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专访都说了什么?

最近有个事情引发西方舆论轰动。

就是美国脱口秀主持人塔克·卡尔森对普京进行专访。

这个长达2小时的专访视频在X平台上播放,就引发轩然大波。

仅仅在X平台上,该专访视频就有1.8亿的浏览量,可以说马斯克的X平台是力推该专访视频。

普京这个专访视频,让民主党构建的舆论霸权破防,让深陷信息茧房的西方民众听到了不一样的声音。

同时,共和党这样不遗余力推动这个专访视频,也可以看做是共和党对民主党发动的又一次攻击,也标志着美国内部斗争越发激烈,也是为美国今年选战服务。

我也去看了下这个专访视频,内容非常长,文字版有2.8万字。

我这篇文章来先来跟大家梳理一下普京这个专访视频的内容,到底都讲了什么,会让西方舆论如此破防。

500

视频开头有一大段是普京在介绍乌克兰从何而来?

以这个视频的播放量,可以说相当于普京跟西方民众上了一堂历史课。

考虑到不少美国民众对自己国家短暂历史都了解不多,对世界历史的了解更是匮乏。

所以普京才会花整整1/6篇幅来讲历史。

普京是从俄罗斯建国开始讲,说862年被认为是俄罗斯建国之年。

然后882年,俄罗斯形成两个中心:基辅和诺夫哥罗德。

接着普京介绍一大段俄罗斯领土的变迁历史,大概是说以莫斯科为中心,统一的俄罗斯国家形成之后,包括基辅在内的俄罗斯南部地区开始被欧洲正在崛起的中心吸引,一开始是立陶宛大公国,然后有波兰-立陶宛王国。

以及波兰人一直对这个地区人口进行波兰化,波兰在该地区引入这样一个观念:他们并不完全是俄罗斯人,因为他们住在边境地区,所以他们是乌克兰人。最初,"乌克兰人"这个词意味着一个人生活在边疆,"靠近边境",或者从事边境工作,并不意味着任何特定的族群。

这是普京说的原话内容。

然后普京讲到了比较关键的1654年,俄国和波兰爆发持续13年的战争。

俄波战争的结果是,包括基辅在内的整个第聂伯河东岸都归属俄国,而整个第聂伯河西岸则仍属于波兰。

这成了普京拿来论证他观点的重要依据。

普京说,“即使我们追溯到1654年,当这些领土回归俄罗斯帝国时,那里也只有三四个州属于现在的乌克兰,也没有任何黑海沿岸地区。”

普京称,是苏联时期,列宁给苏维埃乌克兰分配了土地,即使这些领土以前从未被称为乌克兰,包括在叶卡捷琳娜二世时期获得的整个黑海沿岸,而事实上,这部分领土与乌克兰从未有过任何历史联系。俄罗斯在俄土战争中得到这些领土时,它们曾被称为“新俄罗斯”。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列宁就是这样创建乌克兰的。

普京还表示,二战后乌克兰不仅得到了波兰战前领土的一部分,还获得了部分匈牙利领土和部分罗马尼亚领土。乌克兰是按照斯大林的意志建立起来的人造国家。

普京说到这的时候,主持人卡尔森还试图给普京挖个坑。

卡尔森问“您对欧尔班说过,他可以从乌克兰那里拿回部分土地吗?”

普京则回答称, “我从没说过。从来没有,一次也没有。我和他甚至没有就此进行过任何交谈。但我确切知道,生活在那里的匈牙利人当然希望回到自己的历史故乡。”

欧尔班就是匈牙利总理,在俄乌冲突爆发后,欧尔班一直扮演着欧盟里刺头的角色,一直反对援助乌克兰。

包括最近匈牙利总统刚宣布辞职,原因是2023年,匈牙利总统赦免了一名男子,他的罪行是掩盖上司性侵未成年人。此事经报道后引发公众不满。

不过欧尔班才是匈牙利的政治明星,已经5次当选匈牙利总理。

欧尔班一直极力反对援助乌克兰,自然成了欧美的眼中钉,这次卡尔森在专访普京的时候,突然插进关于欧尔班的提问,显然是不怀好意。

他试图把欧尔班反对援助乌克兰,说成是跟俄罗斯暗中勾结,来瓜分乌克兰。

对此,普京自然是直接否认。

然后普京还讲述了他一段回忆称,上世纪80年代,他去了乌克兰西部一个叫别列戈沃的城市,那里所有城市和村镇的名字均用俄语和匈牙利语,而不是乌克兰语。

在普京讲述这些历史的时候,卡尔森多次想打断,转移到他的一些问题上。

但普京坚持说要让他把这些历史讲完。

对于乌克兰的成立,普京称,苏联解体后,乌克兰得到的一切都是俄罗斯的馈赠。

普京表示,当时乌克兰90%以上的人说俄语,那里三分之一的人有亲属、朋友关系;共同的文化;共同的历史;最后,共同的宗教;在一个国家里共同生活了几百年;在很大程度上紧密相连的经济—,所有这些都是我们必然建立良好关系的基础。

