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担心猴痘吗?

【编者按】

本文作者为埃德·杨(Ed Yong),他是大西洋月刊的撰稿人,曾凭借对新冠大流行的报道获得普利策解释性报道奖。

500

昨天下午,我打电话给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流行病学家安妮·利莫恩(Anne Rimoin),询问有关欧洲爆发猴痘的情况。猴痘是一种罕见但可能严重的病毒性疾病,在英国、西班牙和葡萄牙有数十例确诊或疑似病例。“考虑到美国和欧洲之间的旅行数量,如果我们看到这些聚集性病例,在这里看到病例我不会感到惊讶,”研究该疾病的利莫恩告诉我。十分钟后,她话说到一半停了下来,说一个同事刚刚给她发了一条新闻稿:“麻萨诸塞州公共卫生官员证实了猴痘病例。”

猴痘病毒与引起天花的病毒是近亲,但致死率和传染性较低,主要导致发烧和皮疹等症状。这种病毒在非洲西部和中部地区流行,1958年首次在实验室猴子身上发现,因此而得名,不过携带病毒的野生动物也可能是啮齿动物。

这种病毒偶尔会传染给人类,感染在最近几十年更加常见。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卫生安全中心主任托马斯·英格斯比(Thomas Inglesby)告诉我,猴痘很少会传播到非洲以外的其他大陆,即使传播到其他大陆,疫情“规模也很小,只有个位数”。美国唯一一次重大疫情爆发发生在2003年,当时一船加纳啮齿动物将病毒传播给了伊利诺伊州的草原犬鼠,草原犬鼠被当作宠物售卖,感染了多达47人,但没有人死亡。就在去年,两名有尼日利亚旅居史的人在返回美国后确认感染,没有感染其他人。

目前在欧洲和美国的疫情是不同的,所以令人担忧。5月7日在英国发现的第一例病例符合传统模式:该患者最近去过尼日利亚。但其他几个人最近没有去过猴痘流行的国家,还有一些人没有与已知的感染者有过明显接触。这表明猴痘病毒可能暗中在人与人之间传播,存在一些未被发现的病例。(感染和症状之间的潜伏期很长,从5天到21天不等。)“在四个国家同时看到这么多病例,这一点很不寻常,”英格斯比说。(自我们周三采访以来,猴痘也在瑞典、意大利、德国、比利时、法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得到了证实。)

猴痘爆发的另一个独特之处在于,它发生在新冠大流行的第三年。埃默里大学的医生博格赫玛·卡比森·泰坦吉(Boghuma Kabisen Titanji)告诉我,“现在公众对疫情有了更敏锐的意识,而我认为这未必是件好事。”

当谈到流行病时,人们总想要毕其功于一役。在2014年西非埃博拉疫情爆发期间,美国专家不得不平息过度的偏执情绪,这可能是最初淡化新冠病毒的原因之一。现在,由于美国严重低估了新冠,许多美国人对猴痘感到恐慌,并本能地不信任任何旨在让人们放宽心的官方声明。“我认为人们不应该在这个阶段惊慌失措,”华盛顿大学的卡尔·伯格斯特罗姆(Carl Bergstrom)告诉我,“但我不再相信自己的直觉。”

因此,猴痘将会对世界已经(或尚未)从新冠中学到的教训进行一次大考。我们能更好地在恐慌和松懈之间划一条线吗?或者我们会再次避开不确定性,疯狂地寻找后来被证明是错误的答案?

猴痘如何传播,现在这种病原体更具传染性了吗?

