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学通被骂“公知”,年轻人到底怎么了?

文章转自“沉思的托克维尔”公众号,作者修明Liberty。

10年前,胡锡进和阎学通被视为中左,不少80后网民已经觉得他们过于民族主义。但10年后,胡锡进和阎学通成了公知/美分/大右派的代名词,新一代的小粉红鞭挞着原来的爱国者,妄图踏着他们的尸体成为国家的“英雄”。

面对愈发狂热的舆论,老教授阎学通再也无法忍受,作为国际关系界的大佬,他震惊于00后学生的无知,他不敢相信,堂堂中国最高学府的青年才俊们,竟将网红们的言论当作世间真理,并用完全没有根据的阴谋论来驳斥讲堂上的教师。

阎学通在教学会议上列出了00后大学生对世界认知的五大特点,分别是:优越感强;自信心强;中外两分;西方邪恶;网络为准。

从80后到90后,再到00后,理性的人越来越少,不负责任,口嗨的人越来越多,中国社会的理性力量,无论左右有必要团结起来,解开年轻人的心结,防止激进思潮进一步扩大。

500

01

叛逆又脆弱

当下的网络舆论,主要由95后/00后的青年群体塑造,在b站/知乎/微博,青年群体是绝对的主力,但这些平台的舆论,一天比一天激进,今天舆论的激进和中美关系的变化,大方向的改变都有关系,但和这代人的特点也密不可分。

总的来说,95后,00后是独生子女一代,是互联网原住民,这两个特点深刻塑造了这代人的性格。

先说独生子女,95后/00后出生的年代,独生子女政策,尤其在北方,已经完全普及,至少一半多的年轻人是作为独生子女长大,独生子女会得到父母全部的爱,但这份爱既是恩惠也是束缚,他们在接受父母全部恩惠的同时也丧失了全部的自由,不少年轻人不是在为自己而活,而是为父母而活。

我想很多年轻人都有这种经历,从小父母就安排好了自己的人生,并希望自己按部就班的实现父母的规划。

500

父母会无微不至的照顾孩子,但孩子必须按照父母的指令生活,父母给你报班,你就要好好学;父母希望你选理科,你就要选理科;父母希望你进体制你就要进体制;父母不让你谈恋爱,你就要分手。

从小到大,他们什么都不缺,就缺自由选择,永远都是父母安排,父母决定,到后面他们已经不知道为何而活,只能机械的执行父母的命令。

近几年,父母们更加变态,这不仅体现在疯狂的教育培训,还体现在对孩子的监控上,不少学校听从家长的建议安装监控让家长可以随时监视孩子,在长期的监视中,孩子被异化,形成了叛逆又脆弱的性格。

叛逆是指由于在家长期被压制,这代年轻人内心其实非常叛逆,他们厌恶父母和社会的爹味,所以他们最为反感长辈居高临下的说教,阎教授这次被围攻,除了政治观点,恐怕更多是因为居高临下。阎教授的批评唤醒了他们对家长的痛苦记忆,引起他们本能的反感。

500

脆弱是指这代年轻人是在父母的保护下长大,自主意识很差,缺乏独立生存的能力,他们往往说得多,做得少,他们在现实中没有反击家庭和秩序的手段,就只能将这股情绪发泄到网上。而最能发泄,最能装逼的领域莫过于网络键政圈,这也是阎教授遭受攻击的重要原因。

b站/头条相关视频的评论也证明了这一点,很多年轻人攻击阎学通,更多的原因是厌烦被说教。

500

500

(年轻人厌恶被说教)

02

网红们的商机

简单来说,这代年轻人是厌恶爹味但无力在现实中反抗爹味,因此只能把这股怨气发泄到网络上,很多年轻人现实中很温顺,但在网络上是不折不扣的喷子(很多粉红大v都有这个特点)。

比如课堂上,他们对教授不满很少当堂反对,要么看着手机完全无视要么暗中举报,他们没有直接挑战的勇气,只敢在隐匿的角落谩骂,我相信阎教授的课堂上,也鲜有学生公开反对。

网络是发泄情绪最好的地点,在网络上攻击老一辈和社会,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也不会受到任何惩罚,他们清楚的知道网络上谁能骂谁不能骂,那些老一辈的知识分子显然是可以指责的对象,而且看起来和絮叨的父母没什么区别,而最能拿来指责他们的就是“不爱国”。

500

(当代年轻人很少直接反驳老师,更多是低头族/睡觉或者暗中举报)

很多年轻人厌恶自己的父辈,厌恶成人社会的规则,他们要想在网络上打倒这一切,只能选择最正义的理由,由于视野的偏狭,他们找到了爱国主义,爱国是中国最大的政治正确,只要指责对方是汉奸,就能让对方居于道义劣势。

很多网红自媒体和营销号抓住了年轻人的怨恨大发横财,这些资本一直在进行一个套路:

西方是邪恶的,父辈们喜欢西方,因此父辈们也是邪恶,因为他们是邪恶的,所以打倒他们完全是正义的。这其中的任何一个链条都是错误的(尤其是将70后/80后等于美分),但足以迎合很多年轻网民的心理。

这些营销自媒体在资本的运作下巧妙的抓住了这代年轻人的症结,将所有问题集中表现为爱国的一代反叛卖国的一代,在网络中,年轻人找到了现实中没有的成就感,网红们好像什么都懂,又非常尊重自己,简直是自己的知音。而且他们善于制作视频,说话又好听,远比枯燥的课堂有趣。

阎学通被围攻,九边被打为公知,只是更激进的后辈希望打倒老一辈,发泄自己长期积攒的愤懑,症结在于情绪而非逻辑。

500

500

(某网站的宣传片《我不想做这样的人》,将代际冲突和爱国/卖国相联系,收割了大批流量)

03

两派的理性力量

必须团结起来10年前,公知和五毛打的不可开交,但这更多是同龄人之间的互斗,是观点之争而非代际冲突,那个时代的民族主义者,比如胡锡进,九边等人,就算再不同意公知的发言,也不会要求将后者禁言,因为他们并无实质的利益冲突,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仅仅是观点之争。

胡锡进一句“应该允许他们说话,我相信中国社会能包容这样的言论”说明了一切。

500

但今天的激进化浪潮更多掺杂了代际矛盾,绝不仅仅是观点之争,胡锡进,九边,阎学通相继被攻击不是因为他们不爱国,而是因为他们没有选择迎合年轻人的心理,反而希望纠正他们的观点,他们要打倒的就是善于说教的长辈。

对于这样的现状,作为一个年轻人,我想左右派的理性力量必须联合起来,抱着尊重年轻人的态度,给予他们善意的引导,如果任由网红们不负责任的扩大影响,对于中国社会没有任何好处。同时,也要意识到,年轻人的叛逆情绪是一系列问题综合导致的,要想解决它,需要全社会,需要教育体系,需要大部分父母的共同努力。

我不相信当代年轻人最终会成为“失落的一代”,我相信最终年轻人会辨明社会善恶,走出暂时的阴霾,总之,中国的年轻人是有希望的,但这需要整个社会的努力。我相信中国和中国的年轻人都会有光明的未来。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