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驱逐4万中国人,为什么我们要叫好?

在中国,如果一所大学本科生的人数能够超过3万人,已经算得上规模很大的学校了,至于本科生人数超过4万的学校,更是寥寥无几,大概只有四五所大学能够达到这个数量。

之所以说这个,是为了方便大家理解4万人到底是怎样一个数量级,因为在10月份,菲律宾计划遣返多达4万名中国公民。这4万人,能够填满任何一个中国大学的校园。

只不过,这4万人跟大学生可完全不是一回事。

1

根据法新社的报道,菲律宾司法部长雷穆拉最近发出命令,要求菲警方追查175家执照被吊销但仍继续非法经营的离岸网络博彩公司。菲司法部发言人克拉瓦诺27日表示,将从10月开始遣返这些企业雇用的约4万名中国籍员工。

按照克拉瓦诺的说法,驱逐这么多人最直接的原因并不是非法经营博彩公司,而是最近围绕离岸博彩公司发生的一系列绑架、谋杀和其他犯罪行为,“确保这些罪行不会发生,这是我们的工作,也是对社会的责任”。因此,“我们认为最好是发出一个信号,表明这种行为是不可容忍的,是这个国家所不能接受的”。

500

说实话,中国人在菲遭绑架之前也多次发生,但从来没有引起如此大的打击力度。主要是因为最近一段时间,这些事件发生的频率太高、规模太大,整体画风逐渐嚣张化。

就在菲律宾表态要驱逐4万人的10天前,菲警方刚刚在安赫莱斯市一家离岸博彩公司救出41名中国人,然后又在克拉克自由港区救出190名中国人。而在几天前,警方刚从同一家离岸博彩公司救出43名中国人。

500

根据菲媒体的报道,被解救的中国人中,相当一部分人没有护照。当时菲内政部长就表示,菲律宾将开展后续行动,寻找其他“在人口贩卖中遭受类似奴役”的中国公民。

而在5月25日的时候,一名70岁的中国人被绑架,绑匪曾向被绑者家属勒索100万元人民币赎金,家属通过网络支付了50万元人民币赎金。警方到达犯罪现场后,4名绑匪拒绝投降并朝警方开枪,随后在与警方的枪战中被击毙。

这4名绑匪同样是中国人。

500

因为绑票事件发生得太多,9月17日中国驻菲使馆临时代办周志勇会见菲内政部长,就中菲进一步加强执法合作,严厉打击涉及中国公民的绑架、非法拘禁、人口贩卖等犯罪深入交换意见。

500

很显然,菲律宾警方9月27日驱逐4万人的表态并没有起到什么震慑作用,就在9月29日,警方又从马尼拉一家博彩公司解救出29名被贩卖的受害者,其中23人来自缅甸,剩下的6个是中国人。

根据警方的统计,自2019年以来,菲律宾已经解救出97名被贩卖的受害者,其中62个是中国人。

这些密集发生的绑架和贩卖案件里,有一个不断出现的名词——博彩公司。

500

9月29日被解救的受害者表示,他们到达菲律宾之后,护照被没收,每天要工作14个小时,说是工作,其实就是诈骗,需要跟潜在客户不断聊天,鼓励他们“投资金钱”。

问题是菲律宾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博彩公司,随随便便就能驱逐4万人?这些非法博彩公司为什么这么喜欢玩绑票?被绑票的为什么大部分是中国人?

事情还要从网上的“性感荷官”说起。

2

相信很多人上网的时候,都会遇到这样的网页广告:“澳门首家线上赌场上线了”,为了吸引更多的人点进去,广告后面还要加一句“性感荷官,在线发牌”。

除了在浏览网页的时候冷不丁窜出一条广告,有时候下载一部电影,画面上方也会不时飘过一条线上赌场的宣传。

500

这样的广告太过深入人心,而且还无孔不入,长时间的洗脑轰炸导致很多人把澳门和“性感荷官”直接划上了等号。除此之外,很多人还受到过”澳门赌场“发送的垃圾短信,其中缺乏垃圾短信过滤的苹果用户收到的最多。

如果你相信了,那么恭喜你,因为你上当了,这些短信根本不是来自澳门。2019年5月,澳门特区政府旅游局副局长还专门澄清过:“打开imessage你得到的可不是澳门!”

