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铁饭碗还能吃多久?

9月26日,由俄罗斯向欧洲输送天然气的海底管道“北溪1号”和“北溪2号”相继发生爆炸,爆炸地点靠近丹麦东部的伯恩霍尔姆岛。其后,爆炸中心海平面不断溢出的可燃气体。根据多方推测,此次爆炸有可能是人为蓄意破坏。

咕噜咕噜冒泡泡...

(图:twitter@forsvaretdk)▼

500

这两条海底天然气管道爆炸,让原本荆棘载途的欧洲能源危机雪上加霜。另一方面,也让原本受到制裁的俄罗斯能源出口生意举步维艰。

门捷列夫:有本事这张表你们也别用

(图:shutterstock)▼

500

更何况能源是俄罗斯的经济命脉。根据俄罗斯联邦海关局相关数据,2020年俄罗斯对外贸易额为5719亿美元,其中出口额3382亿美元,燃料和能源产品出口占总出口49.7%;2021年对外贸易额7894亿美元,其中出口额4933亿美元,燃料和能源产品出口占总出口54.3%

俄罗斯出口矿产品的依赖非常高

剩下的也有相当比例是各种原材料

500

其中石油、天然气出口更是俄罗斯经济的支柱产业,2021年油气出口约1650亿美元,占到俄当年财政收入49.86%。而根据美国能源情报署EIA的相关数据,2011~2020年,油气出口占俄罗斯财政收入的年均值也有43%。因此,将能源出口形容为俄罗斯“国本”都不为过了。

从数据上来看,油气出口的收入

无疑撑起了俄外贸的半壁江山 ▼

500

正所谓,打蛇打七寸。制裁俄罗斯,对其能源领域下手自然是重中之重。G7已经发布共同声明,承诺逐步减少或禁止进口俄石油。

3月8日,欧盟委员会提出名为“REPowerEU”的计划大纲,旨在让欧洲在2030年之前摆脱对俄罗斯的化石能源依赖。德国也暂停了前总理默克尔抗住巨大压力才促成的北溪2号项目。

北溪2号是德俄之间最重要的议题之一

现在是直接被俄乌之间的战争给扼杀了▼

500

如果国际社会进一步对俄罗斯进行全面制裁,断绝其油气产业与世界的联系,俄经济将遭受灭顶之灾。

那么,俄罗斯能源铁饭碗真的走到尽头了吗?

在全球变暖的世界环保议题背景下

对化石能源的摒弃是全人类的共识吗?

(图:图虫创意)▼

500

世界需要多少能源?

能源是经济发展的血脉、社会运行的基石。可以说,能源利用水平也体现了人类的发展水平。我们不妨把时间线往前拉到1981年,看看这40年来全球能源消费总量及结构的变化。

总量方面,1981年全球一次能源总消耗大约是279.12 EJ(1EJ=1×1018J,约2778亿千瓦时,可供一部1.5匹的空调运行1819万多年),到了2019年增至587.8 EJ,年均增速2%左右,2020年受新冠疫情影响,降至561.52 EJ,同比下降近4.5%。

2020年一次能源消费量下降了4.5%

是自2008年次贷危机后能源消费量的首次下降 ▼

500

消费结构方面,尽管这几年新能源很热,但一个比较残酷的事实就是,即便到了化石燃料消费下跌、新能源爆发增长的2020年,全球化石能源消费占比依然有84%,风电、光伏、生物质等非水可再生能源的占比也只有5%,我们距离碳中和的目标依然任重道远。

尽管这不是经济问题,可再生能源若无经济上的优越性

想要替代人类社会对化石能源的惯性依赖,恐怕舍近求远 ▼

500

当前全球能源消费中,石油依然是妥妥的一号位(占比31%)、煤炭第二(28.4%)、天然气第三(24.5%),后面依次是水电(6.8%),非水可再生能源(5%)和核电(4.3%)。

油加气占了全球能源的55.5%的份额,可见谁掌握了油气资源,谁就可以挺直腰杆甚至横着走了。所以接下来,我们主要围绕油气来展开,看看俄罗斯在全球油气市场上大概是怎样的地位。

俄罗斯能提供多少能源?

