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60场漫展接连被取消,有的场一天能被举报20次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预言家游报”

原题:《“在引导贴的指引下,我们一天被举报了20次”》

作者|红黑之间

“昨天早上我们接到主管部门反馈,周一恰好是这次事件舆论发酵的顶峰,当时就有20多人举报我们的漫展。20这个数量级,已经触发比较高的舆情层级了,我们其实也无能为力,”广西资深漫展主办者能猫告诉预言家游报(ID:yuyanjiayoubao)

7月20日开始,南京·A3×ComicDawn18夏日祭因为举办地的缘故被推上了风口浪尖。伴随着南京玄奘寺牌位事件的进一步发酵,与日本相关的诸多文化载体再次受到冲击。本身就承载了大量日本文化要素的漫展首当其冲地遭到了公众的质疑和指责。

结果显而易见,自7月24日江西新余的一纸调查情况通报开始,一大批漫展迎来了取消的大潮。根据预言家游报的统计,18场原定近期召开的漫展活动取消或延期。这些漫展中一部分是受到当地新冠疫情压力的影响,还有一些则是受到了此番“夏日祭”事件的波及。

500

目前,YCG云南动漫节已经确定延期,云南当地另外几场涉及到“夏日祭”名称的漫展也难逃被取消的命运。甚至这种举报还影响到了其他领域,安庆漫展的汉服走秀被人以和服的名义举报,最终负责人被文化执法大队带走问话。

在和多名漫展行业相关人士聊天的过程中预言家发现,此次事件发生后,漫展是否能够顺利举办,仍然需要考虑多方面因素的影响

如果是小型漫展,尤其是在商场等地举办的新型业态的漫展,场地方面和报批的派出所会本着避免风险的态度,取消这些小型漫展。而对于大型漫展,漫展主办方会主动报批巡查,以保证展会的顺利召开。然而,各地文化部门对于动漫产业的了解程度不同以及处理方式的差异,最终决定了漫展们各异的命运。

不过在这些行业人士看来,这次针对漫展的举报大潮,并不会对相关领域造成多大的冲击。相反,新冠疫情的持续,展会的人流量不得不进行更为严格的限制,对于漫展的冲击其实是更为剧烈的。同时,很多之前参加展会的动漫企业,有的缩进银根拒绝参展,有的甚至直接倒闭,这对于漫展的顺利举办也是极为不利的。

根据喵特网的统计,8月份全国大大小小还要举办60余场漫展活动。这些漫展究竟是否能够成功举办我们还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受到新冠疫情和社会情绪的双重冲击,今年仍将是漫展行业极为艰难的一年

500

和风元素byebye,

大展会无惧,小展会遭殃

南京夏日祭事件发生之后,新余是第一个决定通报当地夏日祭情况的地方文化部门。虽然新余的“夏日祭”漫展并没有走到筹备召开的那一步,现在已经变成了商品展销会。但当地官方的态度还是非常明确的,那就是把名称中带有夏日祭的漫展活动归类为伤害民族感情的活动。在那之后,越来越多名称中带有“夏日祭”字样的漫展活动被叫停。

500

图源来自于新余发布官方微博

作为资深的漫展策展人,能猫其实对这种间歇性的反日情绪早已习惯。况且近期出现了玄奘寺的事情,漫展成为直面反日风潮的对象并不奇怪。不过,能猫还是从这次的事件中看到了一些不一样的状况。

“我们注意了到一点,无论是抖音还是小红书,都出现了很多引导人们进行举报的帖子和视频,包括向有关部门举报的话术。我个人很难相信这是一个零散的状态,”能猫说。 

根据能猫了解到的情况,近期广西的漫展数量不多,有两三场在筹备当中。不过,桂林和柳州已经分别有一场漫展被叫停。尤其是桂林的漫展,还是在大型商场中举办的。

新冠疫情持续期间,很多漫展不好寻找场地,于是发展出了一个新型业态,那就是“商场展”。商场展的策展人愿意把他们门票或者销售的收益转化出一部分,作为商场的营销费用。商场方面承接这种小型活动,能够满足当地年轻人聚集的需求,拉动商场的消费和品牌影响力。

