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食其果,美国是如何失去伊朗的?

曾几何时,伊朗是美国在中东最可靠的盟友之一,另外两个是以色列和沙特。这三个支点构成的战略格局相当稳定,曾为美国带来了丰厚的政治红利和经济红利--“美元-石油-华尔街”体系。

500

然而在1979年之后,美国与伊朗已是势如水火,盟友变成了死敌。

为了改变美国在中东的地缘政治格局,白宫正不择手段地试图颠覆伊朗政权。

9月份“头巾事件”到现在还在闹,昨天,伊朗内政部发布声明称骚乱已经造成300多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超2亿美元。

推特、脸书等网络社交平台还在继续制造和传播关于推翻伊朗政权的信息。

但美国是否能够通过媒体和NGO从内部搞垮伊朗?恐怕美国自己也没有信心。

2011年,美国掀起的“阿拉伯之春”到底是伤害了伊朗还是帮助了伊朗?答案已经很清楚。倒下的是阿拉伯强权,扩大的是“什叶派之弧”。

也不知道美国忙了十来年,到底是为了谁? 

在上个世纪,美国最大的地缘政治胜利是苏联解体,这使得美国成为了唯一超级大国。

而美国最大的地缘政治失败就是伊朗变天,30年左右时间的经营以及数百亿美元的投入全部泡汤,并且与伊朗反目成仇。

500

网上有人总是喜欢凭着几张照片,”回忆“巴列维国王时代伊朗是多么的富裕和开放,今天又是如何的贫困和保守。

但它们从来不说,巴列维国王作为傀儡的痛苦,也不说伊朗人民的痛苦。如果伊朗王国是如此美好?为什么王朝会被迅速推翻,走向共和。

推翻巴列维国王的主要力量是”红黑联盟“--红,是指人民党(共产党)及小资产阶级左派力量;黑,是指伊斯兰什叶派力量。

然而,正是美国将伊朗王国变成了一个警察国家,3万多名美国军事和情报顾问在伊朗“指导”,还帮伊朗建立起了极为残暴的“萨瓦克”情报机构。

巴列维国王热衷于将伊朗“波斯化”,这引起了非波斯民族的不满,最大的非波斯族是阿泽尔人,还有阿拉伯人、加什盖伊人、俾路支人、库尔德人、土库曼人等。

500

巴列维国王有三位妻子,王后就是阿泽尔人。所以,国王不允许王后说她的母语,这更是引起了非波斯民族对王权的不满。

几乎所有非波斯民族都站在国王的对立面。

同时,巴列维国王的的父亲礼萨王,在1925年推翻恺加王朝后,就决定效仿凯未尔在土耳其的社会改革运动,用政治和军事力量实现“西化”,在社会层面上去除宗教影响。

比如,女人是否佩戴头巾?巴列维时代是通过立法进行禁止,当年佩戴头巾是要受到惩罚的。

巴列维父子的做法激怒了宗教权势集团,无论是伊朗的什叶派还是逊尼派也站在了巴列维的对立面。

在经济方面,伊朗是资本主义+封建土地制度,国王本人就是伊朗最大的地主,他的家族和权贵们财富占了伊朗的二分之一左右。

贫富悬殊和资本主义经济(依附美国),又令伊朗兴起了左翼革命运动,人民党和共产党要求国王下台,实现共和,知识分子也在站在了国王的对立面。

这样就可以看到,伊朗王国内部有民族、宗教、左翼三股力量在反对国王,那么,这样一个君主制王国如何能生存到1979年?

就是因为有美国在背后撑着,包括上面提到的“萨瓦克”,还有出售给伊朗军队的先进战机以及各种美式武器。

所以,伊朗人对美国的仇恨值是非常高的。革命成功后,巴列维流亡海外,他也恨美国,他认为美国抛弃了他。

既然君主制在伊朗无法存在,为什么不搞“君主立宪制”?像英国那样,把权力交给内阁。

问题是,伊朗人搞过“君主立宪制”,但恰恰是美国摧毁了伊朗内阁和议会。

对于美国来说,伊朗任何制度都可以接受,只要它符合美国利益。反过来,伊朗任何制度都不可以接受,只要它不符合美国利益。这就是美国的标准。

摩萨台事件

伊朗在近代史上深受沙俄和英国的压迫,波斯帝国辉煌早已消失。

1907年英俄签定瓜分伊朗条约,北边归沙俄,南边归英国,恺加王朝只能在德黑兰混。

1920年8月,伊朗哥萨克骑兵旅(沙俄指挥)一位名叫礼萨.汗的军官率2500名精兵起事,1921年从西北的加兹温一路打到德黑兰,逼国王封他为国防部长,再加封首相。

