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建光:面对美国滞胀的外部风险,中国要提振内需促消费

500

500

沈建光,全球化智库(CCG)特邀高级研究员、京东数字科技副总裁、首席经济学家、前瑞穗证劵亚洲公司首席经济学家。

5月14日,2022清华五道口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举行,京东集团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出席并参与圆桌讨论。

沈建光指出,中国出口去年增长了30%,这个增长数据在国际经济舞台上一支独秀,外需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针对中国面对的外部环境,他认为社会上、市场上的情绪过于乐观。他表示,今年要非常注意全球经济出现的风险问题,美国的滞胀,欧洲的衰退特别是最近资本市场的波动,美国股市下跌,英镑兑美元汇率大幅度贬值等。

大家对美国经济都比较看好,美联储给大家的预期指引也都是比较乐观的。但是,到12月份美联储主席承认美国通胀已经失控,今年更加强调美国通胀是目前面临的最大的冲击。他表示,美国周期性经济由盛转衰或者由大幅扩张到现在一下面临放缓,它其实面临非常深刻地挑战。

“以前我在欧洲中央银行,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工作的时候,发现通胀最怕的就是通胀和工资的螺旋式上升。通胀和通胀预期的形成,会使得控制通胀非常困难。” 沈建光认为美国现在重蹈70年代覆辙,那时美国通胀、滞胀阶段是因为通胀失控,通胀上行叠加经济衰退。而为了控制通胀,美国美联储大幅加息,从而造成美国经济的深度衰退。

正文

今天我主要讲两方面的内容:

第一,外部环境。首先是中国出口去年增长了30%,这个增长数据在国际经济舞台上一枝独秀,外需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针对今年中国面对的外部环境,特别是美国经济、全球经济的发展,我认为社会上、市场上的情绪过于乐观。第一是中国面临的外需问题,今年要非常注意全球经济出现的风险问题,美国的滞胀,欧洲的衰退特别是最近资本市场的波动,美国股市下跌,英镑兑美元汇率大幅度贬值等。这是第一个关于外部环境风险问题。

第二,中国的政策如何应对?我们的政策如何稳固内需、进行内循环?大家对美国经济都比较看好,美联储给大家的预期指引也都是比较乐观的。但是我去年就在中国外汇(沈建光:美国经济持续复苏的三大挑战)等媒体上讲过美国面临非常大的挑战,它的通胀其实是失控的。所以美联储一直不断给市场引导预期,说美国通胀是暂时的,从去年3月份、4月份一直讲到年底。到12月份美联储主席承认美国通胀已经失控,今年更加强调美国通胀是目前面临的最大的冲击。这次我感觉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美国周期性经济由盛转衰或者由大幅扩张到现在面临一下放缓,它其实面临非常严峻的挑战。过去两年实施新货币理论,大量的印钱、财政赤字货币化造成了需求侧的繁荣,现在面临的要清算的就是通胀大幅上升。通胀从8.5%最新回到8.3%,都是远远高于合理范围,今后的上升势头还是很迅猛,包括现在美国的房租大幅上升、工资大幅上升。

以前我在欧洲中央银行,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工作的时候,发现通胀最怕的就是通胀和工资的螺旋式上升。通胀和通胀预期的形成,会使得控制通胀非常困难。美国现在重蹈70年代覆辙,那时美国通胀、滞胀阶段是因为通胀失控,通胀上行叠加经济衰退。而为了控制通胀,美联储大幅加息,从而造成美国经济的深度衰退。现在美国面临的问题不比当时更轻松,当时是因为石油危机,而现在美国面临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靠印钱来使经济走出衰退的局面,它需要面临新货币理论实现的后果。

理论后果说得很清楚,通胀已经起来了,这个时候怎么办?美联储最多能做的就是引导预期,现在开始要加息了,但是我们明显看到一加息,马上经济很难承受,因为巨额的财政赤字、财政债务靠零利率维持。美国也可以减少财政支出,因为利息上行,美国财政支持仅是支付利息的成本都会大幅度提高,但经济失去财政上的发钱和支持,经济怎么办?所以我也看到美国经济的预测从过去5%、6%不断下行4%,最新只有2.8%,且我感觉2.8%还是比较乐观。所以美联储的不断加息使得下半年美国经济还是承受很大的压力,在这种背景下俄乌冲突对欧洲的经济打击非常大,能源价格大幅度攀升,这使欧元包括日本受大幅度影响,这个对货币方面也造成很大的冲击,德国可能经济增长大幅度放缓甚至明年陷入衰退。

所以有一种可能性是明年是不是会陷入全球性的衰退?这是需要认真思考的,但是我想,到了下半年这种影响就会逐渐显现。从贸易条件来看中国也是身受其害,不仅我们的出口。中国出口去年增长30%,今年一季度只有15%、16%,一二月份是16%的增长,三月份15%的增长,四月份只有3.9%,接下来困难会更大,而且我们面临的负面影响也很大。我们主要的进口商品是石油、天然气,能源价格大幅度攀升也会造成人民币短期贬值的趋势。人民币贬值,但跟欧元的汇率还是升值的,欧元跌幅近30%,这对我们的贸易影响也很大。

今年各种计算下来,我国进口石油、天然气额外的开支要超过一千亿美元,所以我们对外部的影响我觉得要充分考虑到风险,这跟去年完全相反,去年出口很强劲。

第二个问题,如何应对?面对这样一个外部环境,我们只能靠内需,内需当中我觉得最核心的要靠消费。消费看起来也是国民经济当中一大软肋,从目前公布的数据,3月份其他的数据至少都是正增长,但消费、全国零售额是负3.5%,这个是唯一的负增长。预计4月份数据也不是特别乐观,在这种背景下促消费会成为今年核心政策点。欧美的刺激经济政策过去两年在消费端,在于发钱给老百姓增加需求、消费,而我们的主要的刺激经济方法是减税降费,给企业复工复产创造条件,但我们的消费端比较弱。

在这种国际国内的形势下促消费会成为重头戏,政府做了很多的事情,包括减税降费、包括基建,发消费券或者转移支付给疫情后受疫情影响的员工,包括给受困人群发放现金之外,中央还可以考虑给各地政府发放的消费券提供中央财政的支持。

之前发现地方政府对发消费券非常看好,因为我们可以明显看到发放消费券对当地的消费拉动作用非常明显,尤其是中国的数字经济发展走到前面,很多通过数字化、政府和企业合作、线上线融合的方式发放消费券效果非常好,包括现在在中国香港实践发现,发消费券对香港的餐饮在疫情恢复的时候效果尤其明显。所以尽管很多人有质疑,但是我觉得发消费券对短期拉动消费立竿见影,而且对国民经济至关重要。

文章选自新浪财经,2022年5月18日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