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吾尔族是如何从南疆到达北疆的?

提示:时代发展到今天,维吾尔族人的身影在新疆北疆地区已经是随处可见的了,仅伊犁地区而言,根据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截至2020年11月,伊犁哈萨克自治常住人口约为284万人,而维吾尔族人口已经达到近80万,这个数字比全州人口的四分之一还要多,也是维吾尔族人在维护边疆繁荣稳定中自身发展壮大的具体体现。

500

维吾尔族是我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境内主要民族之一,聚居中心主要分布于天山以南,塔里木盆地周围的绿洲,其中尤以喀什噶尔绿洲、和田绿洲以及阿克苏河和塔里木河流域最为集中。同时,天山东端的吐鲁番盆地,也是维吾尔族较为集中的区域;天山以北的伊犁谷地和吉木萨尔、奇台一带,也有为数不多的维吾尔族定居。

在维吾尔族的这些聚居区域里,熟悉历史的人都知道,今天新疆北疆地区,在清代之前是没有维吾尔族人的。这是因为维吾尔族人的先民回鹘人西迁至西域时,基本没有涉及或者落脚于今新疆北疆地区。当时的迁徙主要有两个部分:

500

一迁吐鲁番盆地,称高昌回鹘或西州回鹘。西州回鹘公元9世纪西迁 回鹘之一支。亦称高昌回鹘、北庭回鹘、和州回鹘。其所辖东抵哈密、西至库车、南达于阗、北越天山。首府位于高昌(今新疆吐鲁番东)。这一部分基本属于人们今天所说的东疆地区。

一迁葱岭西楚河、七河流域一带,该部回鹘和当地其他突厥语民族组成喀喇汗王朝、又称为葱岭西回鹘、阿萨兰回鹘,极盛时所辖东起库车,西至咸海,南临阿姆河,北抵巴尔喀什湖的广大地区。这一部分基本属于人们今天所说的南疆地区和外西北地区。

500

在历史的长河里,迁徙的这两个部分都没有向今新疆北疆地区扩展,而是同东疆地区、南疆地区和外西北地区的原住居民融合,逐渐发展形成了今天的维吾尔族。但如今的北疆地区,为什么会有维吾尔人呢?就让我们从北疆的伊犁说起。

现在,很多人都认为伊犁的名字是乾隆给取的,其实不是这样,充其量不过是定名而已。伊犁得名于伊犁河,伊犁最早是光明显达,形容河水在太阳照耀下碧波粼粼之意,最早见于《汉书》,被称作“伊列”、“伊丽”、“伊里”。乾隆为伊犁定名,就是说从此,史书里的“伊列”、“伊丽”、“伊里”就叫伊犁,当然在原来的基础上赋予了新的含义,《西域同文志》中说,伊犁为维语,取义于“犁庭扫闾”,意即将庭院犁平整用来种地,把里巷扫荡成废墟,寓意平定准噶尔功盖千秋,西陲从此永保安宁。

500

500

500

然而,需要说明的是,那时的伊犁并不是我们现在所说的伊犁,还包括外西北一些地方。外西北大概指的是在第二次鸦片战争前后,俄国先通过一系列条约割让中国新疆的领土,不是正规称呼,它的另一个名字叫七河地区,哈萨克语为Zhetysu,俄语借译为Semiryechye,指流向巴尔喀什湖的七条河流支,包括巴尔喀什湖以南、中亚河中以东,以伊塞克湖及楚河为中心的周边地区,大致包含了今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州、江布尔州和吉尔吉斯斯坦以及新疆伊犁一带。

七河地区主要的7条河流都汇入了巴尔喀什湖,其中伊犁河是最大的一条河流。七河地区是西域最好的地区。伊犁河汇入巴尔喀什湖的年径流量达到了228亿立方米,是黄河的一半。七河地区有“瀚海湿岛”之称。外伊犁河谷、楚河河谷、塔拉 斯河谷等众多的河谷地区,这里有大片草原牧场和粮食产地,伊犁河谷至今仍为人口稠密之地。

