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口要指对敌人

前几天后台收到一个消息,有个小伙伴说他好久没开工了,最近终于要搞漫展了,然后受“夏日祭”的牵连,一口气停办了60多场漫展,他的工作又歇菜了,让我给大家聊聊这事。

“夏日祭”这个词中国老百姓一听就不是什么好词,一方面大家已经默认“夏日祭”就是我们文字理解中的给祖先的祭祀活动,用“祭”来做命名就是给日本人(包括战犯)祭祀。

其实“祭”在日本的意思不是“祭祀”的意思,而是类似“盛会”或者“嘉年华”的意思,跟咱们恰好是相反的,如果大家去过日本,就可以看到绝大多数出海的品牌和企业,都主动发起过“祭”相关的营销活动。

给这种命名带来的误解打板子很正常,也应该。但由此把所有和夏日祭有关的人事物扣上精日的帽子,视为国家的敌人就不应该了。

另一个传播量更狠的是把国内夏日祭相关的举办地被画成了日本地图,然后说这是日本“阴阳师”布下的某种“阵法”,是用举办地的人来给日本军国主义亡魂献祭。

这种搞笑的解读,有种九年义务教育还回去了的感觉,唯物主义占据主流的国家,这种说法竟然有市场,那条微博竟然有十几万转发,也是吓了我一跳。而且后来有人发现,如果把夏日祭相关举办地连起来,更像镰刀锤子。

大家可能更关心的,是日本有没有把动漫为代表的文化产品化为新时代的武器,用文化入侵来达成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的目的,日本右翼会不会死灰复燃,这些是不是日本右翼的文化侵华事件?

我觉得不大像。首先是日本的民族文化并不擅于英美那种意识形态渗透的打法,过于迂回。日本的大多数战略都讲究直接有效的实用主义,要么战争侵略拿钱拿地拿资源,要么直接认怂真心跟你学本事,过去跟我们,后来跟美国。

另一方面,日本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日本了,主流意识里早已没了主动向外扩张的能力和心气,对我们的威胁已经大大减轻,今后的主流是合作而不是敌对。

大家可以先从日本人写的回忆录看他们的国家战略打法。很直观地能发现,从甲午战争,到日俄战争,再到后来的侵华战争都是用“先军政治”直接开动战争机器进行侵略扩张的实用主义打法。因为日本一直都穷得要死,老百姓的生活水平一塌糊涂,当时最好的出路,就是男的当兵,女的卖*。

即便是发动侵华战争后,我后来在很多回忆录里看到,日军到了华北后,依旧感慨中国实在是富裕,老百姓竟然吃得这么好,我当时挺震惊,后来慢慢也就习惯了,因为日本那些年搞“先军政治”,老百姓的生活水准也一塌糊涂。

也就是说,日本最激进那些年,正好是“又穷又年轻”的那些年,社会里老人特别少,过得太穷了,人都活不到老就挂了。整个社会培养了大量右翼的年轻人,这些年轻人情绪愤懑、四处乱窜,见谁砍谁,在国内砍他们的首相,在东北策划“918”,反正是不安分。

战后又把这种激情打法又用在了发展经济上,日本经济迅速崛起,很早就被称为“亚洲奇迹”,大概战后15年就恢复到了战前水平,三十来年就做到了世界第二,几乎所有核心领域都系数突破,家电、汽车、芯片等领域,最夸张的是,他们在游戏和漫画等文化方面也独领风骚。

随后就是房地产泡沫破灭。

一般来讲,我们说日本是房地产泡沫破裂后成了那样。不过这些年有了新的理解,主流认为可能把原因和结果搞反了。

因为全世界各个发达国家里,没有一个国家没发生过房地产的大崩盘,也没有一个国家房地产崩盘后躺地上死活不起来。

大家认为,日本成这样,核心的原因就是如今的日本已经老了。

大概十年前,公司的一个常驻日本的同事回来后,大家一起吃饭,他总结性地说了这么一句,说日本的衰老不仅是日本老龄化趋势,而是各种原因纠结在一起,现在的日本已经暮气沉沉。后来我也去过几次日本,再加上和其他人的讨论,慢慢更加加深了这一观点。

