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让全民吸毒,你知道美国有多努力吗?

俄乌冲突的第120天,战事仍然焦灼不定,倍感压力的乌克兰士兵开始通过缓解焦虑。

为了凑够毒资,乌克兰士兵们选择用手榴弹换毒品。“一颗手榴弹可以换一杯大麻和15-20克安非他命。”被俄军抓获的乌克兰士兵不仅对市场行情了如指掌,还顺手举报包括指挥官在内的乌克兰兵都在大规模吸毒。

这些士兵是怎么染上毒瘾的?

据被抓的乌克兰战俘交代,他们每天都会服用多达三片的“战斗药剂”,这些药剂会让他们变得兴奋,对疼痛不再敏感,但时间一长就难以离开。而这些药剂来自美国

500

据此,俄方严重怀疑这是美国在迫害乌克兰,这可真是天大的误会,要知道,美军自己就是世界闻名的瘾君子。

越战时期,美国将精神类药物安非他命像糖果一样发给士兵。美军派往老挝执行秘密任务的士兵都会得到一个“强化”医疗包,里面塞着12片止痛药达尔丰、24片可卡因以及6丸安非他命。

越战之后,吸毒也成了美军的特有习惯被传承了下来,2021年10月,一名驻日美军吸毒后,精神振奋地在东京街头狂揍一名20岁的日本男子。

500

打人士兵被抓

如今作为乌克兰的铁杆盟友,和友军“有福同享”自然也是义不容辞的,不过对现在的美国来说,士兵吸毒也已经不算什么大事了,全民吸毒都被提上了日程。

4月初,美国众议院通过法案,表示要从联邦层面让大麻合法化。

这么搞,真的没问题吗?

01 

美国:毒品天堂

作为全球最大的毒品消费国,毒品对美国的破坏力可以说是相当明显。

瘾君子们爆发式的增长,让美国从政府到企业纷纷出现“用工荒”。

前段时间,《华尔街日报》报道称,去年美国上班族中毒品检测阳性比例创20年来的新高,比2020年增加了8%以上。因为劳动力短缺下,美国连招到一个没吸过毒的人都很困难。

500

而在过去,这还只是特殊工种面临的困境。2016年5月,纽约时报在一篇文章中称,美国一些州的司机、机械操作员、维修工等工作岗位很难招到人,因为当HR说要进行毒品测试时,前来面试的大多求职者们瞬间“夺门而出”。

这一现象不止存在于企业中,美国政府部门的处境同样尴尬。

2007年,美国FBI出台新的用人政策,废除禁止录用有吸食大麻前科的人的规定,尽管这一规定已经延续了13年。当时的FBI安全司副司长杰夫·博尔金表达他的无奈:“FBI原先严格执行该规定,但这导致许多部门的录取率都非常低,大量职位空缺,遭遇了‘特工荒’”。

用吸毒特工去反恐、反间谍也算是美国特有国情了。

500

但更麻烦的还在后头,美国开始出现“丧尸”。由于吸毒者过多,在美国出现一条条丧尸街。油管视频博主“kimgary”拍摄了一段费城肯辛顿大街上的景象,视频里瘾君子们目光呆滞,姿态怪异,走路摇摇晃晃,犹如行尸走肉,地上遍布针管、饮料瓶和粪便等垃圾,还有人衣衫褴褛随意躺倒在垃圾堆里。

500

这样的奇观,在肯辛顿大街上日复一日上演,但这不只是在费城独有的景观,在波士顿、旧金山的田德隆区到处都是。

500

“丧尸”之后是什么呢?大规模死亡。2020年9月至2021年9月期间,一年时间约有10.4万美国人死于吸毒,相当于1天死285人

而过去一年,美国有超过5000万人使用过毒品或滥用精神类药物。医学期刊《柳叶刀》研究预计,未来10年,美国可能将有120万人死于吸食毒品过量。

整个美国都笼罩在毒品的阴影下,面对吸毒导致的“用工荒”、大量的人因吸毒死去的惨况,美国是如何应对的?

