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案与 太子经国的1984

刺杀

1984年10月15美国,一个面容儒雅的中年人走出住处走向自己的车,他没注意到不远处电线杆上的斜靠着两个年轻人,那两人看见他出门,对视了一眼,扔掉手中烟头,从大衣里掏出手枪,大步走向浑然不知的中年人,边走边给子弹上膛,正准备拿车钥匙的中年人感觉不对,正准备抬头,走在前边的枪手已近抬手开枪,直接爆头,后边的枪手走到已经倒地的尸体面前,利索的补了几枪,坦然扫视了一圈,两人迅速消失在人群中。

这就是改变了台湾政局发张的“江南案”经过,倒在地上的,正是化名江南的华人作家刘宜良,如果要说清楚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还得把时针往回拨,拨到59年前。

尼古拉同志

1925年,九十个怀揣理想热血沸腾的年轻人登上一艘苏联货轮准备去苏联学习,他们都是国共两党骨干的子女,属于青年后备干部,其中几位后来非常出名,长期霸占了中国近代史的头条,首当其冲的就是中国新兴军头蒋光头的长子经国,还有后来和某党带头大哥闹得鸡飞狗跳的王明。

他们下船之后,又上了著名的西伯利亚大铁路,蒸汽机车在西伯利亚荒原上走走停停,每走一段就得停下来去砍木头,带足木头后继续上路,折腾了一个多月到达莫斯科,下车之后,他们每人都有了一个俄文名字,我们的主角经国的俄文名字叫尼古拉.弗拉基米洛维奇.叶利扎罗夫,这个名字一直跟随他12年,12年里,他经历了一些不愿提起,但是时时在梦中萦绕的事,比如在苏联期间,他加入了苏联布尔什维克,1927年他爹在上海突然“清党”,屠杀掉了几万的土党和几十万国名党左翼,太子尼古拉一夜之间变成了“
刽子手之子 ”,位置无比的凶险尴尬。

苏共上层一度建议枪毙尼古拉同志,有人又建议应该好好培养,苏联握着小蒋,说不定还可以拉拢拉拢光头,这种政策上的起伏,落实到太子头上就是人生的起伏,比如412之后他被发配西伯利亚当列兵,但是隔年又回到列宁格勒,进入红军军校接受正规教育,中间有些经历惨不忍睹,不过这些苦难的经历客观上塑造了尼古拉同志。后来的表现来看,除了“独裁”,他跟他爹没有一点一样的地方,反而打上了是苏联布尔什维克的烙印,比如,热衷党的建设,热衷特务制,喜欢铁腕治理,对基建有莫名的崇拜,崇尚禁欲主义,工作就是生活的核心,反对奢华,一生朴素的像个农民。

1935年,经国在流放地乌拉尔重型机械厂认识了苏联姑娘芬娜,这个女孩父母是沙俄贵族,斯大林时期被流放,很快死在了劳改营,女孩是由姐姐抚养大。后来跟经国一见倾心
,两个倒霉透顶的人在西伯利亚的冰天雪地里感受到了爱情带来的温暖,随后结婚 ,女孩后来有了个中文名字,蒋方良。

这段跨国的爱情多少有点传奇,也给了经国莫大的安慰,后来风雨飘摇,经国也跟章若亚有过一段经历,但是始终没有抛弃蒋方良,这一点跟他爹完全不一样。后来蒋方良给蒋家生下三个,孝文,孝武 ,孝勇,这也是咱们后续篇章的主角。

尼古拉的崛起

1936年,因为丢失东三省,全国皆曰可杀的“鸦片和美女爱好者”张学良发动东北军,在西安发动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洞察人心的土党谈判专家伍豪同志意识到在苏联被流放的小蒋也可以作为一个筹码,谈判时候刻意抛了出来,而且非常煽情地说:校长,我在苏联见到小蒋了,他非常想念父亲,我可以想办法把小蒋接回来。估计是人都会无法抗拒自己离别十二年的儿子,我们能够想象光头心灵的震颤,坚冰融化,随后的国共谈判自然顺利很多。

西安事变之后,在伍豪的运作下,小蒋就带着方良,孝文,孝武沿着当年出发的路线,西伯利亚大铁路回国,踏上阔别12年的故国,小蒋随后去了赣南,在那里,他一苏联留学的同学,退伍军官为骨干,成立了自己的班底,训练思路完全拷贝苏共那一套,社会问题的治理上的措施也非常眼熟,打击豪强,枪毙毒贩子,搞得热火朝天。

通过赣南的折腾,小蒋迅速获得了光头的认可,但是做接班人,还远的很,基本没可能。因为国名党类似黑社会,光头只是实力最大的那一支,如果哪天他死了,有陈诚系,何应钦系,冯玉祥,李宗仁的桂系,还有国名党内部的极右翼,反正怎么轮都轮不到他。

