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G

华裔女导演的皮克斯长片首秀,还未上映就口碑爆棚!

公众号:动画学术趴/babblers

500

作者/Victoria Davis

翻译/阿糸、屠龙侠912

校对/维坎西

前言

由奥斯卡获奖短片《包宝宝》的华裔女导演——石之予执导的皮克斯新作《青春变形记》即将于3月11日上线流媒体平台Disney+。近期《青春变形记》的首轮评价也出炉了,烂番茄新鲜度93%,MTC评分84,口碑爆表。

500

前段时间,动画媒体Animation Netwok World(AWN)的记者Victoria Davis,采访到了包括本片美术总监刘碧青、视觉效果主管丹尼艾丽·范伯格、动画主管Patty Kihm、Aaron Hartline在内的多位本片主创人员,就本片的剧情设定、中期制作等方面,进行了一次深度专访。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这部令人期待的新作,学术趴翻译了这篇深度专访。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跟随两位创作者走进动画背后的故事吧——

皮克斯在石之予的《青春变形记》中变出了一个2002年的少女梦境

紫色塑料手表、粉色拓麻歌子、“和平” 气泡贴纸、编织的友谊手镯、青少年偶像杂志、背带裤和牛仔裙——皮克斯即将推出的动画喜剧《青春变形记》(Turning Red)是一场21世纪初的青少年文化狂欢。

或者,正如该片的导演,以短片《包宝宝》在奥斯卡获奖的石之予所说,这是“一个亚裔少女的痴梦”。

“我爱Domee(石之予的英文名),”《青春变形记》的美术总监刘碧青(Rona Liu)说。“我享受与她在《包宝宝》中的合作。在见面之前我就喜欢她了,因为我偷偷看过那些她大学时发在Blogspot(博客网站)的习作动画。所以我明白Domee的古怪风格,也一直想和她合作。如果是Domee的项目,我都会去做。但当我真正听到这次项目——关于一个女孩在东西方文化之间的纠结,她作为一个自信的笨小孩茁壮成长、进入青春期、试图发现和拥抱笨拙的自己——时,我想,‘这就是我。’而谁不想拍一部关于自己的电影呢?”

《青春变形记》由石之予执导,由制作过《海底总动员2》林赛·柯林斯(Lindsey Collins)担任制片,将于3月11日星期五在Disney+首播。故事聚焦于一个13岁的华裔女孩小美姜晋安配音),她在多伦多长大,我行我素、心直口快。她拼命想在自己狂野的时尚、喜欢的男团和取悦她那专横而过保护的妈妈(吴珊卓配音)之间取得平衡。小美誓将2002年变成“史上最棒的一年”,没有什么能阻挡她的步伐。

直到有一天早上,小美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硕大的小熊猫——我们在后面会得知这是一个世代相传的家族“怪象”。结果,小美必须在中学、汹涌的荷尔蒙、青春期和新的暗恋对象中把握自己,同时努力控制激烈情绪,因为她一激动就会“噗”地变成大型红毛动物。

500

“我知道这会是一个特别的项目,”刘碧青说。“我真的和小美、她的朋友和他们的一生密切相连。这部电影的制作过程非常治愈人心,因为我们团队一起回到了过去,找出我们自己的年鉴,翻看我们的旧相簿,与我们的旧友交谈,重温这些记忆并汇聚成这部电影。

甚至于小美的服装——她会穿什么样的运动鞋、什么颜色的牛仔裙——等等所有这些小细节,我们在这部电影中倾注的一切,对我们来说都相当真实。”

虽然这部电影基于石之予与她母亲的关系,但制作团队的多数成员——包括刘碧青和视觉效果主管丹尼艾丽·范伯格(Danielle Feinberg)——都能与电影的设定产生共鸣。

“你很难不把你自己的经历带到电影制作中去,因为你就是这样生活在那个世界里,”以参与《寻梦环游记》《汽车总动员》而闻名的范伯格解释道。“这很容易唤起你内心的13岁少女心,因为那是生命中非常难忘的时刻。这是一部令人感同身受的电影、一段重要的人生时期。情绪一激动就会噗地变成小熊猫,那感觉就特别真实。”

刘碧青补充说:“我记得曾经所有电影和电视都会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汲取灵感。而现在,我们正在制作一部有关2002年的电影。其实有当我们跟某个实习生说电影要从她的青少年时期汲取灵感时,她说,‘2002年我才三岁。’然后我突然意识到,‘天哪,21世纪初是新世纪的‘八十年代’了。’”

