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銮雄,我不怪许家印

500

500

作 者丨华商韬略

华商韬略出品ID:hstl8888

10月10日,以前总是躲着记者走的刘銮雄,主动召开了今年以来的第二场记者会。

作为许家印老朋友和好朋友的他,不可避免地被问及了投资恒大损失超百亿的心路历程,他说自己:

并没有对许家印生气。

500

1983年的某天,31岁的刘銮雄一口气买了5辆法拉利。提完车的瞬间,他却突然觉得这样没意思,想坐公交回家。

但你要因此认为,他不过是又一个朴实奢华且枯燥的有钱人,那就大错特错了。狮子山下,堆金积玉,一掷千金,长年站在奢华与八卦顶峰的最猛狙击手,才是他更真实的写照。

从那时到今天,他一边“挣大钱”,给财经界制造热闻;一边“花大钱”,刷新世人对有钱人的想象,而且钱场、情场,从来都不曾消停。

他有3架私人飞机,其中的波音787价值10亿人民币;千万一套就算豪宅的年代,他就买过市值超过15亿港币的豪宅;

他拍下I LOVE U、5、2222、I LOVE U 2等天价车牌,只是为了红颜一笑,关之琳,李嘉欣都是他的旧爱;

他自言“不懂艺术,随兴趣买”,却买成了《ART News》评选的“世界顶级收藏家”……

南北相望的尖沙咀和铜锣湾,庞大的物业组合让他躺着也能财源滚滚;毗邻上环的港交所,留有他四度“狙击”财阀的印记;白加道的豪宅,堆放着价值连城的藏品……香港传媒最乐意传播的,还是他的现任与前任。

今年1月3日的记者会,他的主题就是现任与前任。

500

▲刘銮雄现身记者会现场

当时,传媒拍到他与前女友吕丽君“逛商场”,然后疯狂传闻他要破镜重圆。或许是妻子甘比(已接管其商业旗舰华人置业的陈凯韵)给的压力不小,已经发了澄清声明的他,不得不亲自现身“灭火”:

吕是一个令自己讨厌的爱钱的坏人,自己早就与吕没有任何联系,和吕相会是为了签一份文件,没有其他事情。最重要的,大家不要相信吕会与自己再有瓜葛,尤其是不要相信自己会给吕一大笔之类的说法。

“我与吕丽君仅是一对子女的父母亲,除此之外,并无任何关系。”

500

▲媒体拍到的他与前女友吕丽君“逛商场”

顺便他还提了提,自己在2年前曾给50年前的前女友汇了一大笔钱过去,“因为这个前女友值得照顾,所以汇过去的钱绝对是天文数字。”

整个记者会下来,他最最核心的目的就是,前尘往事成云烟,都过去了,大家就放过我,让我安安静静过点小日子吧。

但树欲静而风不止,11月初,包括内地网络传媒在内,又开始疯传他已改变此前将大部分财富留给现任妻子甘比,改而将全部财产留给儿子,甘比已被踢出局的传闻,逼得他不得不再次出面:

”还一个公道给妻子(陈凯韵)”,“再不出声就有人越来越离谱”,并且暗示,那个“有人”就是此前搅局的吕丽君。

刘銮雄的身体,也早就要求他安安静静过点小日子了。

2016年上半年,媒体爆出他花3亿换肾,当年10月12日,现身挚友郑裕彤灵堂的他,佝偻着背影,要在两人搀扶下才可缓步前行。

也是从那时起,他开始告别以前的自己与女友们。

当年11月15日,他公开发布声明,自己已于两年前,同前女友吕丽君断绝关系,紧接着香港媒体就爆出,他已于18日同众所周知的另一位女友甘比申请注册结婚。

在此后不久的《福布斯》富豪榜上,情场进入新时代的刘銮雄还站上财富的新高度,以155亿美元的身家,首度成为香港第四大富豪。

此后,作为许家印最紧密好港友的他,一边将内地大把项目卖给恒大,一边用大把钱买恒大的股票。

表面看,大病一场肾一换,那个香港第一浮世大亨似乎又回来了,但实际上,他的宝刀已老,商事,情事,很多事,都已一年不如一年,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500