正如抗战是湖南来的带头大哥的机会,战争爆发后由于大哥长期研究中国农民,符合农民需求的政策明显有绝对的优越性,在日军眼皮底下迅速壮大,以至于到了1945年日军投降,华北几乎没有国军,但是有近百万土党部队,随后的国共决战中,这种优势一步扩大,直至1949王朝覆灭。

而1949年的大溃败后来演变成了小蒋的机会,解放军一次次的击溃国军野战大兵团,客观上一次次打掉了国府内部拥兵自重的政治山头,我们举几个例子:

国府中最炙手可热的,当属蒋的老部下陈诚,博主的微博里提到过,陈诚这人能力也一般,除了善于训练部队,其他方面不是太突出,如果在现在,估计在军队也就混个营长退休。但他在国府混的开,原因就是他是蒋的老乡心腹,起家靠的是有一次看三民主义这本书被蒋注意到,然后脾气对头,就成心腹了,总体特点是善于替老蒋背黑锅。随后北伐赶上大风口,
1930年,年仅32岁的陈诚就当上了18军军长,并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派系“土木系”。

土木系其重点军官组成以出身于十一师或十八军的黄埔生为主并外加和大佬陈诚关系极好的一些人。有这支部队的支持,加上老蒋的信任,陈诚成为了国府最炙手可热的政治山头。但在1948年,这支部队被围在双堆集,和解放军打了一场极其残酷的战役之后随后基本被歼灭。陈诚系从此不再像之前那样一手遮天。部分土木系部队逃出淮海战场,在金门重新集结,在国军虎将胡琏的带领下,给了解放军一招“霸王回马枪”,解放军金门战役惨败。这支残军成为了陈诚在岛上最后可以依赖的力量。

再说下另一个山头李宗仁,李宗仁当初带着两万人桂军,加入风投入股北伐军,在那场豪赌中最终奠定了自己地位,随后的几十年里,苦心经营,成为国府中最具实力的军阀。最后在四野渡江之后竟然还打了一个小小的翻身仗,不过趋势已经形成,天生善战的广西兵扭转不了败局,1949年四野挺进大西南,桂军也随后被击溃。李宗仁在国府彻底失去了地位,迅速淡出政治视野。

既然大佬们一个个陨落了,小蒋就有了施展机会,到了台湾后,昔日不可一世的大军头们都被给了个闲职就养起来了。而小蒋乘机仿效苏联布尔什维克,成立了类似政治部的一个玩意,“国防部总政治部”,他自己担任主任,凌驾于国军原有指挥系统之上。

并且随后控制了台湾的情报部门,台湾岛内的特务黑社会都受他指挥,到现在为止,“建丰系”(其实不这么叫,原有的名字担心触及网络红线),已经成为了岛内和宋美龄的“美系”,陈诚系并列的三大政治势力。随后的几年了,陈果夫陈立夫被驱逐,“美系”骨干吴国桢也被逼下台,孙立人被软禁(孙立人被软禁问题可以参考我公众号另一篇文章
,有详细论述真正原因),美国人在岛内的政治势力逐渐变得不足轻重。

陈诚系也风雨飘摇,但是如果此时蒋死了,肯定是陈诚接班,但陈诚最终不敌时间,没耗过蒋光头,1965年,陈诚心灰意冷地去世,而坚持养生生活规律的蒋光头又多活了12年,陈诚死后,岛内只剩下了一个势力集团。

 尼古拉的人生很纠结

成为岛内二号头目之后(一号是光头),尼古拉把苏联学到的技巧充分用在治理小岛上,不得不说,建丰同志是个

好领导,如今到了台湾,年轻人自然只对同性恋婚姻合法化之类的白左话题感兴趣,但是老一辈没有人不对建丰有好感,建丰同志不顾多年糖尿病,坚持长期前往一线,和大家一起搞基建,和大家吃住在一起,这时候建丰的农民形象永远的被台湾人民记住了.

500

并且敏锐地抓住机会越南战争给美国人生产物资,带领台湾进入了快速发展通道。

当然了,既然学苏联,就得学彻底点,而且在苏联呆了12年的建丰基本有了路径依赖,碰上什么事,第一反应就是用苏共的思路解决。

比如经济方面,成立了“经济设计委员会”,类似前苏联的“计划经济委员会”,我国的“发改委”,日本的“产经联”或者后来的“通产省”,在台湾大搞类似我国现在这样的宏观层面计划经济,微观市场经济,大规模投资基础设施建设,现在到了台湾,那些路都是建丰时代修的。

政治方面,一个词,“戒严时代”,类似军政府,不细说,有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去查下,我只说个小例子,龙应台说的,他的老师,一个倾向民主的普通人,听见宪兵的靴子声就跳楼自杀了,是不是感觉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为啥说建丰纠结呢?因为台湾地处社会主义阵营和资本主义阵营对抗的最前线,建丰自己是个独裁者,可是台湾岛却处在“自由世界”,老百姓难免接受欧风美雨,要求结束独裁,民主呼声越来越高。在这个问题上,建丰做了一定的让步,比如接受进步人士进入台湾高层,开始搞选举,但是对于越界行为也打击起来毫不手软,1979年,《美丽岛》杂志社在高雄举行的依次争取民主示威游行,有两万人庆祝联合国发表《世界人权宣言》一周年纪念会,最后演变成警民对峙,台湾当局出动镇暴部队、镇暴车与催泪瓦斯弹对付集会人群,这就是震惊中外的美丽岛事件,一大堆民主人士被捕,所幸没有大开杀戒。眼前的一切与建丰同志的人生思路差距越来越大,因为他是想培养自己的儿子接班的。

