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嫁祸“中文”了

转自公众号“沈嘉柯”(ID:ishenjiake),作者沈嘉柯,有删改。

500

早上起来看到一篇自媒体文章,标题相当“震撼”,叫做《中文大约的确已经死了》。阅后令人哭笑不得。

那文章说的是什么内容呢?是炮轰现在的网络语言,各种符号、省略缩写,还有“上海成了生煎包”“防疫人员说成了大白”的说法,还包括一些措辞不当的带有历史暗喻的名词“捉羊”“小羊人”,认为这些用语集体搞坏了中文。

我把这个问题给大家拆解一下。

第一:网络新生代语言层出不穷,这是一种特别正常的文化活动。新事物、新玩法,新的生活感受,对应新的词汇。跺 jiojio 、绝绝子、yyds……很正常。

这一类语言根本没有什么问题,充其量算是流行语。语言有自身规律,年年涌现出大量的新词汇字眼,大浪淘沙,留得下来的,沉淀到文化中,拥有长久生命力。留不下来的,自然淘汰。

十几年,很多大学教授、报纸记者,还有一堆媒体人,看到90后的“火星文”如同看到洪水猛兽,口诛笔伐,仿佛中文从此被污染了,不纯洁了,礼崩乐坏天要塌了。

当年记者来采访我,我直截了当表示,我觉得很可笑,这些人纯粹杞人忧天。

结果怎么样?结果是,现在除了复古怀旧打广告出现火星文,有几个场合还在大量使用火星文?采访我的相关新闻报道《"地球人"用"火星文" 网络语言走在传统和流行边缘》,现在还可以网上找到。有兴趣的读者自己去看看。

至于上海成了生煎包,我们武汉当初不也以“热干面”代称,获得全国人民的关心支持吗?这有什么问题?全世界的人都热爱美食,以当地人喜欢的主打食物作为代称,正是人类感情的典型表现。

要是按那种荒谬的逻辑推演,何止中国人不能给各个城市亲昵的食物代称,西方人也不能对所爱的人喊哈尼甜心了,因为哈尼(honey)本意就是指蜂蜜啊! 

这类网络流行语压根没有任何批判的必要。在文字语言的大自然里,参差多态方为美。

第二:文明的斗争。这一类问题,跟语言文字的变化根本就不是一回事。那些不恰当的用语,是因为本来就素质低下,心怀恶意。

当别人想要贬低你、攻击你、异化你的时候,难道是因为用词不当吗?当然是因为这些人物化生命,违背文明底线啊。什么“捉羊”,什么“小羊人”。看到这些破坏文明的用词,就该直接批判背后的思想问题。

如此严肃的抗疫,关乎万万千千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你们凭什么戏说戏谑,你们是什么东西?

然而,那篇文章却觉得是“中文大约的确已经死了”,真让人满头问号。这关“中文”什么事?

把严重的思想文明斗争,搅和在微不足道的网络流行语问题上。在当下,这叫浑水摸鱼。利用读者对网络热门语看不惯的心理,植入你对中文的偏见,你就会情不自禁觉得,中文要死了,历史的黑暗沉渣泛起,把人不当人,当成两脚羊。

放眼望去,战战兢兢正正经经抗疫的城市或地区,遣词造句可没有出现过这种恶心的说法,出现过这种严重思想腐朽的问题。当老鼠屎出现了,应该直接打老鼠。而不是嫁祸给“中文”。

要知道,大家就是因为不想打老鼠伤到玉瓶,才小心翼翼。那些对上门的大白道谢、积极配合防疫抗疫、与邻居互帮互助的市民,他们就是玉瓶啊。

就以大白为例,人人都知道出自一部温暖的动画片《超能陆战队》,象征着爱、勇气和保护。那些穿着厚厚防护服的医生护士志愿者防疫抗疫人,忍耐着巨大的不适和辛苦,保护着无数人的健康生命。所以才会有“大白”的比喻,他们才是大白。

同样的,并不是套上了防护服就配叫“大白”。大白是根据许许多多辛苦付出的医护工作者志愿者等人的行为,我们发自内心献上的感激之词。大白这个词本身没有任何问题。

那些冒充好人冒充英雄打着大白的名义干坏事的家伙,那不就是一部分混入其中的垃圾人老鼠屎吗?这关真正的大白们什么事?

通过污名化“大白”,来消解千千万万人的泪水汗水,我倒很想对这种博主啐一口:人民群众心之所向,你算老几?

要知道,多少人的生活不便、缺医少药、送物资,都是志愿者大白们在奔走。我有好朋友是民间救援队的,穿着防护服至今仍然在抗疫一线辛苦着。还有上海援助归来,返回武汉正在休息的小伙伴,隔离期没结束,一个人度过了今年的生日,我们只能打电话陪伴一下。这样的大白很多,甘当无偿的志愿者,不就是因为同胞血脉相连吗?

要知道,我们亲身经历封城的武汉人,受惠于大白们太多太多。老鼠屎想碰瓷大白蹭大白的美誉度,当然是冲洗掉老鼠屎直接骂老鼠屎啊。为什么反而来污名化“大白”?我倒要质疑一句:你们到底是支持老鼠屎?还是见不得“大白们”受欢迎?

昔日鲁迅说得很清楚,倒洗澡水不能把孩子一起倒掉。

我看这些博主,压根就是想倒掉孩子,却打着倒洗澡水的名义。他们这种人,很擅长玩刀笔吏的文字游戏,移花接木、浑水摸鱼。

在他们的诡辩术里,只要有几十颗老鼠屎,千千万万的好人就不该使用大白。只要有几十个蠢货混球把人说成两脚羊,十几亿人在用的中文就大约已经死了。

一旦怪罪到中文头上,倒好像全体中国人都有原罪似的。打老鼠就打老鼠,偏要上纲上线到全体中文。我呸。

说到中文,顺便还想起一件往事,2020年,当时武汉抗疫,收到来自东洋日本的援助物资,写上了“风月同天,山川异域”,很感动我们。没想到的是,一下子冒出一堆大批判,说我们中国怎么就不会用这样的好诗句,该反思。结果呢,后来新闻调查,事实真相是创意来自中国留学生及在日华人。

那些喜欢嚷嚷“死了”“崩了”“完了”的丧尸文章,是对真正心怀悲悯挺身而出挽救无数人生命的英雄们的侮辱,也是对民众智商的侮辱。

这样动辄“死了”“完了”“要崩溃了”的文章,基本上相当于每天脑子被啃一口,最后剩下的全是汁水。

奉劝这些博主们,别把群众当傻子来忽悠,少天天惦记着收割网友的大脑。别“嫁祸”中文了。我们的中文,它不会死,只会继续活下去。浩浩荡荡流下去,为有源头活水来。至于这些狗屁博主,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沈嘉柯:作家,学者。已出版《生命摆渡人》(人民日报出版社)、《愿你从容地生活》(清华大学出版社)等小说集、长篇小说、随笔散文集、文化杂文集60多部。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