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咖啡居然还有这种作用?痛风患者的福音!

作者:De novo

夏天到了,最令人着迷的莫过于吹着晚风搭配海鲜啤酒。不过要小心,一口海鲜一口酒,尿酸结晶满身走,痛风也将伴随着晚风如期而至!

不同的饮品会造成不同的痛风患病风险,对于爱饮酒或爱喝高糖饮料的人来说,他们患上痛风的风险将会更大。

痛风有多痛?

“无论是铁钉的钉入,还是绳索的束缚,亦或是匕首的划伤,以及烈火的灼烧,都没有它令人痛苦。”早在公元一世纪,希腊医生Cappadocia就对于痛风进行了这样的描述。[1]

不难看出患有痛风之后,患者的生活质量将会急剧下降,有的甚至连生活都无法自理。

痛风是如何形成的?

痛风是一种代谢性疾病,与人体尿酸含量直接相关。如果尿酸在体内的含量过高,会在关节处形成尿酸盐结晶并堆积,当身体运动时关节摩擦就会产生剧烈的疼痛。因此在体检过程中,血清尿酸含量过高就会意味着痛风发病风险较大。这时往往需要对饮食及生活习惯加以控制,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血清尿酸含量高并不一定会患有痛风,防止尿酸结晶才是远离痛风的关键。

尿酸结晶(作者拍摄)

尿酸是嘌呤的代谢产物,微溶于水,易结晶,成年人体内约有1.1克的尿酸,是血浆中非蛋白氮源的重要组成之一。如果长期大量食用高嘌呤食物,如海鲜,豆制品等,就容易造成体内尿酸含量偏高。除此之外,饮酒后,酒精的代谢物乳酸会抑制尿酸的正常代谢,容易导致体内尿酸滞留,当含量增加超过临界值后,就会形成结晶,引发痛风。

蒜蓉生蚝(作者拍摄)

咖啡居然能减少痛风风险?

不过令人惊喜的是,近期日本一项调查研究表明,喝咖啡似乎与痛风发病的风险降低有关。[2]研究人员对超15万人的咖啡饮用情况、血清尿酸含量及痛风发病率进行了对比,结果发现,被调查人群的血清尿酸含量与咖啡消费量并没有显著关系,但痛风的发病率却与咖啡的消费量呈显著负相关,爱喝咖啡的人群中患有痛风的人比例较低。

近期一项关于小鼠痛风模型的研究也佐证了这一统计结果,巴西科学家通过对于咖啡提取物治疗患有痛风的小鼠,结果表明经咖啡提取物处理的小鼠会减轻的痛风症状,因此咖啡有可能成为急性痛风治疗的潜在候选者。[3]

但是,咖啡是否真的可以减轻痛风的症状,目前结论尚不明确,其原理仍不清楚。可能原因之一是咖啡中的甲基黄嘌呤类化合物(如:咖啡因)在体内代谢过程中产生的一些代谢产物,如可可碱[4],可能对于尿酸结晶过程有高效的抑制作用,并可能促使已形成的尿酸结晶溶解,以降低痛风风险。[5]不过,痛风的发病机制十分复杂,其影响因素众多,这些前沿研究结果尚处于理论研究阶段,科学的药物治疗仍是现阶段治疗痛风的主要方式。

咖啡因、可可碱、尿酸化学结构(作者绘制)

如何科学预防痛风?

预防和缓解痛风的方式非常多,其中多喝水、多运动、规律作息的性价比最高。而当您在发现血清尿酸含量过高后,一方面要降低嘌呤类食物的摄入,比如少食海鲜、豆制品、动物内脏等。另一方面要注意避免抑制自身尿酸的代谢,比如酒精、高糖水果和饮料中的果糖等,都会抑制尿酸从体内排出,因此也会导致血清尿酸含量升高,增加痛风风险。

思考题:小明有麻辣小龙虾425只,蒜蓉扇贝167只,烤生蚝396只,啤酒10箱。今天小明喝了1箱啤酒,吃了小龙虾81只,扇贝26只,生蚝14只,请问现在小明有什么?

答案:痛风(bushi)

参考文献:

[1] Barnett R. Gout[J]. The Lancet, 2018, 391(10140): 2595.

[2] Shirai Y, Nakayama A, Kawamura Y, et al. Coffee Consumption Reduces Gout Risk Independently of Serum Uric Acid Levels: Mendelian Randomization Analyses Across Ancestry Populations[J]. ACR Open Rheumatology, 2022, 4(6): 534.

[3] Matosinhos R C, Bezerra J P, Barros C H, et al. Coffea arabica extracts and their chemical constituents in a murine model of gouty arthritis: How they modulate pain and inflammation[J]. Journal of Ethnopharmacology, 2022, 284: 114778.

[4] Tang-Liu D D, Williams R L, Riegelman S. Disposition of caffeine and its metabolites in man[J]. Journal of Pharmacology and Experimental Therapeutics, 1983, 224(1): 180-185.

[5] Grases F, Rodriguez A, Costa-Bauza A. Theobromine inhibits uric acid crystallization. A potential application in the treatment of uric acid nephrolithiasis[J]. PLoS One, 2014, 9(10): e111184.

文章由科普中国-星空培育计划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