俄罗斯在国际能源市场的地位,至少可以称得上举足轻重

首先,俄罗斯是世界油气资源大国

到2020年底,俄罗斯石油探明储量为148亿吨,位居世界第六,排在委内瑞拉、沙特、加拿大、阿拉伯、伊朗和伊拉克之后,占世界探明石油储量的6.1%。天然气方面就更加“武德充沛”了,俄罗斯探明天然气储量37.4万亿立方米,占世界探明天然气储量近五分之一

世界各地天然气产量比例及地区主要产出国 ▼

500

其次,俄罗斯是主要的油气生产国

光家里有矿还不够,还得能开采出来才算数。委内瑞拉石油储量世界第一,占了近五分之一,但是其2020年产量只有2739万吨,仅占同年全球产量的0.66%。

对比一下俄罗斯,2020年石油产量5.24亿吨,占了全球的12.6%。天然气方面,俄罗斯2020年产量6385亿立方米,占全球总产量的16.6%,位列世界第二(尽管俄罗斯储量世界第一,但美国得益于页岩油气革命,在2011年起,已经稳坐天然气生产第一把交椅)。

无论是石油还是天然气,俄罗斯的产量都仅次于美国

当然,美国的龙头地位除了禀赋还来自于它的技术革命 ▼

500

再次,俄罗斯是世界主要的油气出口国

根据俄罗斯海关的统计数字,2021年俄罗斯出口原油2.89亿吨,位居世界第二,仅次于沙特阿拉伯(3.49亿吨),出口量占全球的12.3%

2021年,俄罗斯出口天然气2380亿立方米,位居世界第一,占到了全球天然气总出口的四分之一,其中,管道天然气出口1977亿立方米,占全球管道出口总量的43.7%,位居世界第一;LNG出口404亿方,位居世界第四,仅次于澳大利亚(1062亿方)、卡塔尔(1061亿方)、美国(614亿方),占全球LNG出口总量的8.3%。

全球LNG出口量俄罗斯排在第四

如果算上管道天然气的量,俄罗斯则遥遥领先,没有对手 ▼

500

把时间线拉到勃列日涅夫末期,可以发现苏联在全球石油出口中的份额也在不断提升,到了安德罗波夫时期已经超过了10%,契尔年科和戈尔巴乔夫时期基本平稳,最终在1988年达到顶峰后,随着苏联解体与休克疗法连跌三年,随后才慢慢恢复往日荣光,并基本都维持在12%以上。

2000年全球天然气消费量约2.4万亿方,2020年达到3.8万亿方,增幅59.3%,同期的俄罗斯产量增幅只有18.9%,出口量增幅24.3%。与此同时,得益于页岩油气革命,美国天然气由净进口国变为净出口国,中东地区也有近4.5倍的增幅,因此俄罗斯出口占全球份额相对缩小了。

俄罗斯的LNG出口受限于港口劣势

不过还是能看出美国在欧洲和东亚市场的后来居上 ▼

500

看了以上这些数据,我们大概知道了,在油气领域,俄罗斯储量丰富、产能惊人、出口强劲,在世界能源市场上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在摸清楚俄罗斯家底之后,我们就可以进入下一个问题了。

全球能源离得开俄罗斯吗?

鉴于俄罗斯在天然气领域话语权比石油更大,也鉴于实现碳中和目标过程中,天然气的定位似乎比石油更“可持续”一些,因此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将集中在天然气领域,顺带点一点其他化石能源。

要回答这个问题,得弄清楚三个小问题:

一是俄罗斯的天然气都出口到了哪里?

二是叫嚣着要将俄罗斯踢出全球能源市场的国家对俄依存度有多少?

三,既依赖俄罗斯、又想与其切割的国家是否有更好的替代者?

Q1:俄罗斯的天然气都出口到了哪里?

根据BP统计年鉴2021的数据,2020年俄罗斯出口的天然气中,77.7%都去了欧洲。

对于欧洲而言,天然气实在是太重要了,工业、居民、建筑都会用到,天然气发电是很多国家最重要的电源之一(当然,法国是核电)。一旦断气,对很多欧洲国家而言,不仅意味着工业企业停工、回家无法洗澡,还会有大规模停电。

我们不妨把俄罗斯出口到欧洲的天然气再细分一下:剔除白俄罗斯等独联体国家,加上土耳其的话,俄罗斯2020年出口至欧洲的1849亿方天然气中(欧盟国家约1589亿方),仅德国就进口了563亿方。

全球天然气的贸易格局,东亚和欧洲是“天然的”买主 

横屏观看)▼

500

Q2:叫嚣着要将俄罗斯踢出全球能源市场的国家对俄油气依存度有多少?

