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于戏雕的,才有资格被称为民主的国家

今天遇到一个现实中的奇葩杠精,非要跟我扯西方社会民主,中国社会不民主。出于给对方留面子考虑,当面的话我说得足够委婉。但事后也想在这里谈一谈,公知口中的民主该如何去解构。

首先,什么叫民主,我们先把这个概念简单直白地,以一种接地气的方式解析一下:

民主,就是人民可以当家做主,就是不受剥削。

那么从这个点出发,民主最大的障碍是什么?

难道不就是外来者的殖民剥削吗?

当一个国家不能相对独立自主地做蛋糕,分蛋糕,甚至关乎其安危的重大战略决策还要被外来者所绑架时,那么这种国家就不配称之为民主国家。

以这个标准来看?所谓西方发达国家圈子,根本就不是其宣传的民主国家圈子,而是奴隶主遛狗圈子。

以美国为最大的奴隶主,下面各种不同等级的狗围绕其全球霸权建构,形成以美国为中心的罗马帝国模式。

当美西方整体强势,能对发展中国家形成碾压级别的收割时,这个体系内部的蛋糕就可以分得体面,就会出现所谓我们都是民主国家的假象。

而当美西方整体开始走下坡路,对于发展中国家的剥削开始力不从心的时候,那么这个体系内部的蛋糕就会分得很难看,奴隶主甚至得切一块狗肉,宰一根狗腿来充饥。

比如,日本是民主国家吗?一个对美国马首是瞻,自己半导体企业稍微有点起色就被主子一棒子摁下去,一纸广场协议就让其经济献祭,至今都被主子驻军,未来甚至要为之霸权陪葬的角,其人民可以当家做主?可以发动个地鸣,直接从到白宫去闪希宗几个巴掌?

又比如,韩国是民主国家吗?一个为了讨得主子在经济上扶持,可以跟主子的狗下跪的角;一个无法选择跟北边同胞握手言和,只能成为主子在朝鲜半岛的炮灰的角,其人民可以当家做主?

又比如,欧洲,德国,这看上去是个发达国家,民主国家了吧。那为何遇到俄乌战争,即便北溪管道被主子炸了,让国内工业流失,通货膨胀,也不敢出于自身利益考虑去跟俄罗斯和解。一边是绿党要求德国人每天只吃10克肉,一边是右翼选择党身上的小胡子之魂蠢蠢欲动。德国人民到底当家做主了,还是自二战之后,自马歇尔计划之后,就系统性地被美利坚给驯化了?这个其实是一目了然的,所谓的民主国家也不过是遮丑布罢了。

我在德国的愤青卡尔教授深谙此道,所以他骂美国人啊,说这些人就是殖民者,德国政府就是美国的傀儡。卡尔算是最后一批还有着德意志民族独立意识的老学者了,在高度认同他的观念的同时,我也清晰地看到德国年轻一代被美利坚,被昂撒犹太这一系给洗成了啥样。

更甚至我有听说有些在国内生活的台湾人,只让其子女读台商学校,读台湾教材,只因为他们认为大陆的学校不民主。。。

讲真的,莱猪进口你拦不住,福岛核食你抢着吃,请问天天被美西方以及其狗剥削的台湾人民,民主吗?

如果一个国家不能够做到对于外来殖民者的有效反抗,不能做到主权独立,那这个国家就不配叫民主国家。

同样,在当下,如果一个国家不敢去反击美西方所建立的,极度剥削他国的霸权体系,那它也没有资格说自己是民主国家。就算你GDP再高,那也不过是你主子施舍给你的数字游戏。

什么发达国家?皇帝的新衣罢了,自欺欺人,愚不可及。

在我看来,当下能够把美帝搞得胆战心惊的中国,那才是全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

我们能够对着美西方的霸权说不,能够在全世界开辟自己的圈子,有这种独立性,才算是有夯实民主的基础。

至于国内的分配问题,肯定也是有的,但于当下到底是不是主要矛盾?还有就是美西方是不是会通过放大我们的国内矛盾来分化我们戏雕的向心力,在你实事求是地思考后,这些都是很容易就能想明白的。

同样,在当下,敢于在战场上反抗美西方霸权的俄罗斯,它就是比这些西方发达国家更有资格说自己是民主国家。

同时,在当下一切敢于反抗美西方霸权,敢于戏雕的国家,它们都比美帝圈子里那些个自欺欺人的货色更有资格被称为民主国家!

很多人狭隘地把民主定义为:“我可以自由地表达我的观点,我可以骂政府,跟着主流唱反调。”

即便是在公知失势的当下,此种声音仍然有市场。

我觉得,这一方面是因为我们的社会在被美西方霸权剥削压迫下,自身能分的蛋糕空间有限,再加上融入西方治理体系所导致的人口、资源超一线城市的集中,最终促成了高度的内卷,而内卷消耗人的生命情感,让人在勾心斗角、相互嫉妒之间,逐渐忘记了人间正道,天下大义,而为了小市民阶级的鸡毛蒜皮的利益而斤斤计较。

任何不得意,不得志的经历,都在强化一种对于社会、对于秩序的逆反。

西方的意识形态攻势巧妙地抓住了这点,一方面他们站在奴隶主的位置上,用高溢价的产品,用汇率差来剥削我们。另一方面,他们利用这种剥削所造成的内卷,来分化与离间中国各阶层与政府的关系。

