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的核电野心,究竟能走多远?

7月初,韩国总统尹锡悦表示,韩国核电站在技术和稳定性方面“已经达到世界最高水平”,甚至不惜喊出“成为核电强国”的口号。

韩国面积大体相当于我国浙江省面积,但是韩国拥有众多的核电站,其核电站的密度极高,为什么这么一个人多地少的国家,要执意发展核能呢?

正在运行的24座核电站,对韩国形成“包围之势”▼

500

被迫发展核电

二战时期,各国看到了原子弹的威力,这导致了二战后世界迎来了核能力建设高潮。韩国政府于1956年成立了原子能部门,并于1957年成为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的成员国。

朴正熙上台之后,开始以铁腕手段推动韩国核能发展,明面上是发展核能发电,背地里却在搞核武器

上世纪70年代,韩国经济上的一穷二白,也没有改变朴正熙勒紧腰带发展核武器的执念。1972年开始,韩国以发展核能发电为名义,开始着手采购关键和设施。韩国科技部分别访问法国、英国甚至印度需求核技术合作,不久后韩国更是从比利时和加拿大等国购买了实验堆生产设施。

1973年阅兵仪式上印着韩国国旗的美国导弹

(图:wiki)▼

500

韩国的这一举动引起了美国的注意。1974年美国驻韩使馆秘密向华盛顿发了一份评估报告,评估结论为“韩国正处于核武器项目开发的初期阶段”。华盛顿朝野震惊,开始截停对韩国的贷款,查扣相关设备,同时游说比利时和法国等国家终止与韩国的合作。

韩国人对美国人的信任和美国人对韩国人的信任一样多

所以朴正熙要走“自主国防”的路

 (图:韩国国防部)▼

500

美国的一系列操作虽然“扼住”韩国的核能力“脖子”,但是并没有扼杀韩国发展核武器的野心。

1976年,朴正熙下令组建韩国核燃料开发所(KNFDI),表面发展核发电,暗地里跟法国秘密谈判。韩国的第一座商用核电站在1978年投入使用,暗地里1979年韩国完成本国钚反应堆的设计。一直到不久后朴正熙被刺杀,韩国的核武器计划才被迫中止。

与此同时导弹的研发也紧锣密鼓地进行着

1978年韩国第一款弹道导弹“白熊”发射成功

(图:韩国国防部)▼

500

全斗焕上任之后,美国强化对韩国的安全保障承诺。在美国的威逼利诱之下,韩国人逐渐放下了发展核武器的执念。可是,由于国土面积狭小,既没有大川大流,也没有丰富煤矿石油,发展其他能源的方式十分受阻。为保证能源安全,韩国开始重点发展核能发电,把目光转向发展民用核能

占比最大的原油、煤炭和天然气都严重依赖进口▼

500

20世纪70年代起,韩国陆续通过自建和合作建设等方式,建成了古里1号和古里2号发电厂,以及Wolsung核电厂等多座核电站。

这一系列的成功让韩国人充满信心,进而实现能源的自给自足。韩国核能发展至今,目前有24个运行中的反应堆,2020年底提供29.0%的电力。韩国更是雄心勃勃希望实现核技术出口。

反复拉锯

从朴正熙时期诞生的韩国的核电工业必然具备一定的本国特色,那就是财阀寡头参与其中。

1961年,韩国组建韩国电力公司,后来更名为韩国电力公司(KEPCO)。此外,各路财阀利益在核能领域交织,形成一层层难以监管的迷雾,最终酿成事故。2013年,因使用不合格零部件造成多座核电站座机组停机,由此导致韩国全国性的电力供应紧张。

韩国人不能不用电,核电也不能停,多搞安全演习吧

(古里核电站放射性防灾联合演习)

(图:韩国核安全委员会)▼

500

韩国检察院调查后发现,韩国电力公司的官员被发现与零部件官员勾结,以便为整个韩国核设施的零部件伪造安全证书。伪造安全证书的事情已经进行了十多年,最终发现了数千份伪造证书。

这一消息引发韩国舆论哗然。这次事件导致大批官员被起诉。这次事故直到今天都有很多事情尚未查清。民众开始对本国发展核能心存顾虑。

安全证书的都是伪造的,那韩国核安全就是笑话了

韩国民众抗议电力公司官员腐败▼

500

许多政客敏锐捕捉到韩国民众对核能的焦虑,开始利用这一风波为选举造势。韩国社会围绕着核能去留问题展开长达多年的争论。朴槿惠下台之后,主打“去核能”牌的文在寅上台,2017年文在寅政府宣布彻底“无核电政策”,韩国开始限制核电,推广可再生能源。

上台伊始,文在寅便下令立即永久关闭古里1号反应堆,并暂停建设两个新反应堆,另外的反应堆的计划也暂停或取消。

这样一刀切的政策后来证明并不可行

文在寅出席古里1号机组永久关闭宣布仪式▼

500

2019年5月,韩国荣光核电站的1号机在试验中发生了控制棒热输出超过限值并急速上升的安全事故。这个世界第四大核电站“带病”运转差点爆炸,再次震惊韩国人。同年12月,政府决定永久关闭早已停工的月松1号反应堆。