这里重点关注:欧洲、英美

作为世界上化石能源储量较为匮乏的地区,欧洲国家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是全方位的,无论是石油、天然气还是煤炭,俄罗斯均是欧洲第一大能源进口国。

2020年欧洲总进口原油4.7亿吨,其中最大来源国家为俄罗斯,进口占比为29%,中亚国家占比14%,西非国家占比14%,美国占比12%,其他来源为中东和北非国家。

2020年欧洲煤炭进口主要来源是俄罗斯,占比50.2%,哥伦比亚17.1%,美国15.5%,澳大利亚8.4%。

天然气更是惊人,近些年来欧洲对俄依存度一直都维持在40%左右,2021年甚至提升至45%。

可以说,欧洲夜晚亮的每一盏灯,都有俄罗斯的贡献

不知道欧盟国家对俄罗斯的惧怕是否也与这种统治力有关

(图:壹图网)▼

500

很多欧洲国家对俄天然气的依赖度更是高得吓人:德国65%,波兰73%,匈牙利94%,芬兰97%,捷克99%,斯洛文尼亚、保加利亚、爱沙尼亚、拉脱维亚、斯洛伐克对俄的依存度甚至是100%。

由此可以发现,逢俄必反的波兰、爱沙尼亚、拉脱维亚、捷克,其天然气消费是很难与俄罗斯切割的。欧盟经济火车头德国,对俄天然气依存度也近三分之二,所以停掉北溪2实在是有一些挥刀自宫的悲壮。

没有油气资源禀赋的国家

除了临近的俄罗斯,又有多少选择呢? ▼

500

除去天然气,欧盟29%的石油和46%的煤炭也是进口自俄罗斯的,由此可见,切断与俄罗斯能源的联系,基本上是自杀式攻击了。

因此,我们大致可以理解,下面这些充分展示欧盟散装本质的事情了:

尽管欧盟一再重申,用卢布同俄罗斯结算天然气款是“不可接受”的,但匈牙利等10个国家还是背刺了。

5月2日,匈牙利总理办公室主任格格利·古亚什向全世界通报了一个令整个欧美世界震惊又尴尬的消息:包括匈牙利在内,共有10个欧洲国家已经按照俄罗斯提出的要求,在相关俄罗斯银行开户,按照莫斯科提出的路径支付天然气费。

匈牙利率先举旗,波罗的海三国等也紧跟着撑不住

(图:图虫创意)▼

500

最近欧盟又提议禁止俄罗斯石油,但对匈牙利和斯洛伐克开了特别豁免,结果捷克和保加利亚也要求加入进来。在这里,笔者斗胆阴谋论下,这是不是德法等国故意而为之,以期相关提案无法通过呢?

早在2018年,时任美国总统的特朗普访问欧洲时,就对北约的官员抱怨说:

“我很难过,我们美国花了一大堆钱保护德国保护法国各位盟友,结果各位竟然花数百亿美元,购俄罗斯的天然气,德国前总理(施罗德)竟然还是俄罗斯一家管道公司的董事长,你们被俄罗斯的能源控制了,尤其是德国,你们百分之六七十的天然气都依赖俄罗斯,你们完全被控制了。这是非常不应该的事。”

毕竟,没有人比懂王更懂俄罗斯

(图:壹图网)▼

500

接下来是一些对俄罗斯不那么敌对的欧洲国家,比如一些非欧盟的欧洲国家、土耳其。而它们依存度也不低:塞尔维亚、波黑、北马其顿、摩尔多瓦都是100%,土耳其对俄依存度也有三分之一。

许多国家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

从苏联时期就建立,一直持续至今 

(来源:标准普尔)▼

500

反倒是四处拱火的美英两国,对俄依存度明显低很多,比如英国只有10%左右,美国现在是天然气净出口国,与俄反而是竞争关系,能挤掉俄罗斯一点,自己也许就能多赚一点。

商业竞争的同时还能干掉政治对手

美国何乐而不为(图:wiki)▼

500

Q3:既依赖俄罗斯、又想与其切割的国家是否有更好的替代者?

由于能源是社会发展的必需品,如果要将俄罗斯踢出全球能源市场(尤其是天然气与石油市场),只有两条路可以选——要么与其切割的国家可以通过风电、光伏、核能、水能等非化石能源实现自给自足;要么就是新油气供应者站出来填补因俄罗斯被踢走而造成的缺口。

全球变暖低碳生活,化石能源需要摒弃?

俄:不存在的,我只知道北极航道又能开了

(图:shutterstock)▼

500

第一条路已经证明了短期是难以实现的,我们接下来着重分析下第二条路。

现在急于与俄罗斯进行切割的主要是欧盟,其中不乏骑虎难下者,如德国,也有人间清醒者,如坚决拒绝对俄天然气禁运的匈牙利,可见欧盟自己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最关键的问题就在于,如果不买俄罗斯的能源,还能问谁买呢?

