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把通货膨胀遏制住了:奇迹!

三年间,美国超发货币300%,可物价从最高点9.1,降到8.6,现在又降到7区间,这可是个奇迹。

耶伦,她的前任和她的后任(美联储主席)共三位,用独立的货币知识积淀加上经验形成的决策直觉,虽然冒了极大的风险,但是成功地让货币工具遏止了美国经济体的下行。

虽然特朗普主义的单边国家行为(自私式地一国胡冲乱撞),新冠疫情冲击,以及拜登政府蚕食国际大区政经平衡公共品(反向特朗普普主义的小国联团团伙伙),从多批次多方向外部冲击干扰经济的上行。但耶伦们还是控住了货币(超大规模超发)带来的工具风险,稳住了经济增长,奇迹般地防止了(美国自己的)通货膨胀。

维持充分就业(增长),防止通货膨胀,可不是央行的两个不二职责吗。美国人干的不错,虽然他们是我们的对手经济体。其实,这是任何一个国家央行都该有的货币政策,欧盟的央行,日本的央行,甚至我们的都没有做到这一点啊!

耶伦的先生是个经济学家,叫乔治•阿卡洛夫,就是写了柠檬市场,与斯蒂格里茨同年得了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那个人。

其实,柠檬市场那篇文章可以小懂(学了一阵数学和本科经济学的都可以懂,点),他真正厉害的那篇文章是关于印度种姓经济的(当所有的人嘲笑印度人的时候(今年五月份之前,中国人几乎无一例外地嘲笑印度经济)。当站在经济体系之外看另一经济体系的时候,阿卡洛夫发现了欧洲的分封经济(州邦经济),中国的建置经济(省县经济)【二者合起来才可以叫封建经济】,和印度的种姓经济,都具有经济系统的合理性。

不幸可能让他(阿卡洛夫,当然还有迪帕克•拉尔)说中了,印度在新冠疫情的大变革时刻点上突然赶上来了,这才比中国晚了20年不到【经济周期意义上,半个身位之间】。

500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