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禁止纳妾,洪秀全却给7岁儿子,娶4房老婆,结果怎样?

500

太平天国禁止纳妾,洪秀全却给7岁儿子,娶了4房老婆。而且,洪秀全还特地在儿子的名字后面加上一个“福”字,创造了中国历史上罕见的汉姓三字名——洪天贵福。中国旧俗认为孩子名字取的太大,压不住福气,不好养活,果不其然,洪天贵福16岁就被清军凌迟处死,“天贵福”成了“添鬼符”。如果当初老天王给儿子取个虎子、铁柱儿之类的贱名,不知道能否改写儿子和天国命运?

一、爱之深切

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十月初九,在广东花县官禄布村,太平天国的开国天王洪秀全迎来了他的长子,洪天贵。天贵出生时,洪秀全正在广西,所以给他取名的事就落在了族叔洪仁干头上。洪仁干准备了一些小纸条,放在竹筒中,然后用火钳抽签,最后抽中了天贵。

洪秀全对天贵的爱一定很多很多,否则也不会在天贵的名字后面又额外加上一个“福”字,1861 年,洪秀全说:“福”字比较吉祥。于是洪天贵就变成了洪天贵福。在古代中国,汉人取名大多取一字或二字,取三字名极其罕见,这其中饱含着老天王对长子的期许。

洪秀全很爱天贵福,否则不会在天贵福才2岁时,就早早地封其为“幼主”,也就是立其为太子,而丝毫不考虑这个儿子是否能够健康长大成人,是否有贤德之名堪当江山重任,也根本没考虑其他后生的儿子是不是比长子更有帝王资质。

还有一件事,可以证明老天王对天贵福的爱。有一个叫熊万泉的清朝降官,为了讨好老天王,特地训练了一只会说吉祥话的鹦鹉,敬献给老天王。这只鹦鹉和这个清朝降官一样,很懂人情世故,每天都说“亚父山河,永永崽坐,永永阔阔扶崽坐”的漂亮话。亚父就是上帝,崽就是洪秀全和子孙。这话让洪秀全很是高兴,他让人将鹦鹉圈养在银制笼子里。这还不够,1861年6月19日,老天王特地颁布了一道圣旨,说鹦鹉是上帝恩赐给他的瑞鸟,鹦鹉讲的话就是上帝圣旨,他和儿孙万世不易统治山河,就是上帝的旨意。这一年,天贵福13岁,他在这只鹦鹉的陪伴下成长,可见洪秀全对儿子继承天国基业充满了信心。

老天王对儿子有如此期许,却把他当作废物来养。这个含着金汤勺出生的人,其实是一个一无所有的可怜人。

500

二、养成废物

对于普通人而言司空见惯的人伦亲情,天贵福从不敢奢望拥有。在他9岁的时候,确切地说,7周岁时,老天王就给他娶了四房妻子。从此以后,他就被剥夺了和母亲姐妹们见面的机会。

天贵福的母亲是洪秀全的第二个妻子,母亲和父亲的妃子们住在天朝宫殿的右殿,而他和四个妻子住在左殿上屋。天贵福只是一个7岁小孩,想念母亲,却不能时时见面亲昵,只能趁老天王坐朝理政的时候,偷偷跑过去遥遥地看一眼母亲和姐妹。因为在天国里,重视男女之大防是洪秀全毕生言行的重要特点,甚至已经到了不近人情的程度。

心理学上说,缺乏母爱的孩子会表现出胆小、呆板、迟钝等人格特点。在天国亡国,天贵福被清军活捉后,他所表现出来的种种特质,胆怯,呆板,迟钝,缺少安全感,完全表露无遗,很难说不是当初被父亲强制剥夺了母爱造成的。