500

不过,尽管《青春变形记》里有朋克MV、闪亮的配饰和松糕鞋,它并不仅仅专注于将观众或其制作团队带回到他们的少年时代。这部电影还运用大量的复古美学、日式动画的影响和二维技巧,创造出三维动画的一种全新风格,使喜剧和视觉魔法发挥无限可能。

“石之予希望影片的基调能有具有一种俏皮可爱的特质”动画主管Patty Kihm解释说。“从第一天起,她就说‘我希望这部电影看起来与众不同。’这推翻了我们以前做过的一切。无穷无尽的可能性在一开始有点令人生畏,但同样非常激动人心。”

据Kihm说,石之予寻求的是一种结合了东方与西方、二维与三维的外观,同时最大限度地利用色彩、特效和人物的面部表情。整部影片浸染了粉色、紫色、黄色、绿色和蓝色的粉彩,这些色调脱胎自石之予和刘碧青在她们少女时期看过的日本动画《美少女战士》

“当我们回想作为青少年时的感觉,会感到狂野、新鲜、激烈、梦幻又神奇,”刘碧青说,她还在动画设计中参考了她和她母亲的旧照片。“我们想把所有的感情放到影片中。而《美少女战士》的那种色调真的合适,因为它很有活力。同时也是梦幻、天真的,还很好玩。色彩对每部电影来说都有重要的象征意义,而我们用梦幻的粉彩为小美的人格和她的世界定下了基调。”

500

尽管制作团队也从《歪小子斯科特对抗全世界》韦斯·安德森的作品甚至电子游戏中获取了灵感,影片中还出现了对日式动画魅力的致敬——包括在一个幻想场景中,小梅站在她最喜欢的男子乐队成员正上方的山顶,被闪闪发光的棉花糖色蒸汽云朵、明亮的光线和七彩的星星所包围。影片中的人物也会摆出经典的日漫式表情,比如在高兴时眼里冒出闪亮的星星、在震惊或恐惧时瞳孔缩成一个点。

“它就是如此的风格化,”与Kihm一起担任动画主管的Aaron Hartline指出。“在我们参与的其他作品中,我们永远不会得到这种自由。只需影片的前五分钟,你就能够明白,‘哇,我在这会看到不一样的东西,这将是一趟绝对独特且开心的旅程。’”

500

工序图示1/6:故事——要给迪士尼和皮克斯的《青春变形记》创作一段场景,制作流程的早期步骤之一是构筑故事板。艺术家素描出片段中的关键动作,给出可能的位置关系、摄影角度与角色姿势。这个片段叫做“人之山”,描绘了小美在梦中与她最爱的男子乐队4*Town同台共演。Madeline Sharafian绘制。

500

工序图示2/6:美术——一旦这个片段的剧情确定之后,美术总监和美术部门创作的概念艺术将决定电影的视觉和质感。这种概念艺术图由Carlos Felipe Leon创作,展现了对角色、有趣环境色彩的设计和探索,包括这个神奇的梦境片段中体现出的角色比例和重点细节。

500

工序图示3/6:设计稿(Layout)——设计稿部门会根据电影摄影和电影语言的原则将手绘故事板的每个元素转换为组成成片的三维电影镜头。这支团队将决定每个镜头的构图,还有摄影机运动的编排和虚拟置景中的角色调度。他们与导演、剪辑部门紧密合作来确定准确的时长、镜头的顺序,以便最有效地讲述故事。

500

工序图示4/6:动画——制作《青春变形记》的流程中,动画制作团队根据所建议的背景和录制好的对话来制作出角色的肢体表达和情感表达。这一刻展现了小美对4*Town表演的热情,以及男孩乐队对粉丝的吸引力。

500

工序图示5/6:视效(FX)——《青春变形记》中,视效团队使用手绘元素和3D电影制作工具来创建成片的特定外观,手绘元素的灵感来源于动画,叠加在电影中的3D几何体上,来创造这一视觉效果。

500

工序图示6/6:照明和最终图像——照明部门帮忙整合所有的元素、字符、设置、效果等,最终在视觉上实现图像。照明过程包括在场景中放置虚拟的8个光源来照亮角色和场景。技术艺术家放置的灯光,以让观众的视线集中在影像上,形成一个特定的氛围。然后以高分辨率渲染图像。

“我不敢想象在其他我负责的电影中在2D方面会如此充满创意,”范伯格说道。“这与皮克斯在很多方面所做的事情都截然不同。皮克斯电影通常都是非常立体的,而且在动画的细节上会做到极致。这并不是一部日式动画。所以,我很早就清楚这(制作该动画)将会是一个怎样的挑战。”

