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只有大国崛起才能保障小民尊严?为什么我对中国当下面临的经济问题并不焦虑?

中国梦是什么?

哭丧吹唢呐的失败主义者认为,中国梦就是每个小民尊严得到无条件的满足。故此,他们拒绝宏大叙事,甚至将小民尊严与大国崛起对立起来,造出“月薪3000关我何事”的嘲讽梗。

但凡是对立必有妖,实事求是地说,在分工细化的现代社会,只有大国崛起才能保障小民尊严

500

其中一个底层逻辑就是:

现代社会的经济波动分布是不可能做到绝对均衡的

因为基本的产业逻辑涉及到从原材料到生产再到销售。而原材料环节会出现依赖于原材料出口的经济聚落;生产环节会催生出生产加工为主体经济聚落;销售环节会催生出以平台、营销为主体的经济聚落。

如果这三种聚落在经济波动上处于绝对的均衡,这意为三者之间不存在任何利润差,那么这样一个产业流程(至少是在资本主义货币经济的逻辑下),固然是走不通的,就如同一个电路里没有高低电势差,复杂多链条的经济活动缘起于利润差的客观存在,也就是中间商得赚差价。

如果社会经济波动分布做到了绝对的均衡,那么要么这个社会完全进入共产主义阶段,要么就还停留在生产力匮乏的原始社会阶段。

上述两种情况,很显然都是脱离了当前人类文明发展的客观现实的。

故而,基于此种状态,一个国家的区域经济波动分布,也一样会呈现出不均衡的状态。

比如,沿海凭借外贸与高端产业的优势,其经济创收肯定会比内陆那些依靠低端产业和资源、能源出口的省份要好。此种差异一方面是因地制宜的结果,另一方也是相互匹配的需要。

这样差异化的结构分布,是内循环的必须。没有此种差异,就无法形成经济运行的势能。这就如同我国的水系是从西向东,申子辰三合拱水。我国的经济脉络,也是由资源丰富但经济活力较弱的区域往资源匮乏,但经济活力较高的区域转移。

不过,经济逻辑的自洽却同样也会带来一个客观的民生问题,就是经济发达地区保障民生的经济基础就会明显地高于经济欠发达区域。

其结果就是在我们当前面临的地方债务问题上,经济情况不同的省份,其处理能力会有较大的差异,对于保交楼之类政策落实的能力也会有差异。

现实的社会治理大抵是一个不同逻辑的多层次叠加,当经济逻辑无法在社会这个复杂系统中自洽时,就需要用政治的逻辑来补足。此种补足,这就是中央政府的转移支付。

转移支付可以通过税收的形式来完成,也可以通过国债的形式来完成,但无论以哪种形式去完成,支撑转移支付的底层逻辑,是一个中央政府可支配的综合国力

为什么要在综合国力前面加这么一个定语?因为如果强国力无法被中央支配,那就会形成地方割据,就无法以此完成转移支付。

而综合国力在此间的作用又分为虚实两个部分:

1)实侧是,综合国力强,客观上能够获取的税收上限就高,税收上限高。

2)虚侧是,综合国力强,那么依托此国力所产生的信用就会高,其主权货币就有转化为债务的底子,说白了,大家觉得你牛逼,看好你未来的发展,愿意把未来交在你手上。

虚实两部分又反过来支撑起了转移支付本身。

在非均衡经济分布作为资本主义模式下国家形态的刚需这个大前提下,转移支付对于区域民生的调节是至关重要的。而又基于转移支付依赖于强大的中央政府以及其背后强大的国力,故而转移支付本身无法脱离国家的综合实力而成为一种虚空的人文关怀。

要理解大国崛起与小民尊严的关系,首先要理解我上面提到的经济区域差异在所谓现代社会的客观性和必要性,这是由分工决定的,无法以主观意愿去撼动。

故而如果要更好地保障小民尊严,就应该尽力去维持转移支付的力度,而要维持转移支付的力度,就必须构建一个强大的综合国力,以及一个强大的中央政府。

上述两段话大家一定要深入理解,要理解其逻辑关联,一旦理解了,就可以完全解构那些将小民尊严与大国崛起对立起来的自媒体的荒诞之处。

美国之所以曾经为发达国家,其关键就在于凭借其强大的全球影响力,能够构建一套强有力的转移支付体系,来平衡国内的民生差异。美元的汇率强势,对于技术标准、审美标准的话语权垄断,都成了其向全世界割韭菜,然后再反哺美国国内民生的手段。

红脖子们虽然闹事,但客观来讲,美国的物价在疫情之前是真的对得起他们。只不过因为美国这种过度依赖于对外收割维持对内转移支付的玩法,在其综合国力走衰,对于全球的控制力减弱,与崛起的中国迎头相撞时,自然就出了问题。

我们说回中国,当前中国社会确实面临了一系列经济上的问题,最典型的就是城投债、房地产的爆雷。

这些问题看似林林总总,但归根结底都是一个问题,就是地方政府债台高筑,没钱了。

这个问题严重吗?是有其严重的一面。但真严重吗?我看未必。

1. 地方债务问题本身就嵌套在地方的经济状况之中。故而那些经济较好的地域,能够较快地完成保交楼的任务,经济较差的地方,就只能一直拖着。既然嵌套在地方经济状况中,那么此种问题就是能够被转移支付所解决的,那么当下判断问题能否解决的关键点,就到了“中央政府是否能够具备持续转移支付”的能力上。