直到这些年,主流学者开始认为,其实就是最激情,最有魄力,最能闹腾的那代人老了,不仅老了,他们依旧占据着核心位置,用几十年前的老思维去看待如今的世界,新人没啥发展机会,日本整个社会进入了老年社会。

再加上日本是个极度讲究“血统”的国家,很多小伙伴看《火影忍者》之类的漫画就能注意到,里边所有的大佬都有高贵的血统,属于蓝血贵族。现在也一样,无论是政治领域,还是大公司,基本都被豪门把控,日本上层一直都充满了各种二代和赘婿,无论私营还是国家部门,无论以前还是现在。

老人多而且不退休,年轻人少而且被压制。直接导致日本整个社会暮气沉沉。

最明显的,差不多十几年前,也就是我上初高中的时候,那时候是日本货最后的辉煌,日本的电子产品都巨贵,但是在中国依旧被抢着买,没啥别的原因,就是又漂亮又耐用,如今还有那种盛况吗?我们甚至已经想不出来日本最近十几年有啥让人眼前一亮的产品了。

社会变老后,日本很多东西都跟着发生了变化。最明显的就是他们的文化,也变成了“老人文化”,一片死寂。

道理并不复杂,按理说一个社会年龄变大后,还是有新人不断补充进入社会,但是在日本,随着退休年龄不断提升,老人们现在牢牢控制着中上层,这也就导致了曾经他们的决策系统变得极其迟钝而且保守,任何新东西都可能在上层会议上被否掉。

而且日本一直以来有个毛病,基层做得很好,越往上“含猪量”越高,但是就算上层决策根本不对,所有资源也会在错误的方向上使劲投,最后出不了结果,天量资源打了水漂,以前跟着美国混,这种思路大错不错。现在管理层老了之后,这个毛病更明显。

这也就是以前说的那个道理,日本的崛起跟他们搞计划经济强相关,但是随着计划经济的官僚和企业管理层变老后,在新时代依旧坚持以前那一套,逐步跟不上时代,总是在错误的方向上消耗了巨量资源,却在新方向上束手束脚。

而且老人文化最大的问题是消灭“随机性”,西方有个谚语“old dogs cannot learn new tricks”,说的就是老狗学不会新把戏,倒也不一定是脑子有问题,而是人老了之后大脑的链接固化了,接触新事物的感觉就好像你换了一只手写字那么别扭。对新事物新观念有种本能的排斥。

问题是,创新地诞生于随机性,老人们总想消除不确定性,顺便把未来一起给消灭了。

年轻人没有了发挥空间,任何奇思妙想都会遭到打击,慢慢地年轻人也不去乱想了,安安静静地当社畜爬天梯,社会越来越静态。一开始这种静态对日本影响并不大,毕竟日本的产品本身就是质量和工艺的代名词,但是时间长了,竞争对手却不等你。

到了这些年,日本在各个领域的占比都在下滑,比如汽车、家电、半导体,日本的传统优势项目都在没落,市场份额一步步减少,新的技术和产业却没搞起来。

但是那种状态持续了几十年,日本人的观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以前那种冲劲没了,社会气氛越来越丧,大家都追求小确幸,不再思考国家和个人的突破,所有人都觉得努力过完这一生就不错了,还要啥自行车。

甚至有了东京电视台这种奇葩,在朝鲜导弹飞过日本上空,东京电视台在放动画片,3.11大地震日本天皇发布关于核电站危机讲话,东京电视台在教大家做寿司,前段时间首相遇刺,东京电视台又在搞美食节目。

其实不是这个电视台有病,它严重健康,只是它的观众根本不关心那些事,转播又有什么意义?

