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博朋克:边缘行者》哪像一部衍生作品

“CDPR应该给扳机社磕一个。”很多玩家在看完动画《赛博朋克:边缘行者》后打趣道。

一款发售于2020年年末的游戏,如今被一部衍生动画重新带起热度,这几乎是本体游戏《赛博朋克2077》的开发商CDPR能想到的最好结果。

本月中旬,日本动画公司TRIGGER基于游戏《赛博朋克2077》世界观制作的《赛博朋克:边缘行者》在Netflix上线,随后迅速在全球掀起观看热潮,烂番茄新鲜度高达100%,IMDB评分8.6,豆瓣上则有近6万人打出了9.1的高分,一些被作品打动的观众已经开始封它为“年度最佳动画”。

500

与之呼应的是,曾经被期待为“年度最佳游戏”,却因虚假宣传、bug繁多、更新不力等种种问题几乎被钉上耻辱柱的《赛博朋克2077》,开始逐渐焕发第二春。

按Steam DB的数据,游戏在Steam平台的近期在线人数峰值为9月25日的13.6万,比起近两年前刚发售时百万人同时在线的盛况仍有差距,但对一款单机旧作而言已十分不易。

在《边缘行者》的助推下,9月21日CDPR官微发文表示“过去的一周每天都有超过100万玩家进入夜之城”,即《赛博朋克2077》的全平台日活玩家数重新突破了100万。9月28日,CDPR宣布《2077》的总销量达到2000万份。

500

游戏任务总监Pawel Sasko在一场直播中分享道:“对于一些团队早期成员来说已经过去了七八年,这一刻人们开始喜欢我们的作品,感觉还是有些不真实,人们终于开始欣赏它了。”

《边缘行者》是如何跨越边界的?

“如果你有一个有趣的故事,就能制作一部有趣的动画。”按日媒Game Watch的报道,CDPR方原本对动画项目没有太复杂的构想,《边缘行者》在公司内部的关注度也很低。他们将完整方案交给TRIGGER,并说:把这个做成动漫!

TRIGGER的社长大塚雅彦也在采访中透露,动画人员最初只拿到世界观资料,剧情会由CDPR编写,“以为按脚本做就行了”。但很快TRIGGER方发现,CDPR给的初始方案“不能用动画完成”,双方便开始了彼此互补的长期磨合。

大塚雅彦的观点是原本的剧情太注重“氛围”,没有突出角色,这不容易让人投入感情。双方的一次争议便是围绕角色“丽贝卡”,这名“暴力萝莉”有着典型的日式反差萌人设,CDPR认为她与原作基调不搭,“这种可爱的角色会破坏《2077》的世界”,但作为“乙方”的TRIGGER最后说服了CDPR。

500

《边缘行者》中的大卫·马丁内斯、露西、丽贝卡等角色,的确成功赢得了许多观众的喜爱,男女主角浪漫相约但未能成行的“去月球”让人遗憾,Steam评测区也有不少玩家喊着“再杀一遍亚当·重锤(动画里的最终Boss,在游戏中也有出场)”。

和大部分衍生动画一样,《边缘行者》本质上是部粉丝向作品。动画中有很多需要了解的专有概念,像是“超梦”、“赛博精神病”、“荒坂公司”等等,而夜之城的电子地图、通话铃声、广播节目等和游戏里一模一样的彩蛋元素,也只有玩过才会有熟悉感。

500

但《边缘行者》的主要人物都是全新原创的,重玩游戏也不会改变他们的命运。除了最基本的“看完同世界观作品后想再亲手重温”,为什么这部动画就能对游戏产生罕见的“流量反哺”效果呢?

关于《2077》有个流传很广的梗“您就是大名鼎鼎的V吧”,用来揶揄NPC们一边口头表示尊敬,一边给玩家扮演的主角V塞各种报酬不高的脏活累活。但《边缘行者》却给玩家们提供了一种全新视角来看待V——也就是游戏里的“自己”,和生活在夜之城里的其他居民。

动画主角大卫将“自己是特别的”挂在嘴边,但“原来”他才代表着普通佣兵的人生常态。有玩家就提到,大卫视若珍宝的“斯安威斯坦”(一种能减缓时间的改造义体),V去酒吧扫一圈能看到大把NPC身上都装,甚至战斗时几段瞬移朝自己冲来的杂兵也有,而玩家通常看都不会看他们一眼。一旦联想到“这些人背后或许也有类似大卫的经历”,游戏体验会产生些微妙变化。

500

有了动画的衬托,那句“大名鼎鼎的V”也不再是空话。游戏里的V有三种出身可选,后续流程的低谷掩盖了其实“V的起点可能就是大卫的终点”,而玩家最终会成长为有一身传说装备的“夜之城之王”,杀死亚当·重锤可以像他杀死大卫一样轻而易举。对动画主角的代入感叠加上动画主角与自己的落差感,容易催生出“要去做点什么”的冲动。

抛开因《边缘行者》而显得更加丰满的虚构世界,现实里的《2077》这次还实现了一次同步推出新内容的“真联动”,这种推进方式,在游戏衍生作品的历史上也不常有。

500

《边缘行者》上线十天前,CDPR用直播形式介绍了游戏的1.6版本。玩家能在游戏里接到一个和《边缘行者》有关的支线任务、获取一些动画角色们拥有过的装备,还能喝到一杯名为“大卫·马丁内斯”的鸡尾酒,这属于常规联动内容。直播还重点介绍了《2077》的大型付费DLC《往日之影》,以及“跨平台同步进度”等其他新功能。

