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寒冬淘金热:隐秘铁军地推App拉新,最高月入10万

500

来源 | Tech星球

文 | 陈桥辉

移动互联网时代,用户拉新依旧是各家平台最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

大到10余万人的字节跳动、京东、淘宝之类的互联网大厂,小到街边卖小吃的商贩都需要拉新,拉新是公司永恒不变的话题。

在线上推广转化率低、成本不断走高的情况下,越多越多App开发商开始集中火力在线下推广上。于是,曾经的地推“铁军”又出现在用户的视野中,他们活跃在商超、景区、地铁等场所中,向周围的人介绍App,并邀请他们注册。

一位在三线城市做推广的人员向Tech星球表示,人脉就是金钱,有些App刷视频拉新就能得到佣金,有些App阅读拉新就能得到佣金。这是三赢的局面,用户可以通过推广获得奖励,推广人能获得报酬,平台则能获得用户,虽然这些用户可能留存并不高。

App推广正成为一些人的重要生意。

火热的App推广

无论是在一二线,还是三四线城市,在景区、商业街,甚至在高校和地铁内,总能看到一群人拿着手机以及二维码图片让人扫码,实际上,这就是App地推人员在拉新。

互联网大厂的新业务仍然在推出,摆在他们面前的主要问题之一便是如何获取用户。除了线上买流量和广告位外,线下推广成为了一个重要的渠道,因为有些App在线上获客成本已经高达几十元一个甚至几百元,而地推则在几元到十几元间,相对更便宜。

于是,互联网的拉新又开始转到了线下。

常年做App地推的李兴盛告诉Tech星球:“地推需要找对适合项目和单价,然后找对地位和方法,选对人群及所送的礼品,这样即便我利用下班时间地推,每天推广的单量也是日益剧增。”

“小礼品主要是选择一些人偶公仔、纸巾之类的东西,价格足够低就可以了。通过购物软件来批发购买,以此降低推广成本。”李兴盛补充道。

Tech星球在武汉江汉路步行街发现,在步行街的广场,可以看到多个地推团队在向群众推广App,并邀请他们扫码注册,有淘特,也有多多买菜的地推团队。

500

图注:武汉江汉路步行街App地推人员向路人和游客推广。

在步行街上做推广的陈松告诉Tech星球,他是今年刚毕业的应届生,做地推有3个月时间,目前在一家服务商公司做推广。他表示,地推这个行业很锻炼人,特别一些年轻人刚出社会的大学生,如果目前没有合适的工作可以来考虑一下这个行业,既能让你赚点钱还能锻炼自己的口才和脸皮。

在陈松眼中,这个行业的起步很简单,找一家结算稳定项目全的平台接单,准备一些礼品就可以开始。超市门口、公园、景点、学校,反正就是那人多就去哪里设点推广,脸皮一定要厚。最后就埋头苦干,后面可能会接触到放单、网推,工作节奏也会越来越好。

此外,校园也成为地推人员的主要场所。在高校里做地推相对容易,因为学生相对来说更容易接受新产品,也希望能够勤工俭学,所以只要找到愿意做这份工作的大学生,并让他们相信做这个事情有钱赚,他们就会主动去地推。

Tech星球了解到,部分地推团队并不会从发传单、拉横幅、贴小广告等传统方式去拉新,这样很难勾起用户的兴趣。一些有经验的地推人会从用户的需求入手,比如,让一位同学拿着专属于他的二维码,让其他同学下载App并注册,就可以拿到多少的奖励,在激励机制下,他们会发展更多的新用户。学生最熟悉的人还是学生,让他们做自己擅长的事情,效率会比地推人员自己下场高很多。

如果地推预算较少的话,去宿舍挨个地推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可以带点实用性的小礼品去扫楼,用户的接受程度会高一点,比如鼠标垫、洗衣液之类的。如果这个产品确实不错的话,还是会形成一定量的口碑传播的,用户们会主动帮你推荐这款App。

App推广的生意经:有人月入十万

App推广火热的背后,是利益驱动。

一家二线城市的老牌服务商胡山告诉Tech星球,“做App推广,团队、项目缺一不可,小团队或者个人肯吃苦肯动脑筋,月入三四万没问题,我们现在二十个人的团队,做淘特拉新和京东一分购,每天每组平均200单,平台靠谱结算快不跳单,辛苦点但是满足了。”