500

图源来自微博@那离娅

“商场展”与一些在酒店和科技馆举办的漫展类似,由于进场人数规模较小,因此不需要到更高一级的部门进行申报,只需要到当地派出所办理相关手续即可。也正因为如此,商场和酒店这样的场地方如果接到普通人的投诉,很容易拒绝承担相关风险,直接叫停漫展。派出所处理这些小型漫展的投诉,主流措施也会是“一刀切式”的取消。

相比之下,大型展会面临的风险和举报会更多,但顺利举办的概率也更大。

某大型漫展公关经理Dio告诉预言家,他们的漫展计划在今年暑期开展,每天的人流量都在2-3万人。于是按照他们的体量,以及会场内同人作品的摊位的情况,Dio不仅需要在派出所报备,还要向市文化厅进行报批。

Dio直言:“一般来说,去文化厅报备之后,大多数的举报都会被拦下来。现在这种特殊情况,我们也会主动申请巡查。相关部门巡查之后,即便再有人举报也不会起作用了,因为已经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我们的清白。”

能猫的漫展这周末就会召开,眼前出现了舆情和举报,相关部门自然会更加谨慎。根据能猫的介绍,这两天主管部门要求他紧急递交一些材料,去佐证意识形态方面的内容,保证现场不会出现和服和军装等服装。

更让能猫哭笑不得的是,许多不了解漫展分管部门的人,甚至直接向110报警举报他们的漫展,最终搞得很多部门都来询问漫展的相关情况,对漫展的正常推进也造成了影响。

在Dio眼里,一些城市漫展被取消,还是受到了在地二次元文化接受程度的影响。部分地区文化部门,平时很少接触动漫产业,对于相关行业的认知还处在“动漫是日本文化毒瘤”的阶段,那么最终处理的结果必然导致展会取消,而非支持相关产业的发展。

但是,在大部分二次元文化接受程度比较高的地区,相关部门的态度和策略整体比较宽容。

上海COMICUP魔都同人会策展人香菇告诉预言家,他们目前在广州正在筹备CP漫展,针对夏日祭的风波她刚刚接到了一些电话提醒,只是希望展会中不要出现涉及和风元素的展商搭建和cosplay,没有受到其他的影响。

此外香菇还表示,大部分的时间段里,相关部门对于漫展还是非常支持的。只要不是真实存在意识形态问题,一二线城市文化部门并不会干扰漫展的正常召开。

当然,让漫展行业担心的不止是监管的收紧,还有相关受众热情的挫败。

能猫的展会昨天就接到了一些咨询退票的电话,很多准备来参加漫展的coser都在询问,自己出XX角色会不会被现场的人打或者闹事。客服就问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担忧,最终了解到抖音和快手这样的短视频平台上,评论区针对coser已经有了一些人身攻击的言论。“这个年龄层次的小孩,很难承受这些污言秽语,我个人是比较担忧的,”能猫感慨道。

500

观众腰斩,展商减半,

漫展行业需要变现自救

相比社会情绪对于漫展的冲击,漫展行业的从业者更担心的,还是新冠疫情的持续

如同香菇在她微博上所说的那样,展会公司的特性,就是筹展时候有持续的经营性支出,而只有到了开展的时候,才是开张回血的时候。但2022年漫展公司们面对的市场变化是,支出时间很长,但什么时候能够回血却极不明朗。

香菇告诉预言家游报,很多漫展公司面临的最严峻挑战就是无法开展,同时面向公众开放的展会,票务收入会急剧缩水。

2020年下半年开始,香菇已经适应了疫情带来的这些变化,有一套新的方案,线下展会也开始回复如常。但是在2021年下半年,奥密克戎打破了之前维持的平衡。今年疫情尤其严重,对所有落地的活动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根据2020年就开始制定的要求,漫展每平方米报批人数密度与2019年相比减少了一半,票仓收入上限被严重限制。作为面向普通受众的展会,COMICUP约40%的收入都是来自门票,收入的缩水幅度可想而知。