500

澳门的合法博彩业根本不会乱发消息,作为受害者,澳门旅游局还报过警,但是对于境外的非法信息,当地的警方显然有点鞭长莫及。

500

那这些所谓的线上赌场以及境外短信到底来自哪里呢?很大一部分,正是来自菲律宾。因为菲律宾有着悠久的赌博传统和积淀。

这种传统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已经难以考证,反正当16世纪殖民者到来的时候,已经看到菲律宾的当地人在热火朝天地斗鸡了。菲律宾人有多爱斗鸡?1974年,菲律宾专门通过了一项“斗鸡法”,以“保护和促进国家遗产制度”。根据该法规定,斗鸡应该成为保护和延续菲律宾原住民遗产的工具,从而增强民族认同。

500

在西班牙殖民占领期间,菲律宾的赌博行业不再局限于斗鸡,发展出了卡片机、台球厅等形式,随后又逐渐引入了赛马和彩票,并建立赌场。初来乍到的西班牙人迅速注意到了充斥社会各个地方的赌博现象,当时马尼拉的赌徒经常在斗鸡等赌博中下过量的赌注。到了十九世纪,赌博已经在菲律宾蔚然成风。

西班牙人曾试图对泛滥的赌博进行管理,比如规定只有在特定的日期和事件才能进行赌博活动,结果发现根本禁止不了,反而越禁越多。后来美国人来了之后,也想要禁止赌博,在发现没有效果之后,思路灵活的美国人表示:既然禁止不了,那就收他们点钱。

500

于是从20世纪30年代开始,菲律宾的赌博活动开始制度化,官方不再追求禁止赌博,而是想办法从里面分一杯羹。

分钱的方式,主要是发牌照。

现今菲律宾发放牌照的机构比较混乱,而且几经变动。2003年,第一卡拉扬(First Cagayan)成立,号称全亚洲唯一的合法网络博彩牌照机构,菲政府在当时授予它对博彩公司监督、授权的权限。只不过,在2014年左右,因为菲律宾国内政治环境的变化,第一卡拉扬的地位逐渐不保。

2016年杜特尔特上台之后,菲律宾娱乐和博彩公司(PAGCOR)成为了政府唯一承认的合法赌博牌照发放机构。与此同时,很多拿着第一卡拉扬牌照的博彩公司被定为非法,大量人员被逮捕。

500

其他赌场看到这样的场面,自然都乖乖跑到PAGCOR这里交钱拿牌照。

从性质上来说,PAGCOR是菲总统办公室管理下、100%由政府管理和控制的公司,主要作用有三方面:

1,规范、操作、授权和许可彩票游戏,纸牌游戏和电子游戏,特别是菲律宾的赌场游戏;

2,为菲律宾政府的社会公民和国家发展计划创造收入;

3,帮助促进菲律宾旅游业。

对于菲律宾政府来说,PAGCOR简直是一只会下金蛋的母

根据法律规定,PAGCOR收入的5%需要作为特许权税交给国税局,其余收入的一半还要划归政府财政部所有。除此之外,PAGCOR还要正常缴纳企业所得税,其净利润的1%还要交给司法部下属的索赔委员会。

菲政府通过PAGCOR获得的收入仅次于国税局和关税署,是政府的第三大收入来源。杜特尔特更是推动国会以立法的形式承认了菲律宾网络博彩的合法性。

尽管菲律宾通过PAGCOR之类的机构对博彩公司和赌场进行管理,但是严格来说,大部分博彩公司都处于合法和非法的模糊地带。

PAGCOR只发放了约60张牌照,菲律宾境内的网络博彩公司数量却要远远高于60。实际上,大部分网络博彩公司确实没有自己的牌照,那它们的牌照是从哪里来的呢?

主要是租来的。

举个例子,曾经非常出名的索莱尔东方集团,用总公司的名义租下了整个珍珠大厦作为办公楼,然后再把大厦里的工位租给规模小的博彩公司,于是小博彩公司就能蹭到东方集团的牌照保护。这种流行的做法被称作“挂靠”,双方会协定每月要完成多少盈利,给集团带来多少分成,但具体业务是什么,东方集团不会干涉。

500

这种租借场地和牌照的做法,导致网络博彩公司的数量迅速膨胀。根据高力国际2018年的房地产行业报告,离岸博彩公司在2018年前三个季度的交易中占了280000平方米,占该期间马尼拉所有办公物业交易的25%。

但是,菲律宾法律对菲律宾人的网络赌博管理非常严格,博彩公司不能在菲境内招徕赌客。国内不能开张,博彩公司的目光自然盯上了海外市场,其中重点客户就是来自中国内地的赌徒们,用马尼拉出租司机的话说,“有赌场的地方就有中国人”

为了吸引远在中国的赌徒,就轮到“性感荷官”们登场了。

3

如果你是离岸博彩公司的老板,已经搞定了场地和牌照的问题,就等着骗国内的赌徒和冤大头们来掏钱,你会选择哪里的员工帮你骗人,菲律宾人?当然不是,如果你的主要受害者是中国人,那么你的员工最好也是中国人。

所以对于离岸博彩公司来说,骗中国境内的赌徒花钱只是第二步,第一步是骗国内的人来给自己当牛做马,假扮“性感荷官”。

500

据菲律宾《每日问询者》2019年3月的报道,菲财政部测算,205家离岸博彩公司约雇佣了10.3万名中国员工。这只是官方的数据,真正的规模要远比这个数字大得多,根据地产机构的预测,菲律宾实际从事网络博彩的人员数量达到了47万左右。尽管准确的数量难以统计,但规模基本上就在这个数量级。

