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内政部调查报告揭开原住民寄宿学校“黑暗史”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2022-05-24 15:18

美国内政部本月早些时候公布的报告显示,在1819年到1969年间,美国有408所联邦政府原住民寄宿学校里的原住民儿童遭受了鞭打、强迫劳动等虐待,至少有500多名原住民儿童因虐待而死亡。

随着调查工作继续展开,这一人数预计将达到数千甚至数万。在此之前,美国政府从未说明,有多少原住民儿童被强行送入这类寄宿学校,多少人死亡或失踪,甚至说不清这类寄宿学校到底有多少所。

500

位于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市的这所原住民寄宿学校建立于1824年,于1831年关闭。虽然学校开放的时间并不长,却给很多原住民儿童留下了一生的创伤。

500

美国公共广播公司记者 加布丽埃尔·海斯:这所学校里的原住民儿童要在田地里耕作好几个小时,干体力活儿。他们中的许多人还被殴打,学校里暴力横行。我们基本上通过信件,一点点儿得知了密苏里州这所学校在这七年里发生了什么。

500

加布丽埃尔·海斯表示,对这所寄宿学校里原住民儿童遭遇的调查仍在继续。放眼全美,这所寄宿学校的恶行绝非个例。

美国公共广播公司记者 加布丽埃尔·海斯:读了(美内政部发布的)报告后,我很震惊。因为报告里揭露的事情,无论是同化政策、寄宿学校最初的承诺、还是原住民儿童受到的种种虐待,都说明了(这样的)故事不是个例,而是在全美多个州都发生过。圣路易斯市只是其中一个章节,整个故事还很长很长。

500

根据美国内政部11日公布的调查报告,美国原住民寄宿学校仿照军校建立,实施严格军事化管理。学校强迫原住民儿童取英语名字、剪短发、穿着军装或其他制服,禁止他们使用部落语言或参加部落传统活动。此外,报告还指出,寄宿学校还经常采用各种体罚和虐待,比如单独监禁、用鞭子抽打、禁食、扇耳光等。

500

美国内政部助理部长 布赖恩·纽兰:这份报告证实了寄宿学校是美国(对原住民)双重政策的一部分,那就是剥夺原住民的土地,并对原住民实施同化政策。

500

美国全国原住民寄宿学校治愈联盟成员 詹姆斯·拉贝尔:我在寄宿学校待了十年,我八岁入学,我弟弟六岁入学。学校教我们欧洲和美国历史以及英语、数学、科学。但身为一个原住民,我对自己一无所知。毕业后,我不知道自己是谁。

————————————————————————

原住民寄宿学校再揭美国人权劣迹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2022-05-24 15:47

美国内政部近日发布“联邦印第安人寄宿学校真相倡议”项目调查报告第一卷,呈现当年这些学校里原住民儿童的悲惨遭遇。根据这份报告内容,1819年至1969年,美国原住民儿童在四百多所联邦印第安寄宿学校中遭受了鞭打、性虐待、强迫劳动和严重营养不良等不公平对待,超过500名儿童死亡。随着调查工作继续展开,这一数字预计将达到数千名或数万名。美国专家表示,该调查的首份报告呈现的数字仅仅是冰山一角。

揭露血泪历史

“联邦印第安人寄宿学校真相倡议”项目调查了1819年至1969年期间,美国获得联邦政府资助的408所学校以及另外89所没有得到政府资助的学校。调查报告指出,一些学校发生过“猖獗的肢体、性和情感虐待”行为,53所学校存在“有标记或无标记的墓地”。研究人员表示,许多孩子在学校受到虐待,数以万计的孩子消失,预计还会发现更多死亡案例。

长期以来,作为美国政府对原住民的“强制同化”政策之一,美国原住民寄宿学校成为美国政府消灭印第安部落社会组织结构和文化的重要手段。调查显示,从1819年《文明开化基金法案》颁布开始,美国在全国范围内设立或资助寄宿学校,强迫印第安儿童入学。根据美国印第安人寄宿学校治愈联盟报告显示,历史上全美共有367家寄宿学校,至1926年,印第安儿童就读比例高达83%,但就读学生总数至今仍不明确。路透社报道称,美国内政部长德布·哈兰作为首位美国原住民内阁成员,于2021年宣布启动此次原住民寄宿学校调查。在此之前,美国政府从未对这些学校的遗留问题作出任何真正的解释。

全面剥削原住民

“联邦印第安人寄宿学校真相倡议”调查发现,联邦印第安人寄宿学校系统采用军事化方法,组织儿童进行军事训练;并试图通过教育同化印第安人、阿拉斯加原住民和夏威夷原住民儿童,改变他们的身份。学校使用的手段包括:将印第安人儿童名字改为英文名,剪掉印第安人儿童的头发,禁止印第安人、阿拉斯加原住民和夏威夷原住民的语言、宗教和文化习俗。

“当前曝光的原住民寄宿学校对原住民儿童的惩罚、虐待甚至杀害是最为明显的迫害行为,美国政府对原住民各方面权利的结构性剥夺远不止于此。”南开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丁见民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方面,原住民寄宿学校通过教育、语言、文化、宗教等措施,企图根除印第安人的族群意识和部落认同,导致大部分印第安人既无法融入主流社会文化,又难以保持和弘扬传统文化,对自身文化和身份陷入长期迷惘痛苦。另一方面,原住民寄宿学校在美国普遍实现工业化的时代背景下,仅向印第安人进行以体力劳动为主的耕种、纺织等传统农业技能培训,使印第安人与现代经济生产方式脱节,导致印第安人长期处于贫困状态和社会底层。这些全方面、结构性的权利剥夺,可以说是美国原住民寄宿学校“最大的恶”。

悲剧仍在延续

印第安人遭受的系统性歧视至今仍在酿造悲剧。根据美国印第安人健康服务局发布的报告,美国印第安人预期寿命比美国人平均寿命低5.5岁。美国人口普查局2018年数据显示,印第安人的贫困率是所有少数族裔中最高的,为25.4%,而白人为8.1%。印第安人家庭收入的中位数仅相当于白人家庭的60%。

丁见民分析,二战后,美国政府对待印第安人的政策出现一些改变,比如部分恢复印第安人的群体身份,允许印第安人在保留地发展博彩业、旅游业。这些政策一方面有限地增加了印第安人的经济收入,另一方面通过将印第安人传统文化转化为旅游商品,给印第安人的生活带来巨大商业化冲击,严重侵蚀了印第安人的文化传统。此外,美国在印第安人保留地掩埋核废料等无法降解的生态垃圾等行为,也对印第安人的生命健康安全带来巨大威胁。

“究其根本,印第安人生存状况始终未得到应有的改善,是因为美国种族主义痼疾作祟。不光是印第安人,美国非洲裔、拉美裔、亚裔等少数族裔群体都面临着结构性种族歧视。少数族裔基本的生命安全、生存发展权利都未得到保障,更别说其他的‘人权’。美国在拿着‘人权’的镜子照别人的时候,应该先照照自己。”丁见民说。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