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军事电影港台

“川普,真够厉害的啊...算你狠!”

客观来说,因为“修墙”这件事,引发美国政治圈的一场“血战”,或许一点也不夸张。

500

2016年美国大选中,特朗普竞选中面对底层选民的一个重要承诺就是要在美国西南的美墨边境修建一道隔离墙,以防止墨西哥及整个拉丁美洲国民,非法通过美墨边境闯进美国来抢夺美国底层公民的就业机会。

选战之前,对几乎无人看好的特朗普来说,以煽动对现实不满情绪和承诺维护底层民众利益为手段,借助修墙这个承诺在美国底层选民中建立起影响力,无疑为他的竞选之路铺垫出了胜选的根基。

500

或许,为了坚持自己“非凡”的政见,为了谋求下一任执政机会,特朗普才无比执着地要求对底层选民兑现承诺,执着建立自己谨守诺言的形象。

然而,特朗普的政治对手阵营的所有人也都看清楚了这个“关节”,他们正发动一切力量要从特朗普手里拿走这个“标志性”治政“成果”——阻止特朗普“完整”地兑现竞选承诺。

美国反对党发力,试图迫使特朗普对选民失信,来达成对政敌的牵制和攻击。

500

缘起:80万联邦雇员陪绑的“游戏”

特朗普操作的这个“胆小鬼游戏”,简单描述来说就是:你(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不同意我(特朗普政府)修墙,我就不同意相关整体预算案。

特朗普明确对公众表示:不通过“修墙经费”的预算法案,其他预算法案也别想通过。亦即是随后的政府预算案都不再通过,政府没钱了,那就先关门。

这就是特朗普政府的赌注,政府与国会经由对峙开始发力相向而行的对撞格局,就看双方之间谁会在最后关头选择躲避。

500

不同的是,这一次博弈里面,有80万美国联邦雇员陪绑。

一个基本的效果:特朗普拿不到修墙的57亿美元,80万联邦雇员也拿不到工资,于是2018年12月21日起,所涉及的80万里面,不能离岗的就开始其“无薪”工作旅程,可以离岗的就回家“待岗”。

结果美国联邦政府关门的21天“记录”很快被突破,35天这是特朗普政府创造的新纪录。

特朗普没有拿到57亿美元的要价,甚至都没有拿到众议院最初为避免政府关门而开出的16亿美元的“妥协”,特朗普政府最终拿到众议院的拨款法案的“回执”上清楚记录的修墙金额是13.75亿。

这一场“胆小鬼游戏”,因为付出政治“成本”太大、流逝民心资源太多,很明显经过团队评估之后,特朗普政府选择了躲避。

而最先躲避的那一个,被认为输了这一局!

500

再战:搬出修墙“法宝”——国家紧急状态

特朗普是那么容易认输的人吗?很显然,不是!事实上,“修墙”已成特朗普的一个任性的执念。

2019年2月15日上午,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国家紧急状态”行政令,为了能有钱修墙,宣布美国进入“国家紧急状态”。

500

特朗普的意思就是:国会你们不给我钱修墙,那我就用“国家紧急状态”来调动已有的部分政府预算和国防预算,这下看你们还怎么拦着?

根据美国法典第10编2808条款之规定,国家紧急状态情况下,总统被允许动用国防部未确定用途的军事建设支出,特朗普因而可以获得高达36亿美元的预算。此外,特朗普还将使用打击毒品犯罪项目的25亿资金,以及财政部资产没收所得的6亿美元,加上获批的13.75亿修墙资金,差不多就有80亿美元的资金用于修墙,这比特朗普最初开价的57亿美元还要多了。

但是,毋庸置疑,美国国会当然会拦着!

否定:国会两院联合发力说不

特朗普这次绕开国会使用国防预算来推行治政策略,纵观美国历史还是头一遭,这个行动意味着将美国的行政权力置于立法权监管之外,人为制造“法外之例”,被认为是对“三权分立”、相互制约的一种挑战,本质上是一种“违宪”举措。

根据美国《国家紧急状态法》,国会两院可以通过各自简单多数来形成联合决议,从而阻止总统的选择。

2019年2月27日,美国众议院以245:182的投票结果,否决特朗普的紧急状态抉择。

500

2019年3月14日,美国参议院表决,59票赞成,41票反对,推翻了特朗普的国家“紧急状态”令。不可思议的是,共和党主导的参议院,竟然有12位“跑票”的共和党人加入民主党阵营,认同了对本党在任总统的反对决议。 

无疑,时至此刻,特朗普的国家“紧急状态”行政令被叫停。

这也是自美国1976年颁布《国家紧急状态法》以来,首次出现国会两院通过决议联合叫停总统发布的国家紧急状态令。

但是,修墙魔怔“患者”特朗普很快祭出另外一个“大招”,事情不可避免的进入另一个“轨道”。

否定之否定:特朗普第一次“否决权”上线

2019年3月15日,特朗普在白宫签署“否决”文件,第一次行使总统“否决权”,否定国会关于否定南部边境国家“紧急状态”的决议。

500

特朗普对这个“否定之否定”发表了看法:作为总统,我有权依仗宪法赋予的权力,保卫国家是其最高职责。国会阻止国家“紧急状态”的决议危险而不顾后果,将致无数美国民众于危险之中。