欧盟进口的近4500亿天然气中,约四分之三是管道气PNG,四分之一是液化气LNG(见文末“亚洲天然气”专题)。PNG中,约40%是来自俄罗斯,挪威为22.8%, 荷兰为7.3%, 阿尔及利亚5.8%。欧盟进口的LNG中约17.2%来自俄罗斯。

欧洲现在的能源结构卖家市场中,俄罗斯稳坐头把交椅

想要取代它,或许需要调动剩下所有卖家的订单 

(来源:Statista)▼

500

那么,停止进口管道气,多从其他国家进口LNG是否可行呢?毕竟美国、卡塔尔都是LNG出口大户,而且LNG可以比管道气拥有更远的输送距离。

这首先要看美国、卡塔尔等国是否有能力补足因与俄罗斯切割而造成的缺口。

卡塔尔有全世界最大运力的LNG船型

美国则贡献了全世界最多的天然气产量

Q-max系列LNG船只(图:三星重工)▼

500

根据欧盟委员会的REPowerEU计划,要在2030年摆脱对俄罗斯化石能源的依赖。

过去几个月的时间里,欧盟从美国、挪威、卡塔尔、阿塞拜疆、阿尔及利亚、埃及、韩国、日本、尼日利亚、土耳其、以色列等国家进口了天然气弥补部分缺口。但要替代俄罗斯这近1600亿方天然气的进口量,绝非易事。

(图:shutterstock)▼

500

首先是美国。作为当今天然气第一生产大国,将俄罗斯排挤出世界能源贸易体系,无论是政治层面,还是经济层面,都是符合美国利益的。

只不过,尽管美国天然气产量已经超过9000亿方,成为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但美国同时也是天然气第一消费大国,2020年消费量达到8320亿方。因此,2020年美国天然气出口量仅有1375亿方。

尽管拜登宣布年内将向欧盟新增150亿立方米LNG,但近两年来,美国油气厂商投资意愿持续低迷,天然气钻井数量增长缓慢,增产力度受限。即便能把气打出来,当前美国LNG的液化能力几乎打满,短期增长空间也有限。

因此,这500亿方很可能是对存量的再分配,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操作,或将进一步推升价格。

毕竟现在LNG已经从亚洲溢价变为欧洲溢价了

亚洲订单掉头去欧洲,交了违约金依然能够赚钱

(图:图虫创意)▼

500

其次是卡塔尔、澳大利亚。这两个国家的共同点在于:都是天然气生产大户,但消费不多。2020年,卡、澳两国天然气产量分别为1713亿方和1426亿方,分别出口LNG1061和1062亿方。但和美国的问题类似,增产并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

德国每年消耗约1000亿方天然气,一半以上来自俄罗斯进口天然气。为了可以摆脱俄罗斯的影响,德国曾希望卡塔尔可以增加对欧洲的天然气出口量。

然而在3月26日,卡塔尔能源事务国务大臣萨阿德·卡比表示,无人能取代俄罗斯在欧洲能源市场的地位,俄罗斯提供了欧洲大约30%到40%的天然气量,短时间内达到这么多量卡塔尔是办不到的,需要时间。

再往后,两国在供气合同方面谈崩了,谈判受阻于合同期限、定价机制方面。由于欧盟国家急于与俄罗斯能源脱钩,当前形势下卡塔尔显然占据主动权,对德国的要求很难让步。

而澳大利亚则99%以上都出口亚太地区。

卡塔尔的态度就是谈得拢就进港卸货、谈不拢就找新买家

反正不愁卖,(图:shutterstock)▼

500

至于伊朗、委内瑞拉等因制裁导致开工受阻的“潜力股”,则更难在短期大量增产。就算可以补上了一点缺口,美国会乐意这俩“敌对”国家赚个盆满钵满么?

此外,还要看欧洲有没有本事接收突增的LNG。

根据《经济学人》相关研究显示,欧洲LNG储罐并不多,其主要集中在西班牙、意大利、英国、瑞典等国,许多内陆国家都不具备建造LNG接收站的条件。就算具备条件,要建成一个LNG接收站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比如德国目前就没有任何LNG终端。

浮式储存再汽化装置,海上的一种临时LNG接收装置

也配置了LNG再汽化功能,缺点是接收能力十分有限

且造价依然不菲,(图:wiki)▼

500

此外,就算欧盟不买俄罗斯天然气了,中国、印度等天然气需求增长旺盛的发展中大国,也可以接收大部分俄罗斯原本要售往欧盟的天然气,甚至美国等国还可以当二道贩子,转卖给欧盟。

因此,短时间之内,俄罗斯的铁饭碗不会就此终结。除非等到可再生能源可堪大任,或者可控核聚变能商业运行,否则,全球无法同俄罗斯能源脱钩。

参考文献:

1.http://zwgk.mdj.gov.cn/bmxxgk/swj/202103/t20210311_315726.html

2.https://www.jiemian.com/article/7080358.html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