这么多人里面,很少有人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去菲律宾真正的工作内容。

很多网络博彩公司会在网上发布招聘信息,使用的名头看起来都非常正规,比如什么“游戏推广专员”“网络工程师”。与之相对的,这些工作的要求却又非常低,基本上只要会说话会打字就算是合格了。至于工作报酬,可以说相当诱人,比如“工资7000元起,包机票和住宿”,甚至还有承诺“年薪15w起,一年回一次家包含机票,餐补,国外工作”的。

500

一旦这些人顺利通过海关,进入博彩公司,他们的护照会在第一时间被收走,以防他们逃走,如果不想干了,需要赔偿公司的中介、签证等费用。

到了这一步,那些梦想着在菲律宾挣钱回家的人就会发现,他们要干的活跟之前招聘广告上的宣传完全不是一回事。简单来说,他们需要在各种网络平台寻找客户,跟他们聊天,尽量吸引他们参与网络赌博,用行话来说叫做“狗推”

为了能够吸引潜在客户,这些在博彩公司干活的“菜农”会被包装上不同的身份和形象,最常见的就是性感美女。公司会给他们准备各种话术文件,讲解各种开场白模板,和客人熟悉后,要对目标客户进行筛选,也就是所谓的“养猪崽”。

500

很多所谓的“性感荷官”,不仅丝毫不性感,还都是男的。他们会在群里撒娇卖萌,配合推广员怂恿玩家继续下注。很多时候一个群里真正的玩家没几个,剩下的全是博彩公司的工作人员和“赌托儿”。

除了这些手段,博彩公司还会利用色情直播来吸引玩家入场,推广员不仅要假扮“美女”,还要用露骨的词汇和男网友聊天。而观看直播需要先在网络赌博平台上注册充值,才能获得观看权限,“有的时候一搞就是一天,那个台子的一个老乡说,收入刷刷地往下流”。

只不过这些刷刷的收入跟假扮性感荷官的人没有关系,很多人整天变换身份性别哄骗国人赌博,“感觉要人格分裂了”。

不仅如此,他们每天的工作时间往往超过12个小时,一个月只能休息一两天,吃饭、上厕所都有规定的时间,吃饭不能超过半个小时,抽烟和上厕所不能超过10分钟,超时就会被罚款,“干了半年没存下什么钱,都快被罚光了”。

500

如果员工没有完成公司规定的任务,就会被“祭天”,也就是开除,但是在走人之前员工需要赔付给公司大量的赔偿金。如果员工实在拿不出钱,除了毒打之外,博彩公司还会拍视频给员工家属让他们打钱赎人,或者把员工卖给其他公司。

想要逃走几乎不可能,除了严密的监控,很多当地的居民和出租司机都跟公司有关系,“之前有人逃走,人都上飞机了,还是被公司抓回来了。”博彩公司发现有人出逃后,还会在各大博彩论坛和群里悬赏。除非能够逃到大使馆,否则早晚还是要被抓回来。

500

2019年中国大使馆在描述这些人的处境时说:

其中一些人的人身自由受到极大限制,被媒体形容为“现代奴隶”。他们的护照被菲方雇主没收,被强迫在固定地方居住,一些人还遭到勒索,甚至体罚和虐待。同时,还发生了数十起绑架在菲参赌和在菲赌场非法工作的中国公民案件,一些中国公民甚至被造成伤残乃至被杀害。

500

现在菲律宾说要驱逐将近4万人,从行为上来说这些人肯定违法了,但说不定很多人还非常高兴自己被驱逐,这样至少不用做“现代奴隶”了。

但是菲律宾的行动究竟能不能解决非法博彩公司问题,恐怕要打一个大问号。

2019年9月13日,菲律宾逮捕了277名中国人,几天之后又有300多名中国公民被逮捕。而在2016年的时候,菲律宾在一个非法赌场就抓了超过1200名中国人。

这些连绵不绝的抓捕之后,跟着的是更多的抓捕,但是非法博彩公司的问题不仅没有得到解决,反而越来越严重,不然也不会闹到要驱逐4万人。

500

这背后的原因其实也不复杂,只是一道简单的数学题。2019年杜特尔特拒绝禁赌的时候曾经表示,他不欢迎赌博,但该行业带来了大量的税收收入。

虽然这次菲律宾表示要驱逐4万人,但是政府一位顾问表示,如果离岸博彩公司被驱逐,菲律宾经济可能会损失2000亿比索(约242亿人民币)的租金收入和工资:在线赌博是经济的引擎之一,虽然我们不应该把它视为理所当然。但哪个企业没有问题呢?”

希望这一次,菲律宾政府的决心能够超过2000亿比索。

参考资料:

新京报:《记者卧底菲律宾网络博彩丨专坑国人的“东方监狱” 》

南方周末:《菲律宾赌城如何暗链中国?》

新京报:《回访马尼拉赌场:隐秘的华人网络博彩生态》

箭厂:《逃离菲律宾博彩公司:我被重金悬赏捉拿》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