500

中华民族自古就在外西北地区生活繁衍,西汉时期就对此地区进行有效长期管理。唐朝再次纳入中国版图,元朝时为蒙古族察合台汗国地,清朝时再次纳入中国版图,东部大部分地区属于中国新疆,西部是中国清朝附庸国哈萨克汗国。外西北地区为乾隆时期清军西征准噶尔所得。但在《中俄戡分西北界约记》(同治三年,1864年,割让44万多平方公里)、《中俄伊犁条约》等5个条约(光绪七年,1881年,割让7万多平方公里)、加上帕米尔高原被俄国占领的3万多平方公里,俄国共割占54万多平方公里,苏联解体后,现属于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外西北的丧失,使得新疆地区的行政中心被迫内迁,由伊犁迁往乌鲁木齐,伊犁成为边城。

500

在历史上,外西北地区前后历经了七次由东向西的民族大迁徙,包括古月氏、古乌孙、北匈奴、葛逻禄、回鹘、契丹,乾隆消灭准噶尔汗国以后,准噶尔蒙古人有的跑了、有的逃了,有很多还被杀了,外西北地区和今新疆北疆一些地方出现了人口真空,这也便导致了居住在今哈萨克斯坦的哈萨克人向今伊犁地区的东移,与清廷组织的移民活动一起填补了这一区域的人口真空。

从今天的资料看来,准噶尔汗国厄鲁特蒙古四部中,辉特部游牧于雅尔(今新疆塔城附近),杜尔伯特部游牧于额尔齐斯河流域,和硕特部游牧于乌鲁木齐,准噶尔部游牧于伊犁,四部共有二十万户,大约六十多万人。但是,这些蒙古人似乎是纯游牧民族,他们不会种地,而汗国所在绝大多数又是亦农亦牧的好地方,同时,粮食是他们离不开的生存基础,于是,汗国的上层就想到了一个好办法——抓南疆地区的维吾尔族人来为自己生产粮食,这便成了维吾尔族人到北疆的历史起点。

500

需要说明的是,维吾尔族人的先民回鹘人,在漠北时,也是不会种地的,但当他们迁徙至新疆时,很快也便学会了这门手艺或者技术。一方面是南疆地区的沙漠绿洲环境决定了那里不适合大规模放牧;另一方面是,当地的原住民族在他们到来之前,就会种地,他们有现成的老师。

小河公主是中国考古学家于2003年在新疆罗布泊发掘出的一具女性干尸,虽然经历了四千年,但干尸的保存完好,是新疆发现年代最早的干尸之一。它出土的地方被称为小河遗址或墓地,到过小河墓地的人,留下的第一个强烈印象就是小河墓地的沙山上密密麻麻矗立的胡杨木柱。这些木柱有140根,根据死者的性别不同而不同。女性棺前立的是基本呈多棱形的上粗下细的木柱,高度一般1.3-1.5米左右,上部涂红,缠绕毛绳、固定草束;男性棺前则立一外形似木桨的立木,大、小差别很大,大的高达2米、宽0.8米左右,其上涂黑,柄部涂红。这是一种生殖崇拜,伴随胡杨木柱的还有大量的种子,是当年的人们渴望繁衍不息的祈求,也说明当地的人们至少在4000年前就会农业生产。

游牧的维吾尔族人的先民到了这里后,正是通过这些人的后裔,即不但从当地的原住居民,那里学来了种地的技术,也让自己融入到了这些原住居民中,渐渐地形成了维吾尔族,由一个游牧的民族逐渐定居下来,变成了一个会农耕也可以游牧的民族。也正是这个原因,准噶尔汗国的人才将他们迁移至北疆从事农耕。

500

章佳·阿桂(1717年—1797年 ),满洲正蓝旗(后以功抬入正白旗)人,清朝名将,大学士阿克敦之子。在他的经历里有着这样的主要成就:安定新疆,伊犁屯田,随破大小和卓,统军平定大小金川。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初,阿桂率满洲索伦兵五百名、绿营兵一百名和三百回部农民开赴伊犁,此为伊犁屯田之始。但这一次屯田并没有成功,让朝廷觉得不能解决军粮问题,能不能守住伊犁没有把握,甚至很多大臣都说伊犁“地方辽远,沙漠居多,旧时准夷马匹羊群消耗殆尽,难以为驻守计”。但屯田失败的阿桂却挺身而出,慷慨陈词,坚决主张在伊犁屯田。