500

天贵福对知识的渴望也被父亲生生剥夺了。爱因斯坦说:“有三种情感主宰了我的一生,对知识的渴望、对真理的追求和对人类苦难的极度同情。”而这些,天贵福全都不曾拥有。洪秀全由于早年间屡试不第的伤心经历,一生都无法与之和解,对孔教之书万分痛恨,将一切子曰诗云都斥为“妖书”,全部烧毁。但是身体是诚实的,其实老天王自己经常在宫中看古书,他曾经让杭州进献了古书万余卷,不过阅后即焚。他自己看,却不允许儿子看。天贵福曾偷藏过30多部古书,其中大部分对他日后治国理政没什么价值,唯一有价值的,就是司马迁的《史记》。洪天贵福在皇宫里读的书,都是天国出版的关于拜上帝教的读物。天贵福的精神世界就是一片寸草不生的荒原,这从他被捕获以后的供词中就看出来了,通篇言之无物,絮絮叨叨,缺少内涵,天真幼稚,完全想象不出这就是占据中国半壁江山的天王的儿子!

天贵福大概是古代历史上所有太子皇子中,唯一一位没有帝师的。父亲洪秀全给他安排的老师,是大自己10岁的姐姐洪天娇。作为天国储君,太子老师即便不是当世英才,也应该是一位饱学之士。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洪秀全容不得有男人进出他的后宫,一眼望去,他的后宫里上至丞相,下至婢仆,全都是未婚女子。老天王和他兄弟们都是饮血山河的猛汉,而他的儿子却是在女人堆里长大的。

500

有一件事,让我觉得特别荒诞。这个被洪秀全当牛羊圈养在深宫中的少年,会是将来统治中国半壁江山的主人。被清军俘虏之后,天贵福在亲笔供词中说:“我不晓我是那县人,干王(洪仁玕)是那县人,我就是那县人。”一个人只要不痴不傻,怎么连自己的籍贯都不清楚呢?中国历史悠远,每一个家族血脉绵延流长,家谱上的每一个文字,都忠实地记录着一个家族的发展足迹。你就算忘记自己的出生年月,也绝不会忘记自己的籍贯吧。

从1851年广西金田村起义,太平军士气高昂,战士们一路高歌,克永安,攻桂林,下全州,出广西,进湖南,溯长江而下,到1853年春,定都天京。洪天贵福一路上随着革命的铁流来到虎踞龙盘的南京,自此被困足于此处,半步也没有离开过京城城门。到南京那年,他是个5岁的幼童,被困足京城整整11年之久,直到南京城门被清军轰塌,天贵福才获得自由,逃离京城亡命天涯去了。不禁让人感慨,自由也是不自由,而不自由却是另一种自由。

500

三、亡命天涯

1862年5月,曾国藩的弟弟曾国荃率湘军包围了天京城。太平军多次解围不成。1864年,湘军逼近太平门和神策门,缩小了对天京的包围圈。城内的太平军粮草断绝,能战斗者不足四千,而城外的曾国荃则挥师5万,昼夜攻城。

1864年6月1日夜里四更天,洪秀全病死。临终前发布了一道圣旨:“大家安心,朕这就上天堂,向天父天兄领取天兵天将,下凡保卫天京,希望你们给我坚持住。”老天王高高兴兴找他的天父上帝述职去了,将天国的烂摊子留给了他那一无所知的儿子。

可惜,曾经横扫中国半壁山河,坐拥十八省的天国,如今丧师失地,只剩下天京孤城,在风雨飘摇中颤抖。

6月16日,曾国荃下令点燃火药,太平门城墙被炸开一个二十余丈的缺口。

洪天贵福在宫楼上亲眼看到了这一幕,情急之下,他抛下他的四个幼娘娘就要逃走。四个娘娘拉住他不让走,他谎称要去城下探探情况。结果又被女官们给拦下。幸亏忠王李秀成及时出现,假扮清军,带幼天王从太平门缺口出逃。忠王一行还未逃出来,清军就回过神来,掩杀过来,情急之中,忠王李秀成把自己的好马让给幼天王,自己则因骑着劣马而被清军俘虏。

