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周德宇文:为什么社科专家总是“翻车”。写给金灿荣老师的

究竟如何改变社会学者的事后诸葛亮式总结的文史哲领域的历史问题?

暨司太公式历史叙事逻辑指引的事后总结源于社会发展的低速阶段,今天的世界走一步、看一步、算一步就得跟着及时总结,不能总是等子弹再飞一会……

喝着茶,思考着此文本的问题……佩洛西访台事件的前前后后又给了某些口口声声重复如下说辞的人士又一次赢了:让子弹飞一会、再飞一会……中国社会环境常常出现这样的场景,干的越多绝对发生的错误就越多,不干的人常常空口说大话,在事后雄辩论述干活的人的问题,指导其应该这么办才是正确之道……怎么会变成如此这般的逻辑呢?枪打出头鸟源于何处?为什么打击做事的人和探索者如此疯狂的具备可持续性的历史演绎?

笔者以为,社会科学也好,社会学也罢,社会领域的学者除了克服司太公式事后总结的历史思维定势以外,应该鼓励这个领域的学人跟着现实环境走一步分析一步,错了就改正。不能封堵社会学领域的动态研究路径……

金灿荣老师学乖了,佩洛西访台事件期间默不作声,笔者以为,大可不必!建设一个动态的社会研究动态研究的生态环境体系才是硬道理。不能总是所谓的后发应对,事实举证后发应对出现大量的交学费现象。尤其是给坐而论道的文人墨客提供了不做事却高声论述干活人的事,这样的逆淘汰应该结束了……

结论:结合实际,有错就改,取长补短。动态进步。

是为记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