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灿荣:基辛格去世前对中美关系很着急,但已经无能为力

我个人有幸跟基辛格老先生接触过二三十次。过去有一段时间,他每次来中国除了见中国领导人,都会在中国人民外交协会搞个对话,这种对话我参加过七八次。

美国外交关系全国委员会是基辛格老先生办起来的,每年开会他都会去现场,有一段时间我也每年都去。我记得老先生88岁那年,中国驻纽约总领馆给他搞了一个“米寿”,老先生非常高兴,欣然赴会,待了两个多小时。他对中国文化赞不绝口,说你们还有“米寿”,这个习惯太好了。当时我也在场,趁此机会和老先生合了影,这张照片现在仍在我的家里保存着。

500

2015年,基辛格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听取提问。(图源:路透)

上述这些活动,都是小范围、近距离和基辛格接触。基辛格其他一些大范围的活动我也参加过一些,印象比较深的是他出席波音公司举办的进入中国市场30年的庆祝活动。

基辛格当时讲了一个笑话。他说见到江主席时,两人谈了台湾问题。他引用毛主席的话说,台湾问题我们不急,可以等100年。他问江主席,你们还能等100年吗?结果江主席脱口而出,当然不行,只能等76年。他说江主席反应挺敏锐的,很幽默。基辛格和中国领导人的这段趣闻,令我印象深刻。

另外,我有幸审校过他的一本著作——《大外交》。这本书是台湾人翻译的,后来在大陆出版,我当时是审校,还写了一个序言。我把这本书的中文版送给老先生了,他还挺高兴。另外他写《论中国》时,他有个助手跟我很好,跑到中国和我咨询一点事。

500

基辛格童年时的照片

基辛格属于美国外交史上一位传奇人物。他在高中时代从德国移民美国纽约。初到美国时,父母把他送到了华盛顿高级中学学习。进入这所中学后,他当时的人生理想就做一名会计,但后来的战争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1943年,基辛格加入美国国籍,并在陆军服役。当时,只有二十岁出头的基辛格在做德国一个小城的市长,并展现了卓越的行政管理能力。

二战结束后,基辛格有幸进入哈佛大学学习。在哈佛他学得很好,随后留校任教。

基辛格学术上成名是在1957年。这一年,他写了《核武器与对外政策》一书,他在书中提到:核武器可以防止大国之间战争。这是一个很创新的观点,于是他得到了美国很多上层人士的重视。

1969年,基辛格接受了尼克松总统的邀请,出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1973年至1977年,他担任美国国务卿。

500

1973年12月12日,基辛格第一次以国务卿的身份出现在新闻发布会上。

基辛格的人生最高光时刻就是代表尼克松秘密访华,推动中美关系和解。因为他对中美恢复关系有帮助,所以就被认为是中国人民老朋友。另外,他在尼克松支持之下促进了美苏缓和。在美国撤出越南时,他起了关键作用,所以他当时跟越南外长同时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在中东问题上,他坚决地站在以色列一边。此外,他还在拉美和非洲地区策划了不少政变。所以阿拉伯人和拉美左翼人士很恨他,说他是个刽子手。

总体来讲,基辛格学术影响很大,政策影响更大,经济上特能赚钱,是一位传奇人物。基辛格是冷战时期的战略家,冷战后起来的这一帮美国政客已经不太认同他了,所以这几年他是有点边缘化的,对美国的外交政策影响很小。他对中美关系很珍惜,所以对中美关系变差挺着急的,但是他好像已经无能为力了。基辛格老先生的去世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结束。

我们感谢老先生对中美关系和解起到的作用,希望老先生一路走好。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