500

疫情前CP舞台活动的人气

Dio最头疼的,则是强制限制参展人数。一般而言,展会的人数是流动的,但主管部门有时会采取限制销售门票数量的措施。还需通过健康码和人脸识别进场,精准把握场馆内的人数了。

不过现在,Dio所在的城市还处于新冠病例爆发的阶段,甚至他的小区刚刚解封,他也不确定公司的展会能不能如期举行,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还没打算过延期的事情,我相信漫展会照常举行,”Dio说。

谈到新冠对于漫展行业的影响时,能猫感触较深的则是一些新出现的手续,比如疫情防控指挥部批复。小展会可以偷偷摸摸不去申报,但是像能猫这种参展人数几万人的漫展,拿到疫情防控指挥部的批复是必须的。然而,报备的过程中,防疫政策也是在随时变化的。因此,申请批复的过程就充满了不确定性,随时面临再次延期的风险。

另外,很多与漫展合作的企业,也都倒在了新冠疫情之中。能猫曾经观察过,疫情前漫展中的展位数量达到70-80是不成问题的,但疫情之后,愿意参展的企业数量直接腰斩。

目前,举办一场万人规模的大型漫展,成本已经到了千万元级别。经过了上面的诸多限制和风险,参展企业和进场观众数量直接砍半,漫展公司收回成本成为了一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于是,许多公司开始探索漫展和公司经营的新模式,以实现自救。

上周,COMICUP举办了第二届无差别综合线上同人展COMICUP
ONLINE
(CPO)2.0。香菇认为,CPO最重要的目的,就是给同人创作者们一个交流的平台,同时也能够为一些小型的同人展提供工具上的支持,未来CPO的平台会面向中小型同人展主办方们开放使用。

香菇和他的团队还没有摸索出线上展会变现的方式,卖周边成为了COMICUP维持公司平稳运营的主要手段。

去年6月,COMICUP与《阴阳师》系列联动,推出了山海经系列限定徽章和亚克力立牌,单品限时不限量售出了近5000件,与《时空中的绘旅人》合作的丹青系列也是他们销售成绩不错的周边产品之一。

500

图源来自COMICUP官博

不过,这种周边产品的销售只是在漫展无法召开的过程中一种支撑手段。IP方延长授权时间,帮助线下展会推出授权产品,只能看作是缓解资金压力的方式之一,并不能作为漫展行业的一个强盈利方向一直延续下去。漫展公司的根基还是线下展会,这是也所有人的共识。

谈及漫展行业的未来,行业人士们普遍认为,此次夏日祭事件造成的影响是不容乐观的。

能猫表示,“夏日祭”风波其实是给所有人做出了一个示范,那就是集中举报真的可以让一场漫展取消。显然,这个“示范”为整个漫展行业平添了几分未知的风险。

同时,如果前面提到的那些coser的担忧放大成为整个二次元群体的担忧,而这种群体性的恐慌两三年之内是无法抹去的。对于已经遭受层层限制的漫展行业,无疑是雪上加霜的。

舆论的风潮来得快,去得也快,但这些热议的声音往往在爆炸的信息时代被无限放大、解读,甚至会形成坚固的桎梏,套在一个行业身上,将其紧紧装进口袋。

犹记得十年前,在“推动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支柱产业”的号召下,动漫产业作为生机勃勃的新兴产业之一,飞速发展,也让漫展在全国各地生根发芽。

华东、华南、华中,东北、西南,都先后涌现出了一大批具备高影响力的漫展,也推动ACGN文化进入了蓬勃发展的十年。

国产优质的小说动画游戏、经典日漫、欧美影视等来自不同国家、地区,分属不同种类的作品在展会上碰撞、交流。

cos文化、汉服文化、洛丽塔文化等衍生业态随之诞生,也让展会愈发多元与包容。

不可否认,飞速发展的行业注定有阴影相伴,但经过了萌芽与艰难发展的10年代,走入了蓬勃爆发的20年代,漫展行业无论在文化领域亦或经济领域,都有更多的故事等待讲述。

让个例局限于事件本身,让情绪控制在合理出口,让文化彰显出包容气度,让行业发展在健康生态,或许是当前市场应该期待的未来。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