当天夜里,幼天王逃出生天。

500

一路跌跌撞撞,失魂落魄,部队从十二三万之众,折损到不足万人,随军诸王或战死,或降清,兵丁四处溃逃,士气低迷。

逃出去以后,洪天贵福来到安徽广德,之后堵王黄文金迎接他到了浙江湖州,与干王洪仁玕汇集。落魄君臣一心想着重振基业。但是湖州粮草不济,不能建都立业,于是决定前往江西建昌、抚州,与侍王李世贤、康王汪海洋会合后,再前往湖北,与翼王、扶王会合,占据荆襄,以图长安。

幼天王自己也想不到,此时的他,被一个叫席宝田的清军将领死死咬住了。

席宝田当初因为救援南丰不力,而被革除江西布政使衔和云南按察使,降为知府。他立功心切,一心想要幼天王的少年头,戴罪立功。他传令部下:“不擒幼逆,勿得收队。”部下得令,昼夜紧追不放。

10月9日夜里,幼天王和残部来到江西石城县一个叫杨家牌的村落。洪仁玕打算连夜行军,但是天色已深,没有当地人做向导,只好等到四更天再动身。没想到三更时分,席宝田部就赶到了,看太平军人困马乏,悄悄掩杀过来,太平军大乱阵脚,洪仁玕被俘,天贵福被乱军冲散,骑上马逃命去了。

500

清军继续追杀。在经玉山口之后,眼见就要追上了,天贵福跌进了一个大深坑。清军下坑捉人,但是由于洪天贵福躲在黑暗处,并没有被清军发现。清军走后,洪天贵福独自在山里游走了四天。

这期间,洪天贵福内心慌张,又饥渴难忍,有个好心人给了他一块饼,这大概是他亡命天涯路上唯一给他温暖,而不求回报,没有欺骗他、没有利用他的人。以至于在后来被清军俘获后的供词中,他特地交代了这一段其实可有可无的经历。

吃了饼,天贵福冒险下山,他先是到了一唐姓人家里,当时正值收割晚稻时节,唐姓人家看他小小少年心生怜爱,于是将他留下来帮忙割禾,有个人正巧去给唐家人剃头,他就在那里剃了头。在滞留4天以后,天贵福就被唐姓人家给打发走了。

为什么唐姓人家好心收留了穷途末路的天贵福,4天以后却要打发他走呢?有学者曾经走访过幼天王蒙难所桂花屋当地的耆老乡绅,同时搜查族谱等资料,才算了解到一点详情。原来天贵福觉得唐姓人家善良可靠,就将自己的真实身份倾心相告。唐姓人家得知他是朝廷缉拿的“要犯”,进退两难:害他吧,于心不忍;留他吧,祸及家门。

只好想了个折中办法,把他撵走了事,至于他的结局,那就听天由命了。

天下之大,天贵福根本无处可去。离开唐姓人家后,他鬼使神差又往石城方向走去。殊不知,这正好钻进了席宝田布下的网。

当时清军正在四处搜捕太平军,一个兵勇看见天贵福,就认定他是太平军“长毛”,于是向他勒索钱财。看他果真一无所有后,兵勇就扒了他的衣服,也算“贼不走空”。走到瑞金的时候,天贵福又遇到一个士兵,要捉他去帮忙挑担子,他不从,而后走到石城地界,在荒谷中转悠了几天。

他的“自由”终于冻结在10月25日。清军在搜山时发现了他,他的年龄、口音,还有紧张的神态出卖了他。洪天贵将自己的身份和盘托出。清军将他捕获,押入席宝田部。

500

四、凌迟处死

洪天贵福被抓捕后,留下了供词数份和所做诗文,这些珍贵的史料都流传下来。后世的学者通过他的供词研究太平天国的政治生态,当然,从他那天真荒唐的媚清供词中,学者居高临下对他无尽嘲讽。而我,却同情这个少年。