对于普通老百姓,我就跟你打马恩牌,让你觉得这就是政府跟企业勾结一起盘剥人民;对于国内的精英阶层,我就给你打自由民主牌,让你觉得政府管得太严,不让他们自由表达那肤浅的政治观点。

可以说,在战术上,美西方确实很好地利用了自身的比较优势,也利用了中国传承自小农社会的,那种一亩三分地的目光局限。

我在这里并不是diss我们的小农社会,了解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是高度赞同温铁军对于小农经济的客观评价的。

小农经济保障了中国社会的稳定性,降低了我们解决失业问题的成本,这是西方那种社会制度不具备的优势。

但反过来,小农经济所带来的小农意识,也就是眼光只停留在自己一亩三分地的这种过于务实的斤斤计较,恰恰也能被西方这套“民主自由”的话术所利用。

而我们在思想文化方面的上层建筑,儒释道,恰恰就是用来补齐小农意识的短板的。比如儒家讲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就把个体与国家联系在了一起。道家讲“讲齐物”,本身就是把人的生命情感与更为广阔的宇宙所联系起来,使目光超越个体,融入整体;佛家则是讲“空”,淡化人的欲望,让人空掉内心之妄念。内心空了,才有空间去装天地万物,才能看到一亩三分地之外的那些广阔风景。

可以说,儒释道三者合一,对中国人的教化,补上小农意识自私自利目光狭隘的补丁,为我们创造了一种能够调和个体与整体的“文化力量”。

在这里我也特别强调儒释道的三个精华:

1)儒家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它将个人的修炼与国家的治理联系在了一起,使得读书人具有了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天下情怀。

2)道家的齐物,让你把自己生命情感融入到万物之中,使得我们能够跳出自身看世界,能够换位思考,能够与万物共情。

3)佛家的空,空掉内心自私自利的妄念,当你不在困于自身的情感利益得失,而懂得跟人分享利益,分享情感时,那么人自然就把自己的路给走宽了。

可以说,这三个精华,是对付西方这套以激起国人小农意识之负面性的民主自由话术的终极杀器。这也就为何要强调文化复兴的重要,因为它确实能够在舆论战场上为我们发挥出决定性的作用。

这就是为何我长期关照那位只要现代史不要文明史的马督工,很多事情我是可以容忍的,但对于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不重视与胡乱解构这点来说,那肯定是得重拳收拾的。

当然,对于舆论战,我始终还是那个观点,即:

即便美帝在战术上再怎么犀利,其战略上的错误已经不可挽回了。

为什么?因为美帝这套话术本身就太虚了,完全脱离了现实。这种话术必须用谎言和洗脑来完成。

虽然洗脑在现实中具有系统的可操作性,但美帝很不幸地碰上了互联网革命。同时,美帝又很不幸地没有阻止中国参与到这场盛宴上来。

什么意思呢?我认为互联革命对于人类社会的舆论治理带来了空前的挑战。

传统纸媒时代,媒体很容易被人为控制,很容易制造出符合利益集团的单一声音。

但互联网时代使得信息的传递扁平化,快捷化,多元化,这就使舆论的传播具备了极大的不可控性。

而互联网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则是直接将信息这个宝贵的资源给集约化了。

就拿给人算命来说吧,以前你必须将天干地支五行生克、六十甲子背得滚瓜烂熟,但现在只要打开百度,搜一搜黄历,找一个可以帮你排八字的软件,输入出生年月日即可,剩下的就只需要分析。

普通人能够通过互联网,获得海量的信息,即便存在信息茧房,但从客观上来说,人们获取信息的量确实变大了,那么在更为整体的视野下来看,这些信息就一定会将人类的思维提上一个新台阶。

更可怕的是,美帝又遇上了自媒体,这使得传统的学术买办、大媒体买办的套路玩不动了,算是陷入了被互联网信息武装起来的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

由于互联网革命着实地提升了人们获取信息的能力,这就使得通过“系统性撒谎”的舆论战方式在战略上变得不可持续。

这种反噬在美帝国内表现为:社会高度的分化,意识形态高度的对立,大家各在各的茧房里互相怼,总之就是无法将意见统一起来。

而在我国的表现则为:公知大量被打脸,草根英雄揭竿而起,只要是个人,能码几个字,就能在互联网上戏雕。

所以我会说,美帝的舆论战不得天时,不得地利,更不得人和。战术上再骚,战略上的失败也是板上钉钉了。

可以说,美帝用自己牵头的互联网技术革命埋葬了自己的谎言帝国,可谓是一记穿越三十年的回旋镖,讽刺又滑稽。

500

所以我们打舆论战的同志要对未来有信心,无论现在有多么困难,应该看到对面在战略上的失据。

此外,如果再有人跟你推销美式民主,讲对面可以怎么怎么骂总统,骂国家,你就反问他一句,那请问对面的社会又治理成什么个屌样了呢?飞龙骑脸,吃着霸权红利,吃着剥削红利,却都能被中国干成这样,要是我早找个地方挖个把自己埋了。而能与这种自欺欺人的货色共情,我看也就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了吧!

你大可以告诉他,中国才是最民主的国家,甚至告诉他,敢于戏雕的,才有资格被称为民主国家。

言论自由从来都不是脑残自由,没有水平的话我觉得是没必要说的,有些毫无水平的键政讨论,还不如多看几部岛国动作片来得有意义。

戏雕!

500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