今年4月1日,美国众议院投票通过《大麻机会再投资和消除法案》,该法案不是严厉禁毒,反而是从国家层面将大麻合法化

早在这之前,美国各州自己就纷纷走上毒品合法化的道路。去年3月,美国纽约州批准了一条法律:规定21岁以上人群可以持有85克大麻,只要能抽烟的地方就能嗑,警察无权过问。

这些法令要在今年年底才能正式生效,但毒贩们已经忍不住偷偷贩卖了,没想到比毒贩更着急的是纽约市长埃里克·亚当斯。亚当斯明确表示,现在不仅不会打击大麻贩子,还要鼓励更多的纽约市民花钱嗑大麻。

500

似乎觉得只是放开毒品市场还有些照顾不周,美国还给吸毒者送上贴心服务。

2021年7月,美国罗得岛州通过法案,要以罗得岛州作为“试点”开设毒品注射中心,瘾君子们可自带毒品、药物,并在现场工作人员的指导下注射。

在美国网友们激烈争论是否合适时,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部长贝塞拉拍了板:“即便我们无法阻止一个人变成瘾君子,至少可以在他们嗑药嗑死前救他们一把。”

毒贩和瘾君子听了感动地抱头痛哭,幸福来的就是这么突然。

一边是全民吸毒导致整个社会出了问题,另一边却还在不断给吸毒放水,美国这是什么魔幻操作?

02

禁毒的“铁拳”

美国刚开始并非如此,为了避免国民堕落,它曾与毒品进行了长达50年的斗争。

二战末期,为了对抗美国,穷途末路的日本组建了神风敢死队,勒令飞行员们充当人肉炸弹去炸沉美国军舰。但让人送死无疑违背人的求生本能,为了防止神风特攻队员半路反悔,除了锁死座驾,只给携带单程燃料等骚操作外,每个神风敢死队队员在进入飞机驾驶室前,还得来一针甲基苯丙胺——也就是冰毒

别无选择的日本神风敢死队员驾着飞机,在毒品的刺激下癫狂地叫着“天皇万岁”,一头扎向美国航母。

500

这种靠毒品催动的自杀式袭击让美国深受震撼,转头就将这招用到参加越战的士兵身上。

二战结束后,受战争余波的影响,海洛因在美国猖獗一时。美国政府当时就意识到,吸毒是个登门槛的活,大部分吸食海洛因的人是从大麻开始的,要禁毒就得从根上断干净。

1956年,美国国会通过了《麻醉品管管制法》,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对大麻的管制都进入了极端严格的阶段,那时候敢给未成年贩大麻得判死刑。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让美国的禁毒令有些绷不住了。

二战结束后,美苏开始冷战,双方剑拔弩张,谁也不知道哪天就会吃到一颗核弹,整个美国人心惶惶。

伴随着这种恐慌出现了一批反叛主流的群体,他们放荡不羁,讨厌工作和学习,拒绝承担任何义务,蔑视法度秩序,寻求绝对自由,纵欲沉沦。这一群体也被称为“垮掉的一代”。

500

“垮掉的一代”最喜欢和美国政府对着干,政府禁毒,他们就狂吸毒,不仅自己吸,还通过各种文学、音乐作品对毒品大加赞赏,这使得毒品开始成为一种潮流在美国蔓延。

这边国内吸毒狂欢,另一边是正在越战打仗的美军也在吞云吐雾。

1966年至1969年,参加越战的美军共使用了2.25亿片兴奋剂类药物,主要成分是比冰毒更强烈的右旋苯丙胺。美国防部估算一番,在1973年,美军撤退那一年,有70%的士兵服用过精神类药品。

500

在这种毒品的侵蚀下,美军变得浑浑噩噩。当时,尼克松总统派特使去越南美军基地了解毒品滥用情况,他说:“我来自白宫。”嗑嗨的士兵答道:“我来自火星。”

这些越战老兵回流,与“垮掉的一代”汇合,如同将毒品注入美国体内,效力迅速扩散,整个国家就要成了瘾君子的海洋。

1971年,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美国总统尼克松宣布:“吸毒是美国的第一公敌”,立即向毒品宣战。

500

这场战争从哪开始打呢?尼克松将目光瞄向了隔壁的墨西哥

墨西哥是美国的邻居,与美国边界线长达3100多公里。不幸的是,墨西哥被称为毒贩的天堂,美国80%的毒品就来自墨西哥

“如果这80%可以被切断,一切都会好起来。”美国官员畅想道。

这个毒贩天堂长什么样?墨西哥毒贩坐拥10万军队,AK47突击步枪、M16自动步枪几乎人手一把,手榴弹、炸药包也是居家必备,甚至还有坦克、直升机,和政府军硬碰硬不落下风。

500

在这里谁敢惹毒贩,下场只有一个字。

2019年,毒贩用30秒内射出155发子弹,将一名墨西哥警察打成筛子。原因是数天之前,警方胆敢逮捕毒枭古兹曼的儿子,尽管两方武装对峙下,警方被迫放人,但为了泄恨和警告,毒贩枪杀了参与这场行动的警察

在墨西哥,舆论的控制权也得掌握在毒贩手中。2021年8月,一名女主持人播报“新世代贩毒集团”杀害平民后,该贩毒集团头子塞万提斯放出视频通知女主持人收回自己曾说过的话,不然就杀了她,吃她的肉