所以普京认为,当时俄罗斯领导层会推动苏联解体,是基于俄乌关系会保持良好的判断。并认为这将被“西方文明”理解为合作与结盟的提议。这就是俄罗斯曾对美国和整个所谓“集体西方”的期望。

这段是指上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对西方国家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当时俄罗斯几乎全面拥抱西方,但换来的是冷酷的收割,以及把俄罗斯拒之门外的态度。

就连主持人卡尔森在这段对话里都附和普京称,“美国国内许多人也认为,苏联解体后,俄美关系会恢复正常。但事实恰恰相反。”

当然,卡尔森也是得挖坑,他还反问称,“然而,您从未解释过为什么您认为会发生这种情况”。

这是比较典型的受害者有罪论。

他这话意思就是,西方不接纳俄罗斯,是俄罗斯自己的问题,而不是西方国家的问题。

卡尔森在这时候还歪楼到我们身上。

卡尔森称,“也许西方害怕一个强大的俄罗斯,但西方并不害怕一个强大的中国。”

普京则反驳称,与强大的俄罗斯相比,西方更害怕强大的中国,因为俄罗斯只有1.5亿人口,而中国有15亿人,而且中国的经济正在飞速发展。

不过,普京也意识到自己被歪楼,所以他说,“我们现在不谈谁怕谁,我们谈论这样一个事实:1991 年之后,当俄罗斯期望加入“文明国家”的兄弟大家庭时,却什么也没发生。”

普京认为美国欺骗了俄罗斯,美国承诺北约不会东扩,但北约却东扩了整整5次。

普京称,“我们忍受了一切,我们劝说人们,我们说:别这样,我们现在是自己人了,就像他们说的那样,是资产阶级,我们有市场经济,我们没有共产党政权,让我们谈判吧。”

普京还提到叶利钦访美时在美国国会发表讲话说“上帝保佑美国”。

这确实是俄罗斯一开始不切实际的幻想,总觉得自己变成资本主义后,就会被西方接纳。

但显然,美国敌视俄罗斯,并不仅仅只是体制问题。

直到北约轰炸南联盟,俄罗斯才开始有些清醒,为塞尔维亚人疾呼,于是俄罗斯和西方国家的关系一下子又变差了。

然后2000年普京当选总统后,一开始普京也对美国抱有很大幻想。

普京在这次专访视频里也提到,他2000年当选总统后,认为南斯拉夫问题已经过去了,应该尝试恢复与美国的关系,打开俄罗斯试图通过的这扇门,也就是成为西方国家的一份子。

普京称,他曾经向克林顿问一个问题:“听着,比尔,如果俄罗斯提出加入北约的问题,你觉得怎么样?”

而克林顿在和团队讨论后回复普京“不,现在不可能。”

卡尔森这时候则质疑普京的诚意,还问,“如果他说可以,您会加入北约吗?”

普京则回答,如果他说一句“好”,那么和解进程就可能会开始。

卡尔森这时候还要给美国脸上贴金说,“觉得您对此感到痛苦,我理解。但您认为为什么西方会如此排斥你们?敌意从何而来?”

普京则只是说,“这不是痛苦,这只是陈述事实。我们不是新郎新娘,痛苦和怨恨不是这种情况下会出现的东西。我们只是意识到我们在那里不受欢迎,仅此而已。为什么我们会得到如此消极的回应,你们应该去问问自己的领导人。”

普京这段话,让我感觉有点像是在讽刺“夫妻论”。

普京随后还指责美国支持北高加索地区的分裂主义,然后提到美国在靠近俄罗斯的地方建立导弹防御系统。

对此,普京还建议他们搞三方合作,俄罗斯、美国和欧洲来共同建立这个导弹防御系统,因为美国说这个导弹防御系统不是针对俄罗斯,那俄罗斯就选择加入,结果自然是被美国拒绝了。

然后普京就大篇幅讲到了北约东扩的问题。

归纳起来就是一个观点,美国一直在欺骗俄罗斯,哪怕苏联解体了,俄罗斯全身心去迎合西方,也仍然无法被西方国家接纳,北约依然在把俄罗斯当假想敌,不断推进北约东扩,要在俄罗斯边上建立导弹防御系统。

