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怕他们不再当喜剧人

作者 | 柳飘飘

本文由公众号「柳飘飘了吗」(ID:DSliupiaopiao)原创。

上周末,又一档综艺正式收官了——

《王牌对王牌》第七季(下称《王牌》)。

500

收官花絮中,主持人沈涛的一番深情告白让王牌家族的每个人都湿了眼角。

500


 第一季播到如今的第七季,《王牌》算是一档长寿综艺。

三不五时,也能凭借一些出圈场面上热搜。

500

关晓彤给白蛇配音

但作为一档下饭综艺,要说支撑观众的最大看点,还在于它有着合家共欢的综艺效果。

500

第七季的笑点其实也不少。

玩“指令游戏”,被向上综合症支配频频抬头,出现了“人传人”现象。

500

500

到了经典的“传声筒”环节,
 表演“邪不压正”时,沈腾直接把“邪”演得猴里猴气,成功误导了下一棒嘉宾。

500

同一期节目里,还连着两次错把浙江卫视说成江苏卫视。

反应过来后,当场惊慌暴走,贡献了又一抓马名场面。

500

但,几乎和其他几档综N代的节目一样,《王牌》走到如今也陷入了“长寿综艺难以为继”的质疑。

问题究竟出在哪儿?

所以飘今天不想吐槽,更想借着《王牌》好好聊一聊——

如今的长寿国综们,真的还有出路吗?

在国综日益低迷的当下,对长寿综艺而言,变,无疑是大势所趋。

如果说,前几季的铺垫,积累了一定的观众基础。

那么,如何稳中求变留住观众,就是《王牌》当下所面临的最棘手的难题。

不难看出,《王牌》走到第七季,其实也做出了一些改变。

就说曾经最为人诟病的“卖情怀”。

起初,经典影视剧剧组的重聚场面,确实制造过不少惊喜。

七仙女、老佛爷和晴儿、成家班、《天龙八部》、《武林外传》等剧组,给观众带来了好几波回忆杀。

500

500

后来,重聚戏
   码
   轮番上
   演,不少观众也慢慢对惊喜现身免了疫。

但到了这一季,节目已不再执着于对嘉宾情感的挖掘,更试图将关注点投向更具普适意义的大环境。

所对话的对象,也从影视IP扩展到了各行各业的“行业王牌”。

第一期讲宋朝文化,节目邀请了复旦大学历史系副教授姜鹏,给观众科普宋史民俗。

比如,宋朝士兵是按体格分配薪酬,宋朝男子还会簪花以示庆贺。

500

普及完宋史,
 节目
 还邀请了
 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茅威涛,跟华晨宇同台表演。

用传统戏曲勾兑现代流行音乐,也在有
 意以更
 便于
 年
 轻人接受的形式,
 宣传
 戏
 曲
 文
 化。

500

虽然“变”的方式简单粗暴了点,对知识点的渗透也说不上多深。

但至少在节目内容上,不至于干瘪没营养。

而科普之余,“行业王牌”们的故事,也让观众了解到不同行业背后不为人知的艰酸。

有一期以“中国人的侠义精神”为主题,节目组特别邀请了赵文卓和著名武指元彬。

同为老友重聚,但俩人不聊别的,就聊武打。

一聊起当年的武打作品,便牵出了不少鲜为人知的幕后故事。

当年赵文卓拍《刀》时是真身肉搏,拳拳到肉的观感背后,是演员每天旧伤添新伤的酸楚。

拍《青蛇》时,更是差点被风吹下悬崖,命悬一线。

500

而元彬当年拍《黄飞鸿》第五部时不小心中了弹,铜片至今还留在体内。

500

对于武打戏,大众都爱看台前惊心动魄的刺激与精彩,但对于幕后的危险却只有模糊的认知。

而这一环节恰好提供了一个窗口,让大众对中国的武侠精神,以及老一辈武打演员的敬业精神,有了更具体的了解。

不过,综艺最讳生硬、不好笑。

为了避免干巴巴地说教,节目组将主题贯穿在了游戏环节的设置上。

谁是卧底,一个快被各大国综玩出包浆的游戏环节,也是《王牌》里的固定项目。

但到了第七季,主题不同,玩法也随之而变。

最后一期的航天主题,是借助航天员的转椅训练,通过嘉宾体验后的反应来判断谁是卧底。

500

 