31岁买5辆法拉利的那一年,刘銮雄公司生产的吊扇正雄霸北美市场,像印钞机一样不断扩大着他的财富。

但他却回忆自己的当时,“像个暴发户无所适从”,大把花钱却生活过得没滋味,找不到方向和动力。

往前几年,他还是个充满干劲的创业青年。

出生于商人家庭的刘銮雄,父亲经营吊扇生意,但家境只是比较殷实。加拿大留学归来后,他向父亲提议把生意做到北美,遭到坚决反对。

空调已是美国家庭的常备品,倒回去卖风扇,有点“不着调”,但刘銮雄很坚持,好说歹说,父亲还是不同意,他决定自己一搏。

1978年,他拿出全部资产1.7万港币,和朋友合资创立爱美高(Evergo),生产吊扇,专攻北美市场,最大的愿望是存够100万、买套150平米的房子。

第一次出发去美国时,他和女友、后来的妻子宝咏琴说:混不好,就不回香港了。

500

随后的事,不得不用运气来形容,两伊战争导致的石油危机席卷全球,北美掀起节约能源的风潮。经济衰退,让怀旧风大起,爱美高生产的古典吊扇因此饱受追捧。

短短2年,爱美高便发展至万名雇员的规模并在香港上市,募资1.5亿港币。

之后,刘銮雄开始成为名车行、珠宝店、夜总会的常客,四、五十岁的老板见到这位年轻金主,都要笑逐颜开、弯腰勾背地叫一声“大刘”。

但这种日子没过多久,大刘又开始了焦虑。1984年,刘銮雄与公司另一创始人产生矛盾,性子刚硬的他直接宣布离开,将股份转让给基金公司套现离场。

接下来,怎么继续玩点刺激的呢?

刘銮雄的答案是一出君子复仇记。

股东割裂,让爱美高股价大跌,从4元跳水至0.7元。而刘銮雄并没有走远,半年后,暗中拼命低吸公司股票的他,联手基金公司杀了一记回马枪,以大股比再度掌握公司控制权,将另一创始人挤出局。

一进一出,大刘不仅扫除异己,彻底地掌控爱美高,还赚得2亿港币。

最重要的,此役令他尝到资本游戏的甜头。相比卖吊扇,股市虽然风险大,但是收益来得快,也刺激。

随即,他调转船头,转身成了令老牌港企闻风丧胆的“股市狙击手”。

所谓“股市狙击”,是符合法令但令上市公司控股方憎恨的一种行为。通常的手法是:当上市公司的大股东控制权不稳,而公司的资产值又很高时,先以低价在市场上吸纳相当股份,然后提出全面收购,迫使对方以高价买回自己手上的股份,或是干脆吞下将整间公司,进而从中赚取利润。

1985年到1987年间,刘銮雄先后出击了四家公司,目标分别是能达科技、华人置业、中华煤气,以及香港大酒店,四战四胜。

其中的中华煤气是大佬李兆基旗下产业,李兆基是新鸿基与恒基兆业两大香港地产霸主的创办人,后来还曾是亚洲首富。初出茅庐的刘銮雄“太岁头上动土”,购入800多万股份后卖给基金,获利3400多万港元。

华人置业则是刘銮雄的代表作,资本市场一战之后,他将这家93年历史的华人老牌企业纳为己有,直到今天。

但真正将“狙击刘”名头推向顶峰的,还是香港大酒店一役。

大酒店集团是香港历史最悠久的酒店企业,旗下拥有半岛酒店、九龙酒店、浅水湾酒店、山顶缆车等多个品牌,历来为老牌英资、财阀嘉道理家族和梁仲豪家族所掌控。

1987年初,刘銮雄联手另一香港富豪林百欣从梁仲豪家族手中买下大酒店34.9%股权。但却被另一大股东米高·嘉道理家族排斥,无法争取到董事席位。

为了出口恶气,刘銮雄寸步不让,和米高·嘉道理从股东会议一直“打到”香港收购及合并委员会,闹得满城风雨。最后,嘉道理家族出资收购了股权,刘銮雄获益1.36亿港币后退出。

这场“中英会战”,也被写入香港历史。

但当一众股民紧盯着他在股市的下一个目标时,他却放下狙击枪,先在铜锣湾、湾仔买下三栋标志性写字楼,然后再买下铜锣湾地带、湾仔电脑城、尚翘峰,以及香港最高购物中心The One,从股市大亨摇身一变成了地产大佬。

500

刘銮雄的一个江湖标签是,要面子,讲义气。

他说,对别人好点,不会吃亏。

和他传出绯闻的女友,大多获得了豪宅、名车、名贵珠宝;做生意,他也是“有钱齐齐搵,有难齐齐当”(有钱一起挣,有难一起担)。

2008年四五月的香港,几位富豪经常聚在一起锄大D。

牌局的主角,有新世界的郑裕彤、英皇的杨受成、恒大的许家印、中渝置地的张松桥,还有就是刘銮雄,牌局中的朋友与利益,到今天还在产生影响。

众所周知的故事是,2008年6月,郑裕彤联手科威特投资局、德意志银行和美林银行,斥资5.06亿美元入股恒大,帮许家印渡过了上一次大难关。

而刘銮雄后来投资恒大的钱,比郑裕彤还多。许家印当上首富时,跟庄的他一把就赚了超过150亿。恒大上市后,因牌局而生的合作也同样紧密:

