距也越来越大。在整个20世纪的后半期,迈阿密这座城市充斥着严重的暴力犯罪,而为迈阿密带来福报的那群街头犯罪中,有相当一部分就说着一口带有浓浓古巴腔的西班牙语。

和菲德尔同志一比,我觉得我们如今在反制佩洛西窜台这件事情上的举措已经算是非常非常克制的了,我们甚至都没有主动往美国输送润人呢,充其量也就是一句简简单单的“暂停中美非法移民遣返合作”而已。现在的古巴人口大约是1130多万,12.5万润人那就是1.1%。我们现在的人口大约是14亿967万,1.1%那就是1550多万。这才3.6万遣返不回来,你们就受不了,要是我们把1550万全输出过去了,你们还不得原地裂开?

说起卡特政府和中国移民,我还想起了另外一段陈年往事:1979年1月末,小平同志在访美期间和卡特政府提到了移民问题,当时他是这样说的:

“如果你要我输送1000万个中国人到美国来,那我是十分乐意的。”

对此,卡特后来在他的日记中提到:“既然你要给我提供1000万个中国人,那我就给你提供1万名新闻记者好了。”

听罢,小平同志哈哈大笑,然后当即表示谢绝。

500

高手之间的过招就是这样,明明都是挑着对方的痛点在捏,当时被捏疼了你还不能喊出声来,还得笑脸相迎,然后想方设法还击回去。

根据联合国移民署发布的《世界移民报告2020》,截至2019年,共有大约300万中国移民居住在美国。只要你是在中国出生完了又到美国去居住的,就统统算在里头。因此这个数字里头包括了已加入美国国籍者、拥有美国永久居留权者,以及合法的非移民签证持有者。如今的华裔是仅次于墨西哥裔的美国第二大外来族裔。2018年,移民美国的中国人数达到了14.9万人,一度超越墨西哥和印度,位居年度第一。

300万移民,虽然这个数字看着也不少了,但是和1000万比起来还是差得老远,哪怕把那些通过非法方式跑去美国赖下来的润人也给算上,它也一样到不了千万级。40多年了,我们也就才过去了300多万人,算下来还不到我们如今总人口的0.21%。就这,美国的舆论界还老是满腹牢骚的,说实话,真心是玩不起。

和我们对美国的人口输出相比,我觉得我们这边对美国舆论移民的接受度简直不要宽容太多。虽然当年小平同志是谢绝了卡特要往我们这边派1万个美国记者的提议,但是后来的事情我们也知道了,美国实际上还是成功向我们这边输出了大量为美国发声的宣传喉舌。我没找到有关这些人的人数统计,但我相信这些人的人数肯定是远在1万以上。而且他们和我们输出到美国的移民还不同,这些美国对我们的舆论移民很多还未必是美国人,他们本身可能就是中国人,只不过他们是在替美国说话的而已。

单从输出比例上来说,美国在舆论这块的对华输出,远比我们在人口这块的对美输出要成功得多。如果将1979年以来的中美交往史看作是一段持续了40多年的马拉松赛的话,那么至少在这场赛跑的前中期,也就是2000年中期之前,美国那边一直都是领先于我们的。如果那时的吉米·卡特和邓小平在另一个维度上重逢了,没准卡特还会咧着嘴角冲我们来一句:

“邓,这场争鸣,看来是我赢了。”

如今一晃眼,又是20年过去了。要是他们在那个维度上再一次重逢,我估计这回笑的就该是我们了:

“哦?是吗?现在呢?”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