乾隆批准了阿桂的主张,阿桂再次组织人力制造农业器具,再次开始从事农业生产。这之后,他给朝廷写过这样一道折子,大意是说,叶尔羌、喀什噶尔、阿克苏、乌什等城,有原先就在伊犁种地、后随霍集占逃回去的两三千人,“今闻开设屯田,愿来效力者甚多”。为此,他建议取消各城户口钱粮定额,以争取伯克们的支持,以减少南疆维吾尔族来伊犁种地的阻碍。

500

阿桂的折子很合乾隆的心思,因为此前他就曾说过:“从前伊犁地亩,皆回人耕种,今俟回部平定,即将回人酌量迁移,与绿旗兵参杂。额敏和卓系回部望族,应同将军大臣等管束屯田兵丁,俟耕作娴习,主客相安,再回吐鲁番,方为有益。”

就这样,1759年冬天,阿桂从阿克苏带领三百户维吾尔族农民来到伊犁,让他们成为了伊犁“回屯”的最早生产者。这三百户维吾尔族农民最早在伊犁河南的海努克,察合台之孙、拜答儿之子,察合台汗国的第五任可汗阿鲁忽牙帐所在地,即今海努克乡一带,地处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中部偏东位置。经过这三百户维吾尔族农民和士兵们的辛勤付出,伊犁屯田1760年获得丰收,“至秋丰稔,收粮皆倍”。

丰收后的细账,阿桂也算了,他说,以播种量计算,上地获二十倍,中地获十倍,保守估计可获粮食二万四千石,除种地者自用外,还可供上千人来年麦熟前食用。也就是说,当年三百户维吾尔族农民耕种的土地,可供1000名士兵一年的军粮。

500

解决了军粮的问题,阿桂的信心也增强了。为了进一步发展伊犁屯田,从1761年起,他相继采取了进一步的措施:一是在伊犁牧群蕃息之时,禁止内地人到伊犁购买马匹和骆驼,以保证当地畜牧业的发展;二是大力招徕叶尔羌、喀什噶尔、阿克苏和乌什等地的回部民众来伊犁屯垦,以扩大屯田规模。扩大到多少呢?阿桂要求增派七百户,达到一千户。

一千户,在当时来说,已经是一个不小的数目了,当时的户并不像我们现在仅是三口之家,那时的人们生得多,再加上有父母等,一户人少说也有5口,因此,粗略估计阿桂要求达到的人数,少说也有5000人。虽说,根据史料看来,1761当年回部民众屯田的规模,只达到了800户,但依然是个至少有4000人的不小数字,也正是这些人站成了今天新疆北疆地区维吾尔族人的源头风景。

500

《清史稿》卷318《阿桂传》中说,由于阿桂的精心筹划和组织,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伊犁兵屯垦种地达八千余亩,收获粮食两万七千一百多石;回屯有八百户,平均每户收获粮食四十石,总产达到三万二千石左右。粮食就这样稳定了边疆,回屯民众种的已经不仅仅是地了——1762年正月,阿桂订立约束章程,在兵员的补充、钱粮的征收、官员的任选、产量的分配和屯军家属的养赡等5个方面都作了具体的规定。同年八月,固勒札和乌哈尔里克两地的城堡相继建成,乾隆帝亲自定名为“安远”城和“绥定”城。这两城完全是按照内地城市的模式建置,军营和民房依次分别。这些新城镇既是屯田管理的中心,又吸收四方商人来此交易,成为商业贸易的中心,“数千里地来往晏然”——谁能不说,这中间有着维吾尔族人对于祖国边疆繁荣稳定的历史贡献。

500

500

时代发展到今天,维吾尔族人的身影在新疆北疆地区已经是随处可见的了,仅伊犁地区而言,根据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截至2020年11月,伊犁哈萨克自治常住人口约为284万人,而维吾尔族人口已经达到近80万,这个数字比全州人口的四分之一还要多,也是维吾尔族人在维护边疆繁荣稳定中自身发展壮大的具体体现。

来源:今日头条路生观史,在此特别感谢!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