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人记得贸易战吗

5月4日,美国贸易代表处(相当于外贸部)发布公告,将根据《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启动审查过程,决定是否继续即将4年期满的特朗普时代美国对华贸易关税。第一批增加关税的商品在7月6日到期,价值每年340亿美元,第二批8月23日,价值价值160亿美元。特朗普政府在2018、19年里四次对中国出口加征关税,总价值超过每年3000亿美元。

第301条规定,制裁有4年的重审期,受到制裁影响的得益者、受害者都有机会申诉。如果无人申诉制裁对美国工商有足够好处,或者重审过程表明制裁不能对美国经济产生足够的好处,就要自动终止。美国政府已经对600多个受益于关税的利益相关方发送关税即将到期的通知。

拜登上台已经16个月了。从一开始,取消对华贸易关税就是热门话题,但美国政府展现了奇怪的分裂立场。财政部早就在鼓噪关税应该取消,美联储现在也支持取消关税以抑制通胀,贸易代表处一直不大热心,但又对通过关税“改变中国行为”表示悲观。白宫除了国家安全副助理达利普·辛格放风支持降低关税,拜登基本上不发表意见。

和特朗普对经济话题的热衷正好相反,拜登除了推动“重建更好”,大体避开了对经济话题。这当然是少说少错。美国当前最大的问题不是乌克兰,不是中国,而是经济。谁都明白这一点,拜登更明白。他说得越少,是因为问题越大。

特朗普关税的目的是减少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这个目的没有达到,在新冠疫情之前,逆差没有缩小,疫情爆发后,逆差扩大了 。

第二个目的是供应链去中国化。这里有三点,第一点是迫使外资企业离开中国,这一点部份达到了,但动力并不完全是因为特朗普关税。中国的劳动力价格在上涨,这本来就是改革开放的目的:使得尽可能多的人富起来。这使得一度为中国经济主力的劳动力密集产业越来越难以为继,用工荒成为大问题,没有特朗普关税,低端产业外流也是必然的大趋势。第二点是中端制造业外流常常是幌子,只是把最终组装或者无关紧要的部件制造转移到中国之外(主要是越南等地),象征性地降低中国制造的占比,通过“重大转型”(substantial transformation)的优惠而获得“非中国制造”的资格,逃避关税。第三点是美国本土企业的供应链去中国化,这一点没有达到。

第三个目的是迫使外资企业回流美国,这个目的没有达到。拜登在通过“重建更好”计划再试一次,到现在为止,看不到任何成功的希望。

第四个目的是改变中国的经济结构和贸易行为,这一点肯定没有做到。如果说第一阶段协议的第一年受到疫情冲击,第二年中国连谈都不谈。戴琪想施压中国兑现,中国根本不予理会。这不是中国毁约,而是本来就不合理、无法确保实施的。贸易就是买需要的,不买不需要的,如何规定必须xxx买yyy亿?美国还想在国际贸易里搞计划经济?

现在美国朝野也越来越明白:贸易战是彻底失败了。唯一的问题是如何从自己搭起的高台上走下来。美国经济现实也使得走下贸易战高台越来越急迫。美国已经连续6个月通胀高于6%,接下去看来8%都打不住。新冠疫情触发了滞涨,乌克兰战争则极大地深化了滞涨。全球能源价格暴涨是比1973年石油危机更大、更深、更持久的恶性通胀的动力,疫情与能源危机则把脆弱复苏中的欧美经济丢回冰窟。

由于利率长期接近于零,美联储已经弹药打光。利息像现在这样50基点一加根本压不住通胀,大手笔更是立刻死翘翘。只有关税,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研究表明,取消这3000亿进口刚需的关税可以把通胀压1.3%。这个结论是有争议的,戴琪首先反对,但大方向正确是没有争议的。戴琪的反对与其说是出于学术上的严谨,不如说是出于不愿造成政策被动。毕竟关税是贸易代表的主要弹药,直接取消关税,她对中国就彻底缴枪了。在贸易问题上,欧盟、日本都不在话下,中国才是关键。

关税其实是直接给美国国库带来收益的。简单化地计算,3000亿商品加征25%的关税,就是700多亿的关税。实际上不到,这里面有一些已经降低到15%了,还有一些因为是美国的必需品而得到豁免。2017年,美国关税总收入为329亿;2021年,关税增加到850亿,其中国中国商品的关税从135亿增加到566亿,进口总量变化不大,逆差增加主要由于美国对中国出口的降低。

特朗普的如意算盘是:中国为了保住美国市场,只有通过杀价竞争,吃进关税,否则就要因为关税而丢掉美国市场。他的算盘打错了,中国出口无可替代,不同的研究都表明,关税基本上是美国消费者承担的。也就是说,这实际上成为美国的联邦消费税了。在经济低迷的时候,最不能做的事情就是增税,但特朗普恰恰做了。这不只是特朗普愚蠢,是美国愚蠢,因为美国朝野对于“中国必须吃下关税”不说都像特朗普一样深信不疑,至少还是将信将疑的。

现在不再将信将疑了,但怎么办?

