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完他们的话术,我学会了“爹味”PUA

众所周知,反华在一些美西方国家是个由来已久的生意,一些政客和“砖家”或为名、或为利,沆瀣一气、如蚁附膻,在他们的配合努力之下,反华俨然成为美西方舆论场上的一门显学。

中国人是最不怕批评的,本着“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态度,我们对这些反华政客最近的一些新“成果”进行了学习。但通过“研读”我们发现,最新的这些“反华话术”乍听之下似乎有条有理,可细细琢磨却发现许多逻辑难以自洽,这不免让人生出许多疑问。

500

▲ 2022年6月,美国国际开发署署长鲍尔发表演说,污蔑中国向全球公司施压,迫其对所谓的新疆“种族灭绝”保持沉默。

疑问一:

反对部分美国政客就是反对人类文明?

近年来,为了转移国内矛盾,加上对非“西方”国家崛起的恐慌,一些美西方政客便“先发制人”,开始不断寻找替罪羊,制造所谓的敌人。

大肆攻击中国便是方法之一:本国实体经济萎缩,于是发动对华贸易战;本国应对疫情不力,于是大搞“新冠溯源”来甩锅;本国种族矛盾突出,于是炮制策划新疆棉花事件转移焦点……

面对这些反华分子策划的抹黑与甩锅,我们有理有节地进行了批驳反制,并用事实证据对谎言予以澄清。在发现此路不通后,这些反华分子便“积极转变”,更新了一套话术。他们开始将自己摆在人类道德的制高点上,把自己塑造成为西方文明乃至所谓人类现代文明的代言人。中国就事论事的反驳在他们的叙述中便成了“恐怖”的共产主义文明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文明的攻击、对人类民主与自由的攻击。

最近,就有一失业后下海的前美国政客在自己的网络节目中放话,他称“美国是世上历史最悠久、最具影响力的民主国家……憎恨美国,就是在怀疑这个自由榜样”。他熟练地预设立场,将个人言行与美国人民绑定,大有“批评我就是批评美国、就是批评西方文明”的架势。

且不论一个下岗政客是否能代表美国人民,也不谈美国在几千年的人类政治文明面前是否担得起“历史最悠久”和“最具影响力”的头衔,单单是这套充满“爹味”的话语体系,就透露出这些反华分子深入骨髓的“西方中心论”思想。在他们眼中,中国制度和中国道路就是异端邪说。中国“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理应被口诛笔伐,而西方制度则能“包治百病”,是放诸四海而皆准的唯一衡量标杆,不容反驳。

中国人从小就学过“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的道理。深知“各国国情不同,每个国家的政治制度都是独特的,都是由这个国家的人民决定的,都是在这个国家历史传承、文化传统、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上长期发展、渐进改进、内生性演化的结果。”

中国也向来尊重世界各国人民的选择,从不干涉别国内政。反倒是反华分子这种用意识形态划线,判定是非对错、亲疏远近,以“上帝视角”审视别国、赋予别国“体制原罪”的做法本身就是一种与自由相悖的霸权专制。

说穿了,他们就是容不得另一种政治道路的存在。

500

疑问二:

美国问题向前看,中国问题向后看?

各国在发展过程中都会遇到各式各样的问题,都会有一个摸索试错的过程,没有谁比谁更加“高贵”。但一些反华分子显然不这么认为。他们翻遍故纸堆,找出一些陈年旧事来编排中国,同时却又大言不惭的告诉世人:“美国并不完美,但是通过废除奴隶制度、民权和妇女选举权运动,美国变得更好、更强大。”“原罪永远不是故事的结局,原罪不在我们的灵魂中,也不利于我们的国家,真正的故事总是救赎,我们甚至为奴隶制打了一场内战。”

这套双标话术简直令人叹为观止。美国历史上对印第安人大规模驱逐和屠杀,导致印第安人口从500万锐减至25万;2013年才完全废除的奴隶制和持续至今的种族歧视这些在反华政客口中都是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都不应该成为美国的责任,责任早就随先人一道作古,“不完美”的美国会更好且更强大。

