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社会ACG电影

不止是人类,有些动物也是恋尸癖

恋尸癖,英文 Necrophilia ,这一词来源于精神病学家理查德·克拉夫特-埃宾(Richard von Krafft-Ebing)1886年的著作《性精神病态》。很明显,恋尸癖是一个非主流的、变态的病态现象,如果有人在中国做了奸尸的事,可会犯下侮辱尸体的罪名。

为什么有人会恋尸,甚至奸尸?一般科学家都会从心理学的方向去做解释,再深层次一些会从脑科学的角度去做解释。但不管怎么说,一般都会认为只有人类这样的具有高级情感的生物,才会有恋尸这种相对“高级”的癖好。

殊不知,在这个神奇的、有着丰富的物种多样性的地球上,我们永远都是少见多怪。

阿德利企鹅

罗伯特·斯科特(Robert Falcon Scott)是一位英国海军军官和极地探险家,曾两次到南极进行探险,第一次是1900年,第二次是在1910年。

500

在第二次极地探险中,斯科特船长观察到了阿德利企鹅的各种流氓行为,随行的一名外科医生George Levick将这他观察到的这些现象记录了下来,将这只有四页的小册子命名为《阿德利企鹅的性行为》"Sexual Habits of Adélie Penguins",其中就有奸尸的行为。

500

George Levick的随行笔记,记录下了阿德利企鹅的各种奇怪性行为,该手册于2012年第一次在自然历史博物馆展示

例如,1911年11月10日,Levick用希腊语写道:

“今天下午,我看见了一个十分不寻常的场面。一只雄性企鹅竟然鸡奸另一只雄性同类的尸体。这个行为持续了整整一分钟,而且雄性使用的动作和正常的交尾动作没有什么两样,整个行为一直持续到泄殖腔凹陷下去才停止。”

注:交尾,特指昆虫类、鸟类、体内受精的部分鱼类、爬行类、两栖类的雌性动物与雄性动物的交配行为。

绿头鸭

第一起被学术上记录下来的奸尸的鸟类是绿头鸭(上面讲阿德利企鹅的这本小册子是在2012年公开的)。

事情发生在1995年,荷兰研究员吉斯·莫伊里克(Kees Moeliker),当时他还在那里工作,不意间看到一只绿头鸭撞上了鹿特丹的自然历史博物馆的窗户之后死掉了。后来他将这只鸭子命名为 NMR 9997-00232。

500

鹿特丹的自然历史博物馆 a是研究员的工作的地方,b是那只可怜鸭子撞到玻璃的地方,c是发生奸尸的地方

然后他就目击到,另一只绿头鸭持续地强暴了这具尸体长达 75分钟 。

500

事发现场


在这里简单介绍一下鸟类是如何交配的,鸟是没有阴茎的,它们是通过生殖器官(泄殖腔)的短暂接触进行交配的,也就是说不用插入。

500

这只可怜的鸭子的正反面

事发的时候研究员以为这只死掉的绿头鸭是雌性的,但后来将尸体带回实验室做进一步观察后,才发现了它的真实性别:雄性。也就是说是这是一起同性绿头鸭奸尸案件。

崖沙燕

崖沙燕是一种主要分布在亚洲的鸟类,一般都把家弄到沙壁上或者岩石间,故此得名。在2014年,日本的研究者发现三只崖沙燕正在和另一只雄性崖沙燕的尸体交配。

500

其中一只始终停留在靠近鸟尸体的地面上,一直守着尸体,不让其他鸟干扰,仿佛它们是竞争者一样。等其他鸟飞走后,这只看守的鸟才试图和死去的鸟进行交尾。

500

崖沙燕的同性奸尸行为

根据随后进行的解剖,科学家确认死去的崖沙燕是一只成年雄性。科学家认为,这是因为雄性和雌性崖沙燕从外观上并没有太大区别,而死去的鸟又摆出了求偶的动作,导致其他鸟误以为这是一只还活着的雌鸟,所以才去奸尸。

乌鸦

虽然之前有观察过很多起动物奸尸的行为,但都只停留在观察上,至于发生的原因,更多的都是推测,有人说是不是因为没有意识到它的同类已经死了,而刚好死去的尸体摆出了交配的姿势,所以才做出这样的行为。

但事实到底是不是这样,真的不是蓄意的吗?并没有人知道。而要知道一个科学真相,往往就得通过试验来证明。

在2015年的时候,凯莉·斯威夫特博士(Kaeli Swift)做了一次动物试验,将一只死乌鸦放在樱桃树边,然后开始用摄像机记录下后面发生的事。

果然,没过多久,另外两只乌鸦就靠了过来,而且是以求偶的方式在尸体旁边走来走去,没过一会儿,一只乌鸦就骑上了尸体做交尾的动作。通过上面的视频,你甚至可以看到乌鸦在同时用喙撕咬尸体。

光是性侵尸体并不能说明什么它是主观上想去这么做,但斯威夫特后来还发现,哪怕自己是有对象的,恋尸癖还是爬到了尸体身上,也就是说乌鸦是有意与尸体发生性行为。


​甚至还发现有一对乌鸦看到尸体后,轮奸了那具可怜的尸体。

500

斯威夫特推测,这其中的原因可能是由于在繁殖季节,少数乌鸦缺乏经验或大脑内激素紊乱,因此会失去应对反常刺激的能力。

500

双领蜥

上面说的都是鸟类,这里介绍一种蜥蜴:双领蜥。这是一种分布在南美洲的蜥蜴,体型很大。

伊万·萨兹玛(Ivan Suzima)是一名动物学家,一次去动物园的时候观察到了双领蜥挥动着舌头,试图和一具尸体交配,整个过程持续了约5分钟,但是后来来了一群鹅,把求偶的蜥蜴吓跑了。

第二天,萨兹玛回到了同一个地方,发现尸体都臭了,但后面发生的事情让他震惊了,一只公蜥蜴正在和这具烂肉交配,科学家赶忙把把奸尸过程拍了下来。

500

萨兹玛对此表示,基于尸体的温度和遗留不散的费洛蒙,这些雄性可能没有意识到它们正试图求欢的这只蜥蜴其实已经不过是一具尸体罢了。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