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以观察|桥水基金达里奥:巴以冲突,潜在全球大战的导火索

500

CGGT走出去智库观察

随着巴以新一轮冲突爆发,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公司创始人达里奥(Ray Dalio)在LinkedIn发文警告称,巴以冲突升级可能卷入更多国家,形成全球性战争。

走出去智库(CGGT)观察到,近年来美国战略重心转移,不断将巴以问题边缘化。在此情况下,拜登政府进一步推动以色列与沙特关系正常化,动摇了巴勒斯坦方面对和平解决巴以问题的信心。随着明年美国总统选举的临近,拜登政府如今面临左右为难的局面,最新民调显示拜登对以色列一边倒的立场或将影响其支持率。

巴以冲突带来了哪些影响?将如何发展?今天,走出去智库(CGGT)刊发达里奥《Another Step Toward International War》一文的编译内容,供关注巴以冲突的读者参阅。

要点

1、五大力量持续相互作用,推动全球主要变革

2、巴以冲突是走向更为暴力而广泛国际战争的又一典型

3、更实际的远大目标是:中美共同在乌克兰调停和平

正文

巴以冲突,就像俄乌战争一样,引起每个人反感和恐惧。因为这些冲突表示了人们将以多么残忍的方式对待其他人类——尤其是无辜平民。没有人可以确保哪天不会被卷入到战争中。不幸中的万幸是,像中美这样的超级大国虽然处于战争边缘,但没有参与战争。

我们处在关键的转折点,很快我们将看到以巴冲突是否会蔓延,以及它会蔓延多远,以及以后,大国是维护和平还是介入战争。希望所有人看到可怕的前线照片能保持理性,因为目前看到的平民伤亡的图可能导致各国之间和各国内部(例如,针对许多国家的犹太人和穆斯林的暴力)的新冲突。

我认为,巴以冲突可能连锁反应导致其他地区的冲突。

我会描述从历史视角看待局部战争的思路。在最后,我会给出我自己的见解:领导者如何领导和平繁荣的世界。

战争是如何发生?

基于历史对冲突的理解以及对当前的评估,可知:

1) 两场战争(以色列-哈马斯和俄罗斯-乌克兰)展现了四方从有限的战前冲突过渡至无约束、最终呈热战的路径(在一方击败另一方前,此类战争往往不会终止),

2) 这种残酷战争的蔓延可能性大于其消退。若其扩展至其他国家,特别是主要大国,全球热战的威胁将更严重。希望这总结能使人们对战争更加谨慎。

我认为世界秩序正在经历前所未有但历史上常见的变革。在《应对变化的世界秩序的原则》中,我认为,五大力量持续相互作用,推动全球主要变革,包括:

1) 债务/货币/经济力量,特别是在高债务和高债务增长率的情况下,

2) 国内,财富和价值观的巨大差异引发的政治冲突,导致右翼与左翼极端分子间日渐激化的对立,

3) 国际,由于财富权力变化引发的地缘政治冲突,

4) 大自然的作用,尤其是干旱、洪水和大流行病(主要由气候变化引起),

5) 人类的创新力,尤其是新技术的发明(目前以人工智能为首的变革技术)。

通过研究历史及五十多年的预测经验,我认为巴以冲突是走向更为暴力而广泛国际战争的又一典型。或者说,这是更大战争动态的一环。

有经验的人应对两点表示担忧:

1) 冲突由局限升级为直至一方明显失败的残酷全面战争,

2) 冲突扩展涉及更多国家。

为深入理解大周期中战前阶段的展开,建议研究其他战前时期,例如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前两年在欧洲和亚洲的情况。当前情势与历史极为相似。

现 况

通过巴以冲突和俄乌战争,我们见证了从战前对话阶段到热战冲突阶段的典型、不可逆的转变,并将持续至一方完全战胜另一方。以色列-哈马斯战争不太可能只局限于以色列和加沙地带。同时,涉及以色列、哈马斯、乌克兰和俄罗斯的战争很可能对正进行的大国冲突产生影响,例如,哈马斯可能得到了更强大国家的支持。

换句话说,我们应该认识到,这两场热战不仅仅是它们涉及各方的战争——是塑造新的世界秩序的大国冲突的一部分——将对这四方在这两场看似无法调和的战争中的盟友和敌人产生巨大影响。将给这些国家的盟友带来很大的代价。例如,美国现在在欧洲和中东打着代理战争,同时为在东亚的战争做准备。随着战争蔓延,代价将更高。

幸运的是,向超级大国战争(美国和中国)进展的趋势尚未越过从可遏制(现在的情况)到不可逆转的界线。

如果这些大国相互开战,并且持续至一方完全战胜另一方,我们将看到从可遏制的战前冲突转变为残酷的第三次世界大战。

为了强调这一点,我想明确指出,我相信我们正处于大周期中的那一段短暂时间,冲突正在升温,领导大国仍然有选择越过那条线进入残酷战争或从边缘撤回的能力

因为我们对战争知之甚少的一点是,它们从来没有按照预期进行——实际上,比预期要残酷得多,以至于即使是那些最大胆地支持战争的人也后悔进行了战争。我希望大国的领导者们在准备充分以成功地进行和赢得热战的同时,能明智地从边缘撤回。我认为,要使这一切进展顺利,不仅需要参与者的克制,还需要倾向于将非战斗方吸引进来的联盟受到考验。这是因为,在这些残酷的战争中与联盟国家结盟和帮助它们总是代价高昂的,增加了被完全卷入战争的风险。这就是地方战争如何蔓延成为世界战争的原因。

这五大推动世界的力量相互影响。当大国面临债务问题和巨大内部冲突,在世界舞台上显得更为脆弱时,许多国家会推动实现其目标,这增加了全球的权力平衡。在这情况下,以理解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了解各方如何整合成新的盟国和轴心国是有实际作用的。

我们都希望战争能被遏制或逆转,但历史表明,一旦进入热战阶段,情况往往恰恰相反——即,理性和妥协的可能性减少,人们必须选择站在哪一边,并为之战斗或避免战斗。

我们可以做什么?

当我观察美国的内部冲突问题时(由于少数极端分子击败了跨党派人士,导致Kevin McCarthy失去了他的职位),我的理想愿景是:一位强大的跨党派领导者会出现,成为总统,组建一个跨党派内阁,并创建一个来自双方的智慧团队的跨党派委员会,对系统重组,在建立在稳固的财务和投资上,产生更广泛的生产力和繁荣。

但我意识到这不会发生,所以我分享了我更容易实现的希望,即两党的温和派公开表示他们愿意以跨党派的方式工作,并创建一个足够强大的跨党派投票集团,以决定结果的关键票数。

我相信这条路径,因为如果没有强大的跨党派走向,导致广泛的生产力和收入增长的明智改革,可能会爆发某种形式的严重内战。正如我在此前文章中解释的,为了降低发生严重内战的风险,我认为让不同的人能够追求他们不同的生活方式,去与他们的首选方式一致的州,有助于缓解紧张关系(尽管这也会有一些缺点和意想不到的后果,但目前不展开讨论)。

对于国际形势,我的理想愿景是,世界领导者们认识到发动热战是最糟糕的事情,共同制定一条路径和流程,以减少热战发生的可能。更实际的远大目标是:中美共同在乌克兰调停和平。随着条件的成熟,这是可能实现的。这将是无比好事,除了实现和平,它还将降低俄乌战争的潜在风险,并将显示为和平而共同努力。

来源:帕丁顿咨询

原文链接

https://www.linkedin.com/pulse/another-step-toward-international-war-ray-dalio/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走出去智库立场。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