500

而与此同时,中国在特定历史条件下的局部问题却可以被无限夸大,搞绝对化、普遍化,甚至可以拿自己历史上烧杀抢掠、巧取豪夺的“黑历史”往中国头上生搬硬套:中国在新疆帮助欠发达地区群众就业,助力脱贫攻坚,就是在搞“强制劳动”“新奴隶制”,西方必须解救新疆民众于“水火之中”;中国倡导“一带一路”帮助亚非拉发展中国家搞建设,就是要搞“新殖民主义”、输出“债务陷阱”,西方必须“伸张正义”。

这种明暗对比强烈的叙述想表现的无非是这样的心理暗示:不断革新修正自己的美国代表着道德与光明,而与之相对的是谎言与虚伪。与这种二元对立的话语叙述相配合的是二元对立的世界秩序观,自由对抗压迫,真相对抗谎言。世界被这些反华分子非黑即白地一分为二:西方对抗东方,民主对抗专制,善对抗恶。

基于这套逻辑,美国不完美但永远向着人类进步的方向,中国虽然不断发展但却是“邪恶”和“非正义”的。事实真的如此么?

500

疑问三:

反华但是不反华人?

显然,大肆反华不论是在国际上还是在美西方国内都产生了反作用。对外,美西方反华分子原本的反华话术戳破了自己曾经营造的伪善形象,招致中国人民的厌恶;对内,美国反华分子的长期鼓噪无疑恶化了美国社会种族歧视问题,一些针对华裔以及亚裔群体的暴力行为越来越多。

2021年初,美国亚特兰大市发生的枪杀亚裔的恶性种族主义仇恨事件无疑是点燃了火药桶。一些理性的美国人开始呼吁美国要客观理性地对待中国,不要被一些美国舆论和政客们极端偏执的对华情绪煽动。

于是,为了维持自己的“群众基础”,这些反华分子开始“积极修正”话术,掏出美国身份政治那一套,试图对中国作“切割”,精准划分哪些是他们要反对的,哪些是他们不反对的。于是一个新的“政治话术”被炒作出来,叫“反华不是反华人(亚裔)”。

500

但是这样的“切割”能够改变反华的本质么?

19世纪末,西方世界兴起了一场“黄祸论”:将“华人”描述为落后、阴险、堕落、野蛮的他者,将“中国”包装为狡诈、愚昧、但却极具威胁的敌人。这与一百多年后的今天,一些美西方反华分子将中国人塑造成被所谓“民族主义”洗脑的“愚民”,将中国描述为西方“生活方式”的最大威胁并无本质区别。

500

 ▲德国画家赫曼·克纳科弗斯于1895年创作的版画,“欧洲各民族,保卫你们的信仰和家园”,被称为“黄祸图”。

反华在今天几乎成为美西方的一种被容许的种族主义。他们并没有真正的正视尊重中国人,这种所谓的“切割”划分,无非是拉拢一些认同他们理念、长着亚洲面孔的西方人。

最为讽刺的是,即便是在美国国会针对亚特兰大枪杀亚裔的恶性种族主义仇恨事件的听证会上,得州共和党议员奇浦·罗伊仍旧试图贩卖自己的反华理论,继续抛出一系列中国“窃取知识产权”“增强军力扰乱太平洋”“掩盖病毒真相”等“罪行”,企图为自己的种族主义反华论调,披上一层维护美国全球利益、保护全球秩序的外衣。

可见,这种“反华不反亚裔”“反中国不反中国人”的话术无非是一种致幻剂和“奶头乐”,试图用形式上的平等,掩盖一个种族主义的价值核心。将丑陋的白人至上主义,以及对白人至上主义的病态追随,包裹在“反华”与“追求民主自由”的旧旗帜之下。

500

▲示威者在西雅图唐人街区游行,抗议针对亚裔的仇恨和偏见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不论反华分子的话术如何变化,“保持定力,增强信心,集中精力办好自己的事情,是我们应对各种风险挑战的关键。”百年来中国的历史进程深刻说明,中国人自己的问题只能由中国人自己发展来解决。

如今,当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演进,世界之变、时代之变、历史之变的特征更加明显。即使霸权者们还在幻想一个旧世界的延续,但全世界被霸权者压迫的人们,正在注视着一个新世界的缔造。

PUA(精神控制)中国人的鬼话已然说不了太久。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