美国这种种行为,在俄罗斯看来,最终只能得出一个结论,就是苏联解体并不能满足美国,美国还想进一步肢解俄罗斯。

随后普京又花了一大段篇幅讲了2014年的乌克兰颜色革命,普京将其称为乌克兰政变,并认为这是挑起俄乌冲突的根源。

随后卡尔森提到了“去纳粹化是什么”,普京花了很大一段篇幅来讲新纳粹主义和非纳粹化的问题。

比如,二战爆发后,一些乌克兰的极端民族主义者与希特勒合作,而希特勒把消灭波兰人、犹太人的最肮脏的工作交给了这些合作者,这些与希特勒合作的乌克兰人,首领是班德拉、舒赫维奇。

普京称,“这些人现在却成了乌克兰的民族英雄,乌克兰为他们树碑立传,他们的名字出现在国旗上,手持火把的人群高喊他们的名字,就像在纳粹德国一样。就是这些人毁灭了波兰人、犹太人和俄罗斯人。我们必须停止这种做法和理论。”

然后普京还举了一个例子,就是去年泽连斯基访问加拿大时,加拿大议会为一名曾在纳粹德国党卫军“加利西亚”师服役的乌克兰人“起立致敬”,仅因为这个人在二战时跟俄罗斯人作战。

而稍有历史常识也知道,二战时跟俄罗斯人作战的,正是纳粹。

所以,普京说“此人曾在党卫军部队服役,亲手杀死了俄国人、波兰人和犹太人。由乌克兰民族主义者组成的党卫军就从事着这种肮脏的勾当。乌克兰总统和整个加拿大议会都站起来为这个人鼓掌。这怎么能想象呢?”

普京称,“今天乌克兰的现任总统在加拿大国会为他起立鼓掌!如果我们看到今天发生的一切,我们能说我们已经彻底根除了这种意识形态吗?这就是我们所理解的"去纳粹化"。我们必须清除那些在生活中留下这种理论和实践并试图维护它的人——这就是去纳粹化。”

普京还介绍,“在伊斯坦布尔谈判期间,我们同意——我们有书面文件——乌克兰不会培养新纳粹主义,并将在立法层面予以禁止。”

对于和谈,普京说,双方和谈曾经达到一个很高的阶段,就复杂进程的立场达成了一致,所以俄罗斯就从基辅撤军,但俄罗斯一撤军,乌克兰就抛弃所有协议,并接受了西方国家的指示,要与俄罗斯战斗到底。

说到这里,卡尔森又夹带一个私货。

卡尔森说“拜登在资助您发动的战争”。

这个显然就是为了美国当前选战服务。

卡尔森是特朗普的忠实粉丝,他在内政、外交政策的立场上也与特朗普颇为相近。

而共和党今年选战一个主打牌,就是攻击拜登在俄乌冲突中,援助乌克兰的行为,是乱花美国纳税人的钱。

所以卡尔森都说“拜登在资助普京发动的战争”。

随后,双方还讨论了谁炸了北溪管道的事情。

普京是直接说“你们炸毁的”。

对于卡尔森说“既然您和您的情报部门有证据,为什么不提供这些证据,赢得这场宣传战?”

普京则回答“在宣传战中,击败美国非常困难,因为美国控制着所有的世界媒体以及许多欧洲媒体。欧洲主要媒体的最终受益者是美国基金会。您对此不知道吗?”

这段对话也是挺有意思的,也是由普京这样比较有份量的人,直接公开说美国控制着世界传媒、舆论。

卡尔森还问,北溪管道被炸对德国经济造成打击,为什么德国人在这个问题上什么也不说?

普京说他也很惊讶,普京称“今天的德国领导层不是出于国家利益,而是出于集体西方的利益,否则就很难解释他们作为或不作为的逻辑。”

我昨天才刚在资讯短评里说,在朔尔茨领导下,德国比美国更热衷于废掉德国。

比如,朔尔茨对待俄乌冲突,是比美国更热衷于援助乌克兰,最近朔尔茨访美,还专门跑去敦促拜登批准乌克兰军事援助。

比如,对待巴以冲突,也是比拜登政府更加不遗余力的声援以色列。

关于世界裂成两半的问题。

普京则回应称,“大脑也分为两个半球:一个半球负责某一领域的活动,另一个更富创造力等。但它仍然是一个大脑。世界应是一个整体,安全应由所有人共享,而不是专属于“黄金十亿”。只有这样,世界才会是稳定的、可持续和可预测的。在此之前,只要大脑分裂成两部分,这就是一种疾病,一种严重的病态。世界正在经历这一重病。”

