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对,就算be我也嗑

​作者 | 柳飘飘

本文由公众号「柳飘飘了吗」(ID:DSliupiaopiao)原创。

这周开播的《说英雄谁是英雄》,大家都看了吗?

500

坦白讲,起初飘对这部剧的期待并不高。

关注它的最初原因,也是多年前看过原著。

但一旦被搬上屏幕,难免担心:

会不会又是太多花前月下、太少刀光剑影,实质只是打着“武侠”名义“提剑恋爱”的古偶?

好在,还不错。

它认真讲出了荡气回肠的故事——

少年佩剑,一鸣惊人。

伴知己红颜,共行侠仗义。

500

在已经播出的12集里,节奏很快,信息量大。

眼看着“古装北漂兄弟”从打工租房到财务自由,从寂寂无名到人生巅峰。

主角际遇大开大合,热度口碑也直冲而上。

除了剧情紧凑、审美在线。

更令人惊喜的是,在这部改编自温瑞安经典作品的国剧中,飘终于看到了一直以来我在武侠剧中最向往也最看重的——

江湖。

少年

和许多传奇一样,故事总是从一个少年开始。

《说英雄谁是英雄》中的这位少年,就是王小石
 (曾舜晞  饰)
 。

500

温瑞安笔下的王小石,只需寥寥几笔就令人见之难忘:

“年轻、俊秀、志大、才高。”

“远道而来,一贫如洗。”

500

他是天真的。

因为刚刚“出村”,村里也没通网。

这孩子打扮朴素,见识也少。

在画船上跟两个美女一起玩“真心话”游戏,他激动万分,然后……

给姑娘出了一个字谜。

500

看到别人问问题时直接抛出“有没有婚配”这种感情话题,孩子懵了:

这也能问啊?城里人都这么玩啊?

500

他也是无畏的。

他不怕被打,也不怕强权。

听说码头有一群人都在等着杀他,第一反应不是逃,而是“刚好可以抓几个人问问消息”。

500

他为了出一口恶气,当街拦住位高权重的傅宗书,冲进轿子里拍了一板砖。

500

但,他当然也是不凡的。

虽天真但绝不愚笨,冷静机警,才不会让自己折在新手村。

能够用智谋骗过十几个人,能够凭借细心避开下了药的茶水。

500

500

虽无畏但绝不莽撞,过人武艺与顶尖兵器就是最好的底气。

临行之前,他被师父托付了一只匣子。

500

这个意气风发的少年英雄,纵仍有青涩之处,却也将如同那匣子一样。

即将带我们开启新一页的传奇,搅动整个江湖。

发现没?

这个普通又不普通的王小石,很像刚刚走出象牙塔的我们。

学了一身本领,带上几句忠告,就上了路。

一样懵懂又谨慎,一样忐忑又兴奋。

只不过,他闯荡的是另一片“江湖”。

500

幸运的是,王小石并不寂寞。

他初来乍到,就遇见了两位重要的朋友:

白衣少年白愁飞
 (刘宇宁 饰)
 ,和娇俏千金温柔
 (杨超越 饰)
 。

白愁飞是和王小石截然不同的少年。

他一袭白衣,孤高自傲,杀伐决断,野心勃勃。

500

但我们跟随王小石的视角,看到了他傲慢背后的脆弱与善良:

身世孤苦。

自幼父母双亡,不像温柔拥有宠溺她的家人,也不像王小石拥有自小陪伴的师父。

500

光明磊落。

虽想要功名,但不屑如宵小之辈行不义之事,绝不轻贱自己。

500

正如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少年白愁飞,因野心而鲜活,却也因坦荡而可爱。

他不屑掩饰自己的欲望,于是那欲望本身变得不再“不可说”。

500

他足够爱惜自己的羽毛,而骄傲感与廉耻心恰恰在很多时候都是最可靠的。

他是没有被世界足够善待的少年,带着愤怒与不甘,冲进江湖,只为给自己讨个说法:

莫欺少年穷。

500

相比于王小石与白愁飞,温柔似乎已不算“素人”。

毕竟,她出身名门又师承高手,自带的一长串title足以镇住大片阿猫阿狗。

500

但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温柔又是三个人里最“素”的一个。

因为她被保护得足够好。

原著中的温柔,是“娇”的。

从小被全家人捧着长大,成年后也走到哪里都有一大片男性示好。

而剧中超越妹妹饰演的温柔,更多是开朗冒失的“俏”。

500

虽然“万人迷”的设定减弱了,但姑娘的自信心可一点都没打折。

和“遇雪尤清,经霜更艳”的绝代佳人雷纯一见如故为闺蜜,王小石打趣二人“一美一丑”。

温柔大惊失色,表情犹如看待闯祸的傻弟弟:

“你怎么能说纯姐姐丑呢!”

