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况没有那么糟也没多好

本来还在想,既然号召了当第一责任人,关于疫情我就管好我自己,保护好自己的家人就好了,既不是专家也没有决策权,显然没有张良计,所以只能尽力给家人架好过墙梯,也没啥再值得出来说的。

但昨晚和在保定的朋友,还有在单位稀里糊涂就把一院子人送去隔离的朋友聊了聊,还是想给大家说说我的视角。

首先还是要说,到你看到文章的这一刻,下一个流行的分支还在有奖竞猜阶段,变异一定往低治病发展纯属经验与愿望。到底哪些是科学家讲科学,哪些是科学家讲政治大家自己掂量。我也希望我们赌对了,但如果个体运气不好,你也没法找“乐天派”的科学家追责。(特斯拉都那啥,何况。。。)

一大早看了眼饶毅教授的文章,和另一位认识的大佬观点一致,没有科学证据证明我们已经到了科学的门槛上。但这不是问题,我反复说过,科学给不了的政治给,没必要强行包装,适得其反。毕竟科学不受审判。

到今天为止,放开的地方越来越多,这就是大势。但有位读者的疑惑我也认为值得认真解答。1.“为啥和别人说没事的人自己反倒是继续加码,既然没事咋不带头,这不成了“你买我推荐,我买我不买了么””2.到底企业编制退休的领导干部是否享受医疗特殊保障。

1.这个问题我也没法回答,但从我的专业出发,综合国内外信息,我认为在g20前就下决心了,至于为啥是现在这么个模式就只能让时间来解答了。毕竟疫情是命的事不是钱的事,放了就不存在开倒车的选项,锅在哪摆就是伪命题了。

2.这个可以明确的说,到了一定级别享受,甚至企业由于资金密集度可能待遇更好。但由于企业整体架子矮半级到一级,所以在企业想干到正厅普遍会更难些。副处以上全国调动,正厅全公费医疗。这和你是公务员,事业,企业无关。当然身体好都用不上是最好的。

最后说下大家关心的保定的情况。我最担心的基础民生保障没有出大乱子,尤其是医院没有出现没耐心排队导致的打架闹事拥挤踩踏,普遍市民有点焦虑但到不了恐慌。但阳的比例不低,各行各业到岗率也低,医护闭环运行,门诊急诊发热门诊压力比较大,病房里情况还好,医护感染不可避免,药品供应没出现短缺。今天刚刚快递也逐步恢复了。暂时情况还可控,希望未来能慢慢好起来。所以没必要渲染恐慌,但也不到万事大吉的时候。这个过程我估计起码6个月。且要对放开了经济可能更差一段时间有心理准备。

最后“恭喜”美国朋友,能过个好年了!我都替他们想好了,报告主旨就是“通过两年艰苦卓绝的工作,终于实现了突破,逼迫。。。放开。。。中国任务中心机构改革取得了重大成功,23年要加大工作力度,争取中俄一锅烩”(总能坐电梯搭便车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