2. 那么我们接下来就要看,中央政府到底有没有这种转移支付能力?我认为是有的,理由如下:

第一点,我们全国的经济并非一滩死水,经济好的地方依然好,经济在快速增长的地方依然在增长。这本质上是因为国内的产业结构调整变动所决定,就比如大量的沿海低端制造业转移到内陆,客观上就带动了内陆的经济。

全国上下确实存在那么几个地区的经济活力差一点,但就像一个内部团结的大家庭里,如果有那么几个人生活比较拮据,而大多数人生活还可以,那么在族长的协调下,大家相互接济一下,这日子也能过去。

第二点:我国的国际地位正在飞速提升,这种提升客观上改变了我们对外的经贸格局。以前我们就是给美西方发达国家做衬衫做廉价产品的,现在我们也能卖高附加值产品了。以前我们就只能在美国的圈子里做生意,现在我们能自立门户,自建贸易圈子,少了美元中间商赚差价。。。。

3. 目前我们国家应对地方债务的策略,实际上是以国债来补地方债,这也是今年增发一万亿的目的

客观上来说,这二十年的经济狂飙,我们虽然遭遇了严重的地方债务问题,但却也保住了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政府,形成了弱地方与强中央的基本格局。此种格局,对于今天解决地方债务问题,提供了坚实的政治力量基础。

同时,中央当前的国债化地方债的操作,也是稳扎稳打的,没有那种一蹴而就的冲动。在中国崛起的大形势面前,只要国力上升能够得到保障,那么此种以时间换空间的化解债务危机的打法就一定能够稳步取得成功。

4. 当前的经济不振,是全球经济格局发生转型剧变的副产物,我们长期高度融入美国主导的全球贸易体系,在一个不断走下坡路的体系里狂飙猛进,冲过头了,被一两颗掉下来的石头砸到脑壳,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在一个即将坍塌的大厦面前,我们最关键的是要走出这栋大厦,开辟自己的路。只有逐渐独立于美国那套老体系,构建我们国内国外的新体系,那么才具备走出经济低迷,再创新高的可能。

值得欣慰的是,我们确实稳健地走在了这条路上。

想通上面的问题,就能明白那些逮着小民尊严不放,成天哭丧吹唢呐的自媒体有多么荒诞。他们除了做出一副关心弱势群体的模样,在互联网质疑政府,打嘴炮,还能有什么真正的本事?

特别是有些自媒体,一边极力维护美国的老体系,一边在国内大搞民粹,将小民尊严与大国崛起对立起来。

这样的自媒体不仅在逻辑上脱离了实现维护小民尊严的基本路径,更是在情感与立场上站到了期盼中国崛起的广大中国人民的对立面。

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为了中国梦的破灭而高声疾呼,但其所言所行却根本违背了实现中国梦而必须戏雕独立的基本路径。

所以我可以在此断言,那些凡事将大国崛起与小民尊严对立起来的,刻意回避事物宏观走向发展而钻进狭间里搞辩经装圣人的,皆不可以视之为社会良心,皆当视其为当下社会最大的毒瘤。

人类朴素的正义感固然应当得到尊重,固然也有其合理的地方。但是正义感如果脱离了对客观现实高屋建瓴的观察,脱离了唯物辩证地思考,那么此种正义必会被心怀叵测的人利用,成为阻碍社会前进的负能量。

虽然从情感上来讲,我们抛开宏大叙事去关心小民尊严,会有一种回归人文关怀本质的错觉。但从现实来说,如果无法用大国崛起来保障持续的转移支付,所谓的小民尊严也却是很难被维护的。

对于当下的中国,我们要看到困难,但更应该保持信心。我们要批判揭露黑暗,但更应该铸造向往光明。为此,我们只有不断提高自身的认知水平,让自己更加优秀,才能够把这个中国梦做到实处。如果整天沉溺在跟人狭间辩经与哭丧吹唢呐的状态,带着一种深刻的失败主义情绪去看待发生在我们国家的每一件事情。那么只能说,中国梦与这样的你无缘。

归根结底,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心中无光,眼里何来光?而此心光明,又何惧黑暗遮蔽双眼。

我们的媒体要关心小民尊严,就要先搞清楚大国崛起与小民尊严的关系,搞清楚我们遭遇经济问题的内外部客观背景原因,也搞清楚我们现在对其处理的进程,更重要的是,别动不动就对小民尊严问题进行升华,与什么中国梦破灭挂钩---这种自以为是的情绪升华,恰恰是一群失败主义者的狂欢。

一个在自媒体工作上四处碰壁的失败主义者,挑动起一群在社会内卷中四处碰壁的失败主义者,这些人聚在一起,表面是哀叹民生艰难,实际上是在哀叹自己的落魄境遇。

然而哀叹了又如何?那些成天翻墙去看国家负面新闻的,并且以此为自己认知优越感的人,他们最后又都混成什么鸟样了?

君子自强不息,务实以善民生;小人叽叽喳喳,务虚以弄民粹

民生与民粹,一念之差罢了,人若不能自救其心,又怎能奢望拯救其梦?

所以,是跟媒体战士一起哭丧,成为只会抱怨却一无所成的废柴;还是跟合川老农民一起戏雕,成为心态积极,敢闯敢拼敢,越挫越勇的老司机,请诸君自行斟酌。

我看好中国的经济,我相信我的祖国明天会更好,我绝对不会沉溺在那些充斥着失败主义的哭丧与唢呐声中,失败主义者们,你们可以喷我了!

戏雕!

500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