需要明确的是,猴痘不是新冠——它们是由具有显著不同特性的不同病毒引起的不同疾病。新冠病毒刚出现的时候,没有人了解这种病原体;但猴痘是已知的,而且确实存在研究这种病毒的专家。其中一位是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的安德里亚·麦科勒姆(Andrea McCollum)。她告诉我,根据现有的研究,猴痘不容易传播,也不会通过空气传播很长一段距离。它通过受污染的表面或与他人长期接触传播,也正是因为传播途径有限,所以大多数疫情规模较小,而且感染者主要是将疾病传播给家庭成员或卫生保健工作者。她说:“据我们所知,这不是一种会像新冠那样,能在人群中真正起飞的病毒。想要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确实需要密切接触。”

当然,对于这些说法我们可能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2020年初,许多专家声称,新冠只通过受污染的表面或近距离飞溅的飞沫传播,因此有了6英尺的规定和各种环境消杀。现在人们普遍认为,这种疾病通过更小、影响更广的气溶胶颗粒传播,因此通风和口罩很重要,这意味着科学家对于病毒的传播途径确实可能建立新的认识。

但这并不意味着历史在猴痘上重演。2012年的一项研究表明,这种病毒可以在气溶胶中存活几天——但那是在人工实验室条件下,而且存活只是感染过程的一小部分。领导这项研究的杜兰大学医学院的空气生物学家查德·罗伊(Chad Roy)告诉我,与新冠病毒相比,猴痘是“一种完全不同的病毒,通过气溶胶自然传播的风险要小得多”。事实仍然是,猴痘病毒与新冠这种容易传播的病毒不一致。“猴痘并没有向我发出'空气传播'的尖叫;新冠病毒则是如此,”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的气溶胶专家林西·马尔(Linsey Marr)告诉我。

500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马尔对猴痘的确定程度不如她对新冠的确定程度。泰坦吉指出,截至2018年,我们对猴痘的了解仅基于大约1500例记录在案的病例。她说:“我看到很多人写文章,好像我们对猴痘的所有了解都是最终确定的,但现实是,它仍然是一种罕见的人畜共患传染病。出于这个原因,我加入了力主谨慎的那一派,”她说。“我们不能根据以前猴痘爆发的情况来做出全面的声明。如果说我们从新冠中学到了什么,那就是谦逊。”

几十年来,一些科学家一直担心猴痘病毒可能变得更容易感染人类,讽刺的是,原因恰恰在于我们在20世纪70年代末根除了它的近亲天花。天花疫苗碰巧可以预防猴痘。当新一代出生在没有天花或天花疫苗接种运动的世界时,他们长大后容易感染猴痘。在刚果民主共和国,这种免疫力的下降意味着,在天花消失后的30年里,猴痘感染增加了20倍。这使病毒有更多的机会进化成在人类中更具传染性的病原体。到目前为止,它的R0——从一个受感染的人那里感染这种疾病的平均人数——小于1人,这意味着爆发可以自然消退。但正如伯格斯特罗姆在2003年模拟的那样,它最终可能会进化到超过这个阈值,并导致更持久的流行病。“我们在当时就认为,猴痘是一颗定时炸弹,”他告诉我。

这种可能性给当前不寻常的疫情蒙上了一层不确定性的阴云,我交谈过的每个人都对此感到担忧。它们是由一种新的、更具传染性的猴痘毒株造成的吗?还是仅仅是全球新冠限制取消后人们更多旅行的结果?或者它们完全是由于其他原因造成的?英格斯比告诉我,到目前为止,病例比正常的猴痘疫情更多,但没有多到表明是一种完全不同的病毒。但他也没有对这种不寻常的爆发模式做出明确的解释——其他人也没有。

不过,答案应该很快就会出来。在几天内,科学家们应该已经对当前爆发的病毒进行了测序,这将显示它们是否存在可能改变其特性的突变。在几周内,欧洲流行病学家应该对现有病例如何开始以及它们之间是否存在联系有更清晰的认识。至于美国,麦科勒姆告诉我,她正在等待更多病例。在我们谈话的第二天,又有一个疑似病例被宣布——一个在纽约市贝尔维尤医院接受治疗的病人。

有疫苗,有药物

当然,与新冠病毒相比,美国在猴痘问题上处于更有利的地位。尽管美国没有为一场新冠病毒大流行做准备,但几十年来一直在思考如何应对天花生物恐怖主义。2021年发生的两起猴痘病例为这些计划提供了方便的测试运行,这些计划目前正在顺利开展。例如,麻萨诸塞州的病例是在这位病人的医生看了英国的报告后,于周二致电麻萨诸塞州公共卫生部门确认的。在12小时内,该部门收集并检测了该患者的样本。第二天,更多的样本被送到CDC,确证是猴痘。“所有这些都非常有效,”麦科勒姆说。“我们是一部运转良好的机器。”