席宝田部的唐家桐,将洪天贵福一路押送至南昌。

11月3日,在江西巡抚衙门,江西巡抚、民族英雄林则徐的女婿沈葆桢提审洪天贵福,这位幼天王涕泪交流,说:“那打江山的事都是老天王做的,与我无干。就是我登极后,也都是干王、忠王他们做的。广东地方不好,我也不愿回去了。我只愿跟唐老爷到湖南读书,想进秀才的。是实。”

把太平天国的一切都推给了打江山的父辈英雄们,我相信这是洪天贵福为自己开脱之词。但是试问,他说的哪一点不是事实?自从他5岁跟随父辈英雄定都南京,到他16岁开始逃亡,这11年来他过得和那只被圈宥在银笼子里的鹦鹉有什么两样,一个连南京城门都没出去过的少年,懂什么军国大事?

在人生中最后的日子里,洪天贵福最信任的人,就是他在供词中称之为“唐老爷”“哥哥”的唐家桐。唐家桐是清军席宝田军中的一个“训导”,洪天贵福为什么会如此信任此人?

因为,唐家桐说:只要你如实招供,就还你自由,还可以考科举。

一个被俘虏的少年,还有什么比“未来”更有吸引力?

说到底还是因为天贵福自幼极度缺少安全感,而唐家桐为了诱骗洪天贵福招供,在押送他途中对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设计了美好未来去哄骗一个根本没有未来的孩子,用八面玲珑的人情世故去诓骗一个没有任何人生阅历的少年。

11月17日,那天凌晨,不知道洪天贵福为什么没有睡意,他写下三首诗,送给他最信任的唐家桐。

第一首:跟到长毛心难开,东飞西跑多险危。如今跟哥归家日,回去读书考秀才。

第二首:如今我不做长毛,一心一德辅清朝。清朝皇帝万万岁,乱臣贼子总难跑。

第三首:如今跟到唐哥哥,惟有尽弟道恭和。多感哥哥厚恩德,喜谢哥恩再三多。

长毛,是清朝官方对太平军的蔑称。清朝入关后实行剃发令,为了对抗清朝,太平军裹红巾,恢复汉族蓄发习俗。在清朝末年的典籍中,就蔑称太平军为“发匪”“发逆”。在前两首诗中,洪天贵福一口一个“长毛”,不知道黄泉路上的洪秀全听到他的太子这样称呼自己,该作何想?

500

9年前的1855年,太平军北伐失败,6000北伐健儿全部战死。将领李开芳、林凤祥等八人被俘,全都押解北京凌迟示众。3月15日,行刑之时,“刀所及处”,林凤祥“眼光犹视之,终未尝出一声”。死之年,30岁。

1年以前的1863年夏天,翼王石达开部在大渡河遭清军围困,陷于绝境。为了给追随他的兄弟们一条活路,他带着5岁的儿子石定忠和宰辅曾仕和走进敌营,向四川总督骆秉章乞降。在简单审问过后,骆秉章就将石达开凌迟处死。清军把石达开和宰辅曾仕和面对面绑在两个十字木桩上,行刑时,刽子手先对曾割了第一刀,曾忍受不住惨叫狂喊,石达开怒斥道:“为什么不能忍受此须臾时间?”曾仕和于是咬紧牙关不再喊叫。石达开被割了100多刀,整个过程全然无声。无声,是最强的呐喊。石达开的勇气意志连清军都被震撼了,四川布政使刘蓉说:“枭桀坚强之气溢于颜面,而词句不亢不卑,不作摇尾气怜语……临刑之际,神色怡然,实丑类之最悍者。”死之年,32岁。翼王5岁的儿子,看不到自己的父亲,日夜啼哭,问牢房看守:“我死了还能见到父亲吗?”因为敬重石达开的为人,看守据实以告,说:“正好见于天上。”石定忠于是破涕为笑,指着身上的玉佩说:“这是我生日时天王送给我的,你们不要拿去了。”之后,在四川按察使杨重雅的授意下,用布包着石灰堵住石定忠口鼻将其压毙之。

