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为什么到了我们这里,学什么语就亲什么国?

我曾经的室友后来在大媒体工作,今天给我讲了件事情。他的同事问他某个地方是什么,他查了查,说是定居点。人家问什么是定居点,他说基本上相当于侵略者在别人家里盖的住宅区。同事感到诧异:“好奇怪啊,怎么你学希伯来语的,却批评以色列呢?”

同事的诧异并非没有道理,因为国内小语种界确实有一个倾向,就是似乎学了什么语言,就要对对象国有好感。学了德语,你最起码在世界杯期间需要支持德国队;学了日语,你最起码打扮要日系风格。学了西方小语种的女生还不乏想办法在对方国家找男朋友,或想办法嫁出去换护照的。

最后这种情况也不能一概而论,如果自己是研究对方的专家,找一位对方国家的人做配偶,很可能有好处,也可以互相成就。

我说过,有位学弟研究亚美尼亚,在对方国家吭哧吭哧地拿亚语写论文;女朋友是亚美尼亚人,而对方也是在我国读书,中文极佳的高材生。这种那就是天作之合。互相都有事业,都是独立的人。

我们的师长里是有这种情况的——但不多。

但不得不说,有一些小语种学生找外籍配偶未必是这样的,可能真的只是想加入外籍,祖坟冒股烟。

无论如何,不说跨国婚姻,只说最基本的那种情况,即学什么语亲哪个国,确实是一个几十年的老大难问题了

我其实想不通,因为我在美国见过的汉学家可不是这样啊。很少有人因为学了汉语和中国文化,就很喜欢中国,一般都戴着某种有色眼镜,恨不得中国和奥斯曼帝国一样分崩离析。

某佛有一位佛学专家,女性,犹太人,前夫是流亡藏人,对中国不说恨之入骨,也是非常反感了。有中国学生问她如何学藏语,她表示打算把他们介绍到印度或尼泊尔去学,然后骂了一通我国……

还有某大学著名汉学家,汉名mwh,一直瞧不上中国文明的独立性。有一部关于新疆的纪录片,里面提到新疆发现的干尸可能是白种人,一瞬间老头双目放光,特别激动地说:“她长得和你我一样,我们都是一样的人!”言外之意,新疆归他们管才好是吧……

所以到底为什么到了我们这里,学什么语就亲什么国?

一方面可能是因为很多小语种学科建设仍然薄弱,重语言、翻译,轻历史、现状。学了半天,就是语言好,能看点文学作品就很厉害了。历史讲得粗略,容易拿外国人的材料照本宣科。这样学了小语种基本上就是看看人家的电影电视剧,喜欢上一个男女明星,然后以综艺节目心态看国际时事和历史。

另一方面是我们现在整体上是重业务不重思想,不敢培养又红又专(其实就是思想水平和业务水平并重)的学生。学生思想状况如何全靠自己摸索。

我们对很多事情的看法有一些太去政治化了,但人家西方社会不这样,人家高度讲政治,教育和政治正确分不开。我们可以说过度政治化影响他们的眼界,但过度去政治化不就成了花钱给别人培养人了吗?

我和我室友感觉很庆幸就是因为我们的老师很有独立思考能力。老师们一直坚持客观介绍对象国历史,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客观认识别人是和一带一路各国推进合作的基础。要不然光亲对象国,人家骂伊朗我们也骂,那我们还如何发展一带一路呢?一带一路终究不能只看经济,只看经济就做不好经济了。

500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