而且已经有疫苗了。一种天花疫苗在预防猴痘方面的有效性为85%,并已获准用于对抗这种病毒。另外,作为另一项预防生物恐怖主义的措施,三种天花疫苗的储备量大到足以“为美国的每个人接种”。虽然猴痘患者通常只需要获得支持性护理,但确实存在一种可能的治疗方法,而且已经储备齐全,这种名为Tecovirimat(又名TPOXX)是用来治疗天花的,但据信也对猴痘有效。

猴痘也可能不像传说中那样致命。坊间经常提到的约10%的致死率仅适用于刚果盆地感染的一种毒株。目前的几个病例都与西非病毒株有关,它的致死率接近1%,而且是在贫困的农村人口中。利莫恩说:“我们还没有看到在高资源环境中患猴痘的人死亡。”

然而,正如新冠所显示的,即使一种疾病没有杀死你,它也很难被称为“温和”。麦科勒姆说,猴痘可能不会像新冠那样传播,但对那些感染了它的人来说,它仍然是一种“重大疾病”。“如果个人生病了,他们通常会生两到四周的病。当务之急是尽早发现患者,让他们得到治疗,并确定接触者。”一个常见的症状是明显的皮疹,看起来像水痘的极端版本。但与水痘不同的是,猴痘在出疹子前通常伴有发热,病变开始时疼痛多于瘙痒,淋巴结经常发炎。泰坦吉说:“建设性的做法是确保公众知道猴痘是什么样子的。”

她补充说,重要的是要避免对感染者的污名化。目前的许多病例发生在男同性恋者和双性恋者身上——这种不寻常的模式在以前的猴痘疫情中从未见过。这引发了关于一种新的传播途径的问题,但性行为显然涉及长时间的密切接触,而这正是病毒通常传播的方式。正如新冠所显示的那样,关于疾病的早期叙述可能会迅速而过早地形成公认的传说。如果这些叙述被迅速打上耻辱的烙印,它们可能会阻止人们羞于在出现症状时求医。

沟通可能将被证明是猴痘最困难的挑战之一,就像新冠病毒一样。“我们需要领导人能明确而诚实地对公众说:‘这些是我们知道的;这些是我们不知道的;我们将会发现;我们明天还会通报更多信息,’”英格斯比说。但在最近的疫情中,一些领导人失去了信誉,真正有价值的专家发出的声音被那些拥有大量追随者的纸上谈兵的专家所淹没。“突然之间,每个人又都成了猴痘专家,”泰坦吉说。

Tips:

猴痘的最初症状是什么?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说,潜伏期约为7至14天。最初的症状是典型的流感样,如发烧、发冷、疲劳、头痛和肌肉无力,随后是淋巴结肿胀。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说:“区分猴痘感染和天花感染的一个特征是淋巴结肿大。”

接下来是面部和身体的广泛皮疹,包括口腔内、手掌和脚底。

疼痛的隆起痘呈珍珠状,充满液体,周围常有红色圆圈。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说,病变最终会在两到三周的时间内结痂并消失。

猴痘如何传播?

专家说,猴痘病毒的传播需要与感染者密切接触。

苏格兰爱丁堡大学兽医学院免疫病理学个人主席尼尔·马伯特(Neil Mabbott)在一份声明中说,在接触“破损的皮肤、粘膜、呼吸道飞沫、受感染的体液,甚至是接触受污染的床单”后,可能会发生感染。

伦敦帝国理工学院传染病系医学系的迈克尔·斯金纳(Michael Skinner)博士在一份声明中说:“当病变愈合后,痂(可能携带传染性病毒)会以灰尘的形式脱落,从而被吸入。”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说,人与人之间的传播主要是通过大量呼吸道飞沫,由于这种飞沫通常只传播几英尺,“需要长时间的面对面接触”。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称,普通的家用消毒剂可以杀死猴痘病毒。

《纽约时间》出品

来源:大西洋月刊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