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缺大的信心吗?

说说信心的事。中国人缺大的信心吗?我认为不缺。绝大多数人都坚定相信有共产党的领导,这个国家首先是安全的,没有任何外部力量能够再次侵略我们,八国联军的时代,小日本侵华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中国社会还坚定相信,社会主义中国长期的发展壮大不可阻挡,像美国拿芯片对我们卡脖子这种事都将克服。大家对台湾终将回归也很有信心,对我们的内部治理会让社会逐渐变得更公平,腐败越来越少也是看好的。

大家确实也有一些缺信心的地方,但那些信心的不足大多是我们可以有作为的领域。只要我们实事求是确认问题,认真加以调整,做出改进努力,都是可以产生效果的。

比如,在大的社会面上,很多人对中短期内经济摆脱增长疲弱缺少信心,而且这个信心的不足具有较强的扩散性。然而实际上,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并没有发生大的塌陷,一些以科技进步带动的新兴产业反而扩张很快,比如在新能源汽车领域,中国企业一举站上了这个产业的世界高峰。中国是有能力实现疫后经济再加速的,国家近来不断出台各项刺激经济的政策,相信它们都会逐渐产生作用。

重要的是,各地要把一门心思拼经济的氛围真正烘托起来,现在还是有不少不利凝聚信心的“横炮”不时打出来,把经济界吓一跳,或者让企业界进一步产生困惑,这完全是各地、各领域有必要也有手段改变的局面。我们要真正营造出企业界放心大胆投资开拓,老百姓在红火的气氛中对未来预期更好的新环境,从而让全社会边干边自然变得对经济前景更有信心。

还有一个全社会性的信心缺失,那就是大家对官僚主义、形式主义的治理不看好。一些人甚至认为这就是我们不可克服的“体制病”。对于这个问题,体制不能对它“认了”,相反,需要让全社会看到改变这个问题的真正决心,关键是要改变对各级官员和机构负责人的评价标准,加强实事求是,所有工作以效果为导向,把真实结果作为首要评价标准,那样的话,问题就能够在很大程度上化解。

现在,很多机构变成了注重过程和态度,所以什么都写报告,开会,表决心,没完没了搞检查,走过场,占用了大家过多精力。处在这种环境中的人,很容易失去信心,他们的沮丧会向社会上传递。决不可让这种局面固化,真正下决心改,抓住关键线索发力,就一定能产生效果。

再有就是,美国将中国列为头号战略竞争对手,采取遏制中国的路线,恶化了中国的外部环境,这削弱了很多人的信心。他们觉得中国很“孤立”,对外开放难以持续。而实际情况并非他们想的那么片面,也没那么严重,美国真正与中国“脱钩”的就是芯片等高科技领域,它过去就在高科技领域封锁我们,只是现在变得更变本加厉,更决绝了。

中美冲突的实际影响面远没有大家感受的那么大,“中西脱钩”是叠加了疫情影响的错觉。美国一些极端精英当然想对中国来最狠的,但势比人强,他们做不到。现在中美之间的航班在快速恢复,中国与西方的经济合作总体正常,今后我们要让公众更全面了解这些实情,让中国社会了解中美政治关系虽然紧张,但中国与西方经济社会交往的基本面不仅有可能保持正常,而且有很大继续发展的现实空间,要让中国同美西方关系的整体氛围从容些,更加达观。

其他的信心不足我认为大多都是以上三个方面派生出来的,比如股市现阶段信心不足的问题很突出,主要是上述几个领域问题交叉组合导致的。部分公职人员“怕出事”的表现都有些极端了,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不过是官僚主义、形式主义的具体表现。老百姓不敢花大钱,担心以后工作难找,加薪困难,甚至可能降薪,也都是对未来经济预期减弱的结果。

信心是黄金啊!中国人经历了之前40年的快速崛起和全面进步,我们知道这个国家有多么大的爆发力,又有着什么样的持久力。我们还知道,党和政府是要带领人民解决问题奔更好日子的,广大人民群众则非常勤劳,自强不息,这一超级信心给了我们国家和社会解决具体信心不足所需要的空间和时间。

请注意,整个世界现在都挺乱挺难的,欧洲和中东都被战争、仇恨、互不妥协折腾着,牵制着。经济疲软是全世界的问题,很多方向的国际贸易大幅下降,一些国家被通货膨胀折磨。中国在这个动荡时代牢牢把握着和平,我们的经济整体有序,所有信心不足都是短期的、局部的,我们需要做的是,高度重视这些信心缺失,社会各层面多管齐下,基层尤其要注重为个体境遇的改善创造条件,多创造就业,多让大家有涨薪机会,增加福利,这应同时被视为“信心治理”的起点和终端检验。要坚决防止短期局部的信心缺失不断发酵、扩散。重新赢回全面信心的高企,这是我们有能力并且应该做到的。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