很多人不理解,想接班就接呗,有那么难吗?其实非常难,我们前边说了那么多,大家也大概有感觉了。封建世袭制度被消灭以后,领袖人物要想培养儿子接班,就必须要一步一步的历练上来,不能直接封为“太子”就行了,面子总要装的。要培养他在军队的势力,在党内的势力,还要逐步的把他提拔到一个很接近领袖的位置上,这样领袖死了以后才能够顺利的接班。我们花了这么大篇幅来讲建丰同志始末,大家也都看到了,1937年蒋经国从苏联学习回国以后,首先就是到军队历练,1938年获封少将军衔,过了一年,就派到江西去当赣南地区行政专员和保安司令,政权军权一把抓。然后逐步的提升为江西省防空司令、省委委员。1945年,又提拔到中央来,当三民主义青年团和青年军的领导。这是干什么呢,就是让他在青年团和青年军里边发掘人才,建立自己未来接班的政治和军事的班底。

而建丰同志对自己的儿子也是这么干的,他和芬娜有仨儿子,大儿子蒋孝文是个花花公子,还有糖尿病,看着就不靠谱,没有培养价值。小儿子孝永上军校受伤瘸了,也没法培养了。所以就只好培养孝武,让孝武重走自己的路,接班情报部门,控制台湾内外的黑社会和特务们,为下一步接班做准备。没想到出事了。

刺杀搞到中情局头上了

后来发生了我们开头的剧情,被刺杀的人叫刘宜良,是个台湾间谍,到了中国大陆访问就把他知道的所有台湾的事都告诉了大陆,到了美国就把他知道的所有大陆和台湾的事都告诉中情局,当上了中情局的线人,其实是个三面间谍。

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小子竟然开始写文章了,不写别人,写建丰同志,出版了《蒋经国传》,其实这也不算啥,台湾尽管不爽,多番阻拦,但这本书出版完了。没想到这小子赚完稿费之后,又想干点别的,写《吴国桢传》,我们现在已经没法知道他到底要写啥,导致了最终的杀身之祸,反正肯定是要披露大秘密,台湾方面忍无可忍终于出手了。

台湾情报部门和作家同志交涉失败后,只好使用它们最擅长的招数,是的,政治刺杀是国名党的专利,早在清帝还没退位国名党的前身同盟会就三番五次搞刺杀,蒋光头的给孙大炮的投名状也是刺杀了另一个革命元老陶成章。

受台湾情报部门指使的三名黑社会“竹联帮”刺客到了美国,上演了我们文章文章开始的一幕。

这可天塌下来了,到美国本土上杀人,还特么杀的是中情局的人,霸道惯了的美国人能忍?往死里查,最后查到了台湾特务头子汪希苓等人。而汪希苓要向蒋孝武汇报工作,所有的嫌疑直指蒋孝武,一时间,美国爹非常反感小小蒋,美国人如果不接受,那孝武就没法接班,更别说台湾岛内风起云涌,建丰同志只好“流放”了二儿子,灰头土脸的蒋孝武带着全家去新加坡混了。到此,蒋氏家族事实上政治绝嗣,随后蒋经国接受采访的时候说,算了,用独裁结束独裁罢。

世间再无尼古拉

建丰同志,尼古拉,小蒋在1988年去世,台湾随后民主化,李登辉上台,美国坚持十几年施压,要求台湾放弃核武器计划并拆除,终于在小蒋去世后得以实现。同一年,李登辉放出了遭到两蒋囚禁33年的国军名将孙立人。两年后的1990年,又放出了遭到囚禁52年的张学良。

参与刺杀刘宜良的特务头子汪希苓本来被判处无期徒刑,但在1990年也被释放。黑社会老大陈启礼,也就是具体实施暗杀的白手套,在1991年也被释放。蒋方良作为一个体格硕健的白俄罗斯女人,跟着丈夫颠沛流离,从乌拉尔山到莫斯科,再回到中国,随后前往台湾,一直活到丈夫三个儿子都死了,2004年去世,比宋美龄还多活了一年。

蒋经国在赣南有个一次外遇,叫章亚若,省下了两个孩子,也就是孝慈兄弟。当前最靠谱的说法是为了防止影响仕途,经国的亲密战友王升得到了默许,杀掉了章若亚。

1993年,孝勇回到广西给母亲扫墓,族人将小蒋当初给章的定情信物,一个化妆镜,交还给了蒋孝勇。

孝勇三年后病故。

始发于公号:九边。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