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式茶饮“冰火两重天”:供应商躺赢要上市,终端陷内卷、难盈利

2022年6月,奈雪的茶实现了今年内首次盈利。

不过,据奈雪的茶披露的业绩显示,今年上半年,其录得收入预计20.2亿元至20.7亿元(未标注,为人民币),经调整净亏损(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计量)约2.3亿元至2.7亿元。

事实上,对于新式茶饮领域,盈利一直是各大品牌需要突破的难关。进一步来讲,摆在品牌商面前的首要问题:如何降低成本,同时还要提高门店的客流及复购率?

且值得注意的是,在如今新式茶饮深陷内卷之风下,同质化只会加大行业内耗。究竟,谁能在激烈的厮杀中站稳脚跟?关键在于商家推陈出新的能力,还有对产品及品牌形象的把握。

01上半年仅有1月实现盈利

“2021年下半年,我们感受到消费者把手中的钱袋子握得更紧……然而,从消费者的反馈中,我们也感受到了消费者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对高端现制茶饮的持续需求。”

2021年度业绩报告上,奈雪的茶提到前述这句话。而在这一年,奈雪的茶录得收入43亿元,同比增长40.5%,年内亏损45.3亿元,经调整净亏损1.5亿元。

其中,去年上半年,奈雪的茶获得收入21.3亿元,经调整净利润为0.48亿元。相比之下,奈雪的茶今年前6个月的收入同比呈现下降趋势,并由盈利变为亏损。

对于转亏,奈雪的茶解释道,2022年上半年,国内疫情仍然反复,消费转弱,并导致门店收入受到影响。且奈雪的茶收入同比小幅下降同时,门店数量较上年同期有所增加。

500

而门店数量的上升,奈雪的茶在门店人力、租金等相对固定成本金额随之增加,进一步导致盈利空间被侵蚀,最终出现如今亏损的局面。

此外,奈雪的茶以外币计提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产生的未变现外汇亏损净额约0.24亿元,主要是港币及人民币兑美元于2022年上半年贬值所致。

可值得一提的是,奈雪的茶也表示,其正推进既定的成本控制措施,增强经营韧性,降低疫情反复及经济环境变化对其影响。

且根据披露,2022年6月,奈雪的茶未经审核综合管理账目于年内首次录得盈利。对此,奈雪的茶归功于人力、租金等方面成本优化已取得初步成效。

02上游供应商齐发冲击资本市场

以2021年的业绩为例,奈雪的茶支出的成本主要集中在材料及员工上,分别为14亿元、14.2亿元,合计占同期收入比例约65.6%。

一边是饮品所需要的原料,另一边是人员储备。其中,前者是新式茶饮品牌不断推出新品的基础。而相比,这些材料供应商要比直接对接消费终端的品牌商们日子过得更“香”。

今年6月,曾在新三板挂牌的田野股份(田野创新股份有限公司)向北交所递交申报稿,主营原料果汁。2021年,前五大客户为奈雪的茶、茶百道、农夫山泉、一点点、沪上阿姨。

特别是奈雪的茶,去年其主体公司——深圳品道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参与田野股份的定增,并在定增完成后成为第四大股东。

2019年至2021年,田野股份实现收入2.9亿元、2.66亿元、4.59亿元,净利润为0.24亿元、0.21亿元及0.65亿元。其中,2021年,奈雪的茶贡献的营业收入占比达20.04%。

无独有偶,今年7月,浙江德馨食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 “德馨食品”)披露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拟于深交所上市。

柒财经了解到,德馨食品旗下产品包括果蔬汁饮料浓浆、植物蛋白饮料浓浆、NFC茶汤等,客户有星巴克、瑞幸咖啡、蜜雪冰城、奈雪的茶及海底捞一些知名企业。

同样,德馨食品处在盈利状态,去年净利润近1亿元,实现营收5.29亿元。

再者,靠着把杯子卖给喜茶、奈雪的茶、汉堡王等品牌的合肥恒鑫生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恒鑫生活”)于今年5月递交招股书申请在创业板上市。

根据招股书,恒鑫生活2019年至2021年录得营业收入为5.44亿元、4.24亿元和7.19亿元,对应净利润为0.7亿元、0.26亿元及0.8亿元。

如此对照下来,上游供应商更受益于新式茶饮产业东风。而于奈雪的茶目前举动而言,其控制成本措施集中在开店上,即开设更多PRO店型。

500

截至2021年末,奈雪的茶在80个城市拥有817家茶饮店。具体来看,标准茶饮店数量446家,较上年末减少39家。

此外,第一类PRO茶饮店数量为272家,而在2020年却只有1家;第二类PRO茶饮店数量为99家,上一年末该规模门店有5家。

据媒体报道,相较于常规店型,奈雪的茶PRO茶饮店移除了现场面包房区域,由中央厨房提前制作预制烘焙产品,而且布局也更佳灵活,也意味着开店成本更低。

且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6月30日,奈雪的茶共经营904家茶饮店,其中PRO茶饮店494家,较2020年上半年末的84家增加超400家。

03内卷背后的残酷考验

整体来讲,目前,新式茶饮领域不如以往火热。《中国餐饮品类与品牌发展报告》数据显示,未来2到3年内,新式茶饮增速阶段性放缓,调整为10%-15%。

且艾媒数据则显示,2016—2021年,新式茶饮行业市场规模翻了近10倍,但未来五年的增速均值仅为6%。

最直接表现是奈雪的茶、喜茶两大头部以降价或低定价方式,打起了价格战,对于中端品牌无疑是降维打击。而这仅是新式茶饮行业内卷的一个表现。

无论是“鸭屎香”,还是“椰奶风”,又或是0卡糖,一旦行业内出现爆款产品,且技术壁垒聊胜于无,相关爆火的元素极容易被其他品牌复制,加剧同质化恶性竞争。

此外,头部品牌降价下沉,而还有的区域性新式茶饮如西琳姑娘、郑州眷茶等带着强烈的区域印记,计划冲进大城市,逐渐市场界限愈发模糊。

而这对消费者来说,选择变多,但于品牌商而言并非是好事,若是不是在“卷”其他品牌的路上,就是正在被“卷”。在拓展用户规模和提高用户粘性方面,新式茶饮品牌任重且道远。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