500

凌迟,是中国古代最惨无人道的刑罚。凌迟的命名,灵感来自“陵迟”,就是取其缓慢之义。在犯人的身体上一刀一刀把肉割尽,最后一刀才击中要害,使犯人毙命。“肌肉已尽而气息未绝,肝心联络而视听犹存”,是凌迟之刑的灵魂。

1863年6月13日,在英国人创办的《华北先驱报》上,刊载了时人亲眼所见的清朝凌迟太平军俘虏的情景:“上午十一时光景, 有七名俘虏被押送到卫康新附近清军营地。他们的衣服全被剥光, 每个人被绑在一根木桩上面, 受到了最精细的残忍酷刑。他们身体的各部分全被刺入了箭镞, 血流如注。这种酷刑还不能满足那些刑卒的魔鬼般的恶念, 于是又换了别种办法。他们从这些俘虏身上割下了,或者还不如说是砍下了一片片的肉, 因为根据当时景象看来,他们所用的行刑工具太钝了。这些肉挂着一点点的薄皮,令人不忍卒睹。……这些可怜的人们在数小时内都一直痛苦的扭动着。大约在日落时分……(刽子手)威风凛凛地把他们拖到前面……乱剁乱砍,用刀来回锯着,最后才把他们的头砍断一大部分,总算结束了他们的痛苦。”

对于洪天贵福而言,他的父辈们的英雄史诗,大概没有走进过他的心里,求生的欲望和对未来的渴望压倒了一切尊严。在给唐老爷献诗后一天,即1864年11月18日,他在监狱里把那三首诗又重写了一遍。然而,墨迹未干,洪天贵福就走到了终点。

对于他的处决,清廷下了一道圣旨:“该犯系洪秀全之子,妖魔小丑,漏网余虫,不值槛送京师,著在江西省城凌迟处死,以快人心。”而后,天贵福就被江西巡抚、民族英雄林则徐的女婿沈葆桢凌迟处死。

幼天王死后5天,干王洪仁玕,那个曾经陪他天涯亡命的族叔,留下了“取法文丞相(文天祥)”的遗言,无所畏惧地走向凌迟之刑。临行之前两天,他挥毫写下英气长存的绝命诗:“临终有一语,言之心欣慰。天国虽覆灭,他日必复生。”在生命的最后关头,想的还是天国的复兴!死之年,42岁。

这位末代之主,终究成了太平天国战士们铮铮铁骨上的一点“肉松”。

洪天贵福的死,只是一个开始。之后,清廷就对洪氏家族进行了一场干干净净的大捕杀。

500

文史君说

在天贵福死后,太平军残部仍然向外宣布他没有死。1864年12月,英国人威里塔斯从厦门给香港《每日新闻》发信说,当他再访漳州时,太平军告诉他说:“天王之子亦在这些城市之中的某一城内。”

其实,无论他死了,还是他活着,对太平军而言,他都是一面旗帜,是号召百姓继续抗清的旗帜。他从生到死短短十六载,唯一的价值,就是今生当了洪秀全的儿子。悲剧,也在于此。从我个人角度来讲,我非常同情洪天贵福,包括他的无知,他的彷徨,他的无助,他的荒唐。

参考文献

周武等:《太平天国史迹真相》,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0年。

张晓珉:《凶猛的书生 洪秀全》,台海出版社,2019年。

夏春涛:《洪天贵福的启蒙教育与宫廷生活——兼论其登极后的结局》,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青年学术论坛2001年卷。

邵雍:《洪家王朝的覆灭——以幼天王洪天贵福为中心》,《历史教学问题》2015年第2期。

(作者:浩然文史·青骢马小史博士)

点击「浩然文史」阅读原文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