1925年10月31日,他废除恺加王朝,将波斯皇冠戴在了自己头上。

1926年4月加冕为伊朗王,号称礼萨.沙阿.巴列维,并宣布7岁长子为王储。

礼萨王在治理国家方式还算可以,重视教育,重视军事、重视世俗化。但他在二战爆发时,站错队,为了摆脱英国的压迫,他选择亲近希特勒。

1941年6月22日,德国进攻苏联,礼萨王却还在强调伊朗是中立国。

苏联都跟德国打疯了,伊朗地理位置又是如此重要,盟友当时运送给苏联物资的唯一通道只能是经波斯湾到伊朗再送到苏联国土。

伊朗中立,就意味着不允许军事物资通过,与盟军为敌,礼萨王在政治上的错误,直接导致伊朗被英国和苏联南北夹击。

9月16日,礼萨王宣布逊位,流亡国外,由22岁小巴列维继承王位。

二战后,伊朗最好出路就是“君主立宪制”,外交上与大国保持距离,不倒向任何一国。

1947年,伊朗拒绝与苏联签定石油协议(成立“苏伊联合石油公司”),英国笑得咧嘴。

但伊朗接着又要求修改“英伊石油公司”的油田租让权,英国就怒了。

1951年3月,摩萨台当选首相,他颁布了石油国有化法令。

苏联对此表示支持,但英国去找美国哭诉,要搞掉摩萨台政府。

而巴列维国王对失去权力也不死心,他要废黜首相。在权力诱惑下,国王选择与魔鬼做交易,他接受了美国秘密“帮助”,复权后,再给美国以油田利益回报。

伊朗人民在国王强行免去摩萨台首相职务后,发生了武装起义,1953年,国王跑路到海外。

而美国就是在此时才真正抓住机会介入伊朗,1953年3月CIA局长艾伦·杜勒斯制定推翻摩萨台计划。 

1953年4月4日,美国和英国的情报人员在贝鲁特密会,为计划作最后修改,代号”阿贾克斯“。

仅仅用了一周时间,CIA就通过与伊朗军队合作发动军事政变,1952年8月20日晚,政变军人在地下室找到了摩萨台,并将其逮捕。

原内阁成员有许多人被处死,如外交大臣法泰米,因为他是共产党员,然后是大清洗,前政府官员死或不死,都由美国来决定。

巴列维国王夺回了政权,所以,国王对美国感恩戴德,心甘情愿地接受美国的操纵。

美国不仅获得了一个“忠实盟友”,还把英国和苏联这个两个传统外来力量挤出了伊朗。

摩萨台首相被软禁,一直到他在1967年死去。

70年代初,油价飚升,伊朗年收入达到了200亿美元左右,这些钱分成了三块使用:王室和权贵的收益;投入石油工业和商业;向美国采购先进武器。

实际上,绝大多数伊朗人民的生活水平并没有相应的提高。

而美国顾问则指点伊朗放弃农业生产,用国际贸易来满足粮食需求,全力发展石油工业。于是伊朗农民也不种地了,全部涌向大城市。

到了1978年,原先粮食自给自足的伊朗,进口粮食数量达到了其所需的70%。

当伊朗动荡带来粮食进口出现问题后,没有饭吃的民众会跟着“红黑联盟”还是巴列维国王,还需要说吗?

1954到1979年,伊朗变成了一个特务横行,每天都在发生酷刑和处决的国家。

巴列维国王与摩萨台首相的权力之争,谈不上谁好谁坏。关键是国王犯了两个错误:

一、政治错误,君主制在阿拉伯国家或许能存在,但在以波斯人为主的伊朗没有社会根基,要想维护这样的体制,只能不断地处决、处决、处决。

二、外交错误,将美国当成靠山,并将大量美国顾问和情报人员引进到了伊朗。最终,美国却还是抛弃了国王。卡特总统一开始还拒绝国王来美国避难,后来才同意他来美国“就医”。

美国在1953年推倒摩萨台政权就注定了失去伊朗,最终蛋打鸡飞的结局。

正是美国打断了伊朗变成了共和制世俗化国家的历史机会,美国为了自己的石油和地缘政治利益,颠覆别国政权,虽然得益一时,但收获了一个死敌。

美国嘴里的“民主、自由、人权”,现在又开始拿起高音喇叭在伊朗喊了。

难道那些跟着美国喊的人,看不到世俗化的伊拉克、叙利亚,是如何被美国摧毁的吗?

500

头巾,在叙利亚,妇女是可自由选择的,美国对叙利亚不是照样往死里整吗吗?还偷人家石油。

伊朗的问题根本不是头巾,反正大灰狼想要打你,戴帽子也打,不戴帽子也打。

伊朗与美国结仇的恶果,本来就是美国自己种下的,自食其果怪得了谁?

这样不挺好吗?伊朗就拖着美国,永永远远斗下去。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