由于首发失利,长久以来玩家们都希望CDPR能在及时修补游戏的同时,像《巫师3》时期一样推出高品质的大型DLC最近这次是它首次释放预告。CDPR的确没有放弃过修补,许多玩家表示1.6版本“已经相当不错”,而明年才上架的DLC,则颇为精准地参与到了宣发联动当中。动画、DLC、补丁、打折一套组合拳下来,能给人“游戏最近大动作频繁”之感。

《边缘行者》动画火热的同时,久不关注的老玩家们或许刚好能发现游戏又进行了大版本更新,可以回夜之城看看CDPR有没有“兑现承诺”了;而只看了动画的新玩家们如果也对游戏产生兴趣,则会发现《2077》正在促销。

500

最后不得不提的是,在“赛博朋克”领域已经诞生过太多优秀作品,其内核也在随时代更迭而渐渐进化,现实世界甚至有着向这一科幻母题靠拢的可能。如今“赛博朋克”作为一种亚文化概念已经有了类似IP的属性,天然会吸引对此感兴趣的受众,这对作品的传播有一定加持作用。

《2077》本身是基于桌游《赛博朋克2020》的世界观所进行的再创作,它问世前的火爆也存在题材红利的因素。在视觉和美学层面糅合了过往几乎所有同题材作品后,目前《2077》仍是游戏领域最大体量的“赛博朋克世界”。题材辅助传播的逻辑同样会作用于《边缘行者》,而如果对动画描绘的世界有兴趣,体验《2077》会是很自然的选择。

游戏改动画的关键是什么?

客观来说,《边缘行者》还不至于有“彻底盘活《2077》”的神奇功效,其故事内容与游戏主线联系不大,就像一支大型广告,会吸引部分老玩家重新打开游戏和一批新玩家关注作品。

500

这份热度仍是短暂的,《2077》能走多远、乃至CDPR能否重新获得玩家和资本市场的青睐,仍取决于开发方往后能否产出精良的游戏内容。

8月,《商业内幕》波兰站的一篇文章报道称,相比《2077》发售前,CDPR的市值已然蒸发了 75% 以上。我们详细复盘过CDPR是如何走上十字路口的(往期文章:用《巫师4》啃老本,“波兰蠢驴”开窍了?)。一部衍生动画对游戏的反哺作用可以止血,但终究不是解药。

不过从更积极的角度看,过去两年CDPR也在谋求转型。2021年4月其母公司CD Projekt发布过一份新的IP战略规划,6个目标之一便是从“专注3A游戏”转为“3A游戏+泛IP生态圈”,《边缘行者》是整个转型战略的第一项可见成果,效果相当不错。

500

放眼历史的话,由游戏改编而成的动画其实数见不鲜。1989年同年上映的《勇者斗恶龙》《塞尔达传说》《超级马力欧兄弟的超级秀》等多部动画开了改编先河,90年代末诞生的《数码宝贝》和《神奇宝贝》(后官方确定译名为“精灵宝可梦”)两大系列几乎成为了完全独立于游戏的经典。

然而大部分改编动画都没那么幸运,《鬼泣》《猎天使魔女》《战国BASARA》《逆转裁判》《弹丸论破》……这份长长的名单中并非没有口碑不错的作品,但基本只能昙花一现,对游戏能产生的反向作用几近于无。

500

归根结底,过去大部分动画的改编动机是“借助游戏的影响力再赚一次”,并不是作为同时期的平行IP规划被执行的。游戏公司常常只是把IP授权出去,因而作品也谈不上内容质量方面的野心。

近年同类作品出现了一些变化。2021年推出的《英雄联盟:双城之战》堪称近年最成功的一次“游戏改动画”,还顺便让《孤勇者》成为了国内小学生群体中的现象级神曲。

这部动画的推出和游戏的流行相隔着漫长时间,但并非是为了借助游戏余热,相反是为了延长IP寿命而制作。在“属于IP整体规划一部分、游戏动画内容同步发展、作品由版权方主控”上和《边缘行者》存在共性。

500

当然,《英雄联盟》本身并非剧情向游戏,动画好则好矣,对游戏的反哺逻辑并没有那么顺畅,官方采用的方式则是在内置衍生游戏云顶之弈当中开辟“双城之战”赛季,并加强金克丝等角色,提高登场率。

在整个“游戏改编动画”领域里,近年来愈发重视“IP开发”的Netflix的介入,也成为了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除了已推出的《恶魔城》《双城之战》《边缘行者》《Dota:龙之血》等,未来Netflix还将上线《鬼武者》《铁拳:血脉》《细胞分裂》《孤岛惊魂》《古墓丽影》等一大批由游戏改编的动画剧集。《茶杯头大冒险》的制片人查德·莫登霍尔直言:“我认为这是Netflix掀起的一场复兴。”

500

由国际头部流媒体发行促成了各国团队通力合作,也给予了这批动画遍及全球的观众市场,不再像过去基本是日本的动画公司改日本的游戏IP“自娱自乐”。甚至,Netflix本身也有进军游戏行业的愿景,近日甚至宣布将在芬兰开设第一家自有游戏开发工作室。

国内也有不少游戏厂商注意到了动画的潜力。就在本月《原神》宣布和ufotable(代表作《Fate/Zero》《鬼灭之刃》等)共同制作长篇动画,《明日方舟》的改编动画《黎明前奏》则放出了定档PV。它们的游戏母体都还在积极运营中,届时游戏和动画的联动效果同样可以期待。

华语文化圈惯常用“ACG”来统称动画、漫画和游戏,只是多年来游戏和前两者的联系其实没有那么紧密。但在未来,我们应该能看到更多类似《边缘行者》一样的“真联动”,不论热爱哪种形式,都是件值得高兴的事。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