美国急需降低关税,给美国消费者减负,但这个高台是美国自己搭的,自己走上去的,中国不给梯子,美国要下来,得自己下来。

美国单方面取消新增关税太丢人,也根本无法保证中国会相应取消新增关税。在国内政治上,拜登这么做是政治自杀平方。在国际上,美国以后也别打贸易战了,败军之将不可言战。这不大可能发生。

特朗普洋洋得意,中国出口美国比美国出口中国多得多,所以中国的关税弹药打光的时候,他还弹药大大的有。事实也确实是美国对中国的新增关税大大多于中国对美国的新增关税。现在这成美国的麻烦了。美国即使要求中国等量取消新增关税,中国也没法同意,中国减完了,美国还留一大截,倒成中国在贸易战里战败了。

等比例削减也难,这意味着美国每一步削减值都比中国大好多,美国还是“吃大亏”,在国内政治上的损害被大方面削减少一点,但也没有差那么多。

有意思的是,根据Morning Consul代表美国工商界实行的民调,美国公众有71%支持继续对中国实行贸易战。这里面原因很多,可能并没有包括“如果取消关税可以降低通胀”这样的问题,或者美国的反华喧嚣已经使得多数人丧失理智。长话短说,这样的民意也使得拜登很难取消关税,在国会中期大选6个月前这么做,更是政治上要付出不可承受的代价。

当然,同样的71%民众肯定也对美国的经济和通胀深恶痛绝,可能还在幻想天上掉下来一个锦囊妙计,可以一方面保持美国生活方式,另一方面打压中国、保持文化优越感的“最后的倔强”。

但戴琪没有那么无知。3月23日,美国贸易代表处已经对549个制裁项目中的352个实行豁免,不过制裁和关税在名义上还是保留。2017年,中国对美国出口5060亿美元的商品,占美国进口21.6%;疫期下跌不算,2021年,回到5050亿美元,但在美国进口占比中下降倒17.8%,其中有多少是“中国制造的越南制造”就需要开动想象力了。

2021年,进口商品普涨0.3-0.5%,但层层叠加到最后,美国国内产品最后普涨1.3%。这不奇怪,关税就是保护国内商家的。把进口商品挡在门外,就是给国内商家提供涨价空间。这是要求消费者补贴质次价高的国内商家。比较优势本来就是要消除这样的低效,关税正好反其道而行之。

戴琪既无法平衡美国的对华贸易,又不愿放弃手头的弹药,但拜登才是她的老板。问题是,拜登在贸易战上怎么做都是错的,还都是不可饶恕的大错。放弃贸易战,这是对中国的“叩头”,这是美国政治和民意不可容忍的。听任贸易战继续损害美国已经病入膏肓的经济,这更是美国政治和民意不可容忍的,这是动了所有人的奶酪了。

拜登怎么办?

在怎么做都是错的时候,不做就不错,再加上一点顾左右而言他,这就是眼下的乌克兰战争。这事在定时炸弹嘀嗒作响的时候喝茶打屁,但不是谁都说不好炸弹什么时候爆炸嘛。

但拜登能装傻,戴琪不能,所以她只能大谈美国需要长期、有效的竞争战略,美国不期望改变中国的经济和贸易行为,言下之意:“别看我,我无能为力”。

戴琪回避关税手段是否继续成为美中贸易谈判的主题的问题。实际上,美中根本没有在贸易谈判。中国一直在说,“中美双方经贸团队保持正常沟通”,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关税,而双方互相降低关税不是事务级的“正常沟通”就能敲定的。

戴琪和耶伦上任就在说要访问中国,也确实有好多事要谈。但除了上任后的礼节性电话,双方就再无高层沟通。高层沟通都是有预定议程的,重要的立场性问题双方都在事务性沟通中意向性敲定,至少半敲定,不会海阔天空直接谈。但要是什么都没有敲定,中国寸步不让:“不降低关税,免谈”,美国就没法谈了。美国不首先全部或者部份降低关税,中国也不想谈。

好在301有4年自动重审机制,这是美国下台的梯子,但这个梯子依然不好下,毕竟太丢人了。

美国会在4年重审中,大部自动取消关税,但保留一部分“能打痛中国”的,还变本加厉一下,既降低关税对美国经济的损害,又找回一点面子,这可行吗?难。中国出口面宽底厚,要针对性地制裁不容易,要伤中国而不害美国更难,否则美国也不会等到现在了,早动手了。

让现有的301制裁自动失效解除,重新启动新的301调查,在裁决和实施前声势做足,捞足政治资本,但打一个时间差,实施前还是没有关税,帮美国经济一把,这可行吗?这取决于时间差了。如果当前的滞涨是短期的,这个时间差是能打的;如果是长期的,301不能永远调查下去,到时候这又是一个自己搭起来的高台,上去容易下来难。最大的难题是:特朗普的301不仅没有奏效,而且在到期重审中不大可能没有美国商家要求延续,自动终止只能是因为认定对美国经济弊大于利,那新的301为什么就会结论不同?

戴琪难啊,拜登更难。民主党要是国会中期大选败选,或者拜登在2024年大选中下台,乌克兰战争就是大屎盆子,儿子亨特都在屎盆子里。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