——你看,她从不会怀疑自己会是“不美”的。

500

再次扶额感叹王小石“自以为幽默”的直男思维

坦白说,飘也分不清我对这个角色的喜爱有没有带滤镜。

因为有些话看起来确实有点尬,但杨超越说出来就……

好可爱啊!

500

就这样。

少年遇见少年。

天真无畏的王小石,野心勃勃的白愁飞,和并不温柔但会让看见她的人都忍不住温柔起来的温柔小可爱。

从各自的来处而来,共同踏入了危机四伏也充满可能的“江湖”。

情义

在快意恩仇的刀光剑影中,江湖中人,安身立命靠的是什么?

硬实力,当然就是过硬的身手功夫。

500

而软实力,则不限于家世、人脉、情商、生意……

但,在这所有的“实力”之外。

如果有一件事是比功夫、钱财甚至生死更重要的,许多江湖儿女都会选择同样的答案:

情义。

500

对于王小石、白愁飞两位同样“志向高远,一贫如洗”的少年来说。

情义,是江湖送给他们的第一份大礼,也是第一个机遇。

因为那个神秘的匣子,他们二人结识了站在武林之巅的人物——

红袖刀,苏梦枕。

500

苏梦枕、白愁飞、王小石三兄弟的情义,就是“江湖”中的一个缩影。

非常值得品味。

三人在苦水铺结为异姓兄弟的剧情,是目前飘最喜欢的场面之一。

500

他们的缘起,带着几分理想色彩,但又诗意得恰如其分。

无论王小石与白愁飞,还是王小石与苏梦枕,其情义都离不开一个关键:

信任。

王小石第一次见白愁飞,就对他有种天然的信任。

一屁股坐对面,还迫不及待掏出接头信物……

后来纵使白愁飞和大家一样管他要匣子,他却信任对方,建议合作。

热情得连白愁飞都忍不住纳闷了:

500

而苏梦枕对王小石,更称得上“一见即走心”。

初次相会,王小石的“特别”就激起了他的好奇。

霸道总裁般的苏梦枕当即紧盯着眼前的少年,并宣布从此他便是自己的朋友。

500

很快,他又邀请这二位相识不过几小时的少年,和自己一同去做一件大事。

事关生死、必须完全信任的那种。

500

你看,他们之间的信任,简直就笃定和突然得像一见钟情。

但这信任,又绝不是毫无道理。

王小石信白愁飞,不是出于“傻白甜”般的圣母心,而是看到了他不愿意下黑手的坦荡,也尊重了他渴望功名的野心。

500

苏梦枕对王小石那宛如“跨越阶级”的信任,背后则有更令人感慨的原因。

身为金风细雨楼的少东家,苏梦枕当然不缺追随者。

500

但,他缺的是朋友。

那种能够为他死,更能够和他一起生的朋友。

那种让他可以信任,但也可以放心依赖他的朋友。

那种和他平等而视的朋友。

500

500

所以你就会明白,为什么苏梦枕会那么喜欢王小石的少年气。

初见王小石,他就表现得足够平等:

不会因苏梦枕的名号而惊讶,也不会因苏梦枕的照拂而狂喜。

当苏梦枕说“你以后可以在江湖上说是我的朋友”,人人都知道那表达的是“我可以罩着你”。

但王小石不知道。

王小石说“那你以后也是我的朋友了”——

你看,他真的把“朋友”当“朋友”。

500

而相比于对王小石的“一见如故”,苏梦枕对白愁飞的感情,则更多是惺惺相惜。

认识不到一天,他就看出了白愁飞的野心与骄傲。

他起初不和王小石一起上去找苏梦枕,只是自己吊着脸躲在角落。

500

于是苏梦枕就明白了——

“你这个人宁死也不愿意做陪衬”。

500

对于一般人来说,白愁飞这样锋芒毕露的少年高手或许都是值得忌惮的。

但苏梦枕非但不忌惮他,还欣赏他,甚至宠着他。

他说自己想喝京城最好的酒,苏梦枕说没问题。

500

他说自己想当金风细雨楼的副楼主,苏梦枕也说没问题——

哪怕这个职位完全就是为他才设的。

500

而相比于主动出击的王小石与苏梦枕。

白愁飞更多时候都是被靠近、被信任、被托付、被善待,然后才“士为知己者死”,愿以真情真义相酬。

王小石的热情与信任,换来了白愁飞的真情相待。

正如导演李木戈所说——

王小石与白愁飞的感情,在三兄弟中更为紧密。

500

他们从此同甘共苦,一起闯荡一起无畏,一起面对京城最黑暗的监狱,一起携手走入金风细雨楼。

他们是彼此一生的挚友。

500

而苏梦枕的理解与包容,也换来了白愁飞的感动与追随。

苏梦枕要去看重病的父亲,白愁飞就独身鏖战,替他开路。

苏梦枕要除掉叛徒,白愁飞二话不说,跑去杀人。

500

看到花絮预告中最终三兄弟的走向,真心感觉不忍心去想。

江湖上,真的没有永远的朋友吗?

