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乡的孩子,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输了,输在了“户籍地”

【本文来自《雷望红:别让县域教育塌陷,要让底层家庭学生有机会通过教育改变命运》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其实,县乡的孩子,从起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输在了“户籍地”。且不说县乡的孩子所在地,历来教育资源就远比城市匮乏和落后,也不说县乡孩子自幼儿园起,一直到高中毕业人均教育经费就更是远低于城里孩子。就但论我国的最高学府“清北”的录取分数线,一个县乡孩子的录取分数,大概就要接近两个北京孩子得录取总分数了吧?

我们的社会,一切社会公共资源,都是按照身份等级来分配的。从最基本的社会义务教育、到社会基础福利,都是社会身份地位越高的,分配的标准就越高。县乡的孩子想要逆袭,确实是太难了,几乎已经完全被我们的社会所千方百计的“杜绝”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