而且我在日本亲眼目睹过右翼游行,真跟老年人cosplay一样,一群老年人,穿着旧军装,举着标语,在周围人不太理解的眼神中穿过,看着可悲又可笑。事实上这些人在日本人看来,比咱们看着更奇葩。

现在的日本,是个巨大无比的静态机器,每个人在里边都过着一眼望到头的生活,这种状态下,谁还对“侵略”“扩张”什么的有兴趣?努力让自己这辈子差不多过下去已经让大部分人筋疲力尽了,谁还有工夫思考什么大国博弈。

所以说不出意外的话,今后很长时间里,日本的状态只会越来越衰,直到现在的这个状态彻底持续不下去,大家又变回“又穷又年轻”,说不定能重新有点斗志。当然了,有些博主说是就在最近几年就会崩溃,应该不至于。

需要注意的是,日本内部有很多人是希望跟中国加强合作的。道理非常简单,在任何时候,合作都比敌对更有利可图,而且如果相互有利可图,可能关系会变得越来越紧密。反倒是美国希望东亚这几个国家以邻为壑相互敌对,恰好说明这些国家合作才能共赢。

日本国内有一批人一直致力于推动两国友好,甚至包括好几个首相,当然了,只要美国存在一天,这种合作就不可能太顺利,想搞乱这些国家的关系又太容易,因为东亚国家相互之间的历史问题解决不了,只要找点事一煽动,立刻就爆炸。所以这一次中日之间莫名其妙的因为这事炸了,多多少少有点被人煽动的感觉。

我们最好的策略,依旧是加强合作,对于那些军国主义思想,该打就打该骂就骂,不过也不要泼洗澡水把孩子一起倒了,连经贸活动和正常交往也受影响,那正好中了日本极少数右翼和美国一些政客的下怀,人家就是希望东亚变成一盘散沙,在历史的泥潭里打得死去活来。

这一点上,毛主席看得就很透,1955年10月在接见日本国会议员的访华团的时候讲的,毛泽东说,“中日关系很长,吵过架,打过仗,这一套可以忘记,应该尽一切办法让美国人的手从日本缩回去,中日应该互相帮助,互通和平友好”。

也就是说,中国和很多国家的关系,本质都是中美关系。

事实上日本最近几十年,有大量日本政客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对于中国,最好的手段依旧是合作,而不是跟着美国瞎胡闹搞敌对,要注意一点,美国想让咱们做的事,大概率是对它自己有好处的。

任何时候,做生意都是最好的选择,因为贸易会让大家都变富。韩国也是一样的,内部有一股势力一直致力于摆脱美国控制,和周围的国家搞好关系,好好发展,但是每次稍微有点进展,都会被打断。

好几个日本首相,都致力于修复中日关系,但是日本国内确实有一群人完全是以美国利益马首是瞻,甚至损坏日本自己的利益都无所谓,这种人哪都有,日本有也不奇怪。最后中日关系差了,日本的订单可能被韩国、中国和美国瓜分了,日本的工作岗位也被抢走了,日本受损,但是美国受益,他们也无所谓。

我们也要警惕这种人,最明显的就是2012年的保钓事件,当时几个“保钓人士”登上钓鱼岛,引发了中日两国民间敌对,当时中日关系还不错,那事之后很快落到了冰点。但是那五个保钓人士,无一例外都是反华和“港独”势力,他们为啥这么做就很明显了吧。

激昂的情绪引导最容易挑起愤怒的民族情绪,在舆论面上为极端非理智行为的出现营造出合理性,反而给真正的敌对势力有了可乘之机,我们近些年在这方面吃过太多闷亏。

喜欢日本二次元文化,和当初我们喜爱日本电子产品之间没有孰高孰低,我们的文化同样也在大力往外走,这样的文化经济流通是在国际政治形势越来越本土化的背景下,还能继续往开放包容方向发展的窗口。

即便是对周边局势的发展来说,中日友好在长期看来既是趋势也是双方很多人努力的方向,不要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给利用了,中美如果真的进入冷战状态,我们更需要和日韩还有欧洲保持好关系。

用毛主席的话说,把朋友搞得多多的,把敌人搞得少少的,而不是反过来。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