飘不知道。

但我相信,纵使彩云易散琉璃脆,那美好也曾是纯粹的美好。

而这纯粹,本就已经值得托付与铭记。

500

江湖

为什么我们总是为武侠世界中的江湖感慨流连?

因为那个世界,往往兼具了我们渴求的浪漫与我们了解的现实。

“快意恩仇”。

恩仇被放大,而快意则让际遇像是被摁下了加速键。

人生中可能要用二十年甚至一生去做的事,武侠世界可能一句话就做到了——

正如“喝下这杯酒,你们可以少奋斗二十年。”

500

但与此同时,人生中可能只会去做一两年的事,武侠世界却常常要坚持一辈子。

如情爱,如仇恨,如抱负。

《说英雄谁是英雄》中的江湖,是浪漫的。

如天外来客般武功卓绝的无名少年,娇俏可人灵动活泼的勇敢少女。

画船会友的豪情万丈,屋顶谈天的掏心掏肺,宿命对手的惺惺相惜。

这里的情感是高速流动的,所以常常会令人有荡气回肠之感受。

《说英雄谁是英雄》,拍出了温瑞安小说中不时会闪现的那种灵气。

比如苏梦枕介绍狄飞惊时,是这样说:

如果你没有朋友,请找狄飞惊,他会做你的朋友。

没有知音,请找狄飞惊,他会成为你一生的至交。

——好像啥都没说,但你似乎已经明白这是个怎样的人了。

500

但,《说英雄》中的江湖,更是现实的。

它是庞杂的。

两大势力“无间道”般的彼此刺探与牵制,各自内部尔虞我诈各怀鬼胎的权力争斗,刑部势力的阴云笼罩,整个京城的沉沉黑云。

500

它是危险的。

一没财产二没家室的主角很快就如同误入猫咪世界的老鼠,被打入刑部大牢,整了个半死。

500

出狱后想要重新做人,却因为拒绝了大佬递过来的橄榄枝,被“封杀”,只能打工卖画谋生赚房租。

500

500

它是精明的。

这里浓缩着许多“老灵魂”才会懂的处世之道。

比如,能胜固然好,但与其险胜,不如维持“不败”。

500

正如老板问你:面对没有胜算的敌人,能不能挡?

这时,你不要逞强。

你可以回答“能挡”,但也不要不好意思说“会死”。

500

这样一个江湖,离我们远吗?

恰恰相反。

有时,它近得就像在我们身边。

比如王小石和白愁飞“京漂”不久,感叹“看病难住房难挣钱更难”,被大家高呼简直就是我们的“嘴替”。

500

而更多时候,这个江湖,近得就像在我们的心里。

看《说英雄谁是英雄》的时候,飘常常觉得三个主角都可爱和亲切得像某个阶段的某个我自己。

当然我没有绝世武功,也不是豪门千金。

让我觉得亲切的,是他们和她的梦想。

500

王小石的梦想,是“一鸣惊人”。

重点在“惊”——

希望以自己之力,影响更多人去路见不平,由此传大义于人间。

500

而白愁飞的梦想,是“一飞冲天”。

重点在“天”——

要的是地位,是权力,是无人敢轻视也无人敢忤逆。

500

而温柔的梦想,则是最“普通”的:

可以说“我不要”的权利。

作为一个女性,可以不做女红,可以不急着被婚配,可以路见不平,可以闯入遍地男人的江湖。

这样的“普通”,指向的却是最珍贵的自由——

不愿被定义和安排,可以勇敢做想做的事,去想去的地方,成为真正的自己。

500

而飘很确定,即便生活在这个水泥森林的“江湖”,我也依然或多或少盼望着这一切:

正义、功名、“我不要”。

这也恰恰是《说英雄谁是英雄》会令人热血沸腾的原因:

它不是一个限于荧屏的故事。

纵使那个江湖中的刀光剑影、杏花微雨时常显得梦幻而疏离。

但,古今同一梦。

那些“江湖儿女”的梦想,直到今天,也是年轻人心之所向
   。

500

本文由公众号「柳飘飘了吗」(ID:DSliupiaopiao)原创,点击阅读往期精彩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