而这对他来说也确实是一个挑战。神奇的、日式的、可爱的、矮胖的“卡瓦伊”动画角色,对《青春变形记》动画师们而言本就是一个比较难以持续跟进的概念,而事实证明,还有其他一些挑战,是更不太容易理解的,例如角色移动的限制。比如限制角色移动。当手臂、腿或头部在屏幕上快速移动时,《青春变形记》中保持了角色身体的其余部分静止,而不是让角色的整个身体随着动作发生移动,使动作看起来更自然。

这样创作的一些场景,比如小熊猫模样的小美迅速而笨拙地将一名学生推回学校的淋浴间,然后试图将她的熊猫模样变回去,将2D动画中常见的一种打闹喜剧形式转化到3D世界。然而,动画师们也花了一些时间去学习以便能够达到这个效果。

“我记得,在电影制作早期,我告诉过Patty:‘你知道,我们会让一些动画师对我们感到心烦意乱。’”Hartline说。“我们已经习惯了用固定的方式来做。但是经常会看到动画师们在看到它时会笑出来,他们觉得那像是一些不同的新颖的东西,只需要看一次就能理解那个反应,每个人都是一样的感觉。但是说服他们也需要一些时间。”

“我经常听一些动画师说,当他们开始做这部电影时,他们会把它做成之前看过的一个节目或电影,” Kihm回忆道。“然后就要关系到内容的删除。——减少、减少、减少到直到你深入场景的本质:是什么情绪?哪个身体部位表达出这些情绪?然后只要移动(代表情绪)的那个部位即可。这种方式对很多人来说都非常不舒服。这很正常。但是一旦我们开始制作,他们就会从善如流,这远远超出我们的预期。”

500

范伯格补充道:“我们并不想让人觉得这是一部全新类型的日式动画。我们试图去创造一个全新的外观,非常形象也非常2D。我们之前在不同的电影上进行过不同的层次的探索。但不知为何,成品总是退回到我们的舒适圈内。所以,在《青春变形记》中,我们所有人都在尽力防止退缩。最终,我们在这部电影中营造了良好的合作氛围,因为我认为每个人都为这个崭新的视觉效果感到激动。这是我们克服困难的关键。”

范伯格相信,是团队对电影本身的统一信念和石之予、柯林斯和刘碧青的高度领导力,才使得在疫情期间创造一部新题材电影成为可能。

范伯格说:“找到独特的表现,并在电影制作中吹进一股新风,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而剧组在艰难的环境下依旧团结一致居家工作,只会证明——这里并没有人会放弃,他们仍在尽全力制作最好的电影。我想不出比居家制作这部超棒的喜剧电影更好的特效药了。

刘碧清补充道:“这部电影的特别之处在于团队对我、石(之予)和林赛(·柯林斯)的信任。我记得有一次,我并没有太多信心,不确定是否该在一些会议上说出自己的想法。林赛跟我坐在一起然后鼓励我说:‘如果你受邀去做某件事,你的声音也会同样被邀请。’所以,唯一阻止你说话的只会是你自己,这段经历的特殊之处不仅在项目,还特殊在团队成员都感受到爱和关照。

500

在石和柯林斯创造出的滑稽且有趣的氛围中,他们的团队得到鼓舞从而培养出自信,这种付出能在他们电影中传达出来。

“这部作品的动画风格——各种各样的参考——颜色等等,都只是为了保证我们能够表达出故事和情感,我们要表达的恰好就是,拥抱你自己并喜欢上自己,”刘说“你并不局限于自己的某一面。你可以是一个完美的A+优等生,也可以是狂野的,甚至可以是自由的。我们都具有多面性。如果我们可以告诉观众‘你很出色,你现在的样子也如此完美。’我觉得这是最重要的。”

范伯格希望在动画领域的负责创意的人士也能意识到保持多面性的可行性。

“希望《青春变形记》会被视作一个别样的灵感提案,它表明,这是一种可以向各个方向发展的艺术形式,”范伯格说道“计算机动画的目标不是制作出还原真实生活的东西。我认为我们之中没有人会因此进入计算机动画领域。如果这是我们的目标,当初我们就会去做真人电影了。(动画的目标)是创造出一个可信的世界,在其中你可以讲述任何故事。”

她总结道:“我认为,现在,我们正处于一种几乎是文艺复兴的状态。我们在这个计算机动画世界里获得了应有尽有的工具,所以我们可以做出很多精美的效果。现在我们只需要问自己,我们可以用什么不同的方式来推进它,以创造出一个像小美一样可爱、有趣、笨拙却从不感到抱歉的事物?”

原文链接:https://www.awn.com/animationworld/pixar-conjures-2002-tween-heaven-domee-shis-turning-red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