核事故的威力不仅是波及范围广,更是会影响数代人

切尔诺贝利的惨剧万不可重现

(图:壹图网)▼

500

在文在寅政府“去核电”政策之下,韩国不仅停止新建核电站,还禁止延长老旧核电站的使用时间。核能发展被一步步限制住。

但是没有核能,上哪去找这么多电填补这个缺口?于是,文在寅政府宣布争取到2025年将光伏和风力发电产能翻一番以上,加快能源转型步伐。

韩国可再生能源分布图

(资料来源:KHNP 2022资料)▼

500

韩国地底下根本没有埋着天然气。每年要买这么多天然气来发电,花钱就不少。于是文在寅政府别出心裁提出发展太阳能政策,但是韩国国土面积小,不得不砍掉森林安装太阳能板,面积越来越大,引发环保人士唾骂。在能源问题上左右不讨好的文在寅总统于2022 年卸任,丢下了很多“烂摊子”。

砍掉森林在犄角旮旯里摆上太阳能板是初级阶段的话

那在水库上摆上十几朵“太阳能板花”就是进阶玩家了▼

500

而后,核电在多年后总统大选再次成为一张竞选牌。尹锡悦以拥护核电争取选票。但还没等上台,尹锡悦的团队就认为,韩国有必要加快审查速度,让现有核电站尽快得到运转许可,稳定电力供应的预期。

尹锡悦上台之后推行核能,又遭到民众反对。毕竟,废料怎么处理和发生事故往哪里躲,是萦绕在韩国民众心里的两个问题。

以往韩国核废料都储存在储存池中,后来废料多了,就要建设废料处理厂,但是韩国国土面积狭小,废料堆落地在哪里,都是民众争论焦点。

堆积的核废料对韩国民众来说是定时炸弹般的存在▼

500

此外,韩国国内铀资源缺乏,基本全靠进口,很容易被人“卡脖子”。

最后,国土面积小,一旦发生核事故,民众能后撤的空间极为有限。这一系列问题无法解决,韩国社会围绕核电的争论还会持续。

对于非要排核废水的自私邻居

更是恨意难消,不满许久

(2021年韩国首尔  图:壹图网)▼

500

出口“野心”

尽管韩国国内吵来吵去,但是韩国要把核电技术出口赚钱的目标一直没变。

李明博总统就曾要求,核电相关产业将是继汽车业、半导体工业和造船业之后最赚钱的市场,韩国将把核工业作为主要的出口业来促进其发展。当时,韩国手中也掌握着全球重要的反应堆市场份额,甚至与俄罗斯不相上下。出口的底气还是有的。

韩国核电出口比例近年来占比越来越重▼

500

李明博甚至宣称,韩国的核电效率为世界最高水平,核电安全也在遵守最高标准,负责保卫国民生命和财产安全的有关人士的责任感是最重要的。

韩国更是主动跑去中东等地承接反应堆建设和维护业务。2009年的时候,韩国电力公司赢得了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建造四个反应堆的竞争性投标。

辛苦发展那么久,是变现的时候了

阿联酋巴拉卡核电站施工现场

(图:flickr)▼

500

后来由于政治原因,韩国闹起了“去核能”化之后,核能发展一度陷入停滞。到了今年,重振核能发展再次在今年被提了出来。

韩国总统尹锡悦在不久前视察位于庆尚南道昌原市的斗山能源公司时,再次号称韩国核电站在技术和稳定性方面“已经达到世界最高水平”,试图为加快核电出口造势。跟李明博时期同样的口号,同样的目标,熟悉的味道。

兜兜转转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

尹锡悦22日视察韩国核电企业斗山能源公司

(图:青瓦台)▼

500

但是,韩国近10年来核电事故频发,因零部件缺陷而突然停运的事件共发生过多次。上文提到的2013年核事故中尚有不少问题零部件去向不明。韩国核能信誉备受媒体质疑。

近年来,韩国核能领域人才的流失也在加剧。人才缺乏,事故频发,民间力量的反对,让韩国重振核能和出口核能技术的野心蒙上阴影。

毕竟没有安全谈何发展呢

反对建设核电站的游行(图:壹图网)▼

500

美国本质上也并不喜欢韩国肆无忌惮的发展核能。一旦韩国掌握大规模商业化钚处理基础,那么商用的尽头极有可能就会变成军用。因此,在内外夹缝中的生长的韩国核能前景并非坦途。

目前,韩国核能发电的原材料、核心设施甚至资本都牢牢被美国把持住。在美国掌心之中自称世界之最,还要走上自我推销的道路,尹锡悦重振核能的野心究竟能走多远,那就只能拭目以待了。

参考资料:

[1]. 何斯琪, 仇春华, 柏志军,等. 核电"走出去"市场分析与对策研究[J]. 产业与科技论坛.

[2]. 高奇琦. 后朴时期韩国核能力的发展状况评估(1979—2006)[J]. 韩国研究论丛, 2007(3):16.

[3]. 张炎. 韩国寻求扩大核出口[J]. 国外核新闻, 2010(2):1.

[4]. 富贵, 陈炳硕, 张艳枫. 韩国"去核电"政策研究[J]. 全球科技经济瞭望, 2018, 33(3):5.

[5]. 陈观锐, 邹树梁. 韩国核电产业"走出去"战略启示[J]. 南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0, 11(002):6-8.

[6]. 韩国出台能源新政:核电比重将超过30%,制定特别法处理放射性废弃物.2022.界面新闻

[7]. 国际原子能机构https://cnpp.iaea.org/countryprofiles/KoreaRepublicof/KoreaRepublicof.htm

[8]. Philip Andrews-Speed, South Korea’s nuclear power industry: recovering from scandal, The Journal of World Energy Law & Business, Volume 13, Issue 1, March 2020, Pages 47–57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