随后普京还指责美国把美元作为外交政策斗争工具,是最严重的战略性失误之一。

普京认为,美元霸权是美国强盛的基础,但美国将美元作为武器,就会对美国的实力造成打击。

普京还提到一个数据,“过去以人民币结算的比例约为3%。现在,我们用卢布结算的比例为34%,用人民币结算的比例也差不多,34%多一点。”

所以普京说,“你看,其他国家,包括产油国,也开始表态并开始行动,他们用人民币支付石油贸易。你们明白吗?正在发生这样的事情,美国有人意识到这一点吗?你们在做什么?你们在自断财路......问问所有的专家,问问美国任何一个有智慧、有思想的人:美元对美国来说是什么?你们自己正在扼杀美元。”

这个谈话里,普京是时不时就给我们拉拉嘲讽,提高美国对我们的仇恨值。

对此,我们也是需要警惕一下。

然后这个卡尔森也不忘挑拨俄罗斯和中国的关系,声称“今天的金砖国家有可能被中国这个更温和的XX国家所统治?”

这里的XX是一个不太好听的词。

我这里也顺带说明,不要因为这个卡尔森这次跟西方主流舆论唱反调,就对他有好感。

这个卡尔森是特朗普的支持者,2020年自然跟风特朗普,来对我们进行种族主义攻击,包括通过新冠病毒对我们污名化。

所以,敌人的敌人,不一定就是我们的朋友,我们需要搞清楚这一点。

我们不喜欢民主党,但共和党也同样不是什么好货,对我们态度更糟糕。

对于卡尔森的挑拨,普京也有提到说,“中国的外交政策理念是非侵略性的,中国的外交政策思想一直在寻求——寻求折衷主义,我们看到了这一点。”

这个俄罗斯那边翻译是说“折衷主义”,准确说是“中庸之道”。

普京称“俄罗斯和中国的贸易是平衡的,在高科技领域、能源和科学研究方面是互补的。这是非常平衡的。”

“1992年,七国集团在世界经济中所占的份额是47%,而到了2022年,我想这一份额下降到了30%多一点。1992年,金砖国家的份额仅占16%,而现在已经超过了七国集团的水平。这与乌克兰发生的任何事件都无关。正如我刚才所说,世界和世界经济发展的趋势是不可避免的。它将继续发展下去:就像太阳升起一样,你无法阻止它,你必须适应它。”

普京这段话,就是在阐述,俄罗斯现在为什么要拥抱东方,因为这个东升西落的趋势无法阻止,只能适应。

普京称,美国选择不适应,利用武力、制裁、施压、轰炸、动用武装部队。这与傲慢有关。“即使有人想要霸权地位。这种粗鲁的行为,包括对俄罗斯、对其他国家的粗鲁行为,会导致相反的结果。”

“尽管受到各种制裁和限制,俄罗斯去年仍成为欧洲第一大经济体。在您看来,这正常吗?制裁、限制、无法使用美元结算、被SWIFT排除在外、对我国运载石油的船只实施制裁、对飞机实施制裁——制裁无处不在。全世界对俄罗斯实施的制裁最多。在此期间,我们成为欧洲第一大经济体。美国正在使用的工具不起作用。”

除了对美国嘲讽之外,普京最后也强调,“俄罗斯从未拒绝与乌克兰谈判”,“但没有人愿意与我们进行谈判的话题”。

普京最后认为,“无论如何两国人民之间的关系都会得到恢复,虽然这需要很长时间,但是会恢复的”。

他举了一个例子。“战场上发生的冲突:乌克兰士兵被包围——这是现实中的具体例子,军事行动——我们的士兵向他们喊道:“没有机会了,投降吧!出来吧,你还能活下去,放弃吧!” 突然他们用俄语喊道:“俄罗斯人不会放弃!” - 然后所有人都牺牲了。他们仍然感觉是俄罗斯人。”

普京最后一段话说,“从这个意义上说,正在发生的事情在某种程度上属于内战。西方人都认为,战斗将俄罗斯人民的一部分与另一部分永远分开了。不。重聚将会发生。”

“乌克兰当局为何要拿走俄罗斯东正教教堂?因为它联合的不是领土,而是灵魂,任何人都无法分割。”

这大概就是普京这次专访的主要内容。

因为专访内容比较长,限于篇幅,对于这次专访的影响,已经背后反应美国内部斗争的方向,特别是共和党这种已经十分明显的拉拢俄罗斯,来集中精力对付我们的态度,我会在明天文章里再做进一步分析。

本文来源“大白话时事”公众号。

作者:星话大白。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