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长和我每天都在大战

   春节放假回来,距离单位上班还有一天,被X要求帮忙去装一个摄像头。

   X是我们地级市里某局长的小三,X属于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应该是领导们最喜欢的那种体制内良家,因为一些原因我和这个X很熟,X很骄傲的介绍这套房子局长出了多少钱。安装摄像头的时候,小三一直问的问题都是类似如何让摄像头在某些时候如何完全停止工作不再摄影,手机或是摄像头内会不会有影片等问题,总之就是不能让这个神秘局长在这套房子里有任何的影像留存,X也一直防着我得到房间WIFI密码,其实她是多虑了,我不关心这些事情,中西部很多地方的秩序其实就是几个家族编制的关系网+黑社会,我没有背景也不想惹麻烦。X言语中,其实暗示对我们这种学历高但是挣不到钱人的鄙视,她说这个话之后我倒是有点反思,过去确实应该考虑走从商挣钱的道路,至于对能力的鄙视,这个不算公正,局长给她的钱肯定是灰色收入,其实我们这类人智商普遍高于一般人,很多东西不会不知道,但问题是自我要求也高,不会去做突破自己道德底线的事情,比如我就见过多次为了获得提拔把老婆送给领导玩,或是给领导拉皮条这样隐秘而又狗血的事情,我认识一个清华本硕的人考进我们这里的公务员,结果被一些二本、三本的关系户同事排挤得在我们面前痛哭,我身边有很多人在体制内仕途好的人我发现大都是道德底线极低的人。

   十多年前在帝都工作的时候,跟着一个大老板跑项目,在帝都那些隐秘的场所,我就发现从身体安全性、新鲜感、文化程度、可开发程度上来说,各地的领导们都是极度喜欢玩良家的:良家受教育程度高,意味着出了矛盾,把事情抖出来的可能性小;与男性接触少,意味着得病也少,领导肯定也喜欢玩被男人碰得少的女人。

   安装摄像头的这套房子其实并不是这位X的家庭住房,所以这个地方大概是局长买给这位小三的炮房。包养小三其实很费钱的,而且领导大多不止包一个,这套房子购买加装修至少就是大几十万,所以就需要很雄厚的财力,很多人不清楚地方上很多的领导有多少钱,比如现在地方欠债几十万亿,债务很多就是各种铺张浪费的工程项目,你都能看见,人家不会看不见,问题是这些耗资巨大、实际作用几乎为零的工程项目能给隐秘的利益链上一众人物带来子子孙孙都用不完的财富,如果你和我一样接触过公共工程就会明白。各种机关为什么办事麻烦,说到底还不是为了让你走灰色渠道送钱。

   出门的时候很感叹,像我们这种在企业里做技术的,有学历,每日忙碌不堪,可以说是每天都在工作中奋战,还拿不到几个钱,还是女生眼中婚恋市场的残次品。地方上的领导,很多真实学历极低,也就是中专、函授性质的大专,仕途上位更多是依靠背景、站队、交易,关系网,所谓的情商其实就是这些潜规则,成功上位就有权有钱有良家,很多领导们十多年前是半公开、现在是隐秘地每日奋战在小三们的床上。我因为人生经历比一般的技术人员要丰富得多,从帝都到地方,可以说是见过太多这样的事情,见怪不怪了。

  拉黑了X的微信和电话,兼职也不想挣这种钱啊。局长们也要注意身体,频率不宜过多,活塞运动要适可而止啊。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