在反诈主题中,则是通过电话连线来判断。

节目组还邀请了反诈行业王牌参与游戏,第一次成功找出王牌家族的卧底。

500

可以说,由限定主题做框架,再借游戏环节引出不同行业的故事,是第七季最大的变化。

作为一档下饭综艺,《王牌》的减压效果来自游戏的乐趣。

但当它不再以纯粹的感官刺激为目的,而是有了更正面的节目导向,也愿意接纳观众的反馈的时候。

至少在有意创新这一点上,《王牌》已经在尝试破局了。

而《王牌》能走到第七季,变化之中自然也保留了一副制胜底牌——

王牌家族。

这个常驻组合最大的特点,在于定位的反差感。

最年长的老哥老姐,沈腾和贾玲,负责插科打诨,他们亲如家人间的嬉戏打闹,传递大家庭里的欢乐和轻松,是不可或缺的两个王牌大家长。

反而把华晨宇历练成家族“扛”事者,在音乐和体能游戏环节撑起半边天。

500

虽然平时也会跟着大的“欺负”小的,但
 
 在最后一期
 ,也会
 给王牌家族
 精心准备
 舞台,
 把王牌的
 感动
 串
 成了歌。

而“倒霉”小妹小弟关晓彤和宋亚轩,则负责自动认领惩罚,在逐渐“腾化”的幽默路上,找到了在王牌里属于自己的角色。

500

嘉宾之间各自担当,互动起来也能碰撞出笑料。

除了常规惩罚,关晓彤和宋亚轩在猜歌环节,还会遭到“团霸”沈腾的抢帽惩罚。

500

500

而当沈腾碰上贾玲更不用说,俩人互捧互逗,场面就足够好笑。

有一期节目公开了沈腾的一张旧照,只有贾玲关注到沈腾的坐姿习惯——

-哥你这么小就这么坐着?

-所以你说我脊椎能好吗

500

一个懂得找亮点,一个能搭腔接茬。

不见得能留下多令人印象深刻的梗,但在当下,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就能让人瞬间发笑。

节目第一期贾玲做自我介绍,正起着范儿,自称才貌双全的“贾才人”——

才,有可能是假的

但貌……(无须多言)

