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和伊拉克之所以没办法撤军,就是当地驻军能够有效的进行石油走私

【本文由“龙战于野其血玄黄”推荐,来自《美军约旦基地3死34伤,阿拉伯人上层与下层胆气反差极大,中东有可能发生巨变》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 一一得三
  • 作者敏锐,要言不繁。

    可以据此文推论后续发展。

    美军中东驻军若保护不了以色列,加之特朗普上台退出北约,则以色列只能考虑全民上演出以色列记,趁拜登还在台上抓紧时间走墨西哥移民德克萨斯州。

    若共和党一上台,美墨边境墙关闭,关闭外来移民入美大门,以色列可咋办啊?

我来瞎扯一些小老百姓对中东局势的简单理解。

简单结论:美国在2003年之后的反恐战争中已经迅速丢光了之前长久的在中东积累的数十年的战略资产,美国已经没有能力维持中东的战略平衡。

       美国在冷战结束之后的中东战略抓手是以色列,埃及,伊拉克,沙特等白袍子王爷国。第一次海湾战争,虽然丢掉了伊拉克这个抓手,但是凭借漂亮的跨代际战争和有限的战争目标,成功确立了世界军事霸主的地位,加强了三心二意的白袍子王爷国的向心力,还把包括叙利亚、也门、突尼斯这类阿拉伯复兴主义的政权全部震慑了。这段时间一直到2003年入侵伊拉克为止,美国在中东的能力几乎是无限的。

       第二次海湾战争是美国霸权在中东的顶点,之后就日薄西山了。原因在于其战略目标本身就非常可笑,在一个宗教氛围浓厚的地区,先是直接无政府养蛊,后面直接强推民主,这不是直接把伊拉克送给自己的地区战略目标伊朗么?也难怪国内一批研究国关的年轻人说,如果伊朗能够派间谍窃取美国高层政权的话,也没有办法比小布什这届政府干得更好了。

       民主党那边更差劲,希拉里拜登这些民主党政客为了自己的选举KPI,强行发动阿拉伯之春把叙利亚、也门这些国家送到了伊朗阵营,并且让白袍子王爷们起了二心(毕竟他们比起世俗强人政治更加不民主)。

       现在美国在中东的战略盟友只剩下以色列、埃及(强行换路之后,忠诚度可疑)、白袍子王爷国(三心二意的盟友,一门心思引入东大作为制衡,毕竟东大现在不输出意识形态,不会要命)。

       抵抗之弧的各个成员,彼此差别非常大。伊朗更像是一个周天子,只负责提高组织度,和提高军事专业度(这种03年之后确立的灵活的斗争策略确实要归功于圣城旅的指挥官苏莱曼尼,之前伊朗也输出伊斯兰革命意识形态,但是远比21世纪来得粗糙)。其总原则无非是因地制宜,实事求是,只求有效应对美国势力,不强求统一组织形态(反例可以参考以前的第三国际)。陈经的主贴中只是笼统说是阿拉伯底层战士。实际上伊拉克内部同时存在多个什叶派派系,叙利亚的世俗程度更高,真主党更是多宗教多派系的大杂烩,胡赛武装则是以宰德派为主的宗教为轴的组织形式(这点上胡赛是整个抵抗之弧体系中最像伊朗本土的派系,受伊朗影响最强,所以这次毫不意外冲的最前)。不管怎么样,抵抗之弧的成员在长期的斗争中,已经切合自身国情能力,发展出来适合于自身的不对称战争能力。而同时期的美国本身,在中东已经急剧字面意义的军阀化。在我看来,叙利亚和伊拉克之所以没办法撤军,就是很简单的当地驻军能够有效的进行石油走私。这收益直接进将军的帐,连国防部的帐都不用走,有了损失也是国家付钱。天底下,除了印钞,没有比这个更赚钱的买卖了。十几年下来,几百上千亿美金的收益分账,谁敢硬要撤军,估计就真得敞篷车伺候了。这种条件下,帝国内部谁真愿意要打仗就是谁傻。一开打,驻军分布一变化,谁分钱就立刻变了,到时候怎么分账?

      反过来说伊朗为主的抵抗之弧自身内部也有内在的自爆点,只不过现阶段很难表现出来。

      以上信息均来自于网络和个人脑补,如果雷同,概不负责,【手动狗头】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