做地推,首先要控制成本。地推时,给用户的礼物的价格尽量选择不超过3块,至于质量就不是他们该关心的事情,毕竟是免费送的礼物。如果想快速提高数量的话就送一些经济实惠的东西,比如一斤鸡蛋,或者是洗衣液,这些都是刚需。

胡山接着介绍道:“去年开始跟拼多多合作,开始时项目好,两个人半个月赚了20多万,后来,成为了多多买菜官方服务商,收益还可以,半年多的时间赚了二、三十万。目前在沟通美团的官方合作商和京东的城市服务商,有机会,但是好活越来越少了。”

地推似乎是一个互联网从业者看不上的生意。但胡山告诉Tech星球,有人靠地推月入十万。

现在的情况是地推越来越难做。“按照2022年的情况看,只会越来越难,认真做一个月2-3万元差不多,也别脑子一热,听风就是雨”,胡山补充道。

除了线下推广,线上推广App,也成为不少人赚钱的新选择。

在小红书、抖音上,有不少做App推广的人,推广做的好的人,其粉丝已破十万。线上App推广主要靠内容拉新,成本相对来说更低,比如在小红书上发布产品种草攻略,或者在抖音上发布测评视频等,通过细致的讲解,让用户主动去注册。

500

Tech星球从一位在小红书上做推广的博主的口中了解到,他们做这类推广并不是公益性质,仍需考虑盈利,前期,由于没什么知名度,所以他们会不断在小红书中更新一些有趣的App使用攻略,直到积累一定的人气和目标人群后,就会有一些互联网大厂主动找他们进行推广,甚至通过他们发放一些关注度特别高但“一码难求”的App的邀请码,一般而言,一单在几百在上千元不等。

此外,由于线上推广的竞争比较激烈,所以,他们也会将自己的粉丝拉到微信群中,每当有新的App拉新活动,就会在群里发送带有奖励机制的推广活动,每当有粉丝注册,自己就会获得佣金,这也是线上推广的重要收入来源。

大厂激烈的“内卷式”博弈

App地推火热的背后,实际上是互联网已进入存量竞争。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2年3月移动互联网用户达11.83 亿,并在2月创历史新高,整体用户量保持稳定,大盘增长已接近饱和。而为了获取仅有的用户流量,各方在新产品和业务的用户拉新上,都不遗余力的投入大量财力和人力。

以拼多多为例,其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一季度,在通用会计准则下,拼多多的营销费用同比下降14%,营销费用占收入的比例也进一步降低至47%,虽然营销费用有所下降,但仍有近50%的占比。

而对于营销费用在线上、线下之间的分配,淘特负责人汪海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曾表示:“对于营销费用在线上、线下之间的分配,汪海表示没有计算过,但‘线下拓客的营销费用占比未来一定会超过线上’。”

据Marketer联合CCID和新京报的一份数据显示,近些年我国线上获客成本直线上升,9年之间获客成本上涨10倍。

在2010年,获客成本为37.2元,到了2015年已经涨到了222.4元,2019年更是直接翻倍,上涨到了486.7元。

线上获客成本的逐年上升,使得线下推广正被各家所重视,成为获客的一个重要渠道。

目前,国内大部分平台拓客的方向是下沉市场,根据中国社科院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移动互联网新兴市场月度活跃设备为6.18亿台,农村地区互联网普及率为55.9%,下沉市场将成为互联网行业重要的增长点。

为此,在部分三四线城市,可以看到在一些大型的商超门口,会有抖音极速版、快手极速版、淘特、多多买菜等地推点,由于都是带有奖励机制的推广方式,吸引着市民驻足咨询和注册。

行业人士表示,随着国内互联网各赛道进入存量竞争后,对于用户流量的获取将会更难,为了获取剩下的用户,抢夺竞品的用户,不得不在营销上下功夫,App推广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从线上推广到线下推广,能够全方位的去获取用户。

但值得注意的是,App推广是一种“简单粗暴”和成本高的获客方式,用户是在奖励的机制下采取注册使用这款产品,打铁仍需自身硬,如果产品做的不够好,体验服务也不好,那么高薪“聘请”的用户,也会毫不犹豫的离开,所以App虽然有必要推广,但平台也需要在产品进行精致雕琢,从而留住每一位新用户。

(备注:文中出现的李兴盛、胡山等人名皆为化名。)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