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轨终极发展目标还是解决市区公共交通问题

  在延宕有时之后,澳门轻轨由离岛线连接澳门半岛妈阁站的线路,昨日早上六时半以开出首班由妈阁站开往凼仔码头方向列车,宣告开通。不少乘客为了「抢饮头啖汤」,从前晚起就冒着低温「担凳仔,㧎头位」,排了通宵队等候乘坐首班车,但由于「人同此人,心同此心」,要「尝鲜」的市民太多,而每次列车只能搭载二百多名乘客,因而竟然有自称「轻轨粉丝」的市民,在前晚十时就到场排对等候购票,也只能购到第二班车的车票。由此可见,在市民们的心目中,轻轨妈阁站的开通及轻轨凼仔线延伸至妈阁站,比轻轨凼仔线延的开通更为重要,因而更受他们的重视和欢迎。这对于特区政府的「第一责任人」及相关负责人来说,是值得思考的问题。在未来澳凼东线建成开通后,还是适宜回到澳门轨道交通规划的初衷,着手研究澳门半岛的两条轻轨线路的兴建规划的问题。

  实际上,回顾澳门轨道公共交通的规划,最初就是为了解决澳门半岛的市民出行通勤,及游客的「自助式」旅游交通的问题的。二零零一年澳门刚回归后不久,时任行政长官的何厚铧发表的《二零零二年财政年度施政报告》中,就提出为解决城市交通问题,政府将会引入全新集体运输系统。随后,于二零零二年,澳门特区政府委托香港地铁有限公司(现香港铁路有限公司)为澳门的轨道运输系统进行研究。二零零三年二月十九日,澳门立法会第一常设委员会会议介绍了《澳门高架捷运系统――初期可行性研究》报告。该报告建议的系统采用高架轻轨方案,首期系统总造价约为二十七至三十亿澳门元,采用公私合营投资方式。但报告发表后,坊间意见不一,方案的成本效益备受质疑,未以居民为主要服务对象亦备受批评。其后同年四月十五日,时任运输工务司司长欧文龙以邻近地区以至全球经济出现不明朗因素为理由,决定暂缓轻轨的建设计划。

  二零零五年二月,香港地铁公司完成第二份名为《澳门轨道捷运系统可行性研究》的顾问研究报告,并订定了初步选线方案。系统舍弃高架捷运方案,采用地底及高架结合方案,以免影响澳门历史城区的世界文化遗产景观。报告其后因造价太高及路线分布等问题而搁置。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三日,澳门特区政府根据香港地铁公司的顾问研究报告以及公众谘询的意见,发表《轨道捷运系统深化研究》方案。同时澳门特区政府就《轨道捷运系统深化研究》全面谘询公众意见,被指存在站点设置过密以及未能照顾旧城区等问题。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三日,澳门政府公布《轨道捷运系统优化方案》,内容与《轨道捷运系统深化研究》相似。方案指出工程由香港的地铁有限公司以及国际机构合组的公司共同兴建,冀望于二零一一年落成首阶段工程及启用。七月十七日,时任运输工务司司长刘仕尧承诺于首期工程动工后,随即进行第二期方案的规划,并并于明年提出可行性方案谘询公众。十月十二日,刘仕尧正式宣布兴建轻轨首期路线。预计于二零零七年底邀请国际顾问公司草拟标书,二零零八年公开招标,并原定于二零零八年下半年正式动工。为此,二零零七年十一月,成立运输基础设施办公室。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七日,运输基础设施办公室公布《轨道系统第一期2009兴建方案》。车站及路线有调整,车站总数调整为21个,并将妈阁站改为地底等。

  但后来遇到一些变故。尤其是澳门半岛第一期轻轨线路遇到「狙击」。其中的新口岸路段(皇朝区),原本计划是走内街(伦敦街/波尔图街),但因沿线居民担心隐私、火灾、噪音等问题而不满,进行「台式抗争」。特区政府「斩脚趾避沙虫」,决定由走内街(伦敦街)微调至走外围(孙逸仙大马路),并获中央政府批准,在孙逸仙大马路外围填海以修筑路基。但又遇到「阻挡观音像景观」的质疑。另外的澳门半岛北段走线三大方案「马场东高架走线」、「劳动节高架走线」和「沿海高架走线」,其中的「劳动节高架走线」也遭到该区居民的反对,并发起游行反对兴建计划。再加上此时路凼金光大道的豪华赌场酒店如雨后春笋般矗立,因而搁置了市区的线路,集中兴建凼仔线路。当然,也是由于各种原因,严重超支超时。不过,也是「错有错着」,却透过增建的横琴线,与横琴口岸相连结,直通广珠城轨,还有愿景规划的广珠澳高铁,使得澳门特区的轨道交通与整个粤港澳大湾区连接起来。

  轨道交通,即城市轨道交通,是指具有运量大、速度快、安全、准点、保护环境、节约能源和用地等特点的交通方式,包括地铁、轻轨、磁浮、市域铁路、电车、新交通系统等。世界各国普遍认识到:解决城市的交通问题的根本出路在于优先发展以轨道交通为骨干的城市公共交通系统。在中国国家标准《城市公共交通常用名词术语》中,将城市轨道交通定义为「通常以电能为动力,采取轮轨运转方式的快速大运量公共交通的总称。」截至二零二三年六月三十日,中国内地累计有五十七个城市投运城轨交通线路一万零五百六十六点五五公里,营线路三百零八条。客流量方面,二零二二年全年累计完成客运量一百九十三点零二亿人次,城轨运输客运量占公共运输客运总量的分担比率为百分之四十五点八二,较上年提升二点四五个百分点。未发生营运安全责任事故。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四日,在《交通强国建设纲要》记者会上,国家铁路局表示,到二零五零年,我国将最终形成运输保障能力强大、战略支撑有力、运输服务高效、资源环境友好的功能完善、服务一流、绿色环保的现代化铁路网。在基础建设布局方面,推动干线铁路、城际铁路、市域(郊)铁路、城市轨道交通融合发展,建构高品质发展的铁路网和综合交通枢纽建设。

  其实,比起新口岸皇朝区的伦敦街/波尔图街线路设计,及「劳动节高架走线」设计,内地的一些城市尤其是山城重庆市的轻轨线路,更接近民居,甚至「穿楼入室」,或就在楼顶走过。在居民们习惯了之后,反而觉得这是山城的独特风光,成为「美丽风景线」。尤其是其中的李子坝车站,列车直接开进大楼内(澳洲悉尼的轻轨也有此情况),已经成为游客必到的景点。因此,在重启澳门市区第一期轻轨线路时,不妨引介重庆等地的经验,并邀请最激烈反对的「意见领袖」前往重庆等地进行实地观摩。

  当年在「伦敦街线路抗争」中,带头者是原籍台湾地区的逗留者,将「台式抗争」手段引进澳门特区。现在,「人面不知何处去」,而且社会氛围也发生重大变化,再加上特区政府「当家人」发挥「贤能爱国者治澳」的精神,相信是能够破除这个「难关」,实行「火车一响,黄金万两」的美好愿景的。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