500

可别把他的话当耳旁风,这事对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2010年,墨西哥政府想要整治毒贩,便借用媒体大肆宣扬,结果超过30名新闻记者因此被残杀。为了给记者们留条活路,《El Diario》报纸发文恳求道:“你们(毒帮)现在才是这座城市真正的老大。请告知你们究竟想要什么,我们该发表什么、不该发表什么。”

这块骨头虽然难啃,但不处理它,美国的问题似乎解决不了,因此美国对墨西哥毒贩的打击一波接一波。

1969年,尼克松政府推行“拦截行动”,对美墨边境进行严苛的货物检查,打算将从墨西哥入境美国的大麻阻拦在边境外。

但刚一行动,问题就来了。严苛的检查只挡住了正常的贸易往来,毒贩们丝毫不受损。

1971 年 11 月,《纽约时报》报道称,墨西哥毒贩开始用私人飞机和老式军用交通工具空运毒品,将飞机降落在空无一人的简易机场或山艾树覆盖的沙漠上:“他们在月光下飞得又低又慢,每晚能赚50000 美元。”

500

毒贩用于贩毒的一种机型

而一座客机可以运载二十吨货物,一次飞行的成果足以供应整个美国海洛因市场三四年

最终该行动持续了20天就匆匆结束。

但美国并不打算善罢甘休。1977年美国和墨西哥政府商量后决定,用直升机等飞行器给毒品洒百草枯

当时洒遍1.4万英亩罂粟与0.95万亩大麻,效果立竿见影。墨西哥大麻在美国市场的份额从1974年的90%骤降至1979年的20%,大麻产量缩水至原来的15%。

500

但没想到,墨西哥毒贩反手将这些沾了百草枯的毒品卖给美国人。美国药品滥用研究所抽取45个大麻样本,发现有6个被百草枯污染。这下美国开始慌了,慢性毒品直接变成急性毒药。犹豫再三后,美国最终放弃百草枯项目。

2007年,时任美国总统布什又提出了“梅里达计划”,向墨西哥政府提供资金和武器装备,让墨西哥政府去揍贩毒集团。

当时布什提出一个条件,要求墨西哥进行司法改革和清查军警队伍,因为毒贩和政府勾结太严重。但西哥内政部长莫里尼奥果断拒绝。没办法的美国决定退一步,去除附加条件,3年内向墨西哥提供14亿美元。

时任总统卡尔德龙也确实卖力,派出了4.5万军队与3万联邦警察,深入到16个州清查毒品犯罪。但一顿操作猛如虎,效果却不理想,2009年墨西哥罂粟种植面积达到卡尔德龙上任之初的3倍,贩毒集团利润估值达到了200亿美元左右,禁毒再次失败。

500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研究后发现,自1971年以来,美国在打击毒品犯罪上已经耗费1万亿美元。但到目前为止,没有什么成果。

03 

无力的美国

看这样子,美国毒品合法化似乎是毒贩们过于猖獗,美国无力应对导致的?

事情没这么简单,我们都知道,中国是全世界禁毒做的最好的国家,而中国禁毒,是从源头、渠道、消费三管齐下,共同打造了中国的毒品真空环境。

如果说中国禁毒成效在哪一阶段最给力,无疑是消费端。当全民禁毒意识觉醒,贩毒自然也就没什么市场,这种意识甚至已经扎根到小学生身上。6月12日,湖北的两名小学生认出罂粟并报警,警方成功铲除12株罂粟,这样的案例比比皆是。

500

但美国却恰恰选了相反的路,对着国内瘾君子们再三退让,却对着毒源重拳出击,这是为什么?

对外强硬,是因为有利可图

前面我们提过,墨西哥毒贩手中武器装备不比正规军差,这是他们和政府军对抗的底气。可他们的武器从哪来?据统计,每天从美墨边境流入墨西哥的各类枪械多达2000把,光墨西哥黑帮的订单,就为美国军火商提供了500万人就业机会

500

墨西哥毒贩的美式装备

甚至墨西哥这个毒贩帝国,也是美国为了方便控制墨西哥一手打造的。

美国国务卿基辛格说过:“谁控制了粮食,谁就控制了全人类。”美国对墨西哥的控制就是通过粮食。

墨西哥曾是个农业大国,1992年,美国画了一张大饼,苦口婆心劝墨西哥签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之后便对墨西哥大量倾销农产品。

