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说说足球和政治

一直以来,很多“自由派知识分子”总喜欢告人们:科技无国界、记者无国界、环保无国界、艺术无国界、体育无国界……

听起来是不是很普世很有格局,但这些话西方人自己都不相信,因为他们很讲政治。

美国已经将“科技无国界”招牌砸得粉碎,甚至连华为和中兴等中国通讯科技企业的产品不能被政府允许进口。

500

记者无国界,更是搞笑,2019年中国香港,拿着单反相机成群结队地出来骚扰警察的身份不明人士,被美英封为勇敢的“独立记者”,扬言要制裁“限制记者权利”的特区政府。而以色列军警公然射杀巴勒斯坦女记者希琳,美英制裁以色列了吗?处处双标,这就是它们的“无国界”?

500

环保无国界,连中国人吃肉都成了罪过,还需要多说什么?

艺术,它也是有国界的。在以色列,德国音乐大师瓦格纳的作品一直被禁止公开演奏和传播,因为他的歌剧《尼伯龙根的指环》暗示犹太人的金钱和贸易导致德国堕落。

希特勒又非常喜欢瓦格纳,所以,瓦格纳艺术作品被以色列封杀。问题是,瓦格纳死后六年,希特勒才在奥地利降生。哪说理去?

“无国界”只能让一些人产生虚幻的自我感动罢了,但问题的本质是政治。

西方和东方都一样,搞艺术的不仅离不开政治,而且现在还离不开金钱。美国的“侃爷”为什么被封杀?因为他政治不正确,于是,商业资本纷纷与他切割,取消广告合同。

500

摇头晃脑吹美国舔印度的音乐人矮大紧不也是一个例子吗?

聊点轻松的吧,说说本届世界杯吧。

世界杯,对于许多人来说,是人生阶段性的记录仪。年纪越大,每逢此时就会有越多往事涌上尽头,恋爱的、学习的、工作的……只不过看球的投入程度不同罢了。

世界杯是全球影响力最大的有组织体育运动会,而且商业价值最高,甚至超过了奥运会。

足球的前身起源于中国古代山东临淄(今淄博市)的球类游戏“蹴鞠”,后经阿拉伯人传至欧洲,2004年国际足联确认足球起源地是中国临淄。

现代足球则发源于英国,它能在全球普及,离不开日不落帝国的全球影响力。英国水兵和商船船员到了哪里,就会足球带到哪里。

在比赛成绩方面,英格兰一直处于优势地位,德国曾被英国人各种虐,9比0都打过,直到希特勒上台,才有了改观。

在上世纪的欧洲,文化和体育流向是单向的,由中产阶级(有闲阶层)向社会面传播,最终形成大众可以观赏并参与的运动,足球也是如此。

足球最初的规则往往由高等学校中的学生体育团体来制定,一般称之为英式足球。之所以要区分,因为还有一种叫美式足球,即美式橄榄球。

美国人不推崇足球(足球在美国受欢迎程度进不了前五位,美国喜欢橄榄球、篮球、冰球、棒球等)。

为什么美国排斥足球?有很多美好的解释,有的说美国人不喜欢平局,有的说美国人喜欢更激烈的对抗。

其实根本原因就是政治。

美国在独立之后的几十年时间内,一直在舆论上痛斥英国殖民者,托马斯·潘恩于1776年1月10日写的反英小册子《常识》把英国王室和政府骂得体无完肤,甚至形容英王是畜牲。

《常识》在美国极为畅销,这是美国捍卫自己的独立性的需要。

在这种背景下,英国人主导的体育运动自然不会被美国人所接受,更何况美国人也主导不了足球这项运动。因此,美国开发并普及了自己能够主导的体育运动。

美国主导的体育运动的传播取决于美国海军陆战队登陆的范围,二战之后,美国有数百个海外军事基地,跟美国关系“密切”的国家和地区,都普及了美国擅长的体育运动,比如日本人对棒球的痴迷(1950年建立职业比赛体制),然后,台湾地区跟上。

足球运动普及,英国起了很大的作用,但这不是唯一具有决定性的因素。

足球运动,简单而实用,任何平坦的场地都可以用来举行足球赛。它之所以风靡全球,离不开这个优势。只要有个皮球,摆个“球门”,就可以简陋到不需要任何辅助器具。篮球,你还必须得有个高度合适的筐子,棒球、冰球更不用说了。

要不怎么说马术是贵族运动呢,谁家养得起比赛用马?它是无法普及的。

第一届世界杯,是在1930年(乌拉圭夺魁)举办,足球成为了真正的国际性运动。

法西斯意大利立刻意识到它在欧洲的魅力,1934年,墨索里尼政府让这项运动上了一个新的台阶,漂亮的场馆、完美的比赛、激动人心的广播解说,让足球走进了千家万户。

500

意大利队成了墨索里尼法西斯政府最好的招牌。

500

夺冠后,整个意大利都沸腾了,大家高唱着法西斯歌曲相拥在一起。

1938年法国世界杯,意大利再度夺冠。

同样,电影也是如此,1931年,威尼斯电影节在墨索里尼的推动下顺利举办,成为电影人的盛宴,至今也是如此。为了在政治上反对法西斯,法国人也办了电影节,也就是戛纳电影节(1938年筹办,后来法国投降,推后)。

但政治味最浓的是柏林电影节,由美国人一手推动,不能放在慕尼黑,必须是柏林,政治第一。

二战之后,由于新一届国际足联受了政治对足球的介入,决定将世界杯“纯粹化”,远离政治。

但1968年法国“红五月风暴”欧洲掀起后,足球不可避免再次卷入政治旋涡之中。球迷、球员都想在场上展现不同的政治立场,而球队也被分别工人阶段球队和资产阶段球队。

比如,利物浦代表工人阶级,利物浦队教父比尔·香克利则是毛泽东的粉丝,利物浦夺冠后,香克利在市政厅外对球迷说:“甚至毛主席都没有见过我们这支红军的力量”。

为了摆脱政治,1974年,新当选的国际足联主席若昂·阿维兰热,推动了足球彻底商业化,世界杯投入了资本的怀抱。

不过,这样也好,大家看球了不必受到政治干扰,国际足联也是日进斗金。

然而,西方政治还是没有放过世界杯,这一届极为明显。

500

英格兰跟伊朗比赛前,集体下跪,说什么抗议种族歧视。

500

德国队集体捂嘴,说是抗议国际足联不让队员佩戴支持LGBT的袖标。

500

甚至连乌克兰新纳粹组织“亚速营”的旗帜也被人带进了球场。

有意思的是,在中国网络,有的人智商低到令人发指,居然相信CCTV对一些镜头的处理,是因为怕出现球迷在卡塔尔不戴口罩的画面。

那去年欧洲杯赛场,球迷画面不是全部有播出吗?

处理画面,就是因为本届世界本有太多的政治因素存在,除了“亚速营”的旗帜,看台上还有“台毒”等各种“毒”的旗帜。

这都能扯上戴不戴口罩,有什么意思呢?歪曲,就是别有用心。

体育当然纯粹一些比较好,但西方绝不会放过展现它们政治意图的场合,特别是大型赛事。

所以,“为艺术而艺术”、“为体育而体育”是很难存在的。

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早已看穿一切。艺术,不是为这种意识形态服务,就是为那种意识形态服务。

几十年过去,老人家说的话,照样管用。

其实,并不是体育能否离开政治的问题,关键是政治立场问题。

晚上有德国队比赛,一会去看。好好踢球吧,德国佬,少用政治来掩饰你的肤浅。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