特朗普对国会的联合决议行使“否决权”之后,美国国会两院也陷入一个尬局,因为两院要再次否决特朗普的否决,事实上就不那么容易了,如果两院要站在国家利益的“高度”,再一次行使对总统特朗普“否决权”的否决,接下来国会只有通过2/3多数来否决总统的否决。

然而,这一切都要取决于国会里的共和党议员是以国家利益为依归还是以党派利益为行为准则了。

结果有两种:

1、共和党议员多数以国家利益为依归,特朗普的“否决权”就会被再次否决。

2、共和党议员多数以党派利益为依归,特朗普的“否决权”就被确认,美国修墙就成为国家决策,而美国政府行政权的“法外”案例也将载入史册。

做个猜测,美国政治圈会选择党派利益高于国家利益,应该是大概率事件。事实上,美国政治势力也就此进入一个“拉锯”的博弈过程。

500

世界可以看见,这样不顾后果的“拉锯”,最后被锯断的或许就是美国政治既有的融合性和包容性,让美国传统政治势力与新起发迹的极右翼势力的分歧更加凸显,或者两者会借助2020年选战的热浪做出更加清晰的分裂。

否定否定之否定:政治撕裂“三级跳”

现在,球被踢到了民主党的脚下,作为反对党,要再次否定特朗普的“否决权”的门槛确实已经很高了。

而民主党也不是绝对没招了,原因是除立法权之外,还有司法权,美国最高法院也可以通过“违法判定”,来否认特朗普的国家紧急状态令。民主党可以选择党派出面对特朗普的行政令提出法律挑战,或支持由第三方发起诉讼,来达到阻止特朗普的目的。

500

但是,这样的路径其效率可想而知,与国会投票的便捷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可作为一种拖延,也有相当的战术价值。

美国真的很奇妙啊!犹如“过家家”一般热闹、稚气而理性缺失。

客观上一堵墙就能解决美国非法移民问题吗?

就建墙而言,肯定解决不了,想想都知道,就算有了墙之后必然会有更加隐蔽的穿墙而过的地道,或者还能就地道而衍生一门“秘密生意”。

然而,后续的问题特朗普本质上也不会去关心,他所关心的是,如何迫使国会通过法案,拨款修墙,甚至于如何向美国民众“秀”出他对于修墙一事的巨大努力,和由此而来的选票。

500

对美国的精英政治圈来说,特朗普这个人其实就是个操控极右翼思想的“民粹”政治家,跟他们不是一路人。

当然,特朗普自有巴西极右翼政党出生的总统博索纳罗等去膜拜,以及新西兰枪击案主谋布伦顿·塔兰特(Brenton Tarrant)等“白人至上”主义者去推崇。

今日世界,逐渐泛滥的极右翼势力、“白人至上”主义者视特朗普为榜样和“灯塔”就充分说明,特朗普与美国传统政治势力的天然相左。所以,但凡有利于特朗普建立名望的选项,或许都被认为是对美国未来的伤害,是美国传统政治势力很难容忍的结果。

修墙这件事,与其说是特朗普政府与反对党的博弈,不如说是美国传统政治精英与美国极右翼势力的理念碰撞。

500

而每一次碰撞,都意味着美国传统政治与“民粹”派系间的一次张力增强,多次累加之后,美国社会政治撕裂的风险确实在急剧加大。

美国传统政治势力重视美国的信誉和对世界的引领;特朗普政府却视这些为“粪土”,转而谋求极端的国家利己主义,甚至不介意对世界展现恶意,这无疑是一次“政治转型”。

今日鹰派的特朗普政府主导的“政治转型”,其角色跨度远超世界的极限认知,几乎从很明确的意义上,将美国从曾经极力标榜的“道貌岸然”的“圣徒”直接黑化成穷凶极恶的海盗。

“灯塔”美国的价值观也转型为“优先”美国的极端利己主义。可以看见,美国的传统精英也在推动一场反击。然而极右翼泛滥的今日美国,这样的反击却显得虚弱无力。

事实是美国精英政治家有着对架构和未来的忧心和顾虑,而以特朗普为首的极右翼势力却无所顾忌。背靠美国畸形强大的军力,“白人至上”就是他们的集结号!

特朗普主导的美国鹰派的绝对利己政治是昙花一现,还是会长久地延续,这很难确定,但世界的危机感却越发因“不确定”而凸显!

500

P.S.老蒋最近花费半个月时间整理了一份中美贸易谈判的资料,里面基本讲透了两国利益冲突的根源,谈判要怎么谈,怎么改,这份资料都能给你讲清楚。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到蒋校长公众号回复“贸易谈判”查看资料。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