2015年6月,恒大斥资55亿元收购了中渝置地旗下项目项目92%股权,当年一起打牌的张松桥几乎因此从内地房地产市场清盘上岸。

2015年7月、10月,恒大先后以65亿港元、70亿港元收购华人置业在成都与重庆的多个项目;并于11月,再以125亿收购了华人置业在香港的“美国万通大厦”(后改名为香港恒大中心),刘銮雄因此套现超过200亿。

也是2015年的12月,恒大分别以135亿元、204亿港元收购了郑裕彤旗下新世界在海口、武汉、惠州、成都、贵阳的多个项目,以及同属郑裕彤家族的周大福在北京、上海、青岛的3个项目,刷新中国房地产最高收购纪录。

粗粗计算下来,仅2015年,恒大就豪掷超过600亿,接盘了当年锄大D的好友们在内地的一系列地产项目。

而这其中,刘銮雄对许家印可谓是格外的哥们义气。华人置业出售项目的相当一部分钱,最终都被他投入到加持中国恒大的股份。

据公告,2017至2018年,华人置业以135.69亿港元总成本,平均15.8港元每股,累计买入了恒大约6%共计8.6亿股股票,成为恒大仅次于许家印的第二大股东。

同期,已是刘銮雄妻子的甘比,也个人持有恒大了0.76%的股份。这钱,当然也是刘銮雄出的。

不过,这些投资却未能像此前恒大上市一样,带给刘銮雄好运。

2020年7月,这笔投资还让华人置业浮盈超过百亿,但到2022年3月,华人置业便公告显示,集团已因减持7亿多股恒大股票产生亏损高达109亿港元。

但若算总账,刘銮雄应该还是赚了,比如卖给恒大的项目,“光是土地就已经(涨了)4、5倍了。”即便是恒大的投资,相比许家印另一些输到倾家荡产朋友,刘銮雄也都算是“值得”。

如果2021年不及时卖掉7亿多股而全部持有至今,其130多亿换来的恒大股票,现在已只有不到3亿的账面价值了,而且几乎卖不出去。

500

而按刘銮雄的说法,他本来可以亏得更少的,他早就从理智上认为应该尽快出售恒大,但却从感情上觉得那种情况下跑路会加剧恒大的负面影响,所以直到确信覆水难收,才在最后时刻卖掉绝大部分,但卖掉后也依然保有相当股份。

所以,被问到相关问题时,刘銮雄是从容淡定,自己并没有对许家印生气,而且,讨论损失多少,也要看是否计算曾经赚多少。

至于仍然持有恒大的股票是否减持,他的说法则是:

“还是需要等等看,毕竟现在的环境每天都在变化。”

500

极具传奇性的商场和情场成绩,将刘銮雄的人设变成了复杂的谜题——虽然曝光率大,但是外界知道得越多,谜底就越不清晰。

比如,据华商韬略了解,在慈善领域,刘銮雄其实也做了不少事。卖风扇的时候,他便创立了“刘銮雄慈善基金”,到2010年代,他仅针对内地的捐款,就已超过20亿港币。

他的前女友吕丽君,也一度都是以慈善家的身份行走于世。

不过,传媒和世人提到刘銮雄,想到的往往都是,而且只是他的富有与风花雪月,而晚年的他,也似乎都在为这些买单。

2014年3月退休后,刘銮雄与前妻宝咏琴所生长子刘鸣炜接班,成为华人置业董事局主席及署理行政总裁,但公司内部高层却几乎都是甘比的熟人。

此后,主动消极抵抗的刘鸣炜节节败退,先是丢掉实权,然后又将刘銮雄分给他的大多数公司股份也卖给了甘比,彻底从公司撤退,让华人置业进入甘比时代。

500

2021年甘比接替姐姐成为华人置业行政总裁,但此时公司却已江河日下,不但核心资产渐渐被掏到刘氏私人名下,而且还在恒大上栽了大跟头。

频繁的人事更迭,以及混乱的家务事之下,刘銮雄依然以132亿美元的财富位列《2023福布斯中国香港富豪》第8位,但曾经年净利润近百亿的华人置业,如今的市值都已只有30来亿港元,不得不让人佩服高位套现的刘鸣炜:

也是个高手!

不过,钱和公司的事情对刘銮雄来说,或许都已不重要了。

很早前,他就说自己早已洗尽铅华,现在最大的乐趣是陪伴家人。

母亲去世前,他每个礼拜都会带她去其最喜欢的餐厅吃饭,还会叫齐弟弟妹妹一大家子。母亲去世后,他则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陪伴和廿比的年幼子女。

他显然是想放下前尘往事与恩怨是非,但前尘往事与恩怨是非,却似乎没有一个愿意放过他。今年的两次记者会,以及会下的 明争暗斗就是冰山一角。

这位曾经财富和情感双自由,而且是太自由的浮世大亨,现在恐怕是一年都比一年更深刻地体会了:什么是自由的代价。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