没想到沈腾立马拆台,让贾玲瞬间破了功——

(貌)是真的冒牌的哟

500

但语言上逗哏捧哏那一套,多少还带有相声搭档的营业感。

沈腾和贾玲的互动,恰恰难得在,既相互依赖,又不必刻意避嫌。

国综最忌互相谦让的客套,他俩倒是玩得开,擅长破坏规则,你追我赶满场跑。

500

到了第七季,俩人早已不拘泥于小打小闹。

演技考验时,好几次“憋着坏”互泼冷水,也都毫不客气。

下手有多狠?看他们咬紧的后槽牙就知道了。

500

500

而王牌家族作为MC,热场子的功力自然不只在于自己玩得开、玩得嗨。

更重要的是,要能带动嘉宾加入到这种无所顾忌的欢笑氛围中来。

第一期里刘涛前半段还以端庄雅正的刘娥形象示人。

可自打“神仙落泪”因贾玲的搞怪而破功,画风便开始向人菜瘾大的笨蛋美人那边倾斜,且一去不复返。

500

抢麦环节要求唱出 “古人无法理解的歌词”,即歌中要有古代不存在的事物。

刘涛玩过半晌还没搞懂游戏规则,从“蒙娜丽莎”唱到“路边的野花”,没有一次卡准题意,偏偏还胜负欲惊人。

500

500

等游戏迈进第二环节,刘涛更是在大家都玩嗨了的氛围中将笑穴彻底打开。

杨迪唱过两首歌,刘涛直接笑到跌倒。

得,
 
 《王牌》史上第一个“笑晕过去”的玩家就此诞生。

500

而除了刘涛这一类热络人易融入,一些惯常在综艺里存在感不高的艺人,在王牌家族的带动下,也难得开始放飞自我。

收官一期,丫丫佟丽娅在冰壶撞人环节一开始还比较拘谨,只敢端坐游泳圈,出发途中也要美美展示天鹅臂。

500

直到大家接连落水,在一旁贾玲和关晓彤两个女汉子的影响下,佟丽娅索性抛开仙女包袱,只为玩得尽兴。

500

玩过两轮后觉得没玩够,还主动申请了加赛。

500

游戏末尾,佟丽娅跟王牌家族掏心窝子,说平日里在其他综艺里都是小透明的自己,只有在《王牌》才玩得比较开,所以每每收到节目组邀请都愿意来。

500

可⻅,王牌家族所提供的远不止欢乐,更在于一种有人托底的安全感。

善于接梗,勤于互动。

无论说什么、做什么,只要有沈腾和贾玲在场,你永远不用担心场面会走向尴尬。

500

所以,每一个嘉宾来到这儿,都能迅速放下心防。

放⻜自我什么的,自然只多不怪。

那话又说回来,改也改了,好笑也不是不好笑。

为什么迈入第七季的《王牌》还是免不了被嘲?

看老粉们吐槽最为集中的一处——

莫过于广告这一项被挂在耻辱柱上赚足了唾沫星子的“罪状”。

500

说实话飘一开始也和大家同感,也觉得广告突兀且数量多,膈应得很。

我以为你给我科普宋代“聘猫”,结果话说了没几句,就开始聘“七猫”引广告。

500

但看到后面,发现广告的频率还是有所降低的。

根据总导演吴彤的回应,在节目中间插播广告确实是无奈之举,后期则根据观众们的建议,有效地进行了调整。

尽量将一些广告植入,
   设计得
   巧
   妙、有趣
   。

500

500

所以仅因这一次滑铁卢,就劝它“就此弃更”,赶紧“体面离场”,
 也大可不必。

毕竟,《王牌》的一些高光时刻如今想来也是记忆犹新。

500

500

七季走过,那些欢笑的陪伴,更不该仅只一次失手便被全盘否定。

500

况且于当下,综N代疲软似乎是一个魔咒。

就说眼前几档还在续播的季播综艺,几乎没有哪档不被唱衰。

而我们所有人其实也都清楚,全以“别播了”一并拿下,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当下综N代们所面临的困境。

对于一档有广泛受众的老牌综艺来说,要走出舒适圈,在固有期待上加码,确实不易。

因为有改变,就一定会有质疑。

那么,我们希望综N代有所改变,也就要容许他试错、不体面、走弯路。

更应该给他们留出去回应、去回馈观众的时间。

而对于《王牌》,飘其实也藏了自己的一点私心。

几年前在《圆桌派》上,王晶谈到“喜剧难做‍‍‍‍‍‍‍‍‍‍‍‍‍‍‍‍‍‍”的时候提及沈腾。

指出从近些年的电影中可以看出沈腾正在试图转型,想要向更严肃、不仅限于搞笑的方向转变。

500

飘初闻觉得是好事,但转念一想,也难免可惜。

因为如若成真,这是否就意味着,我们很难再有机会在荧幕上,看到如此纯粹幽默、让人本能想笑的沈腾。

是不是过不了多久,我们想要看到沈腾和贾玲如当下这般痛快地搞笑,也只有在《王牌》的舞台上了?

所以,飘不舍得《王牌》就这么下线。

更不愿看到综N代的结局,只能走向草草收场。

况且《王牌》这一季的改变,有争议,也难说不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综n代综艺,正在努力求变,正在尝试走出七年之痒的怪圈。

虽然他们可能走得并不聪明,也不漂亮。

一如《谁动了我的奶酪》里的小矮人唧唧。

他并没有小老鼠们那般敏锐,在奶酪发生变动的第一时间便开始寻找新的奶酪,且收获颇丰。

500

但也比同伴哼哼更有勇气。

在一段时间的迷惑后,唧唧仍愿跳出来,为了奶酪重新闯入漆黑的迷宫。

500

所以,飘也仍愿意相信现阶段的《王牌》还在寻觅的路上。

他会碰壁,会走弯路。

但愿意改变本身,已经好过守着奶酪坐吃山空。

那我们,就不如再给他一些时间。

或许下一次,他就将带着新的奶酪出现。

本文由公众号「柳飘飘了吗」(ID:DSliupiaopiao)原创,点击阅读往期精彩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