美国农业相当发达,靠着政府补贴+大机械操作,农产品价格吊打全球。墨西哥许多农民在美国农产品的冲击下,一夜赤贫。

经过多番摸索,墨西哥农民们最终发现,只有种植大麻、罂粟、古柯树(可卡因)原料,才是他们的唯一出路。一个毒品王国的根就这样扎了下来。

 500

而这时,美国左手帮着墨西哥政府打压毒贩,右手向毒贩贩卖军火,双方斗得你死我活中,美国赚得盆满钵满。

对内“软弱”,是因为美国有党争

在过去,美国的民主党是毒品合法化的拥护者,而共和党则是毒品的反对者。这二者争锋相对,如美国历史上严厉禁毒的总统基本都出自共和党,像尼克松、里根、特朗普,而民主党则支持毒品合法化,像奥巴马、拜登。

但随着吸毒人数连年暴增,对着国内吸毒者出重拳意味着将很大一部分选民推给对手,于是在内卷下,两党支持大麻合法化的人数跟着瘾君子的人数一起涨,到2016年,民主党中支持大麻合法化的人已达67.5%,自诩“保守传统”的共和党也有接近50%,基本持平。

500

1975到2016年,两党支持大麻合法化的人数不断增长

这直接导致今年大选后,美国已经有35个州实现了不同程度的大麻合法化。

这就造成这样一个局面:美国将墨西哥逼成毒贩王国,这个王国源源不断地给美国输送毒品,它们80%的收入全靠美国的瘾君子,而美国党争又不断扩大毒品合法化的范围,培养出更多的瘾君子,更多的瘾君子又吸引着墨西哥的毒贩往美国运毒。美国的毒圈开始自动运转起来

只是这儿还有个大前提:驱动这一切的第一批瘾君子从哪来?

美国自己培养的。

我们前面提过,60年代“垮掉的一代”造就吸毒思潮,越战老兵回流带回来一波瘾君子,但这些还算是小范围。美国真正实现社会面吸毒是自己培养的。

2020年10月,美国司法部向普渡制药开出一张高达83亿美元的罚单,普渡制药公司承认三项罪,并认罚约合 545 亿人民币的高额赔偿金。

什么重罪得罚这么多钱?

简单点说,普渡制药的产品是奥施康定,它的效率是吗啡的1.5倍。但该公司通过贿赂、欺诈等手段骗过政府,隐瞒吃多自己药片容易染上毒瘾的事实,花钱雇大量医生劝说病人吃药,从而毒害了成千上万的美国人民。

500

具体是怎么操作的?

奥施康定的主要成分是羟考酮,它的半衰期仅有4.5小时,一般制药公司需要做的只是让它缓慢释放,使起效时间更长。

而为了赚大钱,普渡制药加大单片药物的剂量,虚假宣传起效时间高达12小时,但它的实际起效时间,只有4到7小时,随后患者就会陷入剧烈的戒断反应和对奥施康定的渴望中,如此反复,最终成瘾,这样就能提高顾客的复购率。

同时,他们让成百上千的医药代表游走在各大医院,贿赂医生多开他们的药,许诺高额回扣。在强势营销之下,奥施康定全面扩散,销量蹭蹭往上涨。

500

2008年,《洛杉矶时报》通过调查发现,在洛杉矶一个叫麦克阿瑟公园小镇上,有一个“湖畔诊所”,他们短短三个月就开出了73000片奥施康定药,总进账600多万美金。

这个诊所经常开出80毫克的处方,这是奥施康定的最大剂量,相当于16片普通的止痛药的药效。很多医生一辈子都不会开出一张80毫克的处方,但这个诊所一天就可以开出26张

1996年到2000年,奥施康定的销售额从4800万美元攀升至11亿美元。到2017年,这个数字累计到了350亿美元

普渡制药背后的赛克勒家族也赚得盆满钵满。2020年福布斯杂志显示,赛克勒家族是美国最富有的家族之一,总资产保守估计超过100亿美元。

这份财富背后的代价是,它将上百万美国平民培养成第一批毒品市场。

以这个市场为基点,上有党争拉选票,中有贩毒集团等着分一杯羹,下有瘾君子们越来越多的需求,再加上旁边墨西哥源源不断地供货,整个毒圈已经循环,再也没人有动力、有能力去禁毒。

500

“公开秘密”网站根据美国参议院的公开数据分析,2021年,20多家大麻企业支出的游说资金高达428万美元。《福布斯》杂志报道说,2020年美国大麻合法销售额达到创纪录的175亿美元,较2019年激增46%。

去年10月,美国俄勒冈州率先宣布对海洛因等恶性毒品“去罪化”。

在各种利益纠葛中,美国的毒品市场只能螺旋上升,大麻、海洛因已经放开,冰毒、可卡因